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去處:「大樹」進駐銅鑼灣 親子餐廳設戲水池 孩子吃飽釣魚撈鴨

台灣「大樹先生的家」自2016年登陸香港後,掀起了本地家長追捧親子餐廳的熱潮,近兩年陸續有以家庭顧客為對象的餐廳開張,大大滿足爸媽和小豆丁的需要。去年底,身為過江龍的大樹先生不甘示弱,再於銅鑼灣開設本港第二家分店,更把台灣店的特色如戲水池、STEM玩具都帶過來,務求讓孩子一次過盡情吃喝玩樂,跟爸媽一同享受快樂親子時光。 文:顏燕雯 小模特兒:葉柏炫、葉琛沂 網球場設計——大樹先生的台中及台北店都設有戲水池,可是香港荔枝角店只設計了沙池,如果喜歡玩水,不妨來到銅鑼灣店!這裏的戲水池以網球場作設計主題,綠色為主調,中間放有球網,一邊更擺設了整籃真網球(圖b)。小朋友可以用小魚竿釣魚,或者用魚網撈小鴨。池內亦安裝了不停運作的濾水器,確保水質清潔。(劉毓霖攝) 圖b(顏燕雯攝) 飲食篇:貓貓造型——兒童餐不但賣相精美,也講求健康,如這個貓貓造型兒童餐,貓貓口上注滿的是甜甜紅蘿蔔泥,讓小朋友輕輕鬆鬆便吃了營養豐富的食品。($158/份)(劉毓霖攝) 飲食篇:豐富套餐——健康套餐可以選一款主菜包括脆烤豬頸肉、主廚嫩煮露筍雞肉卷等,再選擇蕎麥冷麵或四色糙米飯,並附有水果醋與日式味噌湯。($198/份)(劉毓霖攝) 飲食篇:好味美食——手撕雞肉糙米飯(後,$178)健康又好味;還有極具分量的烤日本黑豚豬架配燒菠蘿(前,$198),這款菜式只有銅鑼灣店才提供。(劉毓霖攝) 飲食篇:高纖三低——銅鑼灣店有多款健康餐點,主打高纖、低脂、低鹽、低糖的食物,以少油少鹽方式烹煮,例如糙米飯、蕎麥麵等,讓小朋友吃得開心,家長放心。(劉毓霖攝) 玩樂篇:煮飯仔——日本木製煮飯仔玩具以粉紅色為主,非常夢幻,孩子都忍不住要變身成為小廚師。(劉毓霖攝) 玩樂篇:娃娃屋——巨型娃娃屋是不少女孩子夢寐以求的玩具,來到這裏可以玩個夠。(劉毓霖攝) 玩樂篇:鍛煉眼界——波波池一邊設有籃球架,這兒走的是「運動風」,小朋友可以一邊玩波波,一邊鍛煉眼界。(劉毓霖攝) 玩樂篇:一展身手——荔枝角店沒有的沙包和繩網,在這兒都能找到,可讓小朋友一展身手。(劉毓霖攝) 玩樂篇:粉紅波波池——波波池是每間大樹先生不可或缺的部分,而且每間分店都會把波波定期轉換顏色。銅鑼灣店以粉紅色波波作開店主題色,因為這是最受家長和小朋友歡迎的顏色。每周的清潔日,工作人員會把所有波波撈起,以大樹先生的家專門研發的「洗球機」逐顆清洗。(劉毓霖攝) 玩樂篇:店員寫編程——大樹特別從台灣邀請專家來到香港教授店員coding,讓他們可以為機械人或車子寫編程,與孩子同樂。(劉毓霖攝) 玩樂篇:發揮創意——德國玩具磁鐵小粒任由孩子發揮創意,把它們疊高建成城牆,或者利用不同顏色設計成一幅壁畫,都可以樂上大半天。(劉毓霖攝) 玩樂篇:STEM玩具區——STEM玩具區裏放置了不同大小的積木,讓任何年紀的小朋友都可以找到自己合適的玩具。(劉毓霖攝)   有專人看顧孩子玩耍 位於銅鑼灣的「大樹先生的家」去年底試業,粉絲收到消息後第一時間訂座,雖然店內同一時段(每節2.5小時)可容納約150人,但每逢假日仍然座無虛席。這兒保留了大樹先生的家一貫特色,包括定期轉換色系的波波池、日本木製煮飯仔玩具、大型娃娃屋、0至24個月遊戲區等,相對位於荔枝角的第一間境外店,這裏還有對小朋友來說極具吸引力的小小戲水池和STEM機械玩具,更提供多款特色健康美食。 跟其他親子餐廳最大分別,是它秉承了台灣一貫親善、熱情的服務水準,除了服務員,還有富愛心的大哥哥大姐姐看顧小朋友玩耍,讓家長和孩子都能盡情放鬆去享受兩個半小時。 ■INFO 大樹先生的家(銅鑼灣店) 場次:上午9:30至中午12:00、下午12:30至下午3:00、下午3:30至下午6:00、晚上6:30至晚上9:00 收費:7歲以上每人最低消費 $120+10%服務費;0至6歲小孩進入遊戲區須付清潔費(平日$59;周六、日及假日$79) 地址:銅鑼灣皇室堡15樓 查詢及訂座:3619 0633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9期]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紅封包的祝福(上)

