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傳身教:用觸感感受世界

除了用視覺和聽覺去接觸這個世界,觸感是另外一種非常重要的感官。我們整個身體被皮膚所包圍,而皮膚上有很多接收器,讓我們能夠感受世界。我們能夠感受質感,我們能夠感受到力度,我們也能夠感受到溫度,這通通都是觸感帶給我們的認知。   在家居環境中,我們不乏材料,讓孩子利用觸感感受世界。透過觸摸不同軟硬度的物件,明白不同程度的軟硬度,例如:柔軟的枕頭相對於軟綿綿的棉花糖,堅硬的餐枱相對於能稍微彎曲的筷子。明白軟硬度能夠讓孩子建立適當的身體活動機能,正如我們要用恰當但不相同的力度拿易碎的雞蛋或堅硬的椅子一樣。  訓練孩子可以很簡單,就地取材利用視覺、聽覺和觸覺去加強他們的接收能力 在兒童圖書或玩具裏,我們也不難發現有很多鼓勵觸感探索的玩具。例如有一本兒童圖書,內裏繪畫了很多不同的動物,動物的身體就用了不同質感的材料製造,有軟綿綿的羊毛、又軟又短的牛皮、「鞋颯颯」的魚鱗等等。通過手的感覺和語言的接收,讓孩子的感官進一步地發展。 除了質感之外,我們也可以更加注意手指尖的探索。運用不同形狀的積木,讓孩子理解各種形狀的特質。在探索時可以把孩子的眼睛遮蔽,或者把積木放置在一個不透明的袋子裏,這麼孩子便要一邊用手去觸摸,一邊用腦袋去思考形狀是怎樣的,這同步的活動更可以訓練孩子的抽象思維,實在一舉兩得! 訓練孩子可以很簡單,就地取材利用視覺、聽覺和觸覺去加強他們的接收能力。當他們能夠準確接收,下一步就能夠提升他們分析能力了!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雞蛋蘿蔔咖啡豆

執筆時剛剛過去了一個相對和平的週末,再次體驗溫柔的力量,我仍然深信良知可以讓人團結,帶領社會向前。 想起了大學唸書時一個故事,大家都知道未煮熟的雞蛋、紅蘿蔔和咖啡豆是怎樣吧!如果燒一鍋熱水,把它們放進去,它們又會起什麼變化?把紅蘿蔔放進熱水,本來頗為挺身堅硬的質地會變軟不堪一擊;把雞蛋放進熱水,隔一會雖然外表沒有改變,但其內心已經變得死實實;把咖啡豆放進熱水,他會「走樣」但同時感染熱水,變成一煲濃郁的咖啡,香味會充滿整個空間。 聽故事的時候教授提醒我們,做人和心靈的工作如果太感情用事,不懂照顧自己、沒有設立健康的工作關係,很容易會變成紅蘿蔔:本來一腔熱誠打天下,最後被熱水蹂躪變成稀巴爛,潰不成軍從此不能振作,莫說是幫助別人,就連自己也不能挺直腰板站起來。 也不要成為熱水中的雞蛋,本來擁有溫柔的內心,但是在嚴酷的考驗之下,慢慢失去孵化成鳥的希望,不再信任别人,對將來沒有憧憬,心死、沒有靈魂,變得硬梆梆不講道理。對求助者失去熱誠和助人的初心、失去同理心,同時也扼殺了自己的人性,行屍走肉般生活。 在惡劣的環境裏,我們融入那份痛苦,感受燥動和掙扎,但沒有被那份惡佔據心靈,相反要運用自性的美好影響環境,讓熱水成為芳香四溢的咖啡。 最理想是成為咖啡豆,固體被液化、在猛火中煎熬,破壞了軀殼卻沒有摧殘我們本質上的馨香。在惡劣的環境裏,我們融入那份痛苦,感受燥動和掙扎,但沒有被那份惡佔據心靈,相反要運用自性的美好影響環境,讓熱水成為芳香四溢的咖啡。 說罷故事還有一個小習作,每個同學要到教授面前撿些咖啡豆,數算一下個人珍貴的內在資源,好讓將來在逆境中提醒自己,如何避免成為紅蘿蔔或雞蛋。我記得當時後抓了幾顆咖啡豆,其中一粒代表「勇氣」,心口掛個勇字陪受助人一起找出路,而且勇要知恥,有錯便改,謙虛地服務別人。 因為健康理由已經戒掉咖啡一陣子,但是久不久仍會在咖啡館消磨時間等雞蛋仔放學,嗅到滿室香氣就會想起這個故事。沒有人知道將來會如何,在2047年時雞蛋仔正值壯年,希望他保存珍貴的人性,了解發展獨特的內在資源,就算面對逆境也可以化身為咖啡豆,為自己和身邊的人帶來甘甜。

