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年代兒童學習單車方法

童衡首次在GRWTH社區和大家見面,希望可以為大家帶上一些平衡車的小知識,如果任何關於平衡車的問題都可以和我們交流一下。我們現在先看一下不同年代單車 / 平衡車扮演著什麼角色。 80年代 家長不會為小朋友特別準備合適單車,有時單車會過大,而小朋友通常未掌握平衡,由大人在身邊扶持及推進,這樣會令小朋友較難掌握到平衡,但因為有家長陪同,這也是良好的親子活動。 90年代 輔助輪單車開始出現,家長認為輔助輪有助兒童掌握平衡及相對安全,加上家長因忙於工作,以提供輔助輪單車代替自己對兒童的陪伴。 輔助輪的缺點 其實這個觀念是錯的!因為腳架支撐力不足,孩子身體重量會令腳架傾到一邊,會令兒童身體適應了錯誤的感覺,這樣會令學習兩輪車更困難,同時使用輔助輪無助兒童身體學習平衡。 2000年代 平衡車終於誕生了!我們先了解一下兒童平衡車誕生故事。 兒童平衡車源自德國,德國的父母喜愛以自行車作鍛鍊及喜歡以自行車親近大自然,享受親子時光,所以他們希望孩子們可以快速掌握平衡力學會騎單車。為此他們開始自行改裝單車,但問題開始發生,有的不合適兒童體型,有的不安全,有的太笨重。2003年一間德國公司和大學通過兩年的研究,研發出一架結合兒童人體工學的碳鋼車架的平衡車,取名為」Laufrad」,意思是」會奔跑的輪子」。Laufrad的好處可以訓練孩子平衡力,而且是結合了孩子的年齡,身高,體重,腿長等數據研發出來。 因此「Laufrad」快速的在世界各地流行起來,成為了大家都認識的」平衡車「Balance Bike」。 而「童衡」也希望延續平衡車誕生的精神,以平衡車作為公具鍛鍊孩子的身體及平衡力,也提供一個平台讓父母暫放下工作及生活的鎖事,與孩子同行享受親子時光。 如有任何查詢,歡迎電郵︰[email protected],謝謝。 內容提供︰童衡 KidRider 刊載於 GRWTH app

詳細內容

華德物語:德國單車三人行

剛過去的三星期是德國幼兒園的暑假,卻正好是我就讀碩士課程的考試月,幸好我有強大的祖父母作後盾,才能安然渡過一連串考試和研究報告的難關。 這些日子裏,只要祖父母一有空,他們就會踏單車來,帶着華德兄妹到小農場探望和餵飼山羊。當羊群一見到小兄妹就會蜂擁而上,因為祖父母每次都帶備胡蘿蔔和麵包,滿足嘴饞的羊兒之餘,也讓小兄妹親近動物。從爺爺拍的影片當中,可見兩隻小人兒有多興奮! 探望完山羊後,爺爺奶奶就繼續往另一邊的小型飛機場去,讓小兄妹看看小型飛機和直升機起飛和降落,最後在機場外的遊樂場讓小兄妹「放電」一輪才浩浩蕩蕩回家。 每天看到小兄妹都帶着疲憊卻心滿意足的臉容回家,我才不至於因忙着考試月的事而愧疚。 家家常見腳踏「馬車」 在去年的篇章我也略寫過,德國人喜歡踏單車,華德媽初來報到時甚至遇見過腹大便便的準媽媽踏單車,現在的我已見怪不怪!其實在這邊生活久了,我也染上了「單車癮」。在陽光普照的日子,我們一如不少德國家庭般會全家踏單車出動,像我們這種帶幼童的家庭,通常是在成人單車的車尾裝上幼童車座,座椅設計既舒適又安全,如有可拆洗的座墊、安全帶、腳踏和腳掌繫穩裝置(防止孩童的腳被捲進輪框),當然還要給兒童戴上頭盔了(華德爸說是法律的明文規定)! 但由於我現在常常要一拖二的出動,我通常使用兩座位的外置包廂(Fahrradanhänger)!大家可以想像古裝片內的馬車,華德兄妹就愜意地坐在包廂內,華德媽和單車就是馬伕和馬匹了,雖然這個比喻有點惹笑,但卻是德國家庭常見的單車配備呢! 想當年我在父母的帶領下去看四周的明媚風光,數十年後,這種親近的、溫暖的感覺仍洋溢於心頭…… 由於香港早在若干年前禁止市民在單車上載客,所以大家現在根本不會見到身邊有人使用這些配備。回想華德媽成長的年代,坐單車尾是很平常的事,我媽媽更常常「前後各一」的載我和弟弟去買菜、上學和回家等,充分體現陳奕迅《單車》一歌「騎着單車的我倆,懷緊貼背的擁抱……」想當年我在父母的帶領下去看四周的明媚風光,數十年後,這種親近的、溫暖的感覺仍洋溢於心頭,我希望華德小兄妹也能有這番感受。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