「恭喜發財,利是逗來」,當我是小孩子的年代,這個順口溜是最流行的。 很小的時候,我已經喜歡紅封包,廣東人都叫它做「利是」,最初我喜歡它不是因為內裏是金錢,而是看到新簇簇的利是封,封面上有著不同的圖案,而所有圖案總是歡歡喜喜、美美麗麗的,有的像是一幅美麗的畫,有的是獨特的民間藝術一様。當時不會怎麼分析,只是純粹欣賞它的美。到了懂事一點,知道紅封包入面是金錢,老實說我也就更加歡喜了,因為小時候沒有多餘零錢去買小吃,就只有新年這個時候可以討得利是錢,且媽媽也讓我們小孩子放縱一下,任意去買一些喜歡的小吃。當時就已經有魚蛋出現了,還有咖哩魷魚, 這種小吃有點「名貴」,真是新年才有一點利是錢去買來吃呢﹗ 「利是」 本來是長輩們給後輩的一份祝福。一封紅包寓意一張紅紙利利是是,祝福新的一年事事美滿順意, 但是金錢是能將萬事萬物改變的。原本充滿愛和祝福的紅封包,內裡有了錢,紅封包更是變得相當重要,絕對不單只是一個祝福。 媽媽又坦白地說:媽媽不能全部利是都給你們,因為媽媽和爸爸都花了很多金錢去封利是,知道嗎? 看得出媽媽向我們說項的時候,是帶著一點歉疚。 記得媽媽在每一次到親友處拜年時,都會事先吩咐我們兄弟姊妹各人,一收到利是必須要交給她。因為「它」很貴重,絕不能遺失,於是每次當我逗得利是,我都乖乖的送到媽媽面前,每次如是。然後過了好幾天,家人都不需要去拜年了,媽媽又認真又溫柔地跟我們說,利是總是一些帶給孩子們好運的零錢,拿去給你幸運的利是錢去買點東西吃,吃了讓你健健康康、利利是是…… 媽媽不忘給我們一些祝福。接著媽媽又坦白地說:媽媽不能全部利是都給你們,因為媽媽和爸爸都花了很多金錢去封利是,知道嗎? 看得出媽媽向我們說的時候,是帶著一點歉疚。 我覺得媽媽很有道理,我也願意配合,只要媽媽笑,我也會笑了 對於一個基層家庭的孩子,也會明白爸媽過年很辛苦,賺錢不容易,卻要為過年關花很多金錢。現在爸媽都給我們一點利是錢了,對我來說,我已經非常心滿意足,於是拿著一點點利是錢就去買小吃了。我覺得媽媽很有道理,我也願意配合,只要媽媽笑,我也會笑了…… 對於這一個家,我是一份子,無論如何貧窮,只要大家整整齊齊在一起,我已經心滿意足!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有着你便有着我

