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讀好書:搭飛機行李去咗邊? 繪本解開機場秘密

「搭飛機時,行李去咗邊度?」「飛機喺邊度入油㗎?」很多小朋友都試過搭飛機。每次搭飛機,仍然充滿期待,十分興奮,更對機場和飛機充滿好奇,有時會問到父母「口啞啞」。一本解構香港國際機場的圖書,當中每一幅圖畫都熟口熟面,知識與趣味兼備,成為爸媽的好幫手! 文:顏燕雯    圖:蘇智鑫、資料圖片 最近機場管理局推出了為3至6歲兒童而設的《小朋友遊大機場》,透過生動簡單的圖畫,講解小朋友最想知、有關機場內種種的「小秘密」,包括複雜又嚴謹的日常運作。 《小朋友遊大機場》屬知識類圖書,非故事性,用簡單文字,中英對照介紹了香港國際機場,其中又隱藏了很多小揭頁、小遊戲、迷宮等,同時設有導讀指南,讓家長可以跟小朋友仔細地、輕鬆地認識我們的機場。 書中有多個揭頁,以查找答案的方式提起小朋友的閱讀興趣。 隱藏揭頁導讀 親子探索機場 這一類非故事性、知識類圖書,父母跟子女共讀時,到底有什麼技巧呢?香港中文大學文學碩士、著名閱讀推廣人黃芓程接觸不少家長,聽過他們說,跟孩子讀這一類圖書有一定困難,然而她覺得家長認為難,也許是因為少了一份好奇心。 「對於熟悉的內容,家長可以跟孩子一起問問題,一起找答案;而對於自己不太熟悉的課題,應更加享受跟小朋友共讀的過程,因為有時候小朋友發現到的東西,可能家長並沒有察覺到,更有趣。」 黃芓程說,讀這類書時,最重要是令小朋友跟書中介紹的內容連上關係,給他們機會分享個人經歷和所知,如向幼稚園的小朋友提問:「你們去旅行時會帶什麼物品呀?」帶出行李去了哪裏的內容;又可以問:「飛機要吃什麼才有力飛呢?」其後介紹飛機入油的過程。她指家長要明白小朋友的心理,過於資料性的東西,他們未必有興趣知道,就好似帶小朋友上機,爸媽都會較緊張登機程序,但小朋友可能只想知道哪裏有好玩的設施。 ◆《小朋友遊大機場》 作者:機場管理局 繪者:李嘉朗 出版社:機場管理局 價錢:$120(所有收益將作慈善用途) 銷售點:HKAirportshop.com 結合孩子經歷引起共鳴 此外,她又認為沒有任何故事和對白的圖書,反而讓爸媽有更多發揮的空間。「以《小朋友遊大機場》為例,我帶來了一個毛公仔貓頭鷹小姐,說牠要飛到停機坪降落,牠的行李去了哪裏呢?為故事加入生命,可提起小朋友的興趣,引起他們共鳴。」 畫師分享:機場實景遊 藏身圖畫中 《小朋友遊大機場》插畫師李嘉朗表示,在作畫前,特別在機場作了一日遊,又以多幅實景照片來協助繪畫,務求將最真實的一面以圖畫記錄下來。「其實畫這本書都是想小朋友有趣味地認識機場,書中內容也是順序地帶出機場各個場景,如由離境大堂至登機閘口等。書中除了有色彩繽紛的插圖和小遊戲,當中更隱藏了幾個『Little Lon』,是我自己的化身,她有時會化身乘客,有時會化身空姐,小讀者可會夠眼利找到我!」 李嘉朗 ■延伸閱讀 ◆《飛機小百科》 作者:陳瑩榛 出版社:人類文化 內容:60多種造型奇特的飛機,以戰鬥機、轟炸機、攻擊機、直升機、輔助軍機、民用飛機做分類,讓孩子認識各種飛機的特徵和差異。 ◆《我的小百科:飛機圖鑑》 作者:江伊琪 出版社:小樹苗教育出版社 內容: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飛機的外觀特徵和用途,滿足孩子的好奇心。 ◆《交通工具大百科》 作者:柳繡賢 繪者:全正煥、姜柱淵 譯者:林美惠 出版社:人類文化 內容:將汽車、火車、船、飛機等多種交通工具分類,圖文解說各種交通工具的用途、差異及特徵,附有活潑有趣的小知識。 ◆《世界奇趣大透視》 作者:莉比‧瓦爾登 出版社:新雅 內容:透過特寫、橫切、剖視圖解,帶孩子探索十大主題知識,包括海洋、居所、地球與太空、地標、大自然、日常用品、建築物、水果和蔬菜、動物及交通。

