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給阿仔最難忘的香港回憶

近一個多星期,香港發生了很多事。 好像已經是恍如隔世的6月4日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出席了六四燭光晚會。阿仔很久已沒有跟我去六四燭光晚會(他上一次去是他未完全懂性時),但基於他下年年初會移居澳洲讀書、未來不知幾多年都不會在六月人在香港,老婆與我今年就帶他去了。我們希望阿仔不會忘記政權開槍殺人民的惡行及整場民主運動曾帶來的希望。另一方面,我們亦擔心,如果阿仔今次不去,到他長大後就算想去,都不知道將來的香港政府還會否容許這晚會的舉辦。 阿仔仍不斷「O嘴」,難以置信一個政府可以這樣對待人民。 基於他現在懂性了,今次阿仔出席六四燭光晚會是聽得明白講者內容的。雖然他未至於好像老婆與我一樣,一路聽前香港學運領袖李蘭菊憶述六四淩晨天安門血腥場面就一路流眼淚,但阿仔仍不斷「O嘴」,難以置信一個政府可以這樣對待人民。然後到他聽兩位記者憶述當年所見所聞時,提到近年有人嘗試否定當年發生的事,阿仔就更覺得說謊言者可恥。縱使他很累,但阿仔堅持留下至機會結束,我們回家都已過深夜十一時。陪伴他入睡時,他說見到那麼多人為三十年前的事堅持回憶很感動,而他將來人在澳洲都會每年六四與老婆在家點蠟燭悼念。 剛好讓阿仔吸收六四集會的意義,又到6月9日反送中大遊行。以九歲標準來說,阿仔已算很清楚有關議題,他說得出條例容許把在香港的人送上大陸受檢控,他亦知道問題之一就是只要你說或做一小點大陸不喜歡的東西、他們就會找各種理由去告你。老婆與我決定帶他去這個遊行。 為何帶阿仔?首先,我們感覺到,今次的遊行會是2003年以來最大型的遊行,這次是阿仔參與及見證歷史的一個難得機會。第二,雖然我們知道當天會很熱、阿仔會很辛苦,但我們一方面想他看到香港大眾示威者最和平優秀一面、為他在去澳洲前鞏固自己香港人身分,另一方面讓他學習到爭取正義時要堅毅。第三,縱使遊行前一兩日有些傳聞說遊行當日會爆發大型暴力事件,老婆與我認為,既然好幾個朋友都會帶小朋友來,我們可以大家互相照應,而且只要人數夠多,就算有暴徒都難以做到什麼。 在那一刻,自私的我慶幸阿仔會在澳洲度過少年期、但愛香港的我就更加為那層沒有阿仔那麼幸運的勇敢香港年青人感到淒涼。我們一群中產、中年人的確虧欠了一群守護香港的少年。 到了遊行那天,我們一家約下午二時到維園與一群朋友會合。當時天氣已很熱、維園亦很多人。我們終於要逼到約傍晚六時半才能離開維園出發,在出發前阿仔與朋友的孩子們都是每走三步就要停下呆等時坐下來。到離開維園後,因人數太多,我們都要到晚上約九時半才到金鐘。基於當時已經有零星消息指政府總部醞釀衝突,我們就在太古廣場離開了。 阿仔整天都沒有投訴、沒有發脾氣,問他是否需要離開時他更堅持要走下去。回家後,阿仔承認,其實我們終於能離開維園時他曾感到很累、有考慮過放棄。但當他見到有很多人都和平地堅持下去、而我們的一群朋友又不時鼓勵及照顧他,他就既感動亦精神起來了。阿仔說,這個大遊行經驗令他一世都不會忘記。 就是這樣,阿仔在移居澳洲讀書前有了最難忘亦美麗的香港回憶。 後記:到了今個星期見到警察以極少數滋事者為藉口,瘋狂地向幾萬個大部分是少年的和平示威者亂放催淚彈,甚至開槍,我們一家三口都傷心到極,老婆與我都分別哭成淚人。一路看着警察鎮壓場面、一路眼望阿仔,我不禁在想,如果阿仔留在香港,他到十多歲時,是否都會難逃今個星期那群無私愛香港的年青人的同樣命運?在那一刻,自私的我慶幸阿仔會在澳洲度過少年期,但愛香港的我就更加為那層沒有阿仔那麼幸運的勇敢香港年青人感到淒涼。我們一群中產、中年人的確虧欠了一群守護香港的少年。