農曆年過後,有幾位社福界的朋友和社工來中心探望小朋友,剛好是合唱團練習,中心從門外至門內,走廊也推滿人,有的在找自己的樂器,有的正準備排隊入房間,來探訪的人對此情此景不禁想,當真有那麼多孩子喜歡音樂嗎?想借個洗手間用一下,打開門,見到一堆人在廚房內上樂理課,他們開始明白,為何地方永遠不夠用。 聽過合唱團的孩子真情練習,小孩子甜美的聲音加上我們的女神 BoBo姐姐的教導,令到幾位姨姨很感動,雖然不是什麼難度高的作品,但小孩子的童真永遠是真摯的。其中有位社福界的朋友,想和孩子們交談,問誰想答問題?他們想也不想立即舉手。 「你為何每個星期也堅持來中心?」 「你學了音樂後,會覺得有什麼不同?」 「媽媽或爸爸喜歡你學音樂嗎?」小朋友都踴躍回答。 眼睛不停轉,淚水也差點流出來,我鼻子開始酸起來 直到有一條問題:「如果明天起床,音樂兒童基金會消失了,你們會覺得點?」 他們立即安靜下來,過了一會,開始有小朋友答: 「會好唔開心!」 「會大喊一場!」 「去搵胡太番嚟!」 「會自己成立一間一樣的中心!」 朋友於是再問:「如果你哋可以再開一間音樂兒童中心,你地可以收錢,好不好?」 他們一齊說:「唔好!」 有小朋友說:「因為我哋都不需要比錢,點解要收人錢呢?」 另一小朋友接着說:「如果我哋收錢,呢份感情就無咗啦!」說時,眼睛不停轉,淚水也差點流出來,我鼻子開始酸起來,想不到八、九歲孩子會那麼老積,大人聽了也覺得窩心。 孩子來學音樂,除了增加音樂知識外,最重要是要增加他們自信心,不會因為家庭的環境而看低自己,同一時間,關懷家長的工作從未間斷,這是一個長時期的工作,因為關係要慢慢建立,家長和我們的相處,透過孩子學音樂的過程來見證,我相信,不要去計算回報,自然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我們堅持把工作做好,讓更多孩子有機會學音樂,就算中心有一天要消失,我們的愛和關懷永遠不會變,因為有着你便有着我,希望香港不再有學不起音樂的小朋友!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給前世情人

親愛的前世情人,你又在午睡了,夢見什麼讓你吃吃笑呢?媽媽真的很喜歡望著你,即時你還未會說話,但我也要重複又重複地告訴你,我有多麼的珍惜你、愛護你。 那夜,頭貼頭抱着你看煙花匯演,你忽然轉身捧著我的臉,認真地親吻我,那一刻,煙火也凝固了,讓我迷失於熱情和浪漫。那一秒,你爸爸沒有妒忌,反而心裡莫名感動,他確信這世上除了自己,還有一個人會愛護他的女人。 你還未會好好地唱一首歌,但睡醒時唱著「媽媽、媽媽」,相信我,那是我聽過最俱風格最美妙的原創音樂。 雖然你從來只會拾起地上枯葉送給我,但我不介意;雖然你從沒有給我拭眼淚,但你的擁抱已勝過千言萬語。你還未會好好地唱一首歌,但睡醒時唱著「媽媽、媽媽」,相信我,那是我聽過最俱風格最美妙的原創音樂。 情人眼裏出西施,不嫌棄每天給你換尿布,我仍然為每次的大便感到好奇,知道你消化健康就會感到心滿意足。你鬧情緒在地上滾來滾去,說實話,是有點惱人不過我可以包容,因為是你這個特別的人。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看見你跑跑跳跳,更讓我充滿力量。髪尾的汗水,紅紅的臉蛋,捧著鴨子水壺大口大口地喝,想像不久的將來,你會在籃球場上英姿颯爽,充滿魅力! 這就是初戀的感覺,有你的地方就有陽光有空氣,有你的時間就是愉快和充實 和你拍拖的時光好像永遠都不夠,檢石頭、拾樹葉,追趕著白鴿和小狗,就算是逛菜市場買一根蕃薯,有你陪伴便不再平凡,都變成幸福滿滿的珍貴回憶。這就是初戀的感覺,有你的地方就有陽光有空氣,有你的時間就是愉快和充實。聽樹葉沙沙作響,看螞蟻搬家,當爸爸不在身邊時,最懂我的就只有你了。假如真的有前世今生,不知道我們從前是怎樣相處呢?像現在這般浪漫還是更甜蜜?待你爸爸回家,我要告訴他今天點點滴滴,讓他酸溜溜的自討無趣。 你要快高長大,你要珍惜生命,你要自愛自重,在情人節告訴你,媽媽愛你 可是我知道和你這種親密的時光很短,可能只有數年光景,很快你便會投入忙碌的課業,建立社交圈子,經營你的夢想。你可能會埋怨我把你帶來這個複雜的社會,你可能會疏遠我,避免尷尬地介紹你的同學,甚至乎你要遠走高飛越洋過海,尋找你的大世界。 為什麼你會忘記這段幼年時的浪漫?不勝唏噓,再難,我也要學懂放手。有一天你會長大,遇上你今世的情人,希望媽媽給你的愛,足夠你愛自己、足夠去守護你珍視的人。我的小情人,你要快高長大,你要珍惜生命,你要自愛自重,在情人節告訴你,媽媽愛你。

