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教授演講廳:催淚煙傷身又傷心

前幾天,我乘的士從港島南區前往長沙灣政府合署出席會議,上車不久便莫名其妙地感到喉嚨不適、刺鼻及頭痛。跟司機談論到近日示威問題及交通被堵塞的情況時,司機方告知他剛才在中環遮打道被堵塞了一個多小時,被迫吃了催涙煙「放題」,十分難受。 水落石出,原來這車的空調系統和車箱受了化學物質的污染。 所以,我趕快打開窗讓空氣流通,不適的感覺便隨即舒緩了。可憐的職業司機,為生計,揾命搏! 從今年6月到11月,香港的政治氛圍每況愈下。示威者的口號由正向的「香港人,加油!」轉變為具抗爭意味的「香港人,反抗!」, 再急轉為具仇政府態度的「香港人,報仇!」。 各區的示威活動亦趨頻繁,所使用的武力亦不斷升級。同時,警方亦增加對付示威者所施的武力,每次鎮壓時亦放射了更多的催淚彈。過去幾個月,傳媒朋友、大眾市民和綠色團體都關注警方大規模使用催淚煙對市民及環境的負面影響。 美國國家科學研究委員會(美國科研會)就常用催淚煙中的主要成份 ⎯ CS 化學物質進行了詳細硏究,並建議相關濃度標準指引[註1]。CS 的化學名稱是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 (2-chlorobenzalmalononitrile),它是人工合成的有機化合物,由兩位美國科學家Ben Corson和Roger Stoughton共同發明的,所以又以他們的姓氏首字母命名為CS氣體。據香港警務處資料,警方也是使用載有CS化合物的催淚煙。 使用催淚煙的主要目的是令示威者感到不適來促使他們離開示威地點,以助警方驅散示威者及保持安全距離。當催淚彈發射後,CS化合物會被蒸發,在空氣中形成大小不同的懸浮粒子。當該粒子接觸到人的眼睛、鼻黏膜和口腔便會引發不適的症狀。症狀強弱質視乎接觸到CS的濃度、所暴露的時間和頻密度。每個人對這化學物質的敏感反應不同。一般來說,嬰兒、小孩、老人、容易有過敏反應者及長期病患者較高危, 所以他們應盡量避免接觸到CS化合物。人們若恆常地接觸CS化合物,其承受的健康風險亦較高。 不適的徵狀包括眼睛、口和鼻腔有刺痛及灼熱感覺、流眼水、流鼻水、流口水、頭痛、噁心、皮膚有灼熱感覺及出紅斑等等[註2]。科學家為了深入了解不同CS在空氣中的濃度和所暴露時間對人的影響,邀請了自願者進入風洞中作測試,自願者中亦抱括容易有過敏反應者 [註1]。建基於以人和其他動物的實驗數據,美國科研會建議了兩種急性暴露標準(Acute Exposure Guideline Levels; AEGL): AEGL-2: 負面健康影響濃度標準 當CS濃度為每立方米空氣中含0.083毫克的CS粒子(即0.083 mg/m3)或以上,而暴露時間不少於10分鐘,可引致不可逆轉或嚴重的負面健康影響。 AEGL-3: 生命受威脅濃度標準 當CS濃度及暴露時間為140 mg/ m3(10分鐘), 29 mg/ m3(30分鐘), 11 mg/ m3(1 小時)及1.5 mg/ m3(4小時),可威脅生命。 而世界衛生組織(世衛)估算在空氣中CS對人的「有效中濃度」(median effect concentration; EC50)為每分鐘5-10 mg/m3,而「半致死濃度」(median lethal concentration; LC50)為每分鐘25,000-100,000 mg/m3 [註3]。一般而言,CS濃度介乎0.7-4 mg/m3已經能有效令人感到不適。因此,在設計上催淚煙釋出的CS濃度遠遠低於它的LC50濃度,屬非致命性催淚氣體。 為了減輕健康風險,市民要避免到示威區。若不幸接觸到催淚煙,應該立刻離開煙的源頭,往空氣流通的地方撤離,以避免接觸更多CS粒子。一般而言,眼睛、鼻腔、口腔和胸部的不適會在半小時內減退,而皮膚過敏的徴狀卻往往要1-3天才會退去[註3]。 因為CS化合物可和其他化學物質進行物理及化學反應,所以它會隨時間降解及減少毒性。根據世衛資料,CS粒子在空氣中的半衰期為4.9天[註3],即是CS 的質量在4.9天後可減半。同時,它們在地面的活躍期約為5天。由於CS可以被水解,在水中的半衰期只是14.5分鐘[註3]。 近日,不少報章和網上文章指出催淚彈燃發時會產生高温促使化學反應,過程中產生山埃及二噁英等有害物質。 從化學角度來看,因為催淚彈燃燒的時間較短和其温度在發射後漸漸降低,所以每顆催淚彈只釋出少量的山埃及十分微量的二噁英。近日,有示威者把催淚彈放入袋中,量度出山埃濃度為28.6-29.7 mg/m3,該數據只能反映在密封空間下的情況。山埃的半致死濃度為100-300 mg/m3,其半衰期則只有10-30分鐘 [註4]。然而,在開放的環境,流動的空氣具稀釋作用,會把有害氣體稀釋,使其毒性大大降低。因此,世衛指出CS催淚彈所釋出的山埃量對人體健康風險屬於低[註3]。跟據香港環保署在中西區及荃灣的空氣監測結果,在示威期間(即本年6月至10月)的二噁英空氣濃度水平穩定,沒有大幅增加[圖1;註5]。按以上資料來看,市民應該不用太過擔心山埃及二噁英的問題。 CS的污染問題值得關注 話雖如此,CS的大範圍污染問題仍然值得關注。雖然世衞和美國科硏會已公佈有關CS對人體健康的濃度指引,但是香港特區政府現時並無量度CS在各示威區的空氣濃度,窒礙了公共衛生及科研人員對CS的健康及環境風險評估。過去一週,市民在幾個示威區發現了不少雀仔屍體,不難想像牠們的死因可能和催淚煙有關。因此,硏究CS的空氣濃度是有迫切性的。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說到底,抗爭者、大眾市民和警察同是香港人,在同一天空下呼吸著同一樣的空氣。希望香港特區政府能及早和平解決現時膠着的社會分歧, 讓本港市民能安居樂業。沒有暴力示威,便用不著使人傷身又傷心的催淚煙了! 延伸閱讀: [註1]https://www.nap.edu/read/18707/chapter/11  [註2]https://www.chp.gov.hk/tc/healthtopics/content/460/102308.html  [註3]https://www.who.int/csr/delibepidemics/en/annex1May03.pdf  [註4]https://www.cyanidecode.org/cyanide-facts/environmental-health-effects [註5]http://www.aqhi.gov.hk/tc/sub-download/sub-air-quality-reports/dioxin2019.html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謠言止於智者