詳細內容

自在港媽:港孩的未來

由端午節晚開始,雞蛋仔連續「夜驚」,半夜驚醒掙扎,聲嘶力竭地大哭直至清晨才會入睡,不能踫也不能哄,只能夠頂着黑眼圈看守著他。不知道是否欠缺休息,由醞釀六九大遊行開始,就已經精神緊張,總是暈眩偏頭痛。迷迷糊糊間做了個惡夢,夢見天安門母親來到香港與「夏愨道母親」抱頭痛哭,原來把屎把尿奶大的孩子,學會明辨是非之後卻為了理想而頭破血流。 嚇醒了,捏一把汗,問自己為下一代爭取了什麼?作為一個媽媽、妻子、媳婦,我知道維持家庭和睦,避免敏感話題的詭秘。知道有家長抗拒與子女討論政治,認為複雜社會議題搞砸家庭和諧;但不談,不等於不存在,孩子之間也會討論。網上有各式各樣的中學生聯署,自發提出反對修例的意見,當然支持修例的人也發表聲明,但內容總是有意無意批評年輕人,對他們口誅筆伐,亦看到家長認定子女幼稚偏激感到沮喪,加入指責行列,把自己的孩子歸邊為憤青、廢青。 或者年輕人真的血氣方剛,但他們未必是目不識丁、不一定是雙失青年;我見到很多有教養、有學識、有堅定虔誠宗教信念的年輕人上街,他們用和平理性的方法表達政治立場,作為家長應該為他們的成熟懂事而感到安慰。 她告訴我兒子的同學似乎也有特殊學習需要,雖然那孩子的媽媽不停哀求,但她沒有勇氣協助,她說:「如果跑門路招人妒忌給告發了,後果不堪設想,那麼我可憐的孩子有誰照顧?」 就在六九遊行前一天,帶兒子接受感統訓練時與一位國內媽媽聊天,她很羨慕香港人,她的兒子確診亞氏保加症但為了獲得特教學額及支援,她一家總動員攀關係「託上託」,並且要一次過繳交三年的訓練費用。結果一年過去了,每天的特訓成效不彰,不及她每個週六往返香港接受一小時的訓練,只是三次就已經取得成效。 她一直對國內的訓練員專業資格生疑,耽誤了寶貴的介入時間,奈何國內媽媽敢怒不敢言。她告訴我兒子的同學似乎也有特殊學習需要,雖然那孩子的媽媽不停哀求,但她沒有勇氣協助,她說:「如果跑門路招人妒忌給告發了,後果不堪設想,那麼我可憐的孩子有誰照顧?」 如果法例還未通過已經惶恐以言入罪,那麼二十年後的雞蛋仔享受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會是什麼光景? 說到此,我們兩個都沉默了,她讓我聯想起毒奶粉事件,那是所有媽媽的恐懼。在香港有獨立完善的司法制度,保障及監管各類型商業行為,不懂法律也可以信賴律師支援;所以當聽到法律界認為要更加多時間仔細研究《逃犯條例》修訂,但政府卻一意孤行倉猝修例,我感到心寒。將來,奉公守法的媽媽,為子女健康爭取醫療保障,會否也觸礁負上刑責? 回歸不過是二十多年,我和大多數人一樣,形成了自我審查意識,不會隨便公開表達批評政策,不願意和家人討論政見避免吵架,不敢在社交媒體行使言論自由。從前在紀律部隊工作需要刻意保持政治中立,現在離開政府卻也走不出「陽光測試」,對個人言論煞有介事的自我審查,在親子版分享對逃犯條例的感受,也需要多番掙扎,既擔心失去讀者又擔心日後被秋後算帳。如果法例還未通過已經惶恐以言入罪,那麼二十年後的雞蛋仔享受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會是什麼光景? 文章由星期日啄磨到最後截稿死線,仍然五臓翻驣思緒混亂,這一刻已是六月十二日中午,電視畫面見到示威人士在夏愨道聚集,我的學生終於報平安,我的兒子終於睡醒,但我的心很沉重,該如何守護港孩的未來?