詳細內容

論盡教育:鴕鳥的梁美芬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與傳媒茶敘中,透露曾與考評局主席容永祺會面,梁議員批評通識科由「開科、設計、考核都係填鴨」,認為應該畀學生有得揀,考試唔應該有必考題,應讓學生按興趣作答。梁議員建議通識科變成「選考科」,如果必考必計分的話,課程大綱要大家都同意,「唔好教佔中甚至帶有行動性嘅,入晒校園」;仲話如果考呢啲題目,佢會「考一次批評一次」。她還說政府「好離地」,課程改革只諮詢老師,唔主動搵家長或關注團體傾。王師奶做了文抄公,抄了一大段記者的報道。 改革通識科關乎政治因素 從通識科第一天開始,王師奶從來未講過一句好話,因為施行倉卒,不只欠東風,也欠糧草,長官意志,話行就行。教的、命題的、評卷的,全部空槍上陣。海外及本地大學根本不將通識科列為取錄條件,但軍令如山,轉瞬又十有餘年。不能否認,通識科不論師資、命題、評卷已較初期完善,但即使今時今日,小婦人立場不變,所以對必修科或選修科並不上心。先不論梁美芬議員是否認識通識科,王師奶記憶所及,葉劉淑儀倡議將通識科改為選修科肯定比梁美芬早。遲早不是問題,改動必修變選修,其實帶政治因素,因為多年試題都觸及敏感政治問題。梁美芬批評政府在課程改革「好離地」,只諮詢老師,不主動搵家長或關注團體傾。梁議員的批評不全對也不全錯,釐定課程時由課程委員會負責,委員會成員包括教師、校長、學者,教育局代表,至於有無包括家長並無規定,關注團體代表有時亦會獲邀參與。小婦人認為誰人參與並不重要,最重要是委員對該科有無認識,關注團體眾多,立場不同,保持觀點平衡也不是易事。早前討論歷史科課程時,六四事件和六七暴動應否列入課程,左中右團體嘈到拆天,結果是和稀泥瞌埋半邊眼,得過且過。 王師奶唔明白,梁議員從「開科、設計、考核都係填鴨」意何所指,究竟知唔知道乜嘢叫「填鴨」?懇請梁議員詳細解釋開科、設計、考核點填鴨?通識科連固定課本都無,點填吖?填東大嶼易過喇!梁議員好風趣,又好悲天憫人,認為考試唔應該有必考題,應該讓學生按興趣作答。擬題方式千變萬化,小婦人從中學到大學,遇過必答題N次,准學生按興趣作答反而一次都無。假如學生對所有問題都不感興趣,難道可以不答? 梁議員替「必答題」開出條件,課程大綱要大家同意。王師奶想問「大家」的定義是什麼?是學生、老師、家長、學者、關注團體?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除非是一言堂,否則無可能大家都同意。 佔中既成歷史 學校豈能抹殺 戲肉來了,「唔好教啲佔中甚至帶有行動性嘅……」,王師奶唔想推敲乜嘢叫做「帶有行動性」,單講「佔中」。不理佔中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是一件已發生的事實,決不能扮鴕鳥,踢入地氈底當無發生過。即使政府下令噤聲,亦不表示老、中、青甚至十歲八歲的小學雞霎時失憶。你可以評論當中對錯,但不能抹殺事實,三數十年後,這就是歷史。 梁議員豪情地說:「如果考呢啲題目,我會考一次批評一次。」人人有權批評,世間剃頭者,人亦剃其頭。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email protected]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8期]