詳細內容

騎士贈玫瑰 公主怎回禮? 一本好書述說浪漫傳說

《你送玫瑰,我送什麼呢?》 作者:方素珍 繪者:何怡萱 出版社:小熊出版 每年到了4月23日前後的一兩周,學校和圖書館都會舉行「世界閱讀日」的活動,如閱讀嘉年華、閱讀馬拉松、閱讀攤位遊戲、擂台等,相當熱鬧,就好像有一種過節的氣氛,這確是一個給作者、讀者、書本互動慶祝的日子呢!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設立了「世界閱讀日」,全球超過百多個國家及地區到了4月都有慶祝活動,讓每個人都參與推廣閱讀,鼓勵兒童多閱讀、欣賞好書,享受閱讀的樂趣。 文︰明珠 閱讀日亦是莎翁辭世日 親子在閱讀日或前後,若選一些配合節日和主題的書來分享,相信感受會特別深刻吧。當我看到繪本作家方素珍著的《你送玫瑰,我送什麼呢?》一書,眼前一亮,這正是非常適合在世界閱讀日看的浪漫繪本啊!4月23日這日子有什麽特別?本來是為了紀念偉大的作家與出色的文學作品,這天正是英國大文豪、傑出的戲劇家莎士比亞辭世之日,也是西班牙文學大師塞萬提斯(《唐吉訶德》作者)的忌日。 作家方素珍說,當她想寫一本獻給世界閱讀日的書時,就去找噴火龍、公主和騎士的故事和相關的傳說。原來在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4月23日稱為「聖喬治屠龍紀念日」,每年這天,西班牙男男女女會互相贈送書和玫瑰,於是,方素珍把這個浪漫的,充滿花香與書香的美麗傳說,重新編寫出來,變成繪本,她期望這圖書成為世界閱讀日這天,人人必讀的一本書呢。 據說作者、繪者用了兩三年時間,才把此美麗的繪本精心創作出來。看封面圖畫即深受吸引,中世紀騎士為優雅的公主送上玫瑰,令人自然跟着書名問:你送玫瑰,我送什麼呢?作者運用了書中書的結構,借松鼠媽媽的話,向讀者訴說這個關於世界閱讀日的浪漫傳說:公主被困於深山,勇敢的武士喬治隻身戰勝惡龍,終於拯救了公主;當故事結局時,武士送上一朵玫瑰給公主,而公主也回贈一份禮物給喬治。我在讀書會上請小朋友猜:「公主將回贈什麽禮物給武士呢?」 我得到多樣有趣的答案,有人說一所皇宮、一個吻、一顆鑽石……因公主會嫁給武士;也有人說一把寶劍,以至一顆心! 公主回禮不送鑽石贈好書 正確的回贈物是一本書呢!此繪本主題多麽合時啊,還傳達了閱讀的理念,令人深感讀書之重要,武士得到贈書,象徵他可獲得知識與力量呢。在世界閱讀日,最好的禮物不就是送上一本好書嗎? 編按:各位爸媽、小朋友,你想跟我們分享好書嗎?不論是父母讀的教養書籍或是孩子喜歡的圖書,我們都歡迎你把心愛的書寫成書評,中英文書皆可,每篇字數為800至1000字,一經採用,可獲薄酬。稿件可電郵至[email protected],並留下姓名及電話,主旨請註明「童讀好書.讀者推介」。 作者簡介:愛閱讀和創作童書,穿梭學校分享閱讀和創作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喜歡主動學習 可考慮真道書院

真道書院(網上圖片) 問:小女於今年9月入讀小一,經自行分配學位入陳瑞祺(喇沙)小學,又獲直資學校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真道書院收錄。女兒適應力强、活潑,但較怕事,能坐下來讀書畫畫,就讀綠茵國際幼稚園,成績名列前茅,品行不俗,無專長運動或樂器。我們希望小朋友喜歡學習、自信、兩文三語有較好水平,正在考慮哪間學校較適合小女。 答:兩所小學都有其特色,陳瑞祺(喇沙)小學之辦學團體為香港喇沙修士會,學校透過各種計劃培養學生成為有禮貌及自律守規的學生,提供人文及基督教育,測考次數為每年2測2考,唯一缺點是沒有直升中學。即使有不少學生升上陳瑞祺喇沙書院,也只是男生,女生要另找他校升學。真道辦學團體為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學校有國際級教育理念,核心是品格塑造和心靈轉化,要留意的是此校小學只有5年,與香港一般6年不同,但畢業生可直升真道書院。如果你住在將軍澳,又喜歡5年小學和主動學習這個理念,可考慮真道書院。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詳細內容

