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有辦法:訓練工作記憶、反應抑制、變通能力 簡易遊戲 玩出執行功能

不少家長經常為子女「叫唔郁」、「唔專心」、「無耐性」而大動肝火,但其實小朋友未必是存心跟大人「作對」,很可能是因為他們的「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未發展成熟而已。執行功能可通過訓練改善,專家教路,甚至藉着簡單的家居遊戲,讓孩子「玩」出執行功能,同時改善親子關係,一舉兩得。   什麼是執行功能呢?香港小童群益會「陽光校園」幼稚園駐校社工服務計劃隊長侯凱齡(Ivy)解釋,執行功能是指大腦在處理日常工作時需要用到的高層次認知技巧,「哈佛大學把它比喻為機場的空中交通管制系統,唯有具備良好的系統,不同的航機才可井然有序地升降,否則會釀成大混亂」。在日常生活中,孩子經常需要運用執行功能,Ivy舉例,簡單如媽媽一句吩咐:「回家後,你要把書包放好,除下口罩,去洗手間洗手,再出來客廳。」當中已牽涉執行功能中的工作記憶(記着指令),甚至是反應抑制,「假如當時客廳是開着電視,孩子又很想看,那他就要抑制自己想看電視的欲望,繼續執行媽媽的指令」。 香港小童群益會「陽光校園」幼稚園駐校社工服務計劃總監鄭惠君(左)及隊長侯凱齡(右)均認為,遊戲是幼兒最佳的學習方式,家長只要掌握到策略,不單可提升子女的執行功能,更可促進親子關係。(賴俊傑攝) 3至5歲發展黃金期 3至5歲學前階段,是發展執行功能的黃金期,Ivy指出,不少研究均發現,執行功能良好的幼兒,往後不論學業、語言發展、交社人際等,都有較出色的表現。「但這種能力不是與生俱來的,需要通過後天培養」。此計劃服務總監鄭惠君(Joel)補充,幼兒執行功能高低,除受先天條件影響,例如一些有專注力不足或過度活躍症(ADHD)徵狀、有自閉症譜系障礙(ASD)徵狀的小朋友,執行功能會相對較低,也同時受後天環境因素影響,包括家長能否以身作則、提供足夠的指導和協助等。「我們常聽到家長叫小朋友『專心些』、『做好些』,但究竟如何才是『專心』,怎樣才叫『做好』,卻沒有具體闡釋。」 為支援有需要的幼兒,該計劃在今年3至7月,於機構提供服務的13間幼稚園內開展執行功能小組,透過遊戲和提示策略,訓練孩子3項核心技巧,包括工作記憶、反應抑制和變通能力,共有99名幼兒參加。而這個小組,同樣惠及家長,「除了幼兒有8節小組訓練,我們亦提供2節家長課程及1次家長諮詢服務,目的是鼓勵家長與小朋友一起在家『玩』出執行功能」,Joel說。 打鬧減少 親子關係改善 她又稱,這個同是一項研究計劃,除上述13個實驗組,還有9個對照組,透過共變數分析(ANCOVA),比較實驗組及對照組的家長,在前測及後測的數據,「結果顯示,實驗組家長在行為量表中給予子女4項執行功能(工作記憶、反應抑制、靈活變通及情緒控)的評分,都較對照組的得分有明顯改善」。更令Joel欣慰的,是活動促進了不少家庭的親子關係,「從家長的回饋,當小朋友的執行功能提升,能夠配合指令,打鬧的情况減少了,大家相處得比以前融洽」。 ●玩出執行功能 ◆活動1:水果密令(圖) 目標:提升幼兒工作記憶能力 道具:家長預先準備水果圖卡,以及與那些水果相應顏色的積木。例如紅色積木代表蘋果,綠色積木代表啤梨等 玩法:當家長發出指令,例如︰蘋果、蘋果、啤梨,小朋友便需要取出紅色積木2個,綠色積木1個 活動1:水果密令(賴俊傑攝) ◆活動2:紅綠燈(圖) 目標:鍛煉孩子反應抑制 道具:「紅色路牌」、「綠色路牌」各一,一頂帽子 玩法:以正常版作熱身,當家長舉起「綠色路牌」,表示孩子可前行,相反,舉起「紅色路牌」,便要停止所有動作。之後家長戴起帽子,示意轉玩變奏版,若舉起「綠色路牌」,孩子要停止所有動作,直至舉起「紅色路牌」,才可前行 活動2:紅綠燈(賴俊傑攝) ◆活動3:快樂火車(圖) 目標:提升學童靈活變通能力 道具:伸縮間尺、廁紙筒、原子筆、紙、繩子、顏色線等 玩法:家長先在地上貼上顏色線,然後請小朋友利用有限的物資,看看能否砌出長度可超越顏色線的「火車」 活動3:快樂火車(賴俊傑攝)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4期]