詳細內容

多元導航:教孩子由「錢」入深

說起錢,每個人都需要,但又是否每個人都天生懂得去好好運用它呢? 甚少機會「使錢」 有錢即瘋狂 筆者因工作關係,經常要帶小學生到營地過夜。若問什麼是孩子最感興奮的,除了營地設施,還有小食部。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們會「認真」地逐一計算所有小食或玩具的價錢,似乎很想用盡手頭上的幾十元、甚至一分一毫,務求要把所有錢花光不帶走就最好。 筆者十分好奇,營地的小食部又不是百貨公司大減價,為何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呢?再跟孩子們的父母傾談起這個觀察,大家都笑起來;但笑聲背後,亦很想知道該如何教導小朋友理財,擔心他們用錢不懂得節制。 說回來,孩子平日好像甚少「使錢」的機會,皆因很多小學都取消了小食部,學生需要自備零食回校;放學後,有些小朋友要參加課外活動,有些又直接去了補習班;回家時,天已晚,也沒有時間去購物了。由於這些孩子平日沒有機會用錢,所以難得有錢可用的時候,便瘋狂地消費了! 各位家長,你們有沒有給孩子零用錢的習慣?發放零用錢是一門學問,博大精深。孩子什麼年紀給零用錢?應該給予多少?一星期還是每天發放?這些都沒有絕對的答案,重要的是,家長應藉着零用錢去因「財」施教。 訓練孩子以儲蓄買心頭好 要孩子學懂理財,就要由實戰開始。家長可因應孩子的需要,一同制訂給予零用錢的方法,並請孩子說出每天需要花錢的項目,例如放學後肚子餓買零食、搭車返放學等,當一起分清楚「需要」和「想要」的項目後,再計算「需要」項目的零用錢金額。 那麼,他們的「想要」項目呢?相信家長也聽過孩子不少訴求,想要買什麼玩具、精品、遊戲機等。如果直接買給他們,家長擔心小朋友很快玩厭,或者因得來太易而不懂珍惜;但若不買給他們,又怕孩子發脾氣,加深親子矛盾。其實,這正是教育孩子儲蓄的好機會,家長不妨問問孩子想買的東西是什麽價錢,再討論一下可如何儲錢去購買。 在制訂儲蓄計劃時,家長或可表明底線,例如只限每天多給兩元零用錢,然後引導孩子計算一下何時儲夠錢去買東西。在儲蓄的過程中,有時孩子或會花錢買了別的東西,令儲錢進度比預期慢,這些也是家長介入的好時機,協助小朋友糾正方向,一步步達成目標。 當然,孩子想要的東西是否值得去買,也是制訂儲蓄計劃時需要討論的問題。然而,筆者認為,目標是否吸引,也是孩子儲蓄的動力。那麼,家長不妨讓他們有多一點自主,讓小朋友在儲蓄上建立成功感,提早養成定期儲蓄的習慣。 ■香港家庭福利會乃本港主要提供家庭服務的非牟利福利機構,致力推動和諧家庭關係,服務範圍包括綜合家庭服務丶兒童照顧服務丶綜合靑少年服務,長者及社區支援服務等。 文﹕李杰成(香港家庭福利會註冊社工)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8期]