詳細內容

熱辣消息:微縮模型 重現港產片世界

在光與影的協奏下,電影世界為大小朋友們帶來一幕又一幕的歡笑、奇趣、讚歎,以至經典。今個暑假,ELEMENTS圓方以電影的光影世界為主題,透過不同的藝術裝置,為大家打造獨一無二的精彩體驗。其中微型經典電影場景,更是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4經典電影作藍本 場內共展出4部經典電影作藍本的微型藝術作品,包括微型藝術家陳鴻輝的《戲院》,他以1976年上映的《半斤八両》首映為主題,以1:76的比例巧妙地製作華麗大戲院當年上映電影的情景。熱鬧的熟食小販檔、熙來攘往的街道,令人目不暇給。 《秋天的童話》 另一位微型藝術家李來有,則以1980年代《秋天的童話》為題材,浪漫的黃昏燈光,加上以1:12比例縮小的周潤發及鍾楚紅,重現這部經典電影的片末,男女主角在海邊餐廳重逢的感人情景。而1990年代《黃飛鴻》電影系列盛極一時,在微型藝術家蔡璧龍、何國添的微型作品中,就有迷你李連杰飾演的一代宗師在寶芝林醫館前,威風凜凜地練功及準備舞獅的情景,陽剛氣十足。 《黃飛鴻》 《羅記皮鞋》 另一個微型藝術作品《羅記皮鞋》由微型藝術家陳翠微所創作,靈感來自2010年上映的柏林影展得獎電影《歲月神偷》。作品重塑了數十年前的香港,只有約15厘米高的任達華及吳君如在鞋店前和兒子吃晚飯的場景細緻呈現,場面溫馨。 ■INFO Cinematic ELEMENTS光影世界 日期︰即日至9月1日 時間︰上午10:00至晚上10:00 地點︰ELEMENTS圓方金區 整理︰沈雅詩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孩子,回家吃飯吧