詳細內容

無字繪本激發小孩創意! 繪本界KOL肥哥哥:家長講故事要放下身段

知識可以取代,但創意無法取代,當外界熱烈討論哪種行業會被AI取代時,創意更顯得可貴,而創意不但與藝術有關,更關乎小朋友的解難能力,小朋友能否突破框框,想出與別不同的答案,解決眼前的問題?兒童界KOL肥哥哥一直致力推動兒童閱讀,今次他推出「童心推薦」計劃,提供私密書單,增強小朋友創意,提升他們的閱讀興趣! 文、圖:譚凱欣 當小孩子說一些「無厘頭」的事、奇怪的形容甚至有時滿嘴「屎尿屁」,大人們會否說「很無聊!」、「浪費時間!」、「沒有營養!」呢?香港專上教育學院「幼兒市場管理及教育專業文憑」導師、專門介紹繪本的肥哥哥卻覺得這些小朋友獨特的特質非常珍貴。 肥哥哥發現當家長埋怨小孩不喜歡閲讀,或家長講故事講得不好時,背後的原因是家長不懂得探索小朋友的興趣,他因此推出「童心推薦」計劃,「其實首先要跳返去童心,而家呢堆好creative(有創意)嘅書,(家長)會覺得好無聊,學到啲咩啊最尾,有啲咩message啊等等」,但小朋友聽到這類型的書則會非常雀躍,即使讀完書單裏的書沒有東西學到,卻會激發到他們對閱讀的興趣,肥哥哥笑說「相信佢哋會衝去圖書館借!」。 肥哥哥認爲家長應找回自己的童心,投入故事,小孩才會愛上閲讀。 其實家長講故事講得唔好,原因係無咗個童心 肥哥哥向大家講故事時猶如一個表演者,七情上面,他自己也很投入故事當中的内容,「童心」書單不但為小朋友而設,更爲大人找回失去的童心。談及如何培養小朋友的想像力和創意, 肥哥哥建議家長在小朋友看完故事時,可嘗試叫小朋友改劇情,家長又可以設定問題讓他們找答案,例如在《我的飛天馬桶》中,家長可以叫小朋友設計一個馬桶,問小朋友會想設計怎樣的馬桶?「唔使同佢哋講呢樣嘢錯,等小朋友自己發掘就OK,唔需要講個馬桶唔得,佢哋喺呢個世界發現咗啲咩,咪由得佢發現啲咩,小朋友就會滔滔不絕係咁講。」家長與小朋友相處時,不需無時無刻擺出一副大人的成熟模樣,每當大人覺得好無聊,其實小朋友就會覺得好好玩,「其實家長應開放自己的心,小朋友嘅世界就係要知道呢啲野,點解要咁快閂咗佢哋道門?……其實家長講故事講得唔好,原因係無咗個童心」,若連家長們自己都放不開,很難令小朋友喜歡閱讀 。 即使故事表面上很無聊,都會激發小朋友的興趣,打破傳統想法的框框! 無字天書看第二次、第三次才會恍然大悟,有很多留白,給予人想像的空間 現時不少家長都會視乎繪本的實用性和功能性而選擇購買,例如《飛機小百科》等充滿實用知識或者有特別信息的故事才覺得值得購買,但肥哥哥認為日本流行的無字繪本絕對更有助提高小朋友的想象力,但是對於講故事的人難度更高,更稱這類繪本為「無字天書」。他推介了《海底來的秘密》、《當天使飛過人間》、《拐杖狗》和《因為我愛你》等,「家長學識謙虛,講故事唔係容易嘅事,唔好睇少繪本帶比小朋友嘅影響」。家長選擇繪本時的角度可能是要「學字」「認字」,覺得少文字就不實用,但無字天書能夠訓練小朋友的表達能力,可慢慢讓小朋友說出故事,而無字天書令人回味的地方是,當中的情節要看第二次、第三次才會恍然大悟,有很多留白,給予人想像的空間。肥哥哥說,小朋友閱讀時與日常生活的畫面結連,會令他們的感受更深,每個人所領略的道理都不同,「其實連大人都適合睇」。 這獅子和斑馬原來是人!他們都是爲了自由而扮成動物的監犯,他們怎樣逃走出來呢? 童心推薦 — 肥哥哥私密書單 | 激發孩子創意 1. 當一天文具 2. 電梯來了,請上樓 3. 這個故事沒有龍喔 4. 我是章魚燒,我叫章魚三郎 5. 千萬不要按按鈕 6. 妖怪爸爸上班去 7. 毛毛的爆炸頭 8. 好好哭吧! (2版) 9. 天空100層樓的家 【童心推薦】肥哥哥誠品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6月30日 (三) 店別: 誠品尖沙咀店2/F兒童館、誠品太古店1/F兒童館