詳細內容

幼兒教育﹕林村教室 學生捉蟲游水 活在大自然 瑞吉歐學習法:就地取材

  有人以為他辦Playgroup教小朋友日文,又有人以為他辦「自然學校」。專研幼兒教育的日本人鍬田昌宏(Mabo),其實是希望將源自意大利的Reggio Emilia(瑞吉歐‧艾密莉亞,簡稱RE)幼兒教學法在大埔林村的教室實踐出來。 文︰蔡琇莹    攝︰劉毓霖、蔡琇莹 Reggio Emilia幼兒教學法沒有特定的一套教具,強調「環境就是課程」,像這天看見花朵,Mabo(左二)便向小朋友講解花兒的結構、顏色。 採訪當天,記者早上入大埔林村老圍探訪採用瑞吉歐(RE)教學法的Il Villaggio Dei Bambini童の村(意大利文,「兒童的村落」的意思),因人生路不熟,早了兩個車站下車,結果比原定上課時間遲了10分鐘才到達教室。趕赴途中,不免想︰返學遲到會有什麼後果?日籍教師能接受遲到嗎? 到達後,但見教室內就只有Mabo一人坐在地上,旁邊準備好一些圖畫及故事書。我好奇地問學生通常什麼時候會到?他平靜地說︰「他們要來的時候就會來。」再過5分鐘,小朋友果然陸續來到。來港差不多8年的Mabo會說日語、英語及一點廣東話。這個童の村內的小孩很「國際化」,有來自本地、日本、韓國、英國等不同文化背景的小孩,大家主要的溝通語言是英語。 每天上課的第一節是小孩主導的學習時間,他們可以選擇在這裏自由玩耍。 學習非由上而下 教師是伙伴 相信不少家長或從事幼兒教育工作的人都聽過由意大利引入的Montessori(蒙特梭利)教學法。童の村內所用的RE教學理念同樣來自意大利,兩者可說是同源,但各有不同的面向。RE相信小孩有與生俱來的自主學習能力,學習不一定是由上(教師)而下(學生)的知識灌輸,教師及家長可以是孩子的學習伙伴。 「山竹」過後,小孩在教室附近的森林裏找到這些樹枝,在Mabo的協助下製成燈罩及裝飾。 部分課堂內容由孩子投票決定 在童の村的課節是這樣的︰每早由早上9至12時,首一小時是兒童自主學習時間,小孩來到教室後,可選擇在室外遊玩、看書或跟其他朋友一起玩耍;第二小時是教師主導時段,Mabo會召集他們一起圍圈坐,然後說故事、做一些手作,又或到村裏其他地方學習。最後一小時則是Democracy Time,小朋友可以通過投票、討論,決定他們的課堂內容。「通常會給他們兩個選擇,由他們投票決定。如果『二對二』怎麼辦?那我會帶領他們討論,由他們講出原因,或說服其他小朋友一起參加,總之投票以外還有很多辦法的。」的確,「民主」不單是「一人一票」,還有與不同意見的人互相討論、理解,並且合作、實踐。 在Reggio Emilia的教育理論下,小孩本身「內置」學習功能,有能力因應自己的需要而選擇學什麼,而教師只擔當陪伴引導的角色。 着重群體 從相處中學習 “I’m a part of my community, I have a place in the circle.” “What is your name?” “My name is Mabo!” “Hey Mabo, Hey Mabo.” 每當第二節的教師主導時間開始,Mabo會召喚各人圍成一圈坐,大家一起唱以上的歌:「我是社區的一部分,我是當中的一分子」,並開始作自我介紹。 RE教學法尊重學生的個性,更着重群體,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教育中重要的一部分,這與香港的小孩從小就要學懂「獨立」、「較別人不同/優勝 」(贏在起跑線)是截然不同的思維。 接着Mabo帶領小朋友參觀嘉道理農場,他即場以一個觀察者解釋了兩者的不同︰「我們剛才大伙兒選擇了園內的一張大桌子作為小休的地方,大家分享食物與交談,小孩吃飽便一起玩。