詳細內容

兒童滑板:學習面對挫敗 跌倒再站起 「信自己做得到」 板仔踩出自信

早前東京奧運首次加入滑板項目,一眾未成年選手的出色表現令不少人歎為觀止,驚險場面也有很多,氣氛緊張,節奏緊湊。女子街式滑板金牌得主西矢椛更只有13歲,大大打破了家長們對「板仔」的固有負面印象。其實早年本地亦未有具規模的兒童滑板課程,全靠一班滑板愛好者落力推廣,才得以令幾歲的孩子也有機會一嘗踩板滋味。   今年9歲的Scott自6歲起開始學滑板,除了一般基本技巧,從2米高斜台滑下、帶板起跳(Ollie)、在碗池中快速滑行等簡單花式也難不到他。爸爸Rico說:「以前大家覺得板仔就等於壞孩子,他們只在晚上活動,感覺不太好。但你看,現在是早上11時,已有這麼多人來滑板場練習,(滑板)其實是一種很健康的運動。」 愈想不跌愈易跌 香港的滑板場大部分位處室外,夏天又曬又熱又多蚊,所以Rico多選擇在傍晚陪伴兒子練習。很多人認為家長讓小朋友學滑板,首先要「唔怕肉赤」,因為這種講求速度與花式技巧的運動,無論練習及比賽時均很容易受傷。跌瘀、擦傷等事情經常發生。這些年來,Scott每學一個新花式,都要重複練習很多次,會跌倒、受傷,但他領悟出學滑板的首要條件並非不怕跌,而是要從正面地去想。「你不要老是想着不要跌倒,你愈去想就愈易跌。你要想的,就是相信自己做得到。」Rico說,一般碰撞都只是小意外,最常見和棘手的反而是拉傷肌肉。「他練習難度高的動作時,最易拉傷腳,那種傷不是睡一覺明天便會好起來,而是需要做物理治療根治。」Scott曾因拉傷腳而被「罰停賽」2星期,對他來說,不能練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為了保養好身體繼續踩下去,也只能聽從物理治療師的建議好好休養。 由於滑板課程在近年才較普及,Scott初學踩板時,父母都是找導師單對單私人教授,就連本地有沒有滑板場地也不清楚,他記得那時在平地學上板、推進等基本動作,偶爾在滾軸溜冰場上課。不過近年本地已出現不少合乎國際標準的專業場地,如2019年啟用的荔枝角公園極限運動場,便是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街式」滑板場,其他如蒲崗村道公園、柴灣池畔花園滑板場及香港單車館公園的室外滑板場也是板仔們常出沒練習的地方。 Scott小時候跟爸媽到日本旅遊,在公園時看到其他小朋友踩滑板,看得目瞪口呆,爸媽便替他找來私人導師教授。(黃志東攝) 荔枝角公園極限運動場是香港少有的國際標準「街式」滑板場。(黃志東攝) 滑板運動經過多年發展,近年亦有不少專為小朋友而設的滑板課程。利園兒童學院Xplore每季與不同機構合作舉辦各項兒童課程,當中利園三期更有一個偌大空間可作滑板、滾軸溜冰等活動,過去便曾與「全香港滑板協會」合作,推出「迷你滑板」課程,以不同障礙物打造具挑戰的滑板場地,教授6歲以上小朋友基礎滑板技巧及簡單花式動作。記者這天看到孩子們佩戴好頭盔、護膝和護腕等防護措施,一個跟一個在小斜台踩上又踩落,動作雖重複,但個個精神奕奕,即使偶爾跌倒了,又拍拍褲子起身再來一次。 在利園兒童學院Xplore有多種課程,其中在兒童滑板課程中,小朋友在場內利用簡單障礙物練習上落斜道和樓梯,家長也可在旁觀看。(蘇智鑫攝) 80年代學滑板 靠看錄影帶 負責課程的全香港滑板協會主席李凱賢(Brian),在行內無人不知,他既是樂隊「廿四味」的成員,也是滑板店「8FIVE2」老闆,多年來致力推廣滑板運動。現時協會經常舉辦比賽、表演活動及開設課程,有約10名導師在協會的觀塘室內滑板場,以及在其他場地教授不同年齡人士學踩滑板。Brian說現在的孩子很幸福,不像他小時候「盲摸摸」,走了不少冤枉路。1980年代,只有14歲的他愛上滑板,「當時學滑板只能看錄影帶,研究別人雙腳的位置、膊頭動作等,再在街上試。這個過程很漫長,不像現在小朋友可以有導師指點,見到有錯可即時糾正,讓他們能夠快一點開竅」。 當了30多年「板仔」的Brian說,玩滑板的人並非大家想像中的「壞孩子」,「小時候到街場練習會遇到很多滑板愛好者,我們見到對方做到特別花式,都會表示敬佩,即使走過去請教別人,大家都樂意互相指點,全部人都很友善呢!」(蘇智鑫攝) 建議6、7歲開始學 Brian建議學滑板最好由6、7歲開始,因為孩子太小,只會自顧自玩,加上肌肉和骨骼未發展得好,會較吃力。「不過也要看小朋友天分,有些人3、4歲也可開始。上板、推前、落壆,小朋友一般在幾堂內便學會,但滑板好玩在花式千變萬化,全世界都沒有人能做到所有花式,而且即使是同一動作,每個人做出來的風格也不同,所以大家才會不斷鍛煉、鑽研。」 Brian說,滑板可鍛煉膽識及不放棄的心態,如果學員夠膽識,學2、3年便可控制得很好,有5、6年經驗已可做到頂尖級的花式。他除了希望透過課程讓年輕一代愛上滑板,更希望下屆奧運有機會帶着出色的選手到法國觀摩,與不同國家的板仔交流,讓香港運動員可以踏上這種新興運動的國際舞台。 跌倒乃兵家常事,導師會鼓勵孩子起來再試一次。(蘇智鑫攝) ◆知多啲 便宜滑板約400多元 不少提供滑板課程的機構都會提供滑板予初學者使用,當然小朋友亦可自攜私家板。現成的滑板價錢最便宜約400多元有交易,但由於每個人踩板習慣不同,所以當有一定技巧後,很多「板仔」都會自組零件,為自己組合一塊最合適的滑板。 衣服沒有硬性規定,主要以舒適為主,鞋則要貼腳,底要平。Brian建議小朋友一定要戴頭盔,以策安全。(蘇智鑫攝) 滑板配件(蘇智鑫攝) 滑板的主要零件包括板身、輪架和輪子,以小朋友板來計算,最佳尺寸是長度30吋,闊度7.3至7.5吋。至於輪子大小、鬆緊度可按踩板者喜好而定。(蘇智鑫攝) 動作示範:左腳在前的踩板動作稱作Regular(左圖),後腳上板後,兩腳尖再轉往同一方向(圖右)。(黃志東攝) 藝人心聲:兒子愈踩愈大膽 車婉婉欣賞孩子勇氣 車婉婉兒子「BBQ」(圖)現時4歲多,剛開始接觸滑板,媽媽說:「最初是他的表哥先學,而我也覺得這種運動不但可練習體能和平衡力,也可讓他學習面對失敗後如何站起來,所以想趁他年幼時,雙腳還短短的便去學,較容易取得平衡。」她說BBQ比較「論盡」,如快點掌握到平衡和反應力,將來學習其他運動也會較輕鬆。 (車婉婉facebook圖片) 跌倒後邊哭邊嘗試 在剛過去的暑假,婉婉替BBQ找到一連三天的兒童滑板暑期課程,可以讓他體驗一下。「最初看到他有點怕,因為不懂平衡,幸好他膽子大,夠膽嘗試。其他家長推介我找一些專為踩滑板而設計的褲子給他,那是有一些保護墊在裏面的,讓他們跌倒時不會太痛。」 婉婉說,兒子尚算堅強,一般跌倒也不會大哭,唯有一次跌得很重,那次便哭得很厲害。作為媽媽雖然心痛,但她深信這個過程由導師指引會更好。「導師說:『無事嘅!拾起板,排隊再來一次!』我很贊成小朋友要學習面對困難和挫敗,再勇敢嘗試。很多小朋友跌倒,都會想走、想放棄,當時他也用一個求救眼神看着我,但我卻想他完成,讓他明白不能走。哭了一場後,他邊哭邊跟導師說想試一次,當時我很欣賞他這勇氣,有了這種精神,將來做人處事也可作為借鏡。」那次之後,她安排BBQ繼練上滑板課,兒子有時到公園,也要求帶同滑板練習,令她感到很開心。 文︰顏燕雯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4期]

詳細內容

教學有辦法:「校長爸爸」建關愛校園 正向教學灌溉幼苗 抗逆力Up

童年該是無憂無慮的,但這年頭的孩子,因為學業、家庭關係,甚或社會氣氛,免不了承受壓力,長遠下去會影響他們的精神健康。學校是小朋友的第二個家,有「校長爸爸」銳意在校園營造關愛氣氛,幫助學生建立正向思維,盼護蔭幼苗,讓他們茁壯成長。   從事教育工作廿多年的聖公會奉基千禧小學(下稱奉基千禧)校長莫培超,深深感受到這一代的小朋友,既承受「內憂」,亦面對「外患」,遭遇很多不同挑戰,「新一代的家庭,大多只得一兩個孩子,父母的焦點、期望全投放在他們身上,壓力可不少」。家庭結構改變,包括父母離異、中港婚姻等,亦對下一代帶來或多或少的衝擊。 另外,這兩年新冠病毒疫情反覆、社會氣氛不和諧,都容易為小朋友帶來不安和躁動的情緒。莫培超更指,互聯網世界的影響力亦不可小覷,「網上充斥太多不良和負面資訊,孩子愈接觸得多,性格愈易走向負面和悲觀」。 為了守護孩子脆弱的心靈,奉基千禧今個學年推出校本正向生命教育課程,不單讓學生認識正向心理特質,還要學習在面對逆境時,如何以正向思維、樂觀情緒,並啟發內在動機去解決困難。「我們設計了3個校本主題的《學生品格成長日誌》,讓初小、中小及高小的同學,從中經歷不同的冒險旅程,孕育良好品格,並提升他們的抗逆能力。」 校本《學生品格成長日誌》,通過有趣的遊戲和小任務,教導學生以正向思維面對逆境,多角度思考解難方法。(蘇智鑫攝) 校園設祈禱牆 攝紙仔抒發心事 作為一間基督教學校,奉基千禧由上學年起,在宗教課引入校本祈禱課程,讓學生們學習如何祈禱和替別人代禱,同時在校園內增設祈禱牆,「意念來自以色列的哭牆,同學不單可以站着、跪下祈禱,亦可把想向上帝說的話,寫在小紙條上,然後攝入牆罅」。莫培超說,孩子有時內心埋藏着一些不想向父母、師長傾訴的心事,祈禱牆便可成為他們抒發的渠道。 學校增設祈禱牆,並鼓勵學生多禱告,以宗教力量堅強自己的心志。(受訪者提供) 在這間學校走一圈,不難發現每個樓層角落、每個課室,都張貼了很多鼓勵標語、中外名人的格言,校長說是刻意經營,希望起潛移默化的作用,幫助學生建立積極的人生觀。「孩子每天逗留在這個『家』的時間很長,大家很需要互相打氣、互相感染!」 園藝治療課程將引入「園丁動物農場」和「蝴蝶舞池長廊」,讓學生透過照顧植物、小動物和昆蟲,學習珍惜及尊重生命。(受訪者提供) 在校園新開闢的「生命教育徑」上,同學可利用平板電腦掃描QR Code觀看影片,了解世界各地生命勇士的奮鬥故事。(受訪者提供) 學校是孩子的第二個家,透過課室佈置,不單營造正向班風,也想讓小朋友知道,即使遇上困難都不用孤軍作戰,有很多「家人」同行。(蘇智鑫攝) 佈置用心(蘇智鑫攝)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3期]