詳細內容

自在講媽:家庭快樂能量

早幾個星期前與一班中學生家長,討論如何啟動家庭快樂能量,當晚有幾位家長提出快樂就是「孩子願意和我互動」、「孩子表達對父母的關心」,最傷心就是聽到「孩子責怪父母不了解他們」。我也明白與青少年同行可以充滿挑戰和挫敗感,就算在幼稚園和小學「打好個底」,升中後親子關係都可以變成中美貿易戰,不穩定而且難以預期。 在幼兒階段家長影響力無遠弗屆,老實說沒有你帶子女出門,他們什麼也探索不了,當然如影隨形地牽着衫尾走。不過家長要接納,步入中學總得要讓出空間予子女的朋友和夢想,這時候仍然定義「孩子的快樂便是我的快樂」就一定會踫壁;因為孩子的快樂可能是通宵達旦和網友打遊戲機,又或者是連群結黨去韓國追星,總是與父母的期望有落差。 請緊記子女邁向成熟,可能會談戀愛、可能會負笈海外,父母有多不情願,他們還是會模糊地開展人生另一階段。隨著孩子成長父母的角色不是淡化,相反只要家長成功轉型,仍然可以陪伴子女享受生命。試鬆綁腦筋換成「我快樂,孩子更快樂」的視角,在青少年子女面前示範,如何為自己的幸福定下正確標準並且熱切去追求。 與其囉嗦訓話,倒不如示範如何照顧身心、讓自己由衷的快樂,好讓子女觀察成年人的胸襟,學習待人接物挑選朋友、學習管理情緒,學習在順景逆景保持正面心態 有媽媽說兒子完成繁重課業之後要打遊戲機「減壓」,雖然他名列前茅,但睡眠不足大大的黑眼圈讓媽媽很心痛。為此訓勉兒子要「錫身」不可玩電玩,兒子卻堅持己見,反問母親焦慮不安,為什麼不先疏理好個人情緒?面對「以下犯上」的大膽鍊言,母子當然是吵架收場,但從兒子的角度看,他眼見雙職父母日理萬機身心疲累,回家也沒有什麼生活逸事可分享;除了工作和家庭,父母的生命還有什麼呢?年輕人會思考,長大後會否像爸爸媽媽一樣了無生趣?行屍走肉的生活不快樂,又有什麼資格批評我打電玩減壓? 子女仍然深受父母影響,只是多了點思考卻又未能完全自立門戶,他們渴望得到與成年人般的尊重,我們也期盼子女能成熟思考,為個人行為情緒負責。不過,與其囉嗦訓話,倒不如示範如何照顧身心、讓自己由衷的快樂,好讓子女觀察成年人的胸襟,學習待人接物挑選朋友、學習管理情緒,學習在順景逆景保持正面心態。 越懂得讓自己身心舒泰的家長,越能夠從容面對子女成長的挑戰,越能夠建立長遠而健康的親子關係。要家庭充滿正能量還是要先從個人入手,靜下來尋找生活的滿足感,在孩子面前做個愛自己的榜樣。