而他們(當日同來參觀的另一間小學)休息時則是以每一個家庭為單位,每兩三人一桌,大家分開坐着的。其實蒙特梭利的教室也相類似,一個學生,一張桌,一套玩具,學生可以聚焦在自己的工作上,做得很好;但RE上課卻是一張大枱,或是圍成一圈,大家有交流的。」 第二節是教師主導時段,大家圍在一起講故事和看圖書。 因應校園四周環境教學 Mabo會帶小孩在鄉村活動,又會探訪附近農場去幫忙「捉蟲」,有時亦會到林村河捉魚、游泳,甚至在附近森林散步發掘歷史,挖掘過百年前遺留下來的陶瓷碎片。去年林村的大樹被颱風「山竹」吹襲時連根拔起,倒卧在森林,松鼠失去了家園,倒成了小朋友遊藝、創作的地方。有人因而問童の村是否等於「自然學校」? 「不是的。RE源於意大利鄉村,他們認為養育小孩不只是一個家庭,而是整條鄉村的事。鄉村裏有不同的店、不同年齡的人,有森林有河的環境能讓孩子學得很多。『自然學校』大概不能用膠製品吧,但我的教室會有膠玩具!」戶外活動,接觸、認識大自然,是RE回應「環境就是課程」的部分,「城市裏也可以有RE學校的,如果學校的周圍是車房、超市,那我就帶孩子認識汽車,觸碰汽車輪胎的觸感吧。」Mabo 說。 百種「語言」 學習不同表達方式 RE的教程之一是「兒童的一百種語言」(A hundred languages of Children)。這不是說兒童在RE中可以學習到中文、英文、日文、意大利文等多國語言,而是除了語言和文字,音樂、繪畫、數學、舞蹈、五官感覺都是兒童用來表達自我的「語言」。「其實小朋友學懂用一隻叉,已經是『語言』的一種。我讓小孩『以圖畫表達芒果的味道』!你覺得很困難很抽象嗎?其實他們兩三下便畫到出來。」Mabo笑說。大人形容芒果的味道,大概不是「甜」就是「酸」。香港人着重以語言去表達,但其實文字以外有更多表達味道、感覺與情感的方式。 鍬田昌宏 那麼,本地家長會接受RE這種遠離主流教育方式的理念嗎? 跟一些帶子女來童の村學習的家長傾談過,他們也不諱言內心有過一番掙扎,「不過我們欣賞Mabo尊重小朋友,但不是任他們亂來,也着重他們要有禮貌。我們不想孩子從小就學多種樂器、外語那些。」學生Angie的媽媽說。而Angie爸爸則補充︰「主流幼稚園主要是將小朋友塑造成一式一樣,磨掉他們的稜角吧。」但Mabo坦言,當聽到家長問︰「你何時才教他們東西?」、「我似乎在付錢給他們來玩……」,再「正能量」的他也難免會感到泄氣,「其實RE教學在日本、新加坡等國家愈見普及,今年暑假我會到新加坡跟當地的RE教師分享。泄氣時也有想過離開,不過這裏有我喜歡的家長、學生,還有林村。而且RE在香港較少人認識,還是希望在這裏做得更好」。 學習要問:who am I 近年選擇移民離開香港的人,大多數聲稱是為了下一代的教育着想,這不難理解,反而Mabo以「教育原因」留在香港,倒令人感到好奇。不過這現象也回應了他對香港教育,以至香港人的印象︰「香港人慣性將所有東西看成Object(客體),香港教育就是要你fit in教育制度之內,用外在的東西,如成績、人工來衡量學習成果。」Mabo則認為學習最重要的是要去問who am I,「我們內在有什麼東西?是怎樣的?這才重要」。 ◆瑞吉歐(RE)vs.蒙特梭利 ■鍬田昌宏小檔案 鍬田昌宏(Masahiro Kuwata)大學時期主修化學,在日本當過3年工程師,對穩定的工作感到沉悶,於是前往美國攻讀幼兒教育,亦曾到意大利修習RE幼兒教學法。約8年前,他與從事教學的妻子(現已離異)和兒子來港。來港後,鍬田昌宏發現沒法在家附近找到一所幼稚園能收錄當時未懂說廣東話的兒子,即使求助教育局,也只能給他們一個離家甚遠的學位,於是鍬田昌宏決定讓兒子Homeschooling(在家自學)。在2016年,更在大埔成立童の村 ,以RE教學法帶領學前兒童作不同的學習。