詳細內容

偽遊日本:自製日式旅程解旅遊癮 飛越富士山 和室打卡掃手信

「今年聖誕,我要去日本!」這句話也許道出不少人的心願。不過這個願望並非癡心妄想,爸媽們可以就地取材,今個聖誕為子女炮製一趟日式旅程,讓小朋友一次過實現坐飛機、穿和服和買手信的「日本假期」,預演幸福親子之旅!     第一站:模擬駕駛教室 做一日機師 「各位旅客,歡迎乘搭Happy PaMa航空,我們即將帶大家從香港前往日本,感受非一般的旅程!」疫情下,乘飛機外遊的機會難能可貴,既然要為小朋友度身訂做行程,一於齊齊「升呢」,由小朋友擔任機長,駕駛小型飛機越過富士山,帶領乘客安全降落東京羽田機場。旅程正式啟航! (蘇智鑫攝) 現役機組人員當導師 要成為小機師,當然要接受專業訓練。穿過「離境」及「入境」玻璃門,便來到Wings Flight Academy(展翅飛行學會),提供模擬飛行體驗。導師均為本地航空公司現役機組人員,並已完成相關飛行導師訓練。今天,小模特兒Zachary將擔任機長,現役民航機長李漢傑(Joel)則化身成Zachary的副機長,坐在旁邊指導,輔助他完成飛行之旅。 學會提供多種模擬飛行駕駛體驗課程。入門階段的小朋友可參加「趣味飛行體驗」,更換機師服裝後,導師先在課室講解流程,並與小機師互相了解,例如詢問他們的旅遊喜好、乘搭飛機的經驗、有無試過其他模擬飛行體驗等,從而度身訂做一個最合適的體驗內容。之後,小機師便可進入模擬駕駛艙準備起飛! (蘇智鑫攝) 這天我們選擇由九龍城啟德機場飛往日本羽田機場,途中經過富士山頂,航程令人期待!在體驗航程中,導師可設定不同狀况,例如目的地、飛行時遇到的天氣、特殊情况等,而今次Zachary負責駕駛的是Diamond DA62鑽石雙引擎小型飛機。Zachary問副機長Joel:「為何我們不是駕駛大型空中巴士呢?」Joel說,希望小朋友從最簡單和最基本學起,大型飛機較難控制,若一開始便接觸大型飛機,對初學者來說會有挫敗感;駕駛難度也適宜由淺入深,一開始先學習在天空中飛行,其後才學起飛和降落,不會一步登天。 (蘇智鑫攝) 仿真度高 突發狀况考「執生」 學會團隊包括現役機長及機械工程師,每部飛行模擬器仿真度也極高,大部分配件更是由真實飛機部件裝嵌而成;配合模擬軟件,小朋友便可以在模擬駕駛艙內看到180度全景觀視覺效果,並以控制桿控制飛機升降、左右轉向等。當小機師掌握到技巧,導師便可加入不同狀况,例如由晴天變成狂風大雨,或者突然有一群雀鳥飛過,看看小機師如何「執生」!幸好在Joel的協助下,Zachary最後有驚無險降落在羽田機場跑道,為飛行之旅畫上完美句號。 15分鐘的趣味飛行體驗,讓小機師在模擬駕駛艙內接受簡單的模擬飛行經歷,除了可自行選擇起飛和降落、環繞飛行的城市,導師更會加入各種挑戰,考驗小機師的應變能力。(蘇智鑫攝) 想進一步學習更多飛行歷史和知識,可參加「展翅飛行體驗及科普班」,除了模擬駕駛,課堂時段也會加入STEM活動,如製作滑翔飛機及有關飛機知識的實驗等。(蘇智鑫攝) 完成課程後,小機師將會獲得證書鼓勵。右為現役民航機長李漢傑。(蘇智鑫攝) ■INFO Wings Flight Academy 展翅飛行學會 收費: ‧趣味飛行體驗(30分鐘課堂,包括15分鐘模擬飛行駕駛體驗):周一至四$499、周五至日及公眾假期$599 ‧展翅飛行體驗及科普班(90分鐘課堂,包括20分鐘模擬飛行駕駛體驗):$1538/2人 ‧家庭飛行體驗班(40分鐘課堂,包括小朋友20分鐘模擬飛行駕駛體驗):周一至四 $688/3人、$888/4人;周五至日及公眾假期 $788/3人、$988/4人 地址:荔枝角青山道485號 九龍廣場20樓12室 預約及查詢:9652 7804 網址:www.wingsfa.com   延伸閱讀: 第二站:走入日式「民宿」 穿和服拍懷舊照 第三站:挑選日本製匠人精品     文:顏燕雯 模特兒:Zachary、Nora、Leila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3期]