升學攻略:迦南重英文 略勝根德園

迦南幼稚園(九龍塘) (網上圖片) 問:小女獲迦南幼稚園(九龍塘)及根德園幼稚園取錄,由於年紀較小,不想替她外補英文,請問選哪間學校較有機會考入直資、私立小學? 答:論英文,迦南幼稚園比根德園幼稚園更加重視。迦南以故事讓小朋友認識世界、探索身邊的事物、建構新知識,更重視幼兒英語發展;而根德園比較重視品德培育,注重五育均衡發展,鼓勵學生多方面思考,培養小朋友自學及自律精神。直資、私立小學比較着重英文,在這方面似乎迦南略勝一籌。 (歡迎查詢幼稚園及升小問題,電郵:[email protected],傳真:2898 2537)

詳細內容

普教中家長心聲:多一種語境是好事

黃先生(圖中) 黃先生現有兩名兒子在德信就讀,長子亦是德信的畢業生。今年中三的長子和小五的次子,先後經歷過普教中和廣教中,他指兩人的中文科成績,都以高小在廣教中下較為優秀。「初小用普教中,他們的分數一般是『8字頭』,但高小轉用廣教中後,就躍升至『9字頭』。我估計,有些複雜概念,例如寫作的修辭技巧等,老師用廣東話解釋,他們會吸收得好一些。」 不過,黃先生卻不贊成德信下學年全校轉回廣教中,「我認為在孩子年紀小時,製造多一種語境,讓他們接觸多一種語言,是一件好事,反正初小沒有呈分試的壓力,分數高低,不太重要。但高小因為要面對升中選校,成績高低很重要,這時就適合用廣教中」。 梁太(圖左) 梁太的兒子在德信念小二,現時是普教中,她歡迎學校下學年撤回這項安排,「由始至終,我也認為學中文和學普通話是兩件事,不應該混為一談,這只會令學生愈學愈亂」。 她以近日兒子要做的一篇閱讀理解功課為例,內文充斥着北方詞彙,小朋友因為看不明白,以致答題時錯漏百出,「那篇文章是講製作三文治,由於我兒子意識不到黃油就等於廣東話的牛油,奶酪片就是我們所說的芝士,所以答錯題、抄錯字也懵然不知」。 梁太笑言,長女在另一間廣教中的小學讀書,中文能力很高,證明要學好中文,不一定要靠普教中。「大女兒中文寫作能力佳,是因為她喜歡看書。香港小朋友一向說廣東話,思維也是廣東話,所以指普教中有助『我手寫我口』,我覺得這說法不成立。」

詳細內容

學者之言﹕普教中 學中文進度慢半年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助理教授羅嘉怡認為,普教中要成功推行,需要有客觀環境配合,並指有些人以為只要普教中,便能提升學生的中文能力,做到「我手寫我口」,是語文教學的迷思。 「假如學生的家庭語言是普通話,那使用普教中,當然如魚得水。但事實上,香港九成多學生的家庭語言也是粵語,若學校採用普教中,學生的普通話發音或許會準確了,但同時要有心理準備,他們的中文學習進度最少要延後半年。」 港大教育學院助理教授羅嘉怡指出,若在說粵語的孩子身上推行普教中,他們的中文學習進度會最少延後半年。(資料圖片) 若以普教中,幼兒期那2萬小時的經驗便用不着,一切都要重新再來 她解釋,一個來自粵語家庭的孩子,在出生後、進入小學正規教育前,其實透過時時刻刻跟父母談天,可累積約2萬小時聽、說粵語的經驗,建構了很多心理詞彙,這些詞彙對小朋友的語文學習是相當重要。 「學習語文包括『形』、『音』、『義』三方面。小朋友通過家庭語言的學習,老早已掌握大量常用字詞的讀音及意義,只是欠缺字形概念而已。但當他們上小學,老師提供字形,孩子便能馬上與其音、義結合,那就迅速學會了,這是廣教中對大部分香港小朋友的優勢。相反,若以普教中,幼兒期那2萬小時的經驗便用不着,一切都要重新再來,學習速度自然拖慢。」 羅嘉怡又指出,教育局《中國語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亦提到,在第一學習階段(小一至小三),首要是培養學生的聽說能力,幫助他們多認字,多識字,嘗試自行閱讀。「想小朋友的中文能力提升,一定是靠閱讀,絕非靠說普通話。」 她打了個比喻:「內地很多長者也可以用極流利的普通話跟你吵架,但他們很可能是目不識丁的,那麼,他們可以『我手寫我口』嗎?因此,能否『我手寫我口』,其實是關乎有沒有高層次思維能力、豐富的學養,這些都是透過閱讀培養出來,跟普通話語言無關。」

