辣媽CEO:誰來可憐照顧者

兩年前在明報副刊寫的一篇《久病牀前難盡孝》,引來迴響之大,遠超我能想像。陳曉蕾的生老病死文章,我一直有拜讀。因為這篇文章,陳曉蕾邀請我成為她拍攝新節目《照顧者》的其中一集嘉賓,分享我面對體弱多病的家人老去時,究竟應該如何照顧是好?也分享我們面對的掙扎和抉擇。 陳曉蕾在節目中問了我好些問題,但令我最傷心難過的是回想起父親患病多年,我一直將所有注意力焦點放在他一個人身上,完全忽略母親的感受,也無視她一樣年紀大兼體弱衰老,同樣需要被照顧。尤其是她作為父親的主要照顧者,她時常精神緊張,身心交瘁,其實更加需要被關懷。偏偏因為我自小和母親的相處不融洽,火星撞地球,而我又最愛和她對着幹,但我和父親的感情卻一向深厚,因而導致我對母親在照顧上有所疏忽。 即使母親曾經三番四次向我訴苦,我卻認為有工人姐姐幫忙,能有幾辛苦?我連敷衍她幾句都嫌煩,反而指摘她不體諒百病纏身的父親,幾十年夫妻又有什麼好計較?結果母親突然離世,之後由我接手照顧,才知道她這些年來有多辛苦多難為。我的偏頗偏激,傷害了她,是我沒有方法可以挽回彌補的遺憾。講起想起,我都羞愧難當,淚如雨下。 珍惜眼前人 別抱憾終生 節目中,陳曉蕾問我,如果有機會向母親表白,會講什麼?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我會說:「對不起!還有我愛她!」為什麼我們總要犯上相同錯誤,永遠都是到了事情沒法彌補的時候才來後悔?寄語各位朋友,珍惜眼前人,放下成見,理解父母的立場,過去的事,一旦人死了,一切就完了,堅持執著誰是誰非,還有意義?還重要嗎?不要讓昔日的誤會延續惡化,成為日後的抱憾終生。 爭取時間機會,好好和父母相處相愛,為自己日後留多一些生活點滴及溫暖的快樂時光。 當然以上所講一切,能否做到的關鍵,視乎老人家是否身體健康,有自我照顧的能力。而且凡事不能單方面地想,更加要明白我們的力量都有限。事實上有得揀,相信很多老人家都不會揀在養老院終老。講起來,我媽的確夠瀟灑,當然亦因為她是過來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她斬釘截鐵講到明,萬一有朝一日像父親般多病痛行動不便,毋須猶豫考慮,直接把她送入老人院就得。最重要是她覺得無謂拖累身邊人,也不想成為我們的負擔。 壓力之大不足為外人道 說實話,我曾經承諾父親。只要可以確保他能在家中得到安全照顧,絕不會把他送入老人院。最後不捨不捨還須捨,這是基於為了他能得到最好照顧的大前提下,忍痛做的決定,事實上,要在家中照顧體弱多病的老人家,照顧者有幾吃力費勁,壓力之大,不足為外人道!隨着人口老化,這些問題只會愈來愈嚴重,我們可以怎樣做?曉蕾亦問我,為什麼願意把自己的個人經歷公開,以下這位讀者的留言,就是答案。 「張小姐:看完妳的訪問,很想對妳講聲多謝。因妳在節目中能一針見血地,講盡照顧者被身邊的一群得把口的人在言語上的欺凌,說得淋漓盡致。多謝妳為一群默默忍辱負重的照顧者發言。」  

詳細內容

辣媽CEO:黃伯的悲鳴哀歌

八旬老翁黃國萬,前年勒死76歲中風癱瘓的妻子,早前承認誤殺罪,獲法官「法外開恩」輕判。案件已經了結,但事件引起的迴響——香港人口老化的事實,老人家面對生存、生活上的種種困難苦况,又如何能了結? 勒死癱妻自首 揭雙老家庭困境 據傳媒報道,黃伯早已寫下遺書準備殺妻後自我了斷。最後他選擇不死而向警方自首,是希望以自己的經歷實况,引起社會關注雙老照顧的辛酸,以及社會對老人生活的支援如何不足等。一個80歲的老人家,獨力照顧76歲右邊身癱瘓中風妻子,壓力有幾大?除了起居飲食,還有冲涼換片換衫,定期覆診睇醫生攞藥,當中的舟車勞頓,體力精力需要有幾多? 作為一個照顧者,可以有幾苦有幾難,我這個過來人有資格來講幾句。 塘邊鶴講風涼話當然容易,在相關新聞報道中有留言批評黃伯自私,沒權利奪去妻子生命,自己照顧不來可交給社署照顧。還有法庭不應法外開恩輕判,始終這是謀殺必須嚴懲云云。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排隊等入政府資助安老院,正是等到見棺材都未等到。對黃伯來說,死亡也許是個解脫,黃伯想到,殺妻後再自我了結,只會被以為因錢銀或其他問題而輕生,不會令人明白雙老家庭的苦困。他希望透過審訊,讓公眾知道更多雙老照顧的困境。黃伯說:「𠵱家係大解脫,天氣再凍都唔關太太事。」當中的意思大家明白嗎?我明!年紀大,血液循環差,最怕凍,低溫一樣會死人。換片換衫手腳慢,萬一着涼手尾可長,去睇醫生都是一個浩瀚的工程。即使有錢call可以接載輪椅人士的的士,想book也不容易!何况是對已經捉襟見肘,完全沒有收入,只靠卑微資助過日子的老人家? 長者辛勞付出 落得窮途末路 血淋淋的慘劇就在眼前,喚不醒冷血的袞袞諸公的血性是肯定,塞不住講說話不負責任的網民的人性,是意料中事。 但我的心在淌血。想起那些年,我母親照顧中風老父的艱難日子,還要得不到體諒和安慰,我的眼淚終究還是止不住! 黃國萬伯伯,用他的生命作的千斤重呼籲:「呢啲係社會問題,係窮人必要行嘅路。要更多叻人帶我們蠢人行。最緊要幫我們這些蠢窮人,多些選擇多些路,就少好多悲劇。」說來平淡,但沉痛沉重到我情緒久久沒法平復。想當年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誰不是靠自己雙手撐起一頭家搵飯食?只嘆為官者不仁,這班一輩子辛勞勤奮為香港打造今日繁榮的長者,今天只落得窮途末路的悲慘下場。 關心老弱 寒風中添溫暖 只恨我能力有限,要改變慘况,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憑我一己之力能成的事。但要是我們人同此心,將心比己,同心協力,每人行多一步,除了關心自己家中的長老,更多些關心身邊老弱鰥寡,聚沙成塔,積少成多,一點一點加起來,就可以為在漆黑中、寒風中掙扎的人添上溫暖。 我曾許下諾言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為人生終極目標。我終此生以此目標奮鬥,不達此標誓不休,立此存照。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