詳細內容

教學有辦法:小小作家培訓班 互動遊戲激發寫作潛能

有信心寫作——泳峯(左起)、梓晞和樂妍,由當初抗拒到現在有信心寫作,他們更想一嘗做小作家的滋味。(劉焌陶攝) 提起中文寫作,不少孩子都皺眉頭,家長費解何以子女經常閱讀,但總是「有入無出」,寫不出好文章來。針對學生的難處,有出版社就舉辦別開生面的寫作班,希望透過圖像、互動遊戲,啟發學生的寫作潛能,讓小朋友愛上寫作,甚至一嘗成為小作家的滋味!   在嶺南大學香港同學會小學讀五年級的泳峯、梓晞和樂妍,3人都不諱言以往很害怕中文寫作。泳峯和梓晞的壓力,主要來自文章的字數,「要寫200多字,有時覺得很困難。試過因為湊字數而刻意拖長,其實那些字都沒有意思」,梓晞靦腆地說。至於樂妍則經常遇到執筆忘字的問題,「會寫錯字,又或者忘了有什麼詞語可以用來表達想法」。 不過,自從校方安排3人參加小皇冠童書館與小麥文化聯合舉辦的「小小作家培訓班」後,他們的態度卻起了180度的變化。泳峯喜孜孜地告訴記者:「我現在對寫作信心大了很多,因為在培訓班學到怎樣創作人物角色,令內容更豐富。」樂妍也有同感:「我也信心強了,因為我在這裏學到的,會比其他沒參加課程的學生多。」至於梓晞,更用「享受」來形容她的寫作歷程,「我很享受和組員邊討論邊寫,很開心啊」!究竟這兩個出版社的編輯團隊,在孩子身上施展了什麼魔法呢?記者日前就「旁聽」了他們的課堂。 分享想法——小班形式的課堂,讓每個學生都有機會參與和表達。(劉焌陶攝) 角色矛盾衝突情節最吸引 相比起傳統課堂,「小小作家培訓班」加入更多討論和遊戲元素。像這天,編輯導師為強化學生們在「起承轉合」敘事手法中「轉」的技巧,先要他們化身成「城市老鼠」或「鄉村老鼠」,然後輪流猜拳,爭取揀選有利圖卡的機會,用以證明城市抑或鄉村更適合老鼠居住。當城市老鼠一方說「城市交通方便,有病可以立即打999,去醫院接受治療」,鄉村老鼠便反擊:「城市人口擠迫,傳染病散播更快啊!」鄉村老鼠又說,住在鄉村,鄰里關係更佳;城市老鼠就覺得住在城市,生活用品一應俱全,非常方便。兩組之間你一言我一語,已實踐編輯導師在課堂開首所講,「文章或故事,最吸引讀者、最有張力的描寫,往往是角色間的矛盾與衝突」。 輪流猜拳——為增加課堂氣氛,導師安排同學猜拳選圖卡,大家都玩得很投入。(劉焌陶攝) 老鼠開會——學生化身成「老鼠」,一起討論居住在城市或鄉村的優劣之處。(劉焌陶攝) 寫成文章——一輪「腦震盪」後,學生馬上記下點子並加以組織,寫成短短的文章。(劉焌陶攝) 嶺南大學香港同學會小學校長鄭安娜認為,在課外活動引入這種小班形式的寫作班,更能照顧每個學生的需要,「平日課堂只有30分鐘,一班有20多人,教師能夠給學生分享的時間很有限;但這個寫作班有1小時,而且只得10個學生,每人分享自己想法的機會就有很多」。她更欣賞共同創作的過程,「因為每個組員都拋出點子,一組合起來至少有3、4個想法。學生又馬上記錄下來,令他們動筆寫文章時,速度提升很多」。 鄭安娜(劉焌陶攝) 帶着任務去創作 談到小朋友「有入無出」,即閱讀很多書但寫不出文章的問題,任教該校的中文科科長謝恬頤相信,孩子的腦袋裝着很多東西,只是受制於寫作題目或環境,令他們過於「循規蹈矩」,沒有膽量用文字表達創意,「我觀察到,很多學生也喜歡看偵探類小說,若然我們改變一下寫作環境,例如要他們帶着任務、挑戰去創作故事,或許孩子會更容易把平日所看的運用出來」。她透露,中文科寫作稍後會有一些更考創意的題目,例如改寫《西遊記》結局,希望有更多空間讓小朋友發揮。 謝恬頤(劉焌陶攝) 自本學年推出「小小作家培訓班」後,青馬文化及小麥文化總編輯林慧儀(Ruby)接觸不少高小學生,雖然整個活動只得4節,Ruby已見證到很多孩子的轉變,「我見到學生『入』和『出』的過程愈來愈快,大家討論5分鐘、8分鐘後,很快已經可以轉化成文字,再發表,令我好興奮」。她續說此計劃的終極目標,是把每個學生創作的故事集結成書,因此編輯團隊會以出版書籍的經驗,傳授寫作心得,「4堂各有不同主題,包括第1堂着重啟發創作靈感、設定角色;第2堂是描寫精彩的場景;第3堂則怎樣做好起承轉合,製造高潮;第4堂就使用mind map(腦圖),把之前所學的整理好,正式下筆」。 林慧儀(受訪者提供)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2期]

詳細內容

動手學習:脫離教科書評測框框 LBD學習法 手腦並用建構知識

在小學常識科課程指引下,學與教應以「學生為中心」,並通過「手腦並用」去建構知識。但回歸現實,教師往往受制於教科書海量的內容、測考評估的安排,能讓學生參與課堂的空間有限。為了替教師拆牆鬆綁,推動革新學習的慈善團體「教育大同」兩年前大膽地為初小常識科設計了一個無教科書、不用測考,卻強調「動手學」(Learning By Doing, LBD)的課程,共有14間小學參與。究竟什麼是LBD呢?   祖堯天主教小學在今個學年首次於一年級開展LBD課程,記者早前實地觀課。承上堂,學生今回繼續學習「保護身體」的課題。常識科科主席譚清儀老師甫入課室,先跟學生們玩一個「身體大作戰」的遊戲。她邀請了幾個學生,從她手上抽出情景卡,然後再判斷卡上的活動,例如「做運動」、「洗手」、「吃辣椒」、「黑漆漆下打機」,哪些對身體好?哪些對身體不好?當中保護或傷害了哪些器官? 分組討論匯報 抽圖卡作故事 「吃多少隻辣椒才會傷害身體?吃一隻可以嗎?」「黑漆漆下打機,會盲嗎?可能會有散光,要戴眼鏡啊!」這個小小的熱身遊戲,成功令課堂氣氛升溫,大家都踴躍發問和作答。不過,「戲肉」其實在下一個環節。 譚清儀先請學生調動桌椅,分成6個4人小組去討論和匯報。起初記者也狐疑,這班「BB」才「升呢」做小學生不過兩個多月,他們做得到嗎?但事實證明,教師願意放手,學生就有進步空間。「你們今次分組比上次更安靜、更快捷啊!」譚清儀正面回饋學生。 這回,每個學生都有機會抽圖卡,卡上面都是一些可應用於身體的物品,例如太陽油、口罩、手套等,然後每組要從教師設定的9個情景圖中選擇其中1個,再利用各組員手持的圖卡,合力創作一個故事。不過在開始之前,譚清儀先問學生:「萬一在選擇情景圖時,組員之間有不同意見,可以怎樣做呢?」有學生立即舉手獻計:「可以禮讓別人、可以投票決定!」後來,記者果真見到有女學生把選擇權讓給男學生,亦有組別猜「包剪揼」,由勝方做話事人。 別以為小人兒不懂討論,據記者觀察,組員間的對答也很有紋路。來到匯報時間,譚清儀先在黑板上列出步驟,「1.說出組別;2.自我介紹;3.分享故事;4.說再見」。由於課時所限,今堂先由3組匯報,坦白說,孩子的匯報技巧和故事的完整程度當然仍有待提升,但至少每個站出來的學生也願意參與。記者特別欣賞其中一組「橙組」的創意,此組所選的情景圖是有人站在濃煙密佈的建築物前咳嗽,學生就利用「護目鏡」、「口罩」、「耳筒」和「清水」創作了以下的故事:「因為有濃煙,消防員戴上護目鏡保護眼睛,也戴上口罩避免吸入濃煙,然後還戴上耳筒,他聽着音樂進入火場用清水救火!」 投放資源多——祖堯天主教小學為推動LBD課程,投放大量人力資源,課程除有4名主教教師,還有4名輔助教師,並有教學助理支援,確保大大小小的課堂活動都順利進行。(受訪者提供) 學生投入 70分鐘無冷場 2節共70分鐘的常識課,在毫無冷場下完結。譚清儀說,小一生的專注時間很短,一般僅約20分鐘,但因為LBD課程的課堂活動多,所以即使是「孖堂」,學生也可以一直維持高度投入,令她欣喜。 投入參與——雖然轉行LBD課程後,小一常識科仍然維持每周5節,但就由原先一次的「孖堂」增至兩次。而2節長達70分鐘的課時,難得學生仍精神奕奕,投入參與。(劉焌陶攝) 為營造以學生為本、全人發展的學習環境,在2019年,「教育大同」轄下的「賽馬會『感•創•做』大本營」計劃,嘗試在教育局的課程框架下,重新整合一至三年級常識科的6大學習範疇,把原本割裂的課題重新連貫成有意義的脈絡,並加入LBD元素。擔當計劃的「學校同行者」角色的莫蔚峰(Candace)透露,LBD課程之所以沒有教科書,只得基本的教材,是想給教師留更多的空間,可按校情、班情去調適教案,「很難『一樣米養百樣人』,所以沒可能一本教科書會間間學校都合用」。 莫蔚峰(劉焌陶攝) 教科書內容過多 應思考孩子需要 說起教科書,料不到各人都有很多「苦水」。祖堯天主教小學校長陳志恒認為,常識科涉獵的範圍愈來愈廣,部分教科書的內容亦和孩子的距離很遠,「於是我會問:究竟常識科目的是什麼?小朋友最需要學的是什麼?有了答案,便要再剪裁」。曾擔任常識科科主任的陳詠茵副校長亦有同感:「坊間的教科書,會盡量把最多的內容都放進去,藉此吸引多些學校去選用它們。但站在教師的角度,其實內容太多了;然而買了書若不教,又很難向家長交代。」 家長試堂——學校在推行LBD課程之前,不單舉辦家長講座,更透過工作坊,讓家長親身感受LBD的運作模式、學習方法,以釋除疑慮。(受訪者提供) 該計劃助理項目經理程頌琪(Karis)則表示,當教師要拿着課本逐頁教授時,便無法做到LBD,「我們必須重新思考,究竟小朋友要學幾深、學幾闊?他們所學的,跟生活有無關係?當我們這樣想時,就不會被教科書所局限」。 程頌琪(沈雅詩攝) 裝備態度技能 比學知識優先 難得LBD課程可以拋開課本,亦無考試的後顧之憂。譚清儀說,不單部分課題可以處理得比以往更深入,亦有更多空間,裝備學生在知識以外的其他技能和態度。「傳統常識科,着重的是知識(knowledge)、技能(skill)和態度(attitude),但現今互聯網資訊發達,學生要掌握知識有很多渠道,所以LBD課程強調的是ASK,即以態度、技能為先,最後才是知識」。她以剛才的課堂為例,「做小組討論需要有的態度、怎樣組織故事,以至匯報技巧,學生都經驗得到」。 如何照顧學習差異,亦是持份者所關注的。陳志恒表示,學習差異不是純粹指學習能力高與低,而是每個人的學習方式都不盡相同,「未必所有人都只靠閱讀文字或聽教師講解就明白,有些孩子需要動手做、親身經驗才學到,LBD就提供了這些機會」。 學生跟得上 收窄能力差異 作為計劃的「牽頭老師」,譚清儀也認同LBD課堂有助收窄差異,「換着是傳統課堂,老師難免要依着課本、作業去教,能力弱的學生,可能會不出聲、不表達,他們吸收到幾多,其實是一個問號。但我發現,LBD課堂裏沒有一個學生跟不上,大家都很積極參與」。她補充,教師抱開放心態亦是關鍵,「在這個課程,學生不會有典型的常識工作紙、作業,只有一本學習紀錄冊,他們可以選擇用任何形式表達想法,包括只用圖像。你看,剛才我也沒有硬銷『護目鏡』、『護膝』等詞語,但其實在學習過程中,小朋友已不知不覺學了。假如有學生想學寫字,他們會主動舉手問,這也是我所期盼的,由小朋友主導自己想學什麼」。 學習紀錄——課堂只有一本學習紀錄冊,讓學生簡單回應課堂所學。(受訪者提供)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2期]