  年輕時,與父親交談的機會不多,最有印象就是當我朝早外出時,他總會說:「民,今晚回家吃飯?」語氣似吩咐多於提問,那時候總覺得是一種束縛。即使回家吃飯,大家也沒有太多話題,回去,常是我的最後選擇。 成長中帶給父母的牽掛 記得大女兒剛出生的時候,未滿月已長滿濕疹,痕癢非常,不能躺下睡覺。 晚上我會抱着她在客廳踱來踱去,輕掃着、輕晃着,只想讓她有片刻的安睡,試過有幾回一直抱到天亮。老父知道後,就說:「你小時候患有哮喘,常在三更半晚才發作,曲身在牀上喘氣,我揹着你跑到街上截的士去醫院,又急又累,有時去到醫院才看見自己仍穿著拖鞋。」我的童年曾有過一段時間,身體十分虛弱,留在醫院的日子比在家還要多,但每個黃昏,總會見到父親到醫院來看我。記得他每次都說:「民,快點好,好了就可以回家吃飯。」想起自己、想起女兒,就明白子女在成長中帶給父母的勞累與牽掛。 你吃了飯沒有? 當我們漸漸成長,父母亦漸漸變老。我們今天的健康,彷彿是他們用自己的健康來交換的。 在確疹患上喉癌之後,父親說話明顯較從前模糊,但慶幸沒有影響吞嚥。記得之前,我所負責的機構面對極大的經濟困難,使我陷於前所未有的壓力中。即使沒有說出來,父親也感受得到。他差不多每隔一兩天就會致電給我,問相同的問題:「民,你吃了飯沒有?吃了什麼?」相同的問題,如果是手機短訊,大概可以按鍵來複製前一日的答案。「吃過了,吃的都沒有特別,都是那些吧。」在電話筒內,我們就重複着跟昨天差不多的對話,在他去年離世前,我也不太知道他的感受。直到這晚,回家看見女兒沒精打采地掃看着手機,電視閃播着各區市民與警方衝突的新聞片段,沒有說話、沒有表情,我衝口而問:「女,你吃了飯沒有?吃了什麼?」沒想到,我在重複着父親的對白。她搖搖頭,說:「吃過了,都是那些吧。」聽進心裏,似曾相識的說話,原來是一份對孩子的擔心,感到就是一份酸溜溜的味道。 不用說什麼 平安就好 財困過後,記得有天中午,特意回去找父親吃飯,他非常高興,立即放下手上的工作就跟我去。吃飯時,大家沒有太多說話,他就是靜靜地、滿足地吃着。現在我明白,在父親來看,孩子回來吃飯,不用說什麼,平安就好。 今天,這個城市的孩子所背負着的都太沉重了。也許,為父的都不懂如何分擔和表達,或只重複地問:「你吃了飯沒有?」其實,在牽掛之外,他們更有一份難以言喻的無力感。孩子,無論如何,在外請好好保護自己,記得回家吃飯。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為家中長者抵擋假新聞攻勢

信不信由你,但我的家近月並沒有因政治分歧而撕裂。無論是老婆、繼父、已魂歸天國的媽媽、老婆弟弟與弟婦全都是政見相近。我甚至可以說,我在家中已算是最相對地(再重申,是相對地)接近中間路線的一個。 不過,我知道我已算是較幸運的一個。近月,我時常聽到有家庭因世代之間政見不同而爭拗不絕的故事。最嚴重的例子會牽涉到年青一代搬離父母的家或暫時不再與長輩見面,但較常見的就是家中各方盡量避免提起政治問題。這的確會令爭拗少了,但就變相把溝通渠道堵塞,令大家的立場更僵化。 政權與其盟友瞄準了長者的保守傾向及他們慣性地看某個時常被批評為偏頗的某電子媒體新聞與時事節目…… 為何長輩會較多是反對反送中運動?無可否認,在全球各地,每次有社會前衛議題,較年長的多年來都是較保守的,因為人越老就越不想個世界有改變。但反送中運動令不少長者反感的其中一個重要理由,就是政權與其盟友瞄準了長者的保守傾向及他們慣性地看某個時常被批評為偏頗的某電子媒體新聞與時事節目,然後不斷以短訊程式發放假或以偏概全的新聞、消息和影片。看了這些東西的長者很容易就會開始相信整件事是個策劃精密的外國勢力大陰謀、亦拒絕相信警察曾濫用暴力。 個人認為,面對着這個情況,大家不應純粹為了避免衝突而不與長者討論近期香港發生的事。大家可以政見不同,但至少都需要確保長者的看法不是被假或以偏概全的東西蒙蔽、而是有事實基礎的。 就此,我觀察了不同親友如何處理這問題,看到以下類別: – 面對面傾談:如果你是一個像社工那樣苦口婆心的人,與長者有耐性地討論局勢、把他們的錯誤理解逐一溫柔地澄清或許是最有效的方法。如果是做得好的話。面對面傾談仍然是人類最有效的溝通方式,一定比總是有距離的短訊溝通模式有效。不過,如果你耐性有限,面對面溝通就可能會弄巧反拙,把分歧更加放大⋯⋯ – 幫長者篩選及刪除假或誤導性訊息:這個是必須要做的動作,否則長者很容易被洗腦。一旦被洗腦,就很難再與他們講道理。 你自己都要小心,不要為了達到長者於自己政見接近而夾雜一些支持自己政見的假或誤導性消息和未經核實的陰謀論。 – 為長者安排看一些較全面、可信的媒體與訊息:這個表面上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很多人沒有這個耐性去為長者有所安排。不過大家要記住,如果你不去提供正確資訊、就自然會有另一些無知或別有用心的人填補這空缺,把假或誤導性消息發放。另外,在安排較全面、可信資訊給長者時,你自己都要小心,不要為了達到長者於自己政見接近而夾雜一些支持自己政見的假或誤導性消息和未經核實的陰謀論。這樣做不但是不道德,而且如果被發現更會有反效果。 – 動用孫兒:長者通常都特別疼惜他們的孫兒。如果孫兒們能與長者討論他們為香港站出來的體驗與看法,這是長者最有機會會「入耳」的情況。 總言之,有些東西是避無可避的。如果大家因為怕爭執而不與長者討論香港局勢、不帶領他們遠離假或誤導性消息,這只會隨着長者被政權與其盟友洗腦令家中的長遠撕裂更嚴重。 大家已領教過我們行政長官不正視問題根源為香港帶來的重傷,我們在家中處理與長者因被誤導而成的政見分歧,亦不應效法林鄭月娥徹底失敗的那一套吧。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蝙蝠俠攀高牆