這個星期,香港的大學成了戰埸,大量媒體密切跟進衝突情況,流出一段錄音指學生成功鍊製高達機械人,配備新式武器準備危害公眾安全⋯⋯我聽到錄音時實在忍不住大笑,相信也是過去幾個月鮮有失控的大笑。第一,我佩服錄音者可以忍笑,投入情緒認真聲演;第二,如果學生成功研發機械人,創意結合高科技真的是老懷安慰讓我會心微笑。第三,普遍香港人受過教育,但又真的會相信此等無稽荒謬的謠言,值得苦笑。 社會紛亂謠言滿天飛,本來資訊泛濫難分真假,還有不少人混水摸魚,立心不良地發放假消息,唯恐天下不亂。同時我深感無奈,似乎很多相信機械人突擊的,都源於排斥學生示威者,視學生如洪水猛獸,盲目相信學生會用機械人復仇,這恐慌情緒令人不安。老實話,除了香港的社會運動外,這星期我比較擔心是內蒙古鼠疫確診個案。聽說官方記錄只有兩宗,但市面鬧鼠疫封醫院的傳聞甚上塵囂,想當年國內刻意隱瞞沙士、近年又延遲公布豬瘟,那麼這個現代黒死病的謠言不是比發明機械人更現實、更俱可信性嗎? 在這艱難的時間,我們更需要安定心神,把持求真的態度,其實無論是什麼政治立場,自幼爸爸媽媽都教我們明辨是非,做自己的智者,對嗎? 先利申,我不是在此造謠中傷任何人,只是想反省一下我們固有的陋習,就是傾向只相信我們習慣了、認定了的某一套。我不懂市場推廣,不過聽講賣廣告的人要抓住目標客戶的心,先要抓緊他們的喜好印象,客戶「傾向」購買他們印象中「傾向相信/接納」的人或貨物,要打破一個人的消費習慣並不容易,但把握他們的「傾向」就很容易把爛貨推銷掉。同樣道理可解釋為什麼有些人,總是會相信某些支持或反對派的謠言,硬是不願意互換立場,打開心扉聆聽對家的解釋。如果可以多角度搜集資料、分析,多閱讀不同的文獻去了解,或許可以改變對立的狀態,最少鬆一鬆讓雙方有冷靜思考的空間。 一直都說電子世代,每個人都可以修圖、流行「照騙」,真假已經很難分辨。加上每天都是血腥暴力的新聞,彌漫恐怖的情緒,人容易變得焦慮失去理性思考。在這艱難的時間,我們更需要安定心神,把持求真的態度,其實無論是什麼政治立場,自幼爸爸媽媽都教我們明辨是非,做自己的智者,對嗎?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同心同行—沒有更真實的故事(下)