詳細內容

暑假入營﹕暑假拋開書包入營 親親海洋 邊玩邊學

  眨眼間,今個學年快將結束,爸媽又是時候替孩子安排暑假節目了。暑期班包羅萬有,但不管選什麼也好,最好至少為小朋友選一個營地活動,原因是正如資深教育工作者陳葒所言︰「很多寶貴的知識和經驗,都是無法在其他興趣班學到的,只有在營地,他們才可體會。」今期《HappyPaMa教得樂》蒐羅了多個別具特色的營地活動,有日營、宿營,甚至露營,總有一項適合你家孩子。 文:顏燕雯、許朝茵、沈雅詩      攝:黃志東   暑假體驗營又嚟啦.趁早籌備有得揀 ◆入門日營 訪動物之家 餵鯊魚跟海豹玩 喜歡小動物的孩子,替他選一個跟小動物有關的日營就最適合不過。海洋公園每年暑假都有舉辦動物體驗營,而且非常搶手,皆因平日大家只能隔着玻璃或從遠處觀望動物,但在體驗營裏,小朋友和動物就可變得非常親近,例如今年小學員便可以利用魚竿親手餵飼鯊魚,以及在極近的距離觀察海豹,機會非常難得! 參加動物體驗營,小朋友可以親手餵海豹吃小魚。 可愛海豹 今年的暑期動物體驗營活動分為5個級別,每個級別都是玩足數天的日營活動,其中兩個是連續3天半日制的「童遊探索隊」,分上午及下午班,專為4至5歲幼童而設;另有兩個是3天全日制的「樂遊探索隊」,適合6至8歲兒童參加;還有一個專為9至11歲兒童而設的「漫遊探索隊」,在5天課程裏,第3至4天是夜宿活動,小學員可以徹夜留守海洋奇觀,度過一個晚上。 除了可按年齡選擇合適組別外,小朋友亦可按興趣揀選活動,例如「童遊探索隊」分為樽樽隊及小紅熊隊,前者會探訪海岸動物、熱帶雨林動物及雀鳥,後者則主要認識海豹和小爪水獺。 6至8歲小朋友如參加「大嘜隊」的話,除了能深入「尋鯊探秘」幕後設施,了解水族員的日常工作,更可以拿起魚竿,為鯊魚和鯆魚送上小魚大餐,近距離看到牠們爭吃的開餐情况,機會難得。 除了跟動物及護理員見面,亦包括小組活動。例如參觀「水母萬花筒」後,導師會教學員以膠袋製作水母,這並非純粹一個手工那麼簡單,小朋友可以體會到原來膠袋跟水母很相似,提醒自己以後要好好處理這些廢物,避免被大海中的生物誤食。 在教育大使帶領和講解下觀察水母,所學到的知識比看書本更多更深入。 平日我們只能遠距離觀察海豹,但「小紅熊隊」的學員可以在觸手可及的位置認識海豹的身體特徵。 各個活動內容雖有不同,但同樣可與動物護理員見面,深入了解各種動物的生活習性,再配合藝術創作、小組任務和探索小挑戰學習。為鼓勵小朋友投入參與,每天活動後,導師都會給學員頒發獎章,讚賞他們的能力。 到了課程最後一天,孩子的其中一名家長更可入園,欣賞孩子向大家展示的學習成果。 ■INFO 海洋公園學院夏日歷險2019 「暑期動物體驗營」 對象:4至11歲(分3個年齡組別) 日期及時間: 7月6日至8月31日(3至5天課程,有多班選擇,詳情可瀏覽網站),每班截止報名日期為開課前7天 地點:海洋公園內 費用:$1980至$4380不等/每位 主辦單位:香港海洋公園學院 查詢:3923 2323(選擇語言後,按「4」字聯絡海洋公園探索及教育部) 網址:bit.ly/30PDTkn 玩完龍舟後,小朋友可玩獨木舟,觀賞營地附近的生態景觀。 