等候雞蛋仔下課時,其他家長帶着SEN小朋友在等候上訓練,中心有些玩具提供讓孩子消磨時間而家長有時候會聊聊天交流心得。不過最近的政治氛圍讓人神傷,連穿衣服顏色都可能被批鬥,家長之間的互動明顯減少了,大家都低下頭自顧自滑手機。 孩子嘻笑聲中有把突出的聲缐,他大概五歲,跌跌撞撞口齒不清地嚷著要母親陪他玩,不靈活的小手疊了一堆積木,興奮地訴說劇目:「媽媽這裏有高牆攀不過去,不過不要害怕!」另一隻小手飛來蝙蝠俠人偶,:「因為有催淚彈,澎一聲,倒了!」蝙蝠俠直衝過去把「高牆」推倒了,孩子也手舞足蹈向母親邀功。那一刻附近的家長都掦一掦眉,我本能地向倒下的積木望去,迎來那母親的視線,四目交投百感交集,又靜靜的低下頭滑手機了。心裡無限惆悵,無論你的政見立場,只要是香港人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家長也是一般老百姓,也會埋怨這類不合作運動,特殊教育需要的小朋友特別需要穩定治療和訓練,舉例自閉症的孩子習慣用一條路線回中心,但快閃堵塞行動逼使他們改變路線或放棄一節訓練,這種改變已經令到家長和孩子神經崩潰。而且這些孩子未必能充分表達對各方暴力的理解和感受,家長們都憂慮如何支援、如何解釋。這一切我感同身受,雞蛋仔的訓練進度也受過影響,望着電視新聞他會皺眉頭說「Oh No」,我也感到焦躁不知如何是好。 我一直都沒有駁斥或者為辯解,反正大家都有言論自由獨立思想,不一定要立場一致才可以交流,而且有些人只看標題不看內文,解釋可能會被人越描越黑、斷章取義。 但是,我沒有發出怨言,於是乎一些所謂「藍絲」覺得我不配為人母,質問為何身受其害仍然盲目偏袒示威者,概括認為社工都是滋事分子、理想主義者,不支持警方就等於縱容暴力升級,甚至是背叛前紀律部隊的同事。我一直都沒有駁斥或者為辯解,反正大家都有言論自由獨立思想,不一定要立場一致才可以交流,而且有些人只看標題不看內文,解釋可能會被人越描越黑、斷章取義。不否認我傾向保護年輕人及兒童,因為這裡不是葛咸城,沒有蝙蝠俠支持,年輕人都是未孵化的小雞蛋,你可以批評他們好勇鬥狠為了理想犧牲社會穩定,但我們這些大人又做了什麼去建設他們的未來?混亂的教育制度、不公平的人口政策、不合理的房價,還有,當你認為示威拖累GPD時又有誰跟進幾年前已經嚇人的堅尼系數?(我指貧富懸殊、跨代貧窮、向上流動性停滯。) 過去兩個月的混亂,為本來弱勢的社群帶來更多的困難,所以我同意勇武抗爭者極端暴力帶來破壞,我反對一切暴力當然也包括黑社會私刑及多宗警察濫權的指控。我更加遣責這埸混亂的源頭,那股政治暴力,今日我緊張兮兮為孩子安排治療和訓練,就是希望他將來能夠順利融入社會,但是廿年後的香港已經沒有一國兩制,沒有青山綠水,沒有中華白海豚,這個將來會有更多劏房、更少社區資源協助弱勢兒童、更多不公義,這不是我的願景。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高溫暑假 (下)