  老師是靈魂的工程師,真是一點也不錯。 香港,已經沒有夜中學,在澳門這稱之為 「回歸教育」,意思是讓一些在適齡求學階段,因種種原因未能完成學業,當時機來到,好讓這些意欲求學的人士,能夠回歸教育路上,重新學習,完成學業。這種教育安排,意義是重大的,因為人必須學習,學無止境,回歸教育,能補足知識,豐富人生。 有努力上進求知若渴的學生,更需要有願意付出的老師。在這兩位無私奉獻的老師身上,感受到我們的工作,不單止是面對血肉之身軀,而是教育靈魂思考的工作,我們的言與行,確實能夠影響他人的一生。 教育的巨輪,時刻轉動,日新月異,一日千里。一位好的老師,不單只聞付出、付出再付出,一味往死裏打,更需要與時並進。面談當中,遇到一位中學物理老師,從前他是一位著名汽車車廠的工程師,學歷也高,是工程系博士,因為移民到澳門,所以希望把自己的知識好好傳承下去,所以就到了一所中學去教書。老實的他也說,自己也不曾想過會成為一位老師。他的教學充滿新意,因為能把他工作時的管理與創造,帶到課堂上,例如用氣球放在通透的玻璃水族箱內,簡單示範水雷的原理,我這一位幼稚園老師, 也看得津津有味,更何況莘莘學子,在他的有誘導下,深入淺出,更讓同學們學而不倦。 我們幾個專業評審聽到老師的故事,真心佩服教育工作不易為。 在他的敘述中,現在學習是甚具競爭的,校方亦委以重任,由他帶領機械人發展活動,他帶著孩子參加過無數次的世界性比賽,亦屢獲殊榮,深受學生、家長們的歡迎。記得有一次,學生們努力研究改進機械人的設計,請老師在旁指教指導,每每通宵達旦,比賽前夕,孩子們更是廢寢忘餐,同時也希望老師讓他們繼續努力完善機械人設計,自發牲的學習,充滿趣味,真是停也停不了。轉眼已是深宵時分,孩子們仍未有離開的意欲,老師唯有即時向各家長報告,是晚定必通頂以完成設計改造,家長也紛紛支持,因為對老師有著無比的信賴。如是者,初陽展現,老師也逐一駕車送孩子回家,老師完成送孩子的「服務」,自己也回家梳洗一番,稍作休息又回到學校上課去也。 我們幾個專業評審聽到老師的故事,真心佩服教育工作不易為。  當中有評審認為老師帶領學生通宵達旦地 「學習」,這樣不太好,起碼對學生健康有著不良的影響,好像帶頭要孩子不眠不休去學習,又或是這樣跟通宵打機又有何分別呢? 我們幾位評審也有一點點討論,最後多位評審還是給予這位老師很高的分數,因為能與孩子學習是一種福氣,偶一為之與學生狠狠地熱血一次,相信無傷大雅吧! 要做好一件事,實在少不了堅定的鬥志,難得學生們清楚知道自己所想所愛,這様大家能彼此互勉,共同進退,我卻認為是難得的浪漫和幸福! 轉眼間,我也幸福了兩年,在這裏跟大家一起分享我在教育路上的所見所聞,於此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有緣再會!  

詳細內容

網樂天地:孩子說謊是好事?視乎你怎麼反應

有一位十歲的小球員,正參與一場流動球證(roving umpire)的網球比賽中,球員要為對方打到己方球場的來球作出是否出界的判決,這位小球員不停在球賽中作出一些偏袒自己的判決,他卻不知球證已正在虎視眈眈,結果在一球十分關鍵的分數上球證終於使出權力,將一球原本小球員判對方發球出界的一球改判為對方直接得分,由於這分是致勝關鍵,兼且當時小球員亦成功作出接發回到對方場區,小球員立即上前向球證詢問,為什麼這球不是判重打,而是判以極刑「直接失分」,球證解釋因為該小球員已不是第一次,而是三番四次,所以球證在毫無警告下作出懲罰性的判決。 當孩子開始說謊 你該怎辦? 對場上年僅十歲的小球員而言,確實是一場內心的誠實大測試,心中故之言想勝出,但又要公平公正地作出大公無私的判決,真心地說又是否全部人都做得到?莫說是孩子,就算成年人的比賽亦有常常為了一些偏袒己方的判決而拗得面紅耳熱。 相信大家家長亦有機會面對過身邊孩子說謊的情況,你們又會怎樣處理?懲罰?解釋?警告? 在這事件上,小球員確實有說謊的犯錯,但球證如果及早對他作出勸喻及警告,說明後果,情況會不會有不同的發展呢? 家長過份塑造「好孩子」的形象 在成長中家長往往都要求孩子要做一位「好孩子」,這樣才會多人疼愛,如他們不跟隨指令,就會被「威嚇」沒有人疼錫他們,甚至被人遺棄,久而久之孩子每次一闖禍,就會不自覺地找藉口,來保護自己「好孩子」的形象。 所以父母應該多加對孩子的體諒,不要孩子一闖禍就急於責備或恐嚇他們,更應該信任孩子,不要認定他們一定在說謊,要清楚透徹地問清楚事情的起未,用耐性和時間來幫助孩子找出錯處在那裡,讓他們明白事情的後果。 其實孩子說謊 事情沒你想像的那麼糟 正所謂「細時偷針,大時偷金」,很多家長都被這句嚇怕,一發現孩子說謊便要嚴厲懲罰,其實與其說他們說謊,不如說他們有「天馬行空」的創造力,沒有一定程度的想像空間,怎能巧妙地創造出他們在經驗以外的畫面,運用言語融為一體來掩飾自己的過錯,家長發現孩子有說謊的習慣,不妨嘗試加強子女的責任感,透過經驗分享、歷史教誨和寓言故事,來認清凡事都有它的後果,或讓他們在可行的情況下多負責家中大小事務,培養孩子的責任心,要對自己的說話負責。家長在人前人後亦不應採用「乞兒仔」的理論,不應在他人面前貶低自己的孩子,在背後亦不要常常罵他們,相反應盡量褒獎他們,稱讚和鼓勵讓孩子的榮譽感提昇,使他們能夠建立一個良好正確的道德價值觀。