詳細內容

康山學校﹕廣東話學詩詞 更懂欣賞

有學校堅持廣教中,有利學生學習;但亦有學校支持普教中,能提升學生溝通能力,增加自信。(圖:楊柏賢攝) 有學校試過普教中後「跳船」,也有學校早已堅持推行廣教中。佛教中華康山學校的一至六年級均以廣東話教中文科,校長吳永雄讀中國古代文學出身,他深信以廣東話為教學語言,對學中文最有幫助,「唐詩、宋詞是以中古音寫成,跟廣東話的九個聲調相近,尤其唐代詩人說的語言最像廣東話。用廣東話學習詩詞,學生更懂欣賞古代詩歌」。 學生有懶音 學好正音為上 他以押韻為例,韻字必定以《詩韻集成》內容為標準,而這本韻書正是用了廣東聲調,可見用廣東話學中文,對認識押韻也有幫助。然而,吳永雄認為,目前本港小學生連廣東話音都未掌握得好,「很多小學生都有懶音問題,可能『港』和『廣』的讀音都未分得清,與其要適應普通話教學,不如專注學好正音、正字,以及字詞的意思」。 同時,廣教中也能避免學生有適應困難,尤其是剛升小的同學,「中文科課文內容已多了許多,還要採用另一種語言,很容易感到吃力。而且在學科以外,他們要適應的事情已多不勝數,例如校園環境變大了,從前幼稚園由一個教師教所有科目,升小後有專科教師等,不要多給他們一個壓力來源了」。 吳永雄認為,使用廣東話教中文可保障學生的學習動機,包括更敢於發問和與教師溝通。(資料圖片) 對大部分學生來說,普通話並非常用的語言,不利於他們投入課堂,「如遇上文法、句式上的疑難,用廣東話問教師就直接得多。但用普通話的話,部分學生可能會不想發問」,既然有減退學習動機的風險,目前又未見到普教中有明顯優勢,沿用廣教中是理所當然的方向。 除了學生外,普教中下的教師同樣要「轉台」,在康山學校,中文教師的普通話口語能力已通過基準試,符合教育局規定的普教中教師資格,但吳永雄表示,比較起來,用廣東話授課仍有分別,「教師的母語是廣東話,日常生活中應用自如,雖然應付到普通話教中文,但老實說,演繹課文時很可能有折扣」。 設普通話課 教聲調韻母 他強調重視兩文三語,即使以廣東話為中文科的教學語言,但也認同普通話的重要,故跟普遍小學一樣,康山學校每周設普通話課,教聲調、韻母等;高年級的普通話科,也會按單元需要而作跨科活動,如與視藝科合作,「學生總有機會用到普通話,沒有普教中,不代表普通話能力就會受影響」。 有指廣教中會令學生易用口語入文,但吳永雄指出,普教中書本多為北方方言,跟我們常寫的書面語有所不同。(資料圖片) 吳永雄任職康山學校前,曾在「部分普教中」的小學任教,每級五班裏,有兩班用普通話教中文。他指普教中對提升學生的普通話拼講能力,的確有效,不過,很多人提出普教中可提高書寫能力、避免口語入文等,他則有所保留,因為在普教中課本裏,很多用語都接近北方方言,跟一般常用的書面語不同。 他稱這套為「普通話書面語」,像「馬鈴薯」一詞,跟普通話說法就叫做「土豆」,卻跟本地實際生活的用語不符,易令學生無所適從。又例如士多啤梨,在普教中課本中會寫成「草莓」,「但香港很多詞語都是譯音,這是本地文化特色,不應一下子推倒,也不一定普通話用語才是正確書面語」。 校長吳永雄 (資料圖片) 無可否認,將廣東話化成書面語,的確要花一番工夫,不少學生亦有口語入文的情况,但與其叫他們多學一套普通話書面語,不如着力提升他們的中文敏銳度,「中文教師會叫同學在周圍環境中找錯別字,或者跟同學互相批改作文,過程中他們發現別人的錯處,以後便不會再犯同樣的錯,包括寫錯某些字或用口語寫文章,書寫能力便會進步」。