划獨木舟 賞生態景觀 夏日來臨,最暢快莫過於親親海洋。近年社會非常關注海洋生態,但小朋友對於海洋世界又認識幾多呢?生態教育及資源中心與香港小童群益會今個暑假合辦「海洋科學營2019」,孩子不單可享受3日2夜的宿營樂趣,還可一次過學習科學與海洋生態的知識,非常充實。 主辦單位早前舉辦了簡介活動,當日導師介紹大家認識一個來自海底的朋友——海膽,導師一邊把海膽放在手心上,一邊講解牠的特性。當孩子看到海贍的刺針慢慢向下垂,形狀由原先的圓鼓鼓,縮成為扁身時,都大感驚奇。導師解釋:「因為海膽離開水源太久,開始感到害怕,便會縮細身體,保護自己免受外敵傷害。所以看到牠這個樣子,便要把牠放回水中。」孩子聽罷,都乖乖把海膽放回水族箱內,免得嚇怕這海洋小生物,過了不久,牠便回復脹鼓鼓的外形。 海膽會縮扁身體保護自己,小朋友見到這個形態,便要把海膽放回水中。 其實海底生物品種多不勝數,有些更是不易看到,例如馬尾藻,屬於海藻類,生長在海底,平日我們都較少機會看見。為了讓小朋友了解更多有關馬尾藻的知識,導師還給予特製的顯微鏡,再配合平板電腦或手機,讓小朋友仔細地觀賞到馬尾藻的美態,之後大家更可展現創意,用紙筆畫下馬尾藻的形態。 海洋科學營的其中一個環節,是讓小朋友認識魚兒身體內的一個特別的器官「耳石」。不同魚類的耳石,形狀亦各有分別,有助鑑定魚兒品種。 只要把平板電腦或手提電話調校至自拍模式,之後把特製顯微鏡加在自拍鏡頭上方,再把小量馬尾藻放到顯微鏡上,便可從屏幕見到放大了的馬尾藻。 DIY皮影偶 學光影概念 除了觀賞海洋生物,科學營也涉及不少科學理論,其中一個環節是光影海洋工作坊。活動利用中國皮影戲這門傳統表演藝術,介紹光與影的基礎概念,小朋友還可以學習DIY個人專屬的皮影偶。 參加海洋營,又怎少得親親大海呢!科學營內還包括了龍舟及獨木舟練習。課程上,孩子會穿上救生衣,亦要細心聆聽導師講解所有基本技巧後,才可坐上龍舟大顯身手。 小朋友除了可自製皮影偶,更可即時看到效果,玩得不亦樂乎。 當日所見,雖然小人兒略嫌氣力不足、划艇的節奏亦沒有專業的龍舟健兒般那樣整齊,但在導師的帶領下,大家仍可以向前推進,並考察營地附近的河口位置,細看紅樹林這個生態景觀。 ◆宿營之選 ■INFO 海洋科學營2019 對象:適合8歲或以上 小、中學生 日期:7月21至23日,7月23至25日(初階篇,適合第一次參加者) 7月14至16日 ,7月16至18日(進階篇,去年海洋科學營及格學員優先報名) 地點:西貢香港小童群益會白普理營 主辦單位:生態教育及資源中心、香港小童群益會社區創意學習中心及香港小童群益會白普理營 費用:$2200/位 查詢︰2338 0160 網址︰urlzs.com/wxwRw 「4A五行營」的水行課有不少水上活動訓練,這些活動在平日的學校課堂中都不易接觸得到。 