詳細內容

言傳身教:改變有嚴重障礙的孩子

在超過二十年的治療師生涯中,不時都會接觸到一些非常難以處理的個案︰可能是因為孩子本身有嚴重的障礙,又或是有多個情況同時出現,例如︰ 學習障礙及自閉症。每當遇到這些棘手的情況時,總會感到束手無策。 在這些情況下,我相信最重要的,首先是家長的取態。要接受孩子「暫時」有一些困難,窒礙了他們的發展和學習能力。不過這些困難只是暫時性,是可以一步一步拆解的。對於很多家長來說,要接受自己的孩子有些困難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由於很多家長不承認自己的孩子有需要接受協助,所以經常延誤了評估和訓練,這樣做其實會將問題擴大,變得更難處理。 教授的意思並不是要放棄孩子,而是他相信人類腦袋有無限的可塑性 相反地,有些家長就非常接受孩子出現了一些困難。不過,他們認定孩子沒有改變的可能性,所以沒有積極的去想想如何改善孩子的能力,只是接受。以色列的霍爾思坦教授寫過一本書Don’t Accept Me as I am, 即「不要接納現在的我」。教授的意思並不是要放棄孩子,而是他相信人類腦袋有無限的可塑性,不論年紀或能力,都能夠有改善的空間。打從1950年代開始,他積極地去證明他的想法。在他的教導裏,無數有種種障礙的兒童,都能完成學業,開展自己的人生。 如果你的孩子有一些障礙的話,請多多接納他們,但同時也需要積極面對。知易行難,共勉之!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但求子樂

「你好,我是彭姑娘或者可以叫我阿梓姑娘!」 「你好,紫姑娘是紫色的紫?」 「不,是木辛梓 ,萬梓良的梓。」 又或者是周梓樂同學的梓。 父母替子女的取命的時候,無論有沒有求神問卜,名字都一定帶有特別的意義、期望或祝福。梓是一種強大粗壯的落葉喬木,字典說它是一種上好的材料、堅毅堅固、耐寒防蛀,古時候甚至收歸皇家製造棺槨,是一棵頂天立地的、珍貴的、能夠貢獻社稷的好材料。加上一個樂字,大概希望孩子能夠和樂安康、喜樂平安。又或者珍惜小朋友出現為婚姻、祖父祖母添上無比的快樂;又或者紀念懷胎時聽到音樂的律動、紀念每個胎動的幸福期許。 這個夏天很多香港人受傷了,這幾天我望著熟睡的兒子痛哭了幾次。周同學的死因尚待查明,廿十二歲的大孩子,本來應該滿腹計劃想大展拳腳,他的將來本來是未知充滿無限可能。如今不明不白、匆匆的就走完了,想像不到他的父母有多哀慟,白頭人送黑頭人,世界再沒有什麼盼望。 就算政見不同、社經地位不同、視野不同,都應該會為青年人失去生命而感到惋惜難過,除非已經你失去了人性——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更讓我憤慨難過的是,聽到有人指責周同學的父母師長沒有好好的管教他,讓他走到示威衝突的前線,他就要承擔風險。有人認為,明知附近有催淚彈,夜半就不應該出外,他要為個人死亡負責;又有人認為死者而已,公衆悼念活動只是政治騷,難明為何有這麼多人會悼念另一個陌生人。聽到這一些風涼說話,我很心寒,是怎樣冷血的人才可以講到這種涼薄說話?他們沒有經歷過至親離世?他們沒有失去過至愛?還是說出這些話的人根本就沒有愛? 佛教有個故事,大意有一位婦人為了病夭的獨子,哭求佛陀施展起死回生的神通,佛陀答應她如果找到一根特別的草,就可以救小朋友還陽,但是這一根草只會長在沒死過人的家庭。這位媽媽挨家挨戶去尋找,當然是找不到,佛陀開示說生死無常,但正正因為有愛所以母親會感到喪子之痛,而每戶人家都經歷過陰陽永訣,能夠感受到這份哀傷,這就是慈悲心、同理心、不忍人之心。生而為人,就算政見不同、社經地位不同、視野不同,都應該會為青年人失去生命而感到惋惜難過,除非已經你失去了人性——失去了愛人的能力。周同學不是一個「別人」,他是一個曾經被愛的年輕人,一個曾經可以愛人的人。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同心同行 - 沒有更真實的故事 (上)