詳細內容

藍循、聖三一堂﹕普教中 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

教師會視乎學生的能力,循序漸進地幫助他們適應普教中課堂,有需要時亦會用廣東話講解。 有學校不認同普教中,但亦有學校贊同這方向正確。藍田循道衛理小學(藍循)於2000年起實施普教中,最初只在二年級試行,及至2004年擴展至全校推行。而在最近一次(2013年)教育局《校外評核報告》中,該校被評為「採用多年的普通話教授中文計劃,發展成熟,根基穩紮,成效良佳」。此外,藍循也曾兩次獲得香港電台及語常會頒發「最積極推廣普通話學校」金獎。 校長梁麗琪表示,學生的普通話能力非常理想,到內地交流,交談時展現出自信,由此看到教師在教學上的成效。同時,學校亦提供小一適應課程,一年級毋須學普通話拼音,主要透過日常溝通、交流,建立說普通話的信心。 藍田循道衛理小學校長梁麗琪 藍循初推行普教中時,已跟大專院校合作做課研,甚至自編教材,梁麗琪說,在累積多年經驗下,教師在教學和課程設計上也相當成熟,「學校掌握到不同級別的學生,在學習上有什麼需要;整體寫作方面,也看到學生所用詞組及句子表達得不錯」。 至於不少家長擔心,初小生有好些生字,連粵語發音也未曉,便急於學普通話,會否造成混亂?她表示:「其實任何事情都有正反兩面,這個問題我們的確有遇過,亦不只是出現在初小學生身上。但我們有這麼多年經驗,對這些問題會特別留意,所以有些詞語教師是會用廣東話輔以講解。此外,中文科以外如數學、常識科也是用廣東話教授的,相信能互相補足。」 除藍循,聖三一堂小學亦支持普教中。校長阮素雲表示,校方當年因預見1997年回歸之後,香港與內地會有更密切的聯繫,而且中國人遍佈世界各地,若學生能打好語言基礎,將有助他們日後與人聯繫和工作,所以在1990年起,決定在校內推行每周兩節普通話課。 「推行幾年後,我們觀察到學生的學習表現甚佳,於是在1999年,再嘗試選取一年級的其中一班以普通話上中文課,直至2005年,全校正式推行普教中。」 聖三一堂小學屬私立小學,在推行普教中方面政府並沒有提供支援,但該校自聘從內地或台灣而來的教師執教,因此在教學上沒有遇到什麼大難題。阮素雲不諱言,看不到普教中對學生寫作有明顯幫助,但提升普通話溝通能力卻是肯定的。「其實我們一直知道普教中或廣教中對增進學生寫作能力方面並沒有太大分別,但普教中可增加他們多一種語言能力,對提升自信有幫助。不少孩子很自豪自己的普通話比父母說得更好,可成為父母的普通話教師!既然學生有得着,也沒有抗拒,我們將來也會繼續實行。」 聖三一堂小學校長阮素雲說,大部分學生都很自豪自己的普通話比父母說得好,所以認為普教中值得保留。 然而,本地大部分學生的母語也是廣東話,亦有不少家長對普通話一竅不通,難以跟孩子溫習,在普教中下,初小生有可能出現跟不上的情况。阮素雲說,教師會視乎學生的能力,循序漸進地幫助他們適應,例如提供網上伴讀資源,「在小一課堂,教師若發現學生未能掌握,也會用廣東話講解的,而同學之間互相幫助和學習,亦能使他們的普通話進步更快」。