詳細內容

守護孩子:家長細心聆聽 1問2應3轉介 做SOUL Keeper 讀懂孩子情緒

新學年至今,連續發生多宗懷疑學童輕生事件,令人痛心之餘,亦再度喚起社會對兒童及青少年精神健康的關注。家庭在預防這類悲劇上一直扮演關鍵角色,有社福機構推動家長成為子女的SOUL Keeper(靈魂守門人),學習辨識及回應孩子的情緒,作為防止自殺的第一道防線。   每每有懷疑學童輕生悲劇發生後,家人或許會說事前「無迹可尋」,完全無徵兆,但香港童軍總會童軍知友社註冊社工陳雅芝(Elaine)對此說法不認同,她認為,沒有不會表達的孩子,只有讀不懂孩子的家長,「或許只是細微到平日小朋友一回家便『吱吱喳喳』,但這天卻很安靜,可能已經是一個信號,他正在表達有負面情緒,但父母是否讀到呢,抑或只覺『太好了』,他今天很乖」! Elaine又引述其中一個令她印象深刻的個案,「前幾年有一名中一學生墮樓身亡,事後追查來龍去脈,發現原來這名同學在暑假尚未完結前,已經提早回學校交功課了,這個舉動並不符合他向來的性格,可惜家人並沒有察覺」。 「愛」的信息未必有效傳遞 作為前線社工, Elaine相信所有家長都關心自己的子女,只是有時候,「愛」的信息未必能有效傳遞,致令彼此之間不能達到有質素的溝通,「很多家長都不懂怎表達,只習慣用提問方式,問一些他們想知道的事情,卻很少有言語上的問候,也甚少讓子女表達感受,最終這種溝通只流於一問一答」。她表示,當親子間從小就用這種模式相處,溝通之門只會愈收愈窄,去到中學階段,便更加難搞。 為鼓勵家長在子女尚年幼的階段,懂得運用以兒童為本的溝通方式,並採取合宜的技巧及方法去拆解孩子的心底話,童軍知友社今年3月展開「聆聽童心事」計劃,並引入「守門人」概念,推動家長負起擔當子女SOUL Keeper(靈魂守門人)的角色。 香港童軍總會童軍知友社註冊社工陳雅芝(左起)、郭彥佐和馮芷悠均相信,所有家長都想關心子女,只是溝通不得其法,令孩子難以接收到他們的愛。(沈雅詩攝) 「提問」和「回應」影響溝通氣氛 統籌「聆聽童心事」計劃的註冊社工郭彥佐(Lester)說,父母是子女最親密的人,所以希望由他們築起防自殺的第一道防線,「計劃盡量做到去專業化,讓家長更容易掌握到SOUL的4大基本守護元素,為子女建立一個關愛的網絡」。他補充,「提問」和「回應」很重要,足以影響溝通氣氛,「我們建議戒用『點解』去跟小朋友說話,因為會給人審問的感覺,可以改用『乜嘢原因』、『發生咗乜嘢事』等字眼。而家長回應時,也不要急下結論、給建議,因為當我們一句定斷了,孩子就很難再說下去」。計劃亦着重提升「守門人」的危機意識,當意識到情况嚴重,就馬上運用『1問、2應、3轉介』3部曲,冀做到及早發現,及早介入。 另外,計劃也提供不少促進親子關係的活動,例如「15分鐘親子約會」。註冊社工馮芷悠(Irisa)表示,此舉目的是想鼓勵一家人多製造「We Time」,「我們提供遊戲點子,例如是『翻花繩』、『東南西北』等,都是一些非常簡單,不需要太多道具的玩意,希望家長透過玩,跟子女建立關係」。她透露,有家長反映,自從多了親子時光後,小朋友笑容多了,也更願意和家人分享心事。 在「15分鐘親子約會」活動,機構設計了1套遊戲卡,提供不少遊戲點子,鼓勵家長與子女透過玩,締造歡樂的親子時光。(沈雅詩攝) ◆SOUL︰基本守護元素 S:Support支持 照顧者需透過言語及非言語的表達,讓兒童體會到他們無條件的支持及陪伴 O:Observe觀察 學習觀察兒童的臉部表情、肢體語言等,留意他們對不同事物的反應和感受 U:Understand理解 嘗試從兒童的角度,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 L:Listen聆聽 學習仔細聆聽兒童的說話,理解他們說話背後所表達的信息 ◆Keeper:具體技巧 1問(提問) 主動關懷兒童,語氣不帶批評,並用心聆聽 例如︰嗯,看來有些事情令你感到很傷心呢! 2應(回應) 積極回應,並接納兒童的感受,展現同理心 例如︰嗯,你很擔心……(一些未必會發生的事情);如果……就好了! 3轉介 尋找專業人士介入援助 兒童繪本(沈雅詩攝) 童軍知友社及城市女青年商會聯合出版的《SOUL Keeper知心繪本——爸爸的神奇背包》是一本工具性繪本,讓家長與子女伴讀時,從中學習運用SOUL技巧,了解兒童的情緒需要。繪本定價$88,訂購︰bit.ly/3vX73Os。(沈雅詩攝)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1期]

