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爸爸的音樂教育】少說話、多音樂的課室管理

從具體大小中學習的感觀教育 最近跟一位老師聊天,她開玩笑地說:「我教音樂班時的音量大概是你的十倍,不過也控制不到他們。」在我工作的其中一所校園,每天大概要教12節音樂課,每班大概有20個三歲的小朋友。剛開始這個工作的時候,校長也很親切地跟我說要好好保養好自己的聲音。 一個有效的音樂課堂管理,老師不需要強而有力的聲音,也不需要不怒而威的氣勢,更不需要掌控獎罰的權力。如果需要靠大聲來覆蓋學生的聲音,學生本身的意願不被尊重、他們的聲音沒法好好的被聆聽及回應。身處在這種課堂中的學生只能淪為被動學習的工具,課堂參與度低,小朋友只會表現出積極不參與的態度,甚至只能通過破壞課室秩序來表達對老師的不滿。 成人或老師當然享有絕對的掌控權,也可以嚴厲地懲戒學生。但對於幼兒發展和長期的課室管理,這種方式可說是百害而無一利的下下之策,也只有不具備教育技巧、理念和熱誠的老師才會想控制學生。   了解兒童要望聞問切 然而,很多時候幼兒/小朋友在情緒和自制的發展未成熟,所以在音樂課時可能會不受控制。不過,作為家長或老師,其實我們需要的不是「控制」,而是同理!這個也是作為幼兒教師的第一步,要明白孩子的發展需要,而且孩子的表達很多時候是非語言的。他們會從很多細微的身體動作、面部表情和姿勢等發出信息,如果未能掌握到這些資訊,其實代表我們並了解孩子。 自主觀察和敲擊不同音高的水杯 當了解到孩子的實際的想法或需要後,我們需要先同理,如果他們的想法是不太合理的要求,可以同理但不處理。試想如果有個孩子上課時躺了下來,說他不想上音樂課(有時也不會用語言表達),你可以怎樣處理呢?很多音樂老師會馬上要求他繼續跟著指示做。然而,要先觀察孩子,表情動作等身體訊息,了解他是不舒服?累?昨天睡得太少?父母吵架?覺得課堂沉悶?還是純粹不想上課?當然,單憑身體信息(非語言表達)也不夠全面,要做到像中醫的望聞問切。   音樂教學宜言少 如果是班際課堂,更要快速判斷和處理。因為如果不夠快,可能很快有小朋友覺得好玩便模仿他躺下。經過判斷後,如果是因為單純不想上課或想搗亂(也要看看這個行為是單次或多次。如果是多次,通常發生在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同理但不處理。一般我會說:「我明白/見到你很累。好吧!既然你這麽累,你可選擇休息5秒或10秒再起來,你決定想5秒還是10秒吧!」 給予同理和空間,課堂會更流暢,也更能回歸到他們需要學習點上。   從合作演奏中發展團體概念   最後,音樂教學上越少語言越好。各個教育家都有這樣的要求。奧褔教育法講求Non verbal的非語言教學、蒙特梭利教育也要求精簡的語言。記得我的達克羅茲老師經常對我說,音樂老師的通病是太多說話,一節音樂課應該大概只能說十句句子!當然這個的確挺難。不過正好是個提醒,低聲而且精簡的指示便足夠了!課室管理包含很多不同實際情況上的技巧和應對,不過一切關乎細節、規矩的訂立和執行上的彈性。所以,因時制宜對成功的音樂教育十分重要!   內容提供:Samuel Mok (莫爸爸的音樂教育) 刊載於︰GRWTH app

詳細內容

幼兒教育﹕林村教室 學生捉蟲游水 活在大自然 瑞吉歐學習法:就地取材