結合4A理念 學生活自理 資深教育工作者陳葒一向主張多元創新教育,他創辦的社企小島學園,今年將再接再厲,舉辦多個創新學習營,而且結合4A教育理論,即激發學生自主學習(Autonomy)精神、置學習於實境(Authenticity)之中、所學的跟生活有關連(Association),並強調要為個人及社會創建成就(Achievement)。 在生活自理課中,孩子要學習基本煮食技巧。 除了有專為高小和初中生而設、以五行技能為主題的「4A五行營」,小島學園今年更破天荒舉辦3日2夜「幼童營」,接待一班即將升小一及小二的「BB」,務求激發他們的好奇心和求知慾。陳葒笑言這是一個「大膽」的決定,但充滿信心,「我們去年也辦過親子幼童營,累積不少經驗,今年想再試試讓這班小朋友獨個兒入營,我們預計有一定困難,但有信心應付得到」。 搭建帳營是學童的責任,不能假手於人。 陳葒之所以要向難度挑戰,背後抱持着一個理念,「希望這班小BB在正式坐上12年教育列車之前,可以先感受一下,何謂不一樣的學習模式,到將來他們懂得對比當下的應試制度時,就會有很大的衝擊」。 露營初體驗 訓練野外生存 如果嫌日營、宿營太過「小兒科」的話,那麼來一個露營吧!童行森林學院將於暑假舉辦2日1夜「星空探險家」系列露營活動,年齡只要介乎6至12歲的學童即可報名參加。 導師將介紹基本露營裝備,亦教授紮營技巧。 童行森林學院創辦人鄭燕霞(Bonny)曾從事教育工作15年,她認為大自然是小朋友的最佳學習場所,「大自然、戶外地方,小朋友可以看到、學到更多,如何在野外生存,這些經驗,他們可以畢生受用」。是次「星空探險家」系列露營活動,導師會教授起營技巧及介紹基本露營裝備,還有一連串的森林技能訓練,包括釣魚、紮草屋、生火、戶外烹飪等。 走進大自然,認識小昆蟲。 Bonny笑言,家長對露營的恐懼多於孩子,「我明白家長的憂慮,但儘管放手給他們一試吧,我們的導師有豐富經驗,而且人手充裕,師生比例不低於1比6,即使自由活動,都會有導師在場監管」。 她又提醒家長,一定要讓孩子參與執拾行李,別事事替他們代勞,「家長以為代小朋友執得妥妥當當便萬無一失,但很多時,我們都見到孩子找不到要用的物品,因為他們沒有參與執拾過程,根本不知道東西放在哪裏」。 自然歷險 觀察野生生物 海岸生態搜查 在導師的帶領下,小朋友可近距離欣賞海底世界,認識更多海洋生物。 小朋友在書本上,可能見過不少大自然及海洋物種,但大家有親身接觸過嗎?世界自然基金會香港分會(WWF)將於暑假舉辦「兒童夏日學堂」,透過一連數天的日營活動,以「自然歷險隊」及「海洋探索家」,帶領小朋友認識更多本港獨特且多姿多采的自然生態。 自然歷險隊為期3天,以高小學生為對象,小朋友可從中認識傳統基圍文化,並觀察及記錄野生生物,學員還可參與浮潛探索海洋環境,並作海岸生態大搜查、生態足印大檢閱等活動;至於為期2天的海洋探索家,則主要為初小學生而設,小朋友同樣有機會參與海岸生態大搜查,並乘坐玻璃底船認識珊瑚,以及觀賞劇團演出海洋互動劇場等活動。          