詳細內容

在職媽育兒記:英國皇室的家規vs平民家規

英國皇室成員的孩子,從未被傳媒影到大吵大鬧或扭計,皇室御用褓母Maria Borrallo可謂居功至偉。最近有報道指,這與她訂出來的嚴格家規有關,包括孩子要7點前睡覺、每隔幾天便要嘗試吃不同的食物,以防他們揀飲擇食;另規定公主皇子不可使用電子產品,如iPad、iPhone打機一切欠奉。有些傳媒更形容對這些規定嘖嘖稱奇。 不一定是皇室成員才可以培育出懂禮貌、乖巧的孩子 其實,不一定是皇室成員才可以培育出懂禮貌、乖巧的孩子。所謂家規,都是父母或照顧者訂來讓孩子有規律地生活、學習及休息。現時本港許多父母均在職,去教育孩子的協助者往往是照顧者,有些家庭是外傭姐姐、有些家庭是四大長老。作為父母,信任照顧者和互相配合是十分重要。 年紀小小的妹妹已懂得幫忙收拾。(泰蓁提供) 以我家中為例,我家中三個小孩均有規律的作息時間,每天約六時吃晚飯,八時左右睡覺。另外,沖涼、玩耍的時間也有規矩。我們家的外傭姐姐十年前已來到我們家服務,她見證著我們家三個孩子孩子出生、成長,對於他們的作息活動時間表已暸如指掌,她也很愛錫這三個孩子,而我們亦很信任姐姐,讓她根據家庭規矩,照顧和教導孩子。 大家給予信任,互相合作地照顧家庭各成員,是很重要的身教 在孩子不聽話時,姐姐有權管教、有權教導孩子,我們不會讓孩子成為「主人」,而姐姐也不是他們的工人,而是協助這家庭的照顧者。如間中孩子想撒嬌不沖涼時,姐姐會要求孩子聽話沖涼;又或小女兒妹妹經常會企圖挑食,晚飯時說不吃什麼,而我們家的家規很嚴格,就是不吃便收碗,或是小孩自己吃白飯、雞蛋烚菜,姐姐是不會因應孩子扭計而就範。 剛3歲的妹妹已懂用筷子吃飯。(秦蓁提供) 無論照顧者是外傭姐姐還是四大長老,大家給予信任,互相合作地照顧家庭各成員,是很重要的身教。無論皇室或是平常百姓家,一樣可以培育出乖孩子。

詳細內容

在職媽育兒記:孩子大掃除

由於多間學校爆發流感,教育局索性宣佈幼稚園提早放新年假,我家中的孩子亦因而提早放假。最近幾年,現代家居都不太有濃厚的農曆新年氣氛,今年由於孩子提早放假,時間多了,外婆乘機抽空教他們寫揮春、寫大字,順便教他們一些傳統的新年習俗,如大掃除、賀年禮節等。 流感停課,婆婆趁假期教孩子寫揮春。(秦蓁提供) 為了讓小朋友明白何謂大掃除,執行是讓他們最易明白的方法。我向來主張環保、不浪費,孩子長大得快,衣服很快便不稱身,而三個孩子年齡有差距,大哥穿完可以由二兒子細佬執手尾,細佬穿完又可以讓妹妹穿,衣服都可以物盡其用。所以妹妹的衣服許多是哥哥們穿過的褲子,多數是藍色,男仔頭一點也很可愛啊! 他們玩玩具時一向很愛惜,從來沒有玩爛玩具,因為他們知道弟弟、妹妹都要玩 除了衣服外,玩具同樣可以一起分享及循環再玩,家中的孩子也養成了此習慣,他們玩玩具時一向很愛惜,從來沒有玩爛玩具,因為他們知道弟弟、妹妹都要玩。加上我的職業病,玩具要一盒盒放好,孩子玩完後要逐一放回盒內,所以我們家中的玩具是完整性很高。 大兒子寄望學業進步。(秦蓁提供) 細佬寫了大吉大利,字體也很佻皮。(秦蓁提供) 我向孩子介紹完大掃除的習俗,也順道拿各孩子的衣服出來,看看那些仍是新簇簇但不合穿的衣服,同時看看那些玩具可以送給其他有需要的孩子。三個小朋友也努力幫忙揀選及收拾。在執玩具時,我也發覺一件有趣現象,原來小女兒較少玩具,因為她較男仔頭、沒有公主等玩具,有的玩具只是積木、砌圖,這些玩具更可和兩位哥哥一起玩。在玩的過程中,他們更可學習分享和合作性,一舉數得。和孩子一起點算完衣服和玩具,又是時候將衣服和玩具與其他有需要的孩子分享,這三個孩子很乖巧,很開心可與他人分享,將舊衣服和玩具捐出。祝願大家新年快樂。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