  有人以為他辦Playgroup教小朋友日文,又有人以為他辦「自然學校」。專研幼兒教育的日本人鍬田昌宏(Mabo),其實是希望將源自意大利的Reggio Emilia(瑞吉歐‧艾密莉亞,簡稱RE)幼兒教學法在大埔林村的教室實踐出來。 文︰蔡琇莹    攝︰劉毓霖、蔡琇莹 Reggio Emilia幼兒教學法沒有特定的一套教具,強調「環境就是課程」,像這天看見花朵,Mabo(左二)便向小朋友講解花兒的結構、顏色。 採訪當天,記者早上入大埔林村老圍探訪採用瑞吉歐(RE)教學法的Il Villaggio Dei Bambini童の村(意大利文,「兒童的村落」的意思),因人生路不熟,早了兩個車站下車,結果比原定上課時間遲了10分鐘才到達教室。趕赴途中,不免想︰返學遲到會有什麼後果?日籍教師能接受遲到嗎? 到達後,但見教室內就只有Mabo一人坐在地上,旁邊準備好一些圖畫及故事書。我好奇地問學生通常什麼時候會到?他平靜地說︰「他們要來的時候就會來。」再過5分鐘,小朋友果然陸續來到。來港差不多8年的Mabo會說日語、英語及一點廣東話。這個童の村內的小孩很「國際化」,有來自本地、日本、韓國、英國等不同文化背景的小孩,大家主要的溝通語言是英語。 每天上課的第一節是小孩主導的學習時間,他們可以選擇在這裏自由玩耍。 學習非由上而下 教師是伙伴 相信不少家長或從事幼兒教育工作的人都聽過由意大利引入的Montessori(蒙特梭利)教學法。童の村內所用的RE教學理念同樣來自意大利,兩者可說是同源,但各有不同的面向。RE相信小孩有與生俱來的自主學習能力,學習不一定是由上(教師)而下(學生)的知識灌輸,教師及家長可以是孩子的學習伙伴。 「山竹」過後,小孩在教室附近的森林裏找到這些樹枝,在Mabo的協助下製成燈罩及裝飾。 部分課堂內容由孩子投票決定 在童の村的課節是這樣的︰每早由早上9至12時,首一小時是兒童自主學習時間,小孩來到教室後,可選擇在室外遊玩、看書或跟其他朋友一起玩耍;第二小時是教師主導時段,Mabo會召集他們一起圍圈坐,然後說故事、做一些手作,又或到村裏其他地方學習。最後一小時則是Democracy Time,小朋友可以通過投票、討論,決定他們的課堂內容。「通常會給他們兩個選擇,由他們投票決定。如果『二對二』怎麼辦?那我會帶領他們討論,由他們講出原因,或說服其他小朋友一起參加,總之投票以外還有很多辦法的。」的確,「民主」不單是「一人一票」,還有與不同意見的人互相討論、理解,並且合作、實踐。 在Reggio Emilia的教育理論下,小孩本身「內置」學習功能,有能力因應自己的需要而選擇學什麼,而教師只擔當陪伴引導的角色。 着重群體 從相處中學習 “I’m a part of my community, I have a place in the circle.” “What is your name?” “My name is Mabo!” “Hey Mabo, Hey Mabo.” 每當第二節的教師主導時間開始,Mabo會召喚各人圍成一圈坐,大家一起唱以上的歌:「我是社區的一部分,我是當中的一分子」,並開始作自我介紹。 RE教學法尊重學生的個性,更着重群體,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教育中重要的一部分,這與香港的小孩從小就要學懂「獨立」、「較別人不同/優勝 」(贏在起跑線)是截然不同的思維。 接着Mabo帶領小朋友參觀嘉道理農場,他即場以一個觀察者解釋了兩者的不同︰「我們剛才大伙兒選擇了園內的一張大桌子作為小休的地方,大家分享食物與交談,小孩吃飽便一起玩。而他們(當日同來參觀的另一間小學)休息時則是以每一個家庭為單位,每兩三人一桌,大家分開坐着的。其實蒙特梭利的教室也相類似,一個學生,一張桌,一套玩具,學生可以聚焦在自己的工作上,做得很好;但RE上課卻是一張大枱,或是圍成一圈,大家有交流的。」 