香港天氣仍是很熱、很熱﹗ 轉眼又到了周末,暑期活動仍然停不了,這次是與畢業生和家庭的活動,我的慈善教育基金申請到免費門票可讓40多個基層家庭到樂園遊玩。眾所周知,這個樂園消費甚高昂,所以眾家庭都期待著這個能一家人盡興的暑期活動,畢竟孩子們愛卡通式的夢幻遊樂經驗,但是這個不一樣的周末,元朗,這個小鄉鎮又成為另一次示威者與警方對峙的場地。這一回,更是加上甚麼黑社會的勢力,聽到也不禁想昏暈過去。謠傳又再一次滿天飛,還説這一次是背水一戰,非常重要。不止全港市民情緒上非常繃緊,在其中的元朗居民更是高度戒備,不容有失,據我所知不少鄉民都紛紛叮囑家人不要外出,以策安全。 我還要為40多個家庭都會退出,不參加這個暑期活動,但是意料之外,只有三個家庭因香港現在有點亂,所以一早回鄉「避難」,活動前幾天他們已經通知我不要門票了,這樣也好預早通知,好讓我盡快通知其他家庭補上。另一方面,我也逐一提醒家長活動及交通注意事項,順道也問問他們是否有憂慮。 住在鄉村中的人,自有他一套生活哲理,似乎他們深明村中文化,鄉村裡都是守望相助的,反而他們並不畏懼,現在還可以到樂園遊玩,更是一舉兩得。因為元朗區又成為「戰地」,留在家中閒著沒事做,倒不如外出去玩。這種心態倒也不錯,有時候承受太多壓力,往外呼吸一口清新空氣,沉澱一下、 鬆弛下,未嘗不是好事。當然在交通上,我也逐一提點家庭,他們都明白要是早一點回家,或是晚一點回家避過一些情況,就能安全到步了﹗ 到樂園的日子,我沒有選擇的權利。事到如今,我只好人在樂園、心在元朗,在樂園裏盡心盡力照顧各個家庭,也不時留意即時新聞,緊貼著元朗的情,然後把最新的資料,讓有需要的家庭能一一掌握元朗的情況,最後過了黃昏,我也帶著疲累的身軀,與最後一個家庭互相祝福道別。  在回家的路上交通並不順利,事實上不少公共巴士、小巴、鐵路都只是提供有限度服務,好不容易才回到元朗錦上路,在道路上 充塞著不少閃著詭異藍燈的警車,這種氣氛絕對不是我認識的鄉村風味。身軀仍然疲累,帶著沉重的心,安靜地回到家裏。 香港的天氣越夜越熱﹗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用耳朵聆聽世界