剛過去的週末,我又再抖擻上路,越過港珠澳大橋,去到鄰近城市 - 澳門,跟三十位與教育結下不解之緣的卓越教師候選人會面,已經是第四年了,在這三天的「約會」裡,與熱愛教育的同路人「談心」, 是賞心樂事,即使在假期𥚃仍然越洋過海,努力工作,亦不覺疲累,其感覺猶如在清泉𥚃蕩漾,極目楚天舒,真是身心暢快。當中,聽到老師一個、一個真實與學者們奮鬥的故事,就如飲下千杯明釀,充滿正能量之餘,一刻間,更覺胸懷豪情壯志,一股無名的衝動,希望能為教育熱血一次! 有時候,真的不得不佩服老師的真心付出,在面談𥚃,有一位夜校中學老師願意由一級老師,薪高糧準的職位,轉到薪酬減半的夜校𥚃工作,為的就是曾經在日後課餘時,遇到一位中途輟學的舊學生,他說因為當時家徒四壁,無奈地輟學賺錢幫補家計,現在方知道知識的寶貴,所以重新走到夜校裏上課,當時一次偶遇,影響一位老師的未來教育生涯,他對這位老師說:「如果夜校裏有像老師妳一樣愛護學生的好老師,相信一定能順利完成夜中學的課程,夜校裏,也有很多努力上進的好學生。」 就是這一句話,令這一位老師放棄高薪厚職,帶著二十多年的教學經驗,在晚上離開家人,到夜校裏打拼,作育英才。神奇的是這位老師的出現,讓夜校學生一向出席率甚低的紀錄,驟然飆升至99%的出席率。一位熱心老師的付出,可想而知,要多專心、多真誠,才能做到這景地。 又有一位同是夜中的教師,曾九次挽留意氣闌珊,望能退學的一位非常有天份的學生,這位女同學,日間不但為家計在社會裏工作,自身更是一位人妻,工作之餘,又得打理家頭細務,難得遇到熱心老師的關顧,再次回到夜校裏上課,只是上天給人最公平的就是時間,每人24小時,不多也不少。  人,總會疲累。這位有天份的女同學,九度欲打退堂鼓,都被這位熱心老師其真情所打動,繼續留下苦讀,咬著牙根拼下去。記得最後一次的意圖退學,是因懷了身孕,家中已經有一位幾歲的孩子,真是分身不暇,而且家姑已有微言,希望她能留在家中自己照顧孩子和多多照料家庭,於是她唯有毅然退學…… 言而,這位熱心老師竟然親到她的家中探訪,請求她讓老師幫忙,請她帶著孩子回校,老師每晚在校內幫忙照顧小孩,好讓她安心完成中學課程。現在這位學生已進入大學階段了,她的理想就是成為一位能以「生命影響生命」的好老師。  

詳細內容

笑着去愛:家長的請假文化

每逢新年伊始,傳媒總會為職場人士整理「請假攻略懶人包」。而每年臨近新學年,不少家長亦都希望可以第一時間取得校曆表,校曆表到手後,除立即留意考試日期,以便提早告假給孩子溫習,亦都會關注學校什麼時候放假,好及早規劃親子外遊。無可否認,旅遊淡旺季的費用落差很大,避開旺季,旅遊熱點也沒那麼擁擠。精明的家長,把年曆和校曆兩相對照,就可編訂出一個最優惠的外遊假期。 另一方面,每間學校,都會訂立她的請假守則,期望學生懂得珍惜每次上學的機會,汲取知識之餘,也學習人際相處,建立一種有規有矩的生活。作為校長,自然希望家長配合學校守則,其背後包括兩重的尊重:對學校的尊重、對自己作為家長這身分的尊重。 自製假期 諸多避忌 然而,以我多年來在學界的觀察,以及同儕校長們的反映,發現總有些家長是敵不過省旅費的誘惑,於是在上學的日子,編造理由為孩子告假。最普遍的理由包括「孩子生病了」、「家中有急事」、「滯留外地來不及回來」、「海外親友突告病倒」等等,然後悄悄出發,暗暗自製假期。旅行本來是開心事,但這種自製假期,無論玩得有多高興,都生怕被人發現;照片拍得有多美,也不能上載社交媒體分享;還要千叮萬囑孩子別跟同學透露半句。試想想,一個愉快的假期要諸多避忌,到底是否好事? 省掉金錢 失去誠信 魚與熊掌往往不能兼備,每件事情都要付出機會成本,廉價機票及酒店住宿亦然。省掉了金錢,失去的卻是誠信,並為孩子留下一個違規的曠課紀錄。更重要的是,不要輕忽這個決定到底為孩子樹立了什麼榜樣,灌輸了什麼價值觀。 作為父母,我們都希望培育出品學兼優、行為知所進退的孩子。我從事教育這麼多年來,發現懂得尊重規則的孩子在群體生活中的表現通常較好,人際智商(EQ)也較高,而這些孩子一般都比較自律。雖然俗語有云︰「忠忠直直,終需乞食」,但我絕不苟同。在現實世界中,「忠忠直直」的孩子,成長後一定「誠信超值」,反而是大機構、大企業極待要羅致的人才。 家庭教育的契機,往往就在具體的生活處境中作出恰當的價值取捨,為孩子日後待人處事奠定方針,影響長足深遠。旺季旅行,付出的金錢無疑更多,但光明正大的旅行,不是更開心,笑得更開懷嗎?純粹為了一兩次旅行而有損孩子的價值觀,到底孰輕孰重?這實在是家長智慧的一個考驗。 文:陳美娟(英華小學校長) 作者簡介:既愛下廚,又愛羽毛球,臉上永遠掛着陽光式的笑容。相比於學習知識,她更重視孩子的品德,致力培養他們的好奇心和觀察力,以有趣話題讓孩子動腦筋,主動尋找答案。家有兩名女兒,卻昂然走進男孩校園,離開工作多年的安舒區,接受新挑戰。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67期]