第二節是教師主導時段,大家圍在一起講故事和看圖書。 因應校園四周環境教學 Mabo會帶小孩在鄉村活動,又會探訪附近農場去幫忙「捉蟲」,有時亦會到林村河捉魚、游泳,甚至在附近森林散步發掘歷史,挖掘過百年前遺留下來的陶瓷碎片。去年林村的大樹被颱風「山竹」吹襲時連根拔起,倒卧在森林,松鼠失去了家園,倒成了小朋友遊藝、創作的地方。有人因而問童の村是否等於「自然學校」? 「不是的。RE源於意大利鄉村,他們認為養育小孩不只是一個家庭,而是整條鄉村的事。鄉村裏有不同的店、不同年齡的人,有森林有河的環境能讓孩子學得很多。『自然學校』大概不能用膠製品吧,但我的教室會有膠玩具!」戶外活動,接觸、認識大自然,是RE回應「環境就是課程」的部分,「城市裏也可以有RE學校的,如果學校的周圍是車房、超市,那我就帶孩子認識汽車,觸碰汽車輪胎的觸感吧。」Mabo 說。 百種「語言」 學習不同表達方式 RE的教程之一是「兒童的一百種語言」(A hundred languages of Children)。這不是說兒童在RE中可以學習到中文、英文、日文、意大利文等多國語言,而是除了語言和文字,音樂、繪畫、數學、舞蹈、五官感覺都是兒童用來表達自我的「語言」。「其實小朋友學懂用一隻叉,已經是『語言』的一種。我讓小孩『以圖畫表達芒果的味道』!你覺得很困難很抽象嗎?其實他們兩三下便畫到出來。」Mabo笑說。大人形容芒果的味道,大概不是「甜」就是「酸」。香港人着重以語言去表達,但其實文字以外有更多表達味道、感覺與情感的方式。 鍬田昌宏 那麼,本地家長會接受RE這種遠離主流教育方式的理念嗎? 跟一些帶子女來童の村學習的家長傾談過,他們也不諱言內心有過一番掙扎,「不過我們欣賞Mabo尊重小朋友,但不是任他們亂來,也着重他們要有禮貌。我們不想孩子從小就學多種樂器、外語那些。」學生Angie的媽媽說。而Angie爸爸則補充︰「主流幼稚園主要是將小朋友塑造成一式一樣,磨掉他們的稜角吧。」但Mabo坦言,當聽到家長問︰「你何時才教他們東西?」、「我似乎在付錢給他們來玩……」,再「正能量」的他也難免會感到泄氣,「其實RE教學在日本、新加坡等國家愈見普及,今年暑假我會到新加坡跟當地的RE教師分享。泄氣時也有想過離開,不過這裏有我喜歡的家長、學生,還有林村。而且RE在香港較少人認識,還是希望在這裏做得更好」。 學習要問:who am I 近年選擇移民離開香港的人,大多數聲稱是為了下一代的教育着想,這不難理解,反而Mabo以「教育原因」留在香港,倒令人感到好奇。不過這現象也回應了他對香港教育,以至香港人的印象︰「香港人慣性將所有東西看成Object(客體),香港教育就是要你fit in教育制度之內,用外在的東西,如成績、人工來衡量學習成果。」Mabo則認為學習最重要的是要去問who am I,「我們內在有什麼東西?是怎樣的?這才重要」。 ◆瑞吉歐(RE)vs.蒙特梭利 ■鍬田昌宏小檔案 鍬田昌宏(Masahiro Kuwata)大學時期主修化學,在日本當過3年工程師,對穩定的工作感到沉悶,於是前往美國攻讀幼兒教育,亦曾到意大利修習RE幼兒教學法。約8年前,他與從事教學的妻子(現已離異)和兒子來港。來港後,鍬田昌宏發現沒法在家附近找到一所幼稚園能收錄當時未懂說廣東話的兒子,即使求助教育局,也只能給他們一個離家甚遠的學位,於是鍬田昌宏決定讓兒子Homeschooling(在家自學)。在2016年,更在大埔成立童の村 ,以RE教學法帶領學前兒童作不同的學習。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