嬰孩的聽覺發展在母體內五個月便發展完成,所以利用聽覺感官去探索世界是理所當然的事。不用多說,聆聽能力高的孩子在學習上,特別是學習語言上有一定的優勢。因為不同的語言發音都有其獨特性,如果能夠清楚辨認出這些分別的話,對學習一個新的語言會有很大的幫助,而且對於發音準確度,也有相當的益處。 如何進行聆聽探索呢?最簡單就是由身邊的家人開始,當有家人在說話的時候,我們可以特意提醒孩子,要注意誰在說話。他們說話的特質是怎樣的呢?是大聲還是細聲?距離很遠,還是距離很近?甚至可以說出他們的情緒是怎樣,是平和的?興奮的?還是其他的? 透過音樂聆聽學會感情的表達,會有助於日後作文時抒發對事情的感受。 接著,我們可以跟孩子一同聆聽音樂。在小朋友的世界裏,他們經常會接觸到不同的音樂。兒歌一般來說節奏會比較輕快,而搖籃曲則會較為温和,音量亦都會有所不同。如能配合身體的動作,可讓孩子感受到不同音樂所表達的感情也不一樣。透過音樂聆聽學會感情的表達,會有助於日後作文時抒發對事情的感受。 此外,我們也可以透過不同的大自然聲音教導孩子認出不同聲響,例如:運用以動物為主題的玩具或互動書籍,幫助孩子認出不同動物的叫聲,進一步讓他們在分辨聲音時能夠更仔細。對於日後學習拼音,又或學習其他外語的時候也有所裨益。  

詳細內容

日式育兒記:短暫的「分離」

此時此刻,我正獨自坐在倫敦Convert Garden的一間咖啡室內,一邊聽歌一邊打稿,再呷一口Earl grey,享受着這刻寧謐的時光。對上一次真正享受屬於我自己的私人時光,大概已是未生MJ前。 媽媽倫敦讀書 暫別兩周 今次由於我要來倫敦上兩星期課,婆婆只好自告奮勇幫我照顧兩隻嘩鬼,好讓我能專心上課,順利畢業。MJ自出世而來,也是由我一手一腳湊大,所以感情也特別深厚,4年來我從未有一天離開過他,今次要去倫敦上課,我需與他分離兩星期,坦白說我真的擔心到輾轉難眠,怕他適應不來。於是我早在兩個月前開始為他做好心理準備,買機票後隨即跟他說媽媽兩個月後要去英國讀書,要剩下MJ跟婆婆、公公及弟弟一起,他聽罷即時大喊,嚷着為什麼我不帶他去,當時我緊緊的抱着他,看着他哭成淚人,我的眼淚也直流,明白他的感受。一個月後我又再提一提醒他。我問他你記得媽媽一個月後要去哪裏嗎?他說去Auntie Vivian(我英國的好友)的家,那媽媽去做什麼呢,是不是去玩?他說媽媽要去讀書,那媽媽可以帶MJ嗎?他再一次撲到我身上,抱着我問我可否帶他去,未幾我倆再一次相擁而泣,臨出發前兩星期,我又再重複以上的問題,這一次他明白媽媽去讀書,不能帶MJ,然後抱着我,如泣如訴說他會很想念我,我也跟他說我無時無刻也會想念他。 小朋友也要有心理準備 臨出發前的一星期,反倒是MJ每天也問我是不是明天就要坐飛機,他跟我說他真的很捨不得我,我告訴他如果他想念我,可以畫畫給我,待我回來後我看到他的畫,便知道他有多想念我,他好像半知半解似的,不過再沒有哭了,感覺好像成熟了一點。 好了,臨行前,我們再一次擁抱,他問我可不可以哭,我說當然可以啊,不開心當然可以哭,他說他盡量哭一天,再等我回來。 兩星期快要過去,婆婆說他真的只哭了一天,現在只是每天問婆婆媽媽何時回香港,每天在日曆上倒數。有些朋友問我為何兩個月前便告訴他,讓他兩個月前便開始難過,相反我覺得小朋友其實也要一些心理準備,他們不懂得用言語表達,不代表他們不會擔心,小朋友也有情緒,他們最擔心的莫過於父母離開自己,但當他們知道爸爸媽媽只是離開一陣子,之後會回來接他們,這樣他們便可以容易適應短暫的「分離」,特別對我MJ,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可以讓他的感覺沉澱,更容易過渡。不過,原來我的假期快要畫上句號,實在捨不得!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遞紙條的女孩