詳細內容

離港升學:學習生動有趣 宿舍生活有規律 大馬留學「堅讀堅玩」

孩子離港升學 學懂自理未? 香港社會陰霾密佈,移民、送子女出外升學,又再成為親子界的熱話。除了傳統的歐美澳紐,鄰近的亞洲地區,例如台灣、馬來西亞等,近年也愈來愈受家長青睞。究竟這些地方有何學習優勢?升學前景又如何?今期《HappyPaMa教得樂》找來兩個家庭現身說法,看看他們怎樣為孩子籌謀。 文:沈雅詩、顏燕雯 今年9月,Queenie正式把14歲女兒慈慈和12歲兒子Rico送到馬來西亞吉隆坡讀書,展開新的學習生活,「今年初做這個決定時,香港還未這麼亂,現在看來,幸好送走了他們」。說來有趣,Queenie和丈夫都曾經留學英國,但他們沒有選擇英國,反而把孩子送到大馬去,「英國路途太遙遠了,馬來西亞只不過坐4小時飛機,萬一小朋友不適應、有什麼事,我們也可以立刻飛過去」。 慈慈(左)和Rico(右)雖然只來了大馬兩個多月,但十分喜歡這兒的生動學習模式,教師也友善。 入讀國際學校 可銜接英國大學 既然放心不下,又何苦要「骨肉分離」?Queenie不諱言,全因擔心兒子的前途,「因為估計Rico不會入到英中,我和丈夫都認為,就算讀書成績不好,也希望他有一個英語語境,我不用他很『叻』,但至少可以應付到聽和講」。至於女兒,Queenie稱她讀書沒問題,只是為免她「呷醋」,才一併把她送走。 換上馬來西亞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的新校服,Rico一切重新開始。 想孩子英語好,何不考慮新加坡呢?Queenie解釋,一切屬無心插柳,「因為兩姊弟最近兩年暑假,都有去過這間學校舉辦的Summer Camp,感覺蠻不錯,所以當決定要去外國讀書時,就第一時間考慮這間學校了」。 香港人去大馬讀書,一般會選讀國際學校,學費較香港便宜一點,也不用買債券、付資本建設費等。慈慈和Rico入讀的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是由英國老牌名校Epsom College在馬來西亞所開立,採用英國課程,亦可作「踏腳石」將來銜接英國大學,加上要寄宿,兩人的食宿學費每年合共53萬港元,對於只是打工一族的Queenie來說,絕不輕鬆。 位於吉隆坡的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母校是英國百年名校Epsom College,採用英國課程,有助日後銜接英國大學。 宿舍生活非常有規律,Rico笑言最初感覺似「坐監」,但適應了又很喜歡「有人管」,因為不會再像從前般懶散。 依學生能力調適課程 幸而開學兩個多月,小姊弟也表示享受當地的校園生活,令爸媽放下心頭大石。現在念Year 7的Rico透露,很高興學校會因應學生的能力調適課程,「我英文比較弱,所以老師有額外替我補習英文,也不用我讀全科。現在我暫時只讀英文、普通話、數學、科學、電腦科學、音樂、美術、體育和舞台戲劇,又調低了我部分科目的及格分數,使我不用太吃力」。 作為香港留學生,他指言語是最大阻礙,因為該校很少華人,大家以英語交談為主,「但其實只要我肯鼓起勇氣去講,儘管文法有很多錯漏,但大家都不介意,也猜到我想說什麼的,一起學習、一起玩,是沒有問題」。 廿四孝媽媽Queenie(右)為讓兒子有更佳的英語學習環境,不惜工本供他到大馬讀書。 課外活動多樣 放學開心玩 不過,別以為在大馬讀書很輕鬆,兩姊弟異口同聲說要求甚至比香港更高,慈慈笑言:「我會形容這兒是『堅讀堅玩』,課程是深的,但老師不是要你背,而是着重理解,他們比香港老師更有熱誠,很歡迎學生發問。至於課外活動,你說得出的這兒也有,每天放學後大伙兒就開心玩,之後回宿舍洗澡、做功課、吃晚飯、睡覺,生活很有規律。」 連自認懶洋洋的Rico也說:「從前我在香港,每天等到『頸長』也未放學,但現在馬來西亞,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眨眼又放學了,我估,真的是開心的時間過得特別快!」 慈慈和Rico近兩年暑假也有參加Epsom College in Malaysia的暑假營,圖為暑假營最後一天的慶祝晚會,師生一同狂歡。 一家移居台灣 學習氣氛輕鬆 很多香港人都喜歡到台灣親子遊,甚至有人選擇落地生根。兩年前,Joanne與Mac帶着3個孩子移民台灣,並落戶台中,「喜歡當地天氣好,又接近大自然。由於爸爸仍要回港工作,我們便選擇離機場較近的地區居住」。 在香港時,Joanne一家人都喜歡在假日親親大自然;現在逢周末都是family day,她和先生會帶孩子外遊或露營。 