詳細內容

名人親子:嘉欣不再BB 當媽媽後極速成長

兩孩之母的鍾嘉欣(Linda)自去年回港拍《星空下的仁醫》後,便暫別幕前工作回到加拿大當全職媽咪,一家四口安居於溫哥華,過着平凡而快樂的生活。最近劇集開播,又勾起了大家對這個甜姐兒的回憶。今次Linda演心胸肺外科醫生,網民讚她演技成熟,其中某幾場戲更惹來不少討論,說她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鍾嘉欣坦言自從做了媽媽後,整個人生都改變了,無論是戲內還是現實,都已經脫胎換骨,不再是昔日的「嘉欣BB」。   溫哥華與香港時差15小時,當我們正在忙碌工作時,身處溫哥華的Linda正準備入睡,好不容易才能請這個忙碌的媽媽犧牲一點睡眠時間跟我們談近况。她的一對子女Kelly和Jared分別5歲和3歲,姊姊已經上小學,弟弟也開始上幼兒園。所以,作為媽媽也要習慣早睡早起,每晚大約10時多便要睡覺,因為她每天清晨6:30醒來梳洗好後,便要為孩子準備餐盒。當地孩子的午餐一般由家長自己準備,加上溫哥華較少家庭會聘請傭人幫忙,所以家中事無大小都是由Linda一手包辦。 煮早餐送上學 一手包辦 2016年Linda結婚後淡出幕前,在加國回歸朝六晚十的全職媽媽生活。由全職藝人轉型全職媽媽,Linda形容這份「工」比從前忙碌3倍。「即使他們睡了,我也不能鬆懈,因為他們可能會踢被子,會發噩夢大叫,我便要立即安撫(他們)。」她和丈夫Jeremy同樣在加國成長,從前也是由父母一手一腳照顧,令她覺得做家務和帶孩子都是理所當然的事,即使辛苦也十分樂意。Linda說平日他們會請外面的幫工做些較大型的家居清潔工作,但一般瑣事如洗衣服、煮飯等,都由她自己做。當然丈夫也有份幫忙,但他始終要上班,所以為小朋友煮早餐、送上學,都主要由她負責。 功課量小 安排女兒學中文 由於Kelly已在小學念kindergarten班,兩姊弟不再念同一間學校,充當「司機」的Linda每天要輪流送他們上學,幸好兩間學校都在家裏附近,毋須太奔波。她說,加拿大的公立幼稚園和小學都是以就近入學為原則,毋須像香港家長般要為孩子選校而煩惱,她也慶幸自己所住的社區已有不錯的學校,可以放心讓子女入讀。Jared讀的幼兒園其實近似Day Care模式,回校除了玩遊戲,Linda指他會唱一些兒歌如ABC,亦會學認字。念kindergarten的Kelly就開始要寫字,但都是小量而輕鬆,接近零功課,就像Linda 和Jeremy當年在加拿大讀書一樣,不會感到壓力。 Linda雖然主張愉快學習,不過,這位媽媽竟然也安排女兒去上學校以外的課堂——原來,她覺得學中文對孩子來說十分重要,於是找了一名普通話老師教Kelly中文。「我在家會跟孩子說廣東話,但因為丈夫說英文,我和他溝通又是用英文,所以孩子接觸中文的機會其實很少。想女兒學中文是因為我覺得如果她懂得多一種語言,將來無論工作或生活上也可有更多選擇。」Linda指最初是希望找一名廣東話老師,可是尋遍整區也找不到,唯有讓女兒跟普通話老師學習。記者提議她自己教,Linda卻說:「如果由我教,她會覺得我在跟她玩耍,會不停試我底線!」 疫情延誤拍劇 歸心似箭 去年,Linda放下一對子女由溫哥華回港拍電視劇,這是她自孩子出生以來離開他們最長時間的一次,疫情更令拍攝進度延誤,令她歸家無期,整個人也變得愈來愈焦急。接近煞科的日子她更一早收拾好行李,準備隨時飛回加國與家人團聚。「拍攝這部劇對我來說遇到很多不同的挑戰,首先是疫情發展突變,由我回港時的零確診個案到第二個星期確診數字突然上升,使租借拍攝場地遇上不少困難;第二是劇中牽涉很多醫學名詞,劇本要更多時間消化和修改;第三,此劇與很多小演員合作,最初計劃是在暑假期間拍完他們的戲分,但後來因為拍攝時間延遲了,要在他們上學後找時間再補拍,總之一切都是在預計之外。」 與孩子分離 深明做父母擔憂 她說由於劇集不能在預期中完成拍攝,使她非常掛念丈夫和孩子,有段時間曾經感到非常不開心,心裏只一心想着要回家去。幸好有好朋友和助手在身邊陪伴支持,才使她捱過那個階段,亦因為這件事令她憶起當年隻身來港工作的感受。「我19歲時離開父母,自己一個來到香港,感到有點無助,也無法想像到父母經歷女兒不在身邊的擔憂和感受。這次輪到我離開自己建立的家,隻身飛到遠方工作,便深深體會到當時父母不捨的心情。」Linda指返回加拿大後女兒第一時間緊緊地擁着她,令她大為感動,兒子卻因為年紀太小,好像認不到媽媽似的,「記得回去時他只要爸爸不想要我,那一刻真的很心痛!幸好過兩天他又再黏我了,我才不太傷心呢!」 照顧子女一腳踢 鍾嘉欣當媽媽的快樂蛻變(受訪者提供) 除了學中文,Kelly(左)還有學跳舞、彈琴和游泳,Jared(右)則只有跟家姐一起學游泳。說到性格,鍾嘉欣說Jared是個百分百男孩,只愛男孩子的東西,活潑好動又大力,很有男子氣概。Kelly雖然很斯文,卻不是一個愛美的女孩,作為媽媽會用「down to earth」來形容她。「可能我本身不愛扮靚,所以女兒也跟我一樣,不過有時候見到我化了妝又想扮靚,也想學我塗指甲油。」(受訪者提供) 鍾嘉欣現時一心享受做全職媽媽,照顧一對子女的日常生活就是她滿足感的來源。(受訪者提供) 鍾嘉欣自言現在家庭就是她的一切,不過她表示若遇到合適時機也會再回港拍劇。(受訪者提供)   角色轉變:拍劇做仁醫 演技成熟 脫胎換骨 在《星空下的仁醫》中,Linda飾演心胸肺外科醫生。以往她一直飾演較柔弱的角色,這次可說是個大反轉,演專業人士既是自然,又帶一點硬朗和調皮,英文專業名詞的發音更是非常標準,得到不少觀眾網民稱讚。她也樂於見到這個轉變,不想再做「嘉欣BB」。「這幾年做了媽媽和別人太太,儼如上了一個成長速成班,自己性格上已有很大轉變,淡定了,有自信了,處事也冷靜了很多。因為兩個孩子的生命是由我去保護,我一定要夠強,思想要夠穩重和正面,才可以給他們在最安全的環境下成長。所以我現在可以成熟地演一個醫生的角色,但如果你叫我再去演『常在心』,現階段的我也不可能演出那份感覺。你可以說這是被迫而成的,但我其實也不想一世當小朋友,因為當媽媽也是一件美事。」   《星空下的仁醫》中,鍾嘉欣飾演心胸肺外科醫生,當中有不少與小朋友一起的對手戲,真正做了媽媽後,這個角色更能讓她發揮更多。(TVB劇照) 鍾嘉欣19歲隻身來港工作,初時給人甜美柔弱的感覺,所獲派的角色多是小妹妹類型,因而被網民封為「嘉欣BB」。(資料圖片) 文︰顏燕雯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1期]

