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TSA浴火重生

王師奶有時真係好服自己,預測靈過廟街盲公陳。為了面子,吳克儉班舊猢猻一定死撐,小婦人並非馬後砲,有文為證,早知TSA肯定續考,稍為執吓副八字眉同嗰棚西瓜刨哨牙後,TSA百分百重出江湖。楊潤雄始終係醒啲,知道從TSA改名BCA好核突,記者會中,他始終說的是TSA,從無提BCA這個名。小婦人好留心聽,心中拍手掌,口中喃喃自語,慶賀TSA浴火重生。楊局長此舉,除了撥亂反正之外,也給這班過氣猢猻兜巴星。

楊潤雄提出的不記名、不記校、不提供報告給學校,又只抽10%學生應考,這10%考生名單在考試當天才公布,可說滴水不漏,大體而言,王師奶絕對收貨。此情此景,還有什麼誘因要操練?除非有校長腦生蟲才會逼教師去操練。

如果局長加多兩錢肉緊,下達軍令,若操練者,則教局停止津貼,閂水喉,咁就更加「濕水棉花——無得彈」。

會否美名「提醒」重新操練?

香港資助小學校長會名譽主席賴子文暴露了部分校長心態,他說因為TSA(跟隨官方新路線,不說BCA了)的試卷形式和校內的有所不同,所以會讓學生先看一下模擬試卷,提醒考試技巧,鳳溪第一小學校長朱偉林也說會提醒學生有關題型的作答技巧。所謂「提醒」是多此一舉,嚴格點說是立心不良,如果有些學校依足規矩,不提不醒;部分學校藉「提醒」而提高作答技巧,這會破壞考TSA的原意。有「提醒」的動機,就可能誘發各種或隱或現的操練方式,也許是小婦人的過慮。何不清一色大家乜都唔做?那就真正公平公正了。倒是身為檢討TSA委員會成員、中大教授侯傑泰罕有的質疑官方的「三不」效果,他一向是盲目或半盲目的支持官方措施,今次直腸直肚,真是爆了99倍的大冷門了。

不過,楊潤雄只英明了一半,他後半部准許學校可全班考,由考評局提供考試結果,讓學校調整教學方向。從牌面看來,局長想全面照顧,因為參加與否,純屬自願。局長,這恰恰就是操練的誘因,也是向家長和學校埋下衝突的地雷。局長可能原意很好,以為自由參加而並非強制就一定天下太平。人心叵測,唔好給王師奶烏鴉嘴估中,將來小婦人在家教會中,親耳聽到校長宣布:「政府不准透露TSA成績,但我好開心向各位家長透露,我們學校是頂角膏蟹,已沒有進步空間。」家長們聞弦歌而知雅意,歡呼聲和掌聲幾達三分鐘。

楊局長,世上無兩全其美的事,順得哥情一定失嫂意,何不切實執行「三不」?

既然徵詢過專家話10%考生就足夠,那就10%喇,何必狗尾續貂,再搞什麼自願的全班應考!王師奶始終覺得教育界沒有宏觀的遠見,把精力浪費在芝麻綠豆小事上,區區一個TSA,搞足幾年,現在還沒完沒了,幾時有一個國家為一個評估的測試如此大陣仗,你哋好得閒乎!

教協、教聯、教育局,加埋一些林林總總不同名號的團體,應把香港教育的腐爛根源逐一清除才是大道理,王師奶請你們集中精力在增加公立大學學位,以及收窄直資和資助學校的差距,作為改革的第一步。全港教育的有心人,盍興乎來!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