每天做2小時功課 年考4次 當時大女兒和一對孖仔分別8歲和5歲,在移民前,Joanne就做足功課。台灣的中小學分體制內及體制外的學校,體制內學校分國立及私立,這些學校有點像香港傳統學校,以聽講授課、紙筆測驗為主;若打算將來到外國升學,則可考慮屬於私立的雙語制國際學校。至於體制外的學校就有不同的實驗教育,如森林國小、華德福學校等,以培養個別個性、獨立思考為主。 Joanne以國立小學為目標,不需要面試,這些學校是按居住地區入學的,只可依戶籍地入讀所屬學校。她親身視察過3間國小後,最後選了清水國小。長女Joey現時念國小五,孖仔Jun和Ian念國小二,Joanne透露,學習氣氛比香港輕鬆很多,「孩子逢周三的便服日只上課半天,每天做功課時間在2小時以下。至於測考,國立學校考試次數都依照教育局規定,一學期考兩次,一年合共4次」。 台灣幼稚園不用穿校服,小學逢周三也是便服日,孩子可以穿上喜歡的服飾上課。 3個孩子的學校離家1000米,只相隔3個街口,可以騎單車回校。 中文科比香港深 英文淺很多 課程方面,跟香港亦有差異,Joanne說:「中文科比香港深,數學則相若。英文顯然比香港淺很多,所以很多學生都會額外報課程,學多一點。」值得一提是,台灣學的是美語,香港學的是英語,Joanne認為問題不大,「文法沒有分別的,只是發音有少許不同,影響不大」。 Joanne和Mac兩年多前一家五口移民台中,現於當地開設露營公司,每逢假日一家人到處遊山玩水。 孩子適應快 有時間發掘興趣 談到小朋友的適應,Joanne認為,孩子年紀愈小,適應能力愈強,「學校有家長志工(義工),家長多主動參與,例如當晨光媽媽、圖書館志工、澆花、送餐、補習等,也有助一家人更了解及投入學校生活」。 移居台灣兩年,Joanne形容一家人都很開心,「孩子在台灣上學,相比在香港多了更多時間發掘自己的興趣,有更多時間與家人及鄰居孩子相處。因為台灣較香港大,而且多山林,可讓孩子有更多機會接觸大自然,這兩年,我經常看見孩子流露天真和燦爛的笑容」。 台灣孩子自小學注音,香港孩子跟得上嗎?「注音基礎音只得37個字,小孩學習很快,當年女兒在等待居留證的兩星期已學會了。」Joanne更參加了學校的晨光媽媽志工活動,逢周一代一堂課,有助更快融入當地生活。 ■小貼士 入讀中小學須有居留證 (1) 台灣教育局規定,所有中小學必須要有居留證才可申請入讀。如果小孩和父母都有居留證,但父母選擇回港工作或居住,只要孩子在台灣有監護人照顧,同樣符合入學資格。 (2) 台灣政府為學童提供12年免費教育(幼稚園至國中),學生只需每學期繳付2000至3000新台幣的書簿雜費;私立學校學費每學期由十多萬至四五十萬新台幣不等。 (3) 台灣小學課堂有「正常班」,即中、英、數、社會、自然、藝術、音樂等,科目跟香港差不多;另一種「才能班」是集中培養孩子專門才能,如音樂班、體育班、美術班、舞蹈班等。才能班乃受政府資助,需要考試才能入讀,於正常上課時間小班教學,學校會安排專門師資,重點培訓學生專門技能。 (4) 台灣各縣市的教育局都有該區學校資訊,市面親子雜誌也提供詳盡的學校資訊。以下提供一個鏈結給大家參考﹕school.parenting.com.tw/schools/search 資料提供:fb群組「香港人移民台灣路」版主及太陽花顧問創辦人Joanne 高中生解難力較佳 易適應留學生活 究竟是否每個孩子都能獨個兒出外升學?又什麼年紀才讓他們向外闖會比較適合呢?香港中華基督教青年會青年領袖、國際及內地事工服務執行幹事黃耀瑜(Carman)指出,不論是以「過來人」身分抑或從註冊社工的角度來看,她都認為,孩子升上高中,兼且自理能力、解難能力較佳的,會相對較容易適應離鄉別井的生活。 黃耀瑜 兒童期需父母管教 Carman的一對子女目前在澳洲念大學,長女性格活潑,中一時已提出想出國留學,但遭她拒絕。「當時女兒年紀太小了,這麼早讓她離開父母身邊,從成長角度來看,並不理想。」 她解釋,兒童期最需要父母的管教和關心,品格、規矩,以至價值觀等,都是需要透過家庭去塑造,「父母的角色,不是學校、宿舍舍監和寄宿家庭可以替代。而初中則經歷青春期,會面對很多衝擊和挑戰,同樣父母在身旁會比較好」。 子女抗拒 不應勉強 最終,Carman讓一對子女在香港讀畢中三才送他們出國,「一來長大了各方面都成熟些,二來從學術的角度來看,他們不單具備一定的英語能力,有助適應新的學習環境,同時又保留到中文聽、說、讀、寫的能力,將來會有較多出路」。 她又提醒家長,要尊重子女的意向,亦要有充足的準備,「若小朋友真的很抗拒離港升學,就不應勉強。付諸行動前,先訓練好他們有足夠的自理能力,外國人講求獨立,什麼事都要自己做的」。