詳細內容

課程不配合 家庭欠配套 德信「跳船」棄普教中

早前網絡爆出有幼稚園只准學生說普通話,並鼓吹學童互相舉報犯禁說廣東話的同學,事件惹來網民熱烈討論。普通話在香港的地位不斷提升,是不爭的事實,課程發展議會亦早在1999年提出以「用普通話教中文」(普教中)為遠程目標,而相關資助計劃亦在2008年出籠。事隔10年,這個「遠程目標」進展如何?實行普教中的學校,學生語文能力有明顯改善嗎?有學校選擇走回頭路,「跳船」棄普教中,原因何在? 文:沈雅詩、李樂嘉、顏燕雯    圖:楊柏賢、劉焌陶、資料圖片    小模特兒:Yoyo Fan、Benson Lam 場地提供:Fodio 德信學校這10年來,一直努力在普教中的路上摸索方向,亦試過用不同模式推行,惟校長郭超群終於宣布,在下學年起,德信將放棄普教中,全校統一使用廣教中。他強調,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而且取得大比數中文科教師、家長和學生的共識。「辦教育應該以學生的學習能力為依歸,而不是受社會大氣候影響,既然發現普教中引伸出這麼多問題,那不如及早走回正軌,轉回廣教中。」 10年前,政府力推普教中,強調有助提升學生的中文和普通話能力,學校紛紛試行,在如此社會氛圍下,德信也坐上這條船。「最先我們只在五六年級行普教中,但不久便發現,高小的課程很緊迫,用普通話授課,難免阻礙教學進度,於是,我們更改安排,五六年級轉回廣東話上課,一至四年級才用普教中。」 德信目前雖然仍行普教中,但有些課堂活動會轉用廣東話,始終學生的母語是粵語,採用廣東話會更傳神。 由於普通話非本港學童的母語,教師用普教中,便不能說得太快、太複雜。 當日德信推行普教中,碰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教師人手編排。「有些資深又優秀的中文科教師,礙於沒有普通話的語文能力,因此,我只能安排他們任教五六年級,至於一至四年級,他們就幫不上了,這導致人手編配較緊張。」郭超群說。 很多課文也是出自香港作者手筆,寫作的原意,是用粵語來表達,但老師硬要用普通話授課,念出來是有些牽強、不自然的,遇上唐、宋詩詞,就更加沒有粵語那種押韻的味道。 不過,即使通過了國家語委普通話水平測試或教師語文能力評核(基準試)的教師,亦不代表他們用普通話施教沒有困難,「其實很多課文也是出自香港作者手筆,寫作的原意,是用粵語來表達,但老師硬要用普通話授課,念出來是有些牽強、不自然的,遇上唐、宋詩詞,就更加沒有粵語那種押韻的味道。另外,由於普通話始終非學生的母語,教師往往要花更長的教學時間,而且不能說得太複雜、太艱深,因為學生會掌握不到」。 小學很多課文也是香港作者用粵語寫作的,未必適合用普通話朗讀。 德信校長郭超群批評政府的普教中政策是「掛羊頭賣狗肉」,政治姿態多於實際效用。 教的困難,學的亦不見得因為普教中而成績突飛猛進,「最明顯是默書,課堂上用普通話默,但回家家長替小朋友溫習大多用廣東話,都有出亂子的情况」。 總結政府的普教中政策,他以「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 既然大家也痛苦,郭超群最終決定懸崖勒馬。總結政府的普教中政策,他以「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政府根本沒有任何措施來協助學校,只一味說普教中是好的,學校為吸引收生,加上受社會壓力、社會氣氛影響,於是便一窩蜂轉行普教中,卻沒有想過學生欠缺家庭配套,亦沒有穩固的普通話基礎,加上課程的不配合,所以整件事也是掛羊頭賣狗肉,多於實際效用。」 為了配合普教中,校本工作紙會經常出現一些北方詞彙,例如三明治、奶酪、黃油等,跟粵語說法有很大的出入。   「用普通話教中文」的遠程目標,早在1999年已出現,當時,由政府委任的課程發展議會建議,在中文科裏加入普通話元素。經多年討論後,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於2008/09學年推出「協助香港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普教中資助計劃正式出籠,每期有40間中小學得到支援,在校試行普教中。 在政府推動下,不少小學都試行普教中,根據語常會做的普教中概况調查,有開設普教中班別的中小學比率,由2008/09學年的55.5%,急速上升至2012/13 學年的70.4%;惟及後增長顯著放緩,2015/16學年有71.7%中小學開設普教中班級。 不過,資助計劃在2013/14學年已正式結束,是否代表政府不再大推普教中?又會否調整這遠程目標呢?本刊曾就此向教育局查詢,該局未有正面回應,只表示所有中文課程都應以提升語文能力為目標,學校可因應校情,包括師資、學生水平、校園語境、課程安排、教學支援及家長期望等因素,自行決定是否實行普教中。 對於有學校轉回廣教中,教育局發言人亦沒透露是否了解原因,以及學校實行普教中的困難,只表示在實施普教中時,學校如有需要,教育局會提供協助及相關培訓。局方又認為,根據「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2016」,沒有證據顯示廣教中比普教中更能提升中文閱讀能力,故教學語言及讀寫能力並無明顯關連。