詳細內容

上一課:迷你女團跳K-pop拍MV

新一輯《全民造星》掀起女團熱潮,原來這股K-pop韓風早已吹入兒童舞蹈界,小朋友一樣可以穿上女團舞台服飾隨BLACKPINK、TWICE等歌曲大跳勁舞,更可以成為MV主角,讓觀眾透過屏幕欣賞這班「迷你女團」的演出!   10年8年前,學跳舞的小朋友大都會選擇芭蕾舞或爵士舞等「考試班」,但近年兒童習舞風氣已有所轉變,10個學跳舞的小朋友中,便有過半數會告訴你他們跳的是K-pop。K-pop是指韓國流行音樂,而K-pop dance(k-pop舞蹈)則是以不同舞種展現出K-pop風格,當中包含Jazz funk、Hiphop、Voging、Urban、House等舞蹈元素。因此透過跳K-pop可以接觸更多元化舞種。 沒有「考試班」,沒有「皇家證書」,可是這種舞蹈仍然大受小朋友和家長歡迎,除了因為受到韓國偶像熱潮的影響,其舞蹈風格較多元化,較易上手,亦是原因,小朋友即使看着偶像MV都可以模仿得似模似樣。有跳舞學校更以韓國男女團的K-pop歌曲為學習主題,並特設「MV班」,讓小朋友有機會面對鏡頭,化身小明星大顯舞技。 MV班每期共4堂,學生會以一首K-pop女團或男團的歌曲作主題學習舞步,不同班別由不同的導師任教,所以雖然每期大家都是學習同一首歌,但各班也會因導師風格不同而令MV服飾、動作和走位有別。(曾憲宗攝) 穿上訂製服飾 鏡頭前表演 Prodance舉辦的兒童及青少年K-pop課程適合4至18歲,課程劃分非常仔細,首先按年齡大小分成4個組別;其次鼓勵家長先讓小朋友試堂,若小朋友喜歡的話,便可參加每期5堂的常規班。6歲以上的班級都會按小朋友程度分Level 0(初級班)和Level 1(中級班)兩個級別,而每期都以一首K-pop女團或男團的歌曲作學習主題,不論男女都可按自己興趣選擇歌曲,而導師會因應學生能力教授簡化版或歌曲MV原版舞蹈動作。完成常規班、經過導師評估後更可以銜接MV拍攝班,讓學生不止學成舞步,更可拍成MV作品,穿上專為該歌曲而訂製的服飾在鏡頭前表演。 MV班與常規班最大不同是前者需要與隊友合作,導師會在現場加以指導。除基本舞步外,小朋友也要顧及走位和與鏡頭互動,所以必先要完成常規班並通過「舞步熟悉度評估」後才可參加。(曾憲宗攝) 這天我們採訪了MV班的學生拍攝情况,她們跳的是MAMAMOO歌曲Dingga,穿上醒目服飾,加上由家長們親手設計的髮型和化妝,每個女孩眼裏都帶着光芒和自信,在鏡頭中儼如一顆顆小明星。(曾憲宗攝) 舞蹈課室特地加配了不同的燈光效果,有時候另一個創辦人阿輝(圖右二)也會負責拍攝,過程中他會教小朋友留意鏡頭及走位。拍攝後會交給專業人士剪接,約兩星期便會上載至專屬YouTube頻道及facebook,也會傳送給家長收藏。(曾憲宗攝) 加入燈效 專為製作MV而設 中心創辦人之一Wall Chan(翔老師)擁有10多年跳舞經驗,在疫情前他與朋友主要做商演、排舞、製作等工作,無奈疫情下許多娛樂行業都幾乎暫停運作,那時候剛巧有朋友問他們可否製作一些網上跳舞的教學影片,於是去年開始組織團隊作網上教學,到疫情稍緩便開辦實體課程。說到MV班的概念,由於其團隊對燈光、拍攝、製作等有一定認識,便想把這種K-pop文化帶入課堂之中,「近年韓國娛樂事業已經發展得非常成熟,很多人都喜歡K-pop,也有人自資去拍K-pop Cover(模仿K-pop團體的舞蹈),不止大人,連小朋友也喜歡。我們的課室加入了燈效,是專為MV製作而設,並會為每首歌設計適合的服飾,化妝和髮型有時候讓家長自由發揮」。 Wall Chan(曾憲宗攝) (曾憲宗攝) 不少小朋友和家長對於拍MV都感到非常興奮,如3名學生Charlene、Arie和Kellee都已經拍過幾次MV。9歲的Kellee表示很開心見到自己在MV出現,會分享給親友及同學仔欣賞。而Arie的媽媽則認為拍MV能夠給女兒留一個紀念,「平日她也會聽K-pop,來這裏試堂後她表示很喜歡,每次都會見她為了MV拍攝在家中不停練習,感受到她的熱愛,我也會把成品看完一遍又一遍呢」! Arie、Charlene和Kellee(曾憲宗攝)   ■INFO Prodance兒童/青少年KPOP舞蹈班 對象:4至6歲、6至9歲、9至12歲、12至18歲 收費:單堂體驗堂$160;常規班 $1180/5堂(每堂55分鐘); 經評估後可銜接MV拍攝班(另外收費) 地址:新蒲崗雙喜街9號匯達商業中心2102室 查詢:9848 0752 報名:體驗堂 bit.ly/3vpnQK2 常規班 bit.ly/3AKRudC   文︰顏燕雯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0期]