詳細內容

民房四寶:事奉不容易 來了就別走

全職事奉的路,你還是別走上;但,來了,就別走吧。事奉不容易,特別在沒津助的福音機構。今天有上市公司老闆對我說:「你們的工作很艱難。」我也覺得。這不是因為上帝不愛我們,祂很愛,但真的很難。在福音機構事奉不是一份純粹的工作,而是進入別人的真實生活,與人同行同擔。前兩天有教會朋友說,工福使你的生活好充實。我說,這裏的豐富不在生活,而在於生命。別的我不知道,工福的薪酬福利、人手、資源、工作環境、工作壓力,都很容易被比下去,然而,這裏有別處沒有的同路人。 工作環境的美在於跟誰一起同工 經濟狀况不好,但總算捱過了40多個年頭,入不敷支會有,特別在這些月份,跟大部分沒有政府資助的機構一樣,但也總有人會雪中送炭。工作環境不是很美,但還算不錯。我告訴朋友,工作環境的美在於跟誰一起同工。我們所服侍的群體不是最可愛,但卻很熱情,特別是生活在基層的朋友,我們的聚會總不愁吃喝,她們都會給其他人帶來一點小吃,縱使缺乏,仍然願意與別人分享,這是一份心意,也是她們能做得到的。這裏就是有人會突然上來,送你她放了10多年的陳皮與柑桔,就是在久咳未癒時,又有人會帶着不同的祖傳秘方着你試試;在你寫稿寫得雙眼通紅的時候,又會聽到很重的鄉音跟你說:「會盲(偉民),請假吐(唞)下啦」,這裏就那麼窩心、那麼親切。這是工福,一個我很愛的地方。 往前走,愈走愈艱難,人情味卻又愈走愈濃。 單純的人相信愛可改變世界 有人說工福很亂,什麼也在做,可是我看見的是這裏的單純。單純的人會相信愛仍可以改變世界,別人有需要,遇上了,就盡力去幫;沒有資源,就給他關心、給他愛、為他禱告,不會懷疑別人是否在騙取着數。單純的人會相信當他渡過了難關後,生命便會得着轉化,或可成為另一個願意幫助別人的生命,這就已經足夠。這裏的步調很慢,因為生命的改變是緩慢的,特別是被賭博問題纏繞多年的一群。 同行的路會有起伏,也有反覆,有時就好像停住了一樣,所以我說,這裏很艱難。 生命的改變需要時間 事奉需要同伴,不管是自己或是同事,特別是在資源不足的福音機構。在工福,需要學習從容不迫;需有個可以為同伴冲杯香濃咖啡的白晝;需要有段時間可以看着窗外發呆;需要有個可以大哭一場的空間,哪怕是跟同事們在一起。事奉實在不容易,特別在資源缺乏的福音機構,因為這裏有一群願意一起同哭同笑、同行同擔的同路人,人不是沒有缺點,但我看到更多的是優點;不是人人都容易相處,但容易相處的絕對是大多數。我說,在這裏事奉十分困難,因為你會不捨得放下他們任何一位。在這裏事奉不容易,真的。這裏的步調很慢,因生命的改變需要時間。但,來了,就請別走吧。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