詳細內容

世界閱讀日﹕精選橋樑書 人文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類推介

所謂橋樑書,是小讀者在家長伴讀繪本的階段過後,正式進入文字書前,嘗試自行閱讀的一類書籍。不論中、英文,圖畫比重都會較繪本少,反之,文字量相對增多,兩者比例大概各佔一半。 文:李樂嘉、沈雅詩、顏燕雯    圖:蘇智鑫、資料圖片、網上圖片    小模特兒:李卓凝、李芯叡 橋樑書 推介人:讀書會「小火苗繪本屋」負責人黃國軒 ◆初小.中文 《寶貝飛呀飛》學習分享、情緒、友誼 小熊、小兔和小狐狸互相展示心愛的寶貝。小熊的是貝殼;小兔子的是果實串成的項鏈,但小狐狸什麼也沒有。本來小狐狸也有寶貝——紙飛機,牠一直不想借給小熊和小兔玩,卻沒料到一次獨自偷偷玩時弄不見了……後來小熊撿到這架紙飛機,並物歸原主,小狐狸為自己的自私向兩名好朋友道歉,還邀請牠們一起盡情地玩紙飛機。 《寶貝飛呀飛》(網上圖片) 作者:森山京 繪者:土田義晴 翻譯:陳珊珊 出版社:台灣東方 推介原因: 這本書情節不複雜,並且以小動物作主角,比較適合初小生;文字量不多,用字也簡單,可培養他們閱讀的信心。而此書也有很多重要的成長元素,例如分享、情緒、友誼、不貪心等,都是這個年紀的孩子需要學習。 ◆高小.中文 《我的非洲家人》建立世界觀 反思公平貿易 小男孩加藤周二出身於日本農業家庭,跟父母、哥哥和妹妹住在小鎮。在寒假時,這家人接待了一名來自非洲加納的實習生艾力克,小男孩由最初的不接納,到之後和艾力克結為好友,並從他口中聽到非洲很多不公義的問題,帶來很多反思。 《我的非洲家人》(網上圖片) 作者:堀米薰 繪者:小泉留美子 翻譯:賴庭筠 出版社:小天下 推介原因: 高小生需要逐步建立世界觀,這本書透過加藤周二和艾力克,了解日本、非洲兩地的語言、文化,並牽涉深層次的公平貿易問題,有助擴闊視野。此書亦可引領學生感受全球就像一個村子,在同一天空下,大家都是一家人,互相影響,互相依靠。值得留意的是,書中多次提及加藤周二的哥哥正處於「叛逆期」,對人很不友善,這亦可作為高小生的預示和提醒,因為他們很快亦會踏入青春期。 推介人:兒童書店Seeds創辦人譚再思 ◆初小.英文 The One in the Middle Is the Green Kangaroo   用字淺白 故事生活化 小男孩Freddy上有哥哥,下有妹妹,經常被兄妹欺負的他,很不開心,亦欠缺存在感。Freddy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努力在學校做好自己,爭取表演的機會,結果教師分派他扮演綠色的恐龍,小男孩雀躍萬分。 The One in the Middle Is the Green Kangaroo (網上圖片) 作者:Judy Blume 繪者:Debbie Ridpath Ohi 出版社: Atheneum Books for Young Readers 推介原因: 作者用簡單淺白的英文生字,寫出饒富趣味,以及很生活化的故事,令小朋友容易代入角色,讀起來亦不覺吃力。 ◆高小.英文 The Tale of Despereaux   得獎作品 劇情豐富 渴望見到光的老鼠(rat)因一次出遊,嚇死皇后,被國王追捕、被公主嚴厲喝斥,充滿仇恨的他,一心想報復,遂聯同渴望被愛、被注意的孤兒Miggery Sow一起綁架公主;另一邊廂,代表着愛、願望、勇氣的小老鼠(mouse),則突破了瘦小身軀的局限,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營救了公主。  The Tale of Despereaux (網上圖片) 作者:Kate DiCamillo 繪者:Timothy Basil Ering 出版社:Candlewick Press 推介原因: 這本書曾榮獲「2004年美國紐伯瑞兒童文學金牌獎」,以橋樑書來說,劇情難得的豐富,肯定可以吸引小讀者。而此書也曾改編成動畫電影《大耳仔走天涯》,建議家長可先讓小朋友觀看電影,再看書本,有助他們了解內容,趣味會更大。 人文及社會科學類 推介人:資深兒童藝術教育家及心理治療師陳渝英(冰冰) ◆初小.中文 《和平樹》建正確價值觀 這是一個關於非洲第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女得主萬格麗的故事。萬格麗看到自己老家——非洲肯尼亞,因為城市發展,樹木被大量砍伐,她便發起了種植樹木的計劃。可是計劃被政府阻撓,她甚至被關進監獄,面對阻嚇,萬格麗有否放棄她認為正確的事呢? 《和平樹》(網上圖片) 作者、繪者:貞娜‧溫特 譯者:沙永玲 出版社:小魯文化 推介原因: 故事結構簡單清晰,而且現今的孩子,面對愈來愈黑白不分及混亂的社會,能否確立正確的價值觀?面對挑戰,能堅守自己的信念嗎?在紛亂環境中,我們作為成年人,更加要讓孩子守住正確的價值觀,讓他們不畏強權,相信自己的力量,就如書中所說:「對就是對,儘管只有獨自一人!」 ◆初小.