詳細內容

網絡世界:理解、溝通代替打罵 管教從「心」出發 孩子迷「網」知返

網絡世界彷彿有種神奇魔力,叫許多學童難以抗拒。內地早前推出新措施,規管未成年人士玩網絡遊戲的時間,本港亦有政黨倡議港府仿效。香港將來是否有「網遊宵禁」,尚屬未知之數,但專家教路,其實只要父母掌握到管教心法,就算不威迫、不利誘,不打也不罵,一樣可以令孩子不再迷「網」!   21世紀的數碼原住民,天生已經和網絡世界密不可分,近年網上學習成為新常態,更令學童使用電子產品的機會愈來愈多,使用時間亦愈來愈長。要防範孩子步向「網絡成癮」(Internet Addiction),家長必須提高警惕。從美國心理學學者Kimberly Young在1990年代編訂的「網絡成癮診斷問卷」(Internet Addiction Diagnostic Questionnaire, IADQ),網絡成癮有以下特徵︰ (1) 全神貫注於互聯網 (2) 需要不斷增加上網時間,才能獲得滿足 (3) 試圖控制、減少或停止上網,但最終失敗 (4) 當試圖減少或停止上網時,會感到不安或情緒波動 (5) 上線時間比原先計劃要長 (6) 危及個人關係、工作、學業、事業 (7) 向家人、專業人士隱瞞成癮真相 (8) 透過上網逃避問題 網絡潛藏陷阱 憂扭曲兒童價值觀 事實上,學童在網絡世界所做的活動很多,除了打機,還包括瀏覽社交媒體、在即時通訊軟件發放信息等。從事生命教育工作逾20年、經常應邀到學校主持講座的EDIT Workshop創辦人陳志耀(Tommy)發現,家長很多時只着眼於子女上網時間的長短,卻忽略了其他背後的陷阱,包括這些網絡活動,很可能為孩子帶來扭曲價值觀。 陳志耀(受訪者提供) 網遊推翻傳統理財觀念 「虛耗光陰、荒廢學業等,這些只不過是表徵,最危險的,反而是小朋友在未形成獨立分辨和思考能力之前,已經被網絡遊戲、社交媒體灌輸了一套扭曲的價值觀。」經常和年輕人接觸的Tommy舉例說,近期大熱的元宇宙(metaverse)概念,便興起了一種嶄新的網遊文化,「以NFT(非同質化代幣)的形式,在元宇宙中創建財富,達至Play-to-Earn(邊玩邊賺)」,這些經濟活動,徹底推翻傳統以來,備受社會推崇的「自食其力」、「多勞多得」的理財觀念。 最近不少中學生熱中的元宇宙網遊,令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界線變得愈來愈模糊,衝擊很多傳統價值觀。([email protected]) 即使不打機,長時間浸淫在社交媒體一樣會出事,「昔日,影響孩子的,往往只得父母、老師或幾個主要的親友,但現在,還有YouTuber」!Tommy便遇過一名只有8、9歲的小女孩,奇怪她已經搭建了一套很強但扭曲的世界觀,Tommy深入了解後,才知道罪魁禍首是YouTuber,「有時連家長都不以為意,覺得小朋友又不是看什麼傷風敗德的東西,純粹在YouTube『聽人講嘢』,但每日半小時,孩子就會漸漸認同對方所講,產生共鳴」。 怎樣與數碼原住民同行,是這代爸媽的必修課。針對不同成長階段的子女,Tommy有不同的建議,家長不妨「對號入座」。 ◆幼兒期: 忌電子奶嘴 高感官刺激 在幼兒階段,Tommy建議家長盡量延遲讓他們接觸電子世界,「如果2、3歲便給他電子奶嘴,很快就會上癮」。他解釋,熒幕和影片快速運轉的光畫,會刺激大腦表層,假如幼兒從小習慣了高度的感官刺激,當他們慢慢長大,敏感度便會降低,需要不斷「加碼」才能得到滿足,網絡成癮的風險便會增加。隨之而來,是一連串狀况需要處理,「小朋友會比較難於專注、集中,表現得很活躍,坐不定」。 ◆初小期: 宜限制使用時間 增親子活動 如今很多孩子在小學甚至初小,都已經需要使用電子產品在網上學習,Tommy認為,這是大勢所趨,難以避免,但要小朋友學懂節制。小學生年紀尚小,相對受教,他建議家長要有界限設定(boundary setting),使用熒幕時間(screen time)亦要有規範,藉此培養子女自律的習慣。 協議使用時限:家長要為初小期的子女設立使用電子產品的守則。([email protected]) 「溫柔」堅持時限底線 家長需要先為孩子篩選及過濾合適的遊戲、卡通片、影片等,然後設定觀看的時間。「舉例,大家協議好每日可使用30分鐘電子產品,在即將完結前的5分鐘,家長要作出提示,讓小朋友有充足的心理準備。時間到了,便要關機。」不過,孩子總喜歡在這時候討價還價,甚至哭鬧發脾氣,Tommy提醒家長,必須「溫柔地堅持」,不容就範。 「『溫柔』是重點,不要一味靠惡。」Tommy說,家長想處理好孩子的行為,就需要先處理他的心,「你觸動不到他的心,不用待初中,高小就已經反叛了」。他亦不主張運用賞罰機制,「利誘引發貪婪,威迫帶來恐懼,在他們心理上,同樣栽種了不良的種子」。回應上述的場景,Tommy會以鼓勵代替責罵,「雖然今次做不到、不達標,但我相信你明天會再好些」。話語中,讓小朋友感受到父母是愛他,而不是批判他,「可以管教,但不是管束;管教是帶着愛的,管束會讓人感到窒息、沒有自由」。 面對小朋友哭鬧扭玩機,家長需要溫柔但堅定地說「不」,不能一味靠「惡」。([email protected]) 勿讓子女閉門上網 話說回來,這個年紀的小朋友,還是初嘗使用電子產品的滋味,由「無變有」,Tommy稱,家長可趁早做好把關的工作,揀選合適的網站之餘,更要「見光」,「千萬別讓子女習慣關上房門在房間自己上網,這個會變成『黑洞』,很危險的。要上網、要打機,就要在客廳,並接駁到投影機或電視上,那他在看什麼、玩什麼,大家都一目了然」。他又語重心長地勸告家長︰「就算有能力負擔,都不要給孩子最先進、最高階的電子設備,因為太極級的享受,只會令他們對其他事物失去興趣。」 父母助建現實滿足感 要防範孩子墮入迷「網」的深淵,Tommy相信,最佳的方法,是幫助孩子建立多元化的興趣,父母亦要以身作則。「我發現很多家庭,周六日的親子節目,不外乎逛街、看電影、吃東西,這不是錯,但相信這些節目,大人感享受多於小朋友。」綜合Tommy觀察,有幾類年輕人較不容易迷戀網絡世界,「自幼喜歡閱讀、喜歡野外活動、喜歡群體生活的年輕人,他們在現實世界的滿足感很大,所以不需要走進虛擬世界填補心靈」。 父母是孩子的一面鏡,如果平日父母自己也是機不離手的話,你的管教,就失去說服力,Tommy便認識有家長在家裏設立「無電子」時段,值得大家仿效,「晚上去到某一個時段,全家都收起電子產品。這對父母原本也愛看電子書的,但為了孩子,亦盡量減省依賴電子產品,轉回看實體書」。 幫助子女建立生活的滿足感,例如做運動、閱讀等,可令他們減少迷「網」。([email protected]) ◆青春期: 嘗試代入 尋心癮根源 孩子進入青春期,家長很難再用幼兒期、初小期的那套管教模式,若察覺子女有網絡沉溺的問題,Tommy奉勸大家,第一步不需要急於處理他的行為,而是要先處理他的心,「沉溺只是結果,心癮才是根源」。 勿批判 最緊要「啱嘴形」 在親職教育路上,Tommy經常聽到家長說「我細個都唔係咁」,他指出,這句話,若聽進子女耳中,往往會惹來反感,「孩子會覺得父母不理解他,你們只是憑自己的經驗、經歷、價值觀去判斷他,於是父母一開口,他便感到煩厭」。 想打開溝通之門,家長必須改變心態,「要明白教養模式已經不同了,若仍事事以管教、督促、糾正為先,『撞牆』的機率很高」。他指出,這個世代,家長要以「同行」的方式取代「教導」的方式,並從孩子身處的「成長階段」出發,也需要校正頻道,「要讓他感受到,你不是無知的。當今令年輕人着迷的元宇宙、NFT,若你完全不理解,但又出言阻止,孩子只會覺得跟你講也『嘥氣』,所以『啱嘴形』是重要的」。 「理解會帶來突破」 因此,重建關係的第一步,在於理解,「理解會帶來突破」。然而,Tommy再三強調,理解孩子,不代表同意他的所有行為,「你要處理一個人的沉溺問題,不代表你要跟他一起沉溺。但你一定要嘗試代入,究竟他在經歷什麼,以致他會有沉溺,這才會找着他心癮的最根源」。 他又勸勉家長,要多些關心孩子,「很多時,家長都習慣跟子女只有功能性的互動,回家第一句便問『功課如何』、『學校學習如何』,以致我也聽過不少年輕人埋怨,父母從來沒有關心過自己。在孩子眼中,父母愛的,只是他的能力、表現和行為」。說到底,孩子渴求的,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同行者,為人父母者,勿讓自己成為把孩子推落網絡深淵的幫兇。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0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