我們住在據說是中產社區,生活尚算安寧,外頭區區煙火處處亂棍,猶幸未攻到這裏(至截稿時尚未攻到),最接近一次是8月4日晚上,年輕人在區內主要道路設路障。作為和理非,天天追看新聞,失語症愈來愈嚴重,不如就記下那天晚上的破事兒。 那天晚上,多區都在發放催淚氣和名不副實的「海綿」彈,數量之多,有人精警地形容為「放題」,彷彿彈藥和人命都大跌價。夜半,街坊在網上爭相通報年輕人正從別處退來。家中兩孩已入睡,丈夫要落樓看,我換牛仔褲跟着去,但他說短褲拖鞋才好。武力當前,無論穿什麼都不能自保的時候,沒裝備反而是最好的裝備——這叫街坊氣場,是別區集來的智慧。 香港守不住 還有社區嗎? 街上,十來個黑衣人從地鐵站出走,至於比平日看來更「街坊」的街坊,也三三五五地從各處冒出。 有中年漢舉手自報「街坊」,快步趕到隊頭,說:「我們在前面,我們來隔開。」黑衣人輕聲說「唔該」,長在口罩上的眼睛看來好年輕。 路障是我們平日用的垃圾桶、平日扶的欄杆、平日看的路牌,看着年輕人一一拆除搬去,心有戚戚焉。後來有居民在網上質問,大家怎麼可以撓着手任人破壞社區?雖然我未必認同示威者的每一個作法(這樣未免難度太高了吧),可是眼前的一桶一欄一牌,一來我保護不了,二來相對於死物,人的性命重要太多——包括示威者的、街坊的、警察的。再者,假若我們連香港這個家都守不住,還有社區嗎? 自由如空氣 窒息才知道 深夜了,街坊仍然聚在馬路上,男的女的、中年的老年的,有人笑說:「平日都唔覺原來有咁多街坊!」後來我們鑽進地鐵站,在各個出口巡一圈,看到同樣踢着拖鞋的中年人,憂心忡忡朝閘內張望,看到黑衣人便找機會問:「要換衣服嗎?」另一人拿着袋子默默站閘前,大概便是替換黑衫的衣物。另一組人在轉車處守着,一位中年女士看見我們,安靜地走來,溫暖地說:「可以了,這區的後生應該散得差不多,前面那些大概是轉車的。」 我從不認識她,不知道她何以認定我是同路人,正如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在這天晚上忽然對路上的他和她特別感覺親切,也跟那麼多陌生面孔有默契地對望點頭。竟應了某人的 we connect,真荒謬。 臨走時,有年輕女生遞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着:「自由如空氣,只有窒息才知道重要」。 因愛之名彼此傷害 凌晨時分,我倆回到家中,先進房為兩個熟睡的孩子關窗,妄想把防催淚煙擋在童夢外。我又想到那個遞紙條的女孩,不知道她回家後可要面對另一場戰役?不能互相理解的人,因愛之名彼此傷害。 家裏如是,香港如是。 執筆時看有線新聞,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說:「已經到了(市民)站出來守護香港的時刻。」我苦笑,「楊光」這名字真有警世意味,勾起很多香港人對一段黑暗日子的回憶。歷史留下重要的教訓,包括這一課:發動「民眾鬥民眾」的人,從來都不安着好心,不要中計。香港人珍重。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