英文 Last Stop on Market Street 給孩子愛的教育 嫲嫲帶着孫子到市場街最後一站做義工,有趣的是,搭巴士途中所遇到的人和事。這故事描述了孩子在途中的心情,以及嫲嫲的應對。去到市場街的最後一站,雖然不是什麼華麗的地方,但可以看到由關愛所帶來的彩虹。 Last Stop on Market Street (網上圖片) 作者:Matt de la Peña 繪者:Christian Robinson 出版社:Penguin Books 推介原因: 孩子的成長和心態,取決於照顧者平日如何教養,書中提及的人和事,其實我們也有機會遇上,不過在忙碌的都市中,或許我們都忘記了讓心境平靜下來,去欣賞及體會自己的感受,以及與他人的關係。 進入小學階段,小朋友由自我成長及家庭的領域,開始拓展自己與社會的關係,但功課測驗考試都令孩子忙透,哪有空閒去建立關愛與同理心呢?這個故事從最細微處着手,提醒我們要給孩子愛的教育。 推介人:馬鞍山靈糧小學校長陳美娟(資料圖片) ◆高小.中文 《6年級怪事多》認識台灣小學文化 作者以不同年級的學生為主題,講述每一級小學生的校園生活。這一本以六年級學生為主角,班上的事情千奇百怪:有秘密警察維持秩序、同學用默念口訣的方法來解決困難……六年級的趣事不絕,同時有家人、同學、教師真摯的互動,讓人笑中有淚。 《6年級怪事多》(網上圖片) 作者:王淑芬 繪者:賴馬 出版社:親子天下 推介原因: 書中描述的背景是台灣的小學,可看到當地小學生的文化、活動,跟我們有什麼不同;即使文化有差異,但大家年紀差不多,孩子很容易有共鳴,更可能經歷相同的事情。 另外,書中每個同學都各有不同性格,透過鮮明的角色,帶出豐富的情節。例如有一名同學最喜歡四字成語,作者用有趣方式寫出他對成語的熱愛,孩子在閱讀時,從中學到不少成語。 ◆高小.英文 The Mozart Question 從音樂角度看世界大戰 這本書是一個小提琴家的訪問,帶出二次世界大戰的故事。原來小提琴家的父母都是音樂家,也是猶太人,他們在集中營裏,被納粹德軍組成交響樂團,不停演奏莫扎特的曲目。後來他們才發現納粹成立交響樂團的真正意圖…… The Mozart Question (網上圖片) 作者:Michael Morpurgo 繪者:Michael Foreman 出版社:Candlewick 推介原因: 作者擅長寫兒童文學,帶出感人的故事。書中也有一些值得令人思考的地方,如:戰時的人過着怎樣的生活?用音樂角度去看世界大戰,又是怎麼一回事? 要學生看歷史書,他們或會覺得沒興趣,也未必感受到當時的人的經歷,然而透過書中受訪者的故事,他們更有興趣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此書故事簡單易理解,高小生可應付。 自然科學類 推介人: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副院長及教授梁美儀 ◆初小至高小.中文 《晨讀10分鐘:科學故事集1-6》(共6冊) 揭開自然奧秘 這是從日本兒童科學故事書翻譯的中文科學故事集,每本由約30篇的短文組成,除了解釋大自然、科學等知識外,亦有其他文章,包括「科學小傳記」、「科學小實驗」、 「科學大驚奇」、「給家長的話」,家長及孩子均適合閱讀。 《晨讀10分鐘:科學故事集1-6》(網上圖片) 作者:大山光晴 出版社:親子天下 推介原因: 這系列的書有點像《十萬個為什麼?》的科學版本,是不錯的親子共讀書目,每朝早用10分鐘,不知不覺就能了解科學、自然的奧秘,例如:人為什麼會打呵欠?小鳥有沒有耳朵?為什麼橡皮擦可擦掉鉛筆字?範疇豐富多元,而且每篇短文皆由兒童日常觀察所提的問題出發。 另外,夾雜在各短文中的文章,能豐富兒童對科學的認知,例如「科學小傳記」就介紹了著名科學家的故事。 ◆幼稚園至高小.英文 The Magic School Bus 學天文地理 整套書有4個程度,由比較少字的漫畫版,進階到以文字為主的科學小說,不論是漫畫還是小說,都是講述造型誇張的Ms. Frizzle有一部魔法巴士,可變身成不同的樣子和功能,帶幾名小學生四周探索世界。深奧的自然科學知識,在書中被化為生動有趣的情節,配上好玩幽默的對白,娛樂性大增。 The Magic School Bus (網上圖片) 作者:Cole, Joanna 繪者:Degen, Bruce 出版社:Scholastic Audio 推介原因: 書中的魔法巴士,以及Ms. Frizzle千奇百怪的科學課堂,不單吸引孩子眼球,而且能讓孩子隨故事中的人物,一起飛上太空,檢視太陽系的運行,或走進電線內看電子世界的運作;有時又會探討生物演化,有時則講物理科學,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孩子都能透過這套書接觸。 此系列圖書還有一系列DVD卡通片,可在各大書店買到,網上也有免費卡通版本,可配合書本一同觀看。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