詳細內容

小學雞媽媽:校訓的智慧和風骨

臉書上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聯署猶如雨後春筍,在虛擬世界怒放,彷彿為幾年間的無力感來一趟強力回彈,也讓我們一窺各校校訓的智慧和風骨—— 《逃犯條例》強力回彈 「『光我邦兮,輔我國民』,我校校歌一句,是創校當年先師寄望我輩學子要心懷家邦、匡世經緯……在我城風雨飄搖、禮崩樂壞之際,我等協恩校友及學生定不能對此視若無睹……」 「聖芳濟兩校師生一直珍重自由、人權、獨立思考和博愛精神。真正的博愛並非尋求表面的社會和諧,而是為社群和下一代的安定和公平正義的生活做最好的決定。我校既有校友身居政府、立法會要職,更應承繼母校教誨,做一個對社會有擔當的濟記人……」 「『登高見博』是母校的校訓,正正教導我們不可囿於井底,要望遠而識廣。放眼國際,認識和擁抱普世價值,捍衛真正的法治精神,彰顯公義,愛護我們的香港……」 校訓被活出來 頭一次感到,從前高高掛在禮堂頂端的校訓,真的有被活出來。考試在即,可是我和念初中的兒子一起研讀當中幾篇,興致勃勃。 畢竟,哪有這樣的政府,偏愛提供如此難得機會,鼓動全港各校師生就同一題目各自書寫、互相觀摩、一同發力? 探求真相 擇善固執 二百多個聯署反對(截至29日晚上)堪稱議論文大雜燴,各有筆法,有的清晰說理,有的窮追不捨,有動之以情,也有好不容易的——來自福建中學和培僑書院的師生校友特別勇敢,你懂的,「福建的學生面對社會上不公義的狀况,理應勇於探求真相,擇善而固執……」「我們一眾培僑書院校友與學生對特區政府的行徑深表遺憾……」正如教聯會新聞稿上寫的「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喊賊捉賊的最佳範例),我懇請校方堅守本業,不要以教育以外的理由,為難行使表達自由的在校師生。 遍地開花,真叫人看得激動。雖然前望樂觀不起來,但還能掙扎的話就掙扎吧。周日路上見。  

詳細內容

教大GPS:學習 vs. 自由遊戲

春去夏來,轉眼間暑假又快到了。很多家長都開始密鑼緊鼓地為子女安排各式各樣的活動或課程,讓子女善用暑假去學習。很多時候,經過一連串寓教於樂的活動,兒童似乎真的度過了充實的假期,也似乎真的很樂在其中,並學會了很多東西;但更多時候,由於他們慣於被安排做一些結構化的活動,久而久之缺乏自主能力,慢慢養成了依賴的習慣。在香港這個知識型的社會,教育者和父母怎樣才能夠兼顧兒童健康與心靈的發展呢?也許,適量的「自由遊戲」時間就是答案! 父母介入遊戲令質素下降 翻開報章雜誌,都不難發現有很多文章探討遊戲對兒童的重要。然而,對於「自由遊戲」的重要性、詮譯與理解,則有很多不同的說法。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UNICEF HK)於去年2月一項調查顯示,雖然大部分本地受訪父母認為自由遊戲對子女的發展極為重要,但有父母認為自由遊戲與電子遊戲相關,有的認為上興趣班也是自由遊戲的一種,反映他們對自由遊戲的理解不足。而小童群益會亦於本年2、3月以問卷訪問過千名6至17歲兒童,發現只有約兩成一受訪兒童會主導遊戲安排。大部分家長除了比較反對子女參與冒險遊戲外,亦喜歡介入他們的遊戲時間,致使遊戲質素下降,影響兒童的快樂程度。 家長一方面關心子女的學習進度,另一方面希望他們快樂地成長,在控制與放手之間,該如何拿捏呢?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建議兒童每天需要1小時自由遊戲,也許對很多家長來說,如好好利用,子女可以於這1小時做一些「更有意義」的活動,內心交戰之下,家長們又該如何抉擇呢? 自由遊戲不等於荒廢學業 首先需要知道,學習時間與自由遊戲時間可以並存於子女的每日日程之中。另外,自由遊戲並不等於會荒廢學習。事實上,自由遊戲也有規律、有結構,只是控制自由遊戲的不是家長,而是子女。若家長放手,讓子女主導,其實不難發現他們會從自由遊戲中嘗試自己做決定,從中學會不斷修正自己在玩樂時出現的各種問題,這種有關獨立性的培養,能夠從自由遊戲中獲得。如家長在旁擔當觀察者的角色,便更能了解子女的長處和不足,然後於學習時間中加以補足。這樣看來,學習與自由遊戲並不是對立,而是有互補之效。 魚與熊掌,為何不能兼得呢? 作者簡介:由香港教育大學教育及人類發展學院的學者輪流執筆,分享對教育研究、政策和議題的所見所感。 http://www.facebook.com/FEHD.EdUHK 文﹕林沛晴(香港教育大學幼兒教育學系講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4期]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救校小故事(下)

曾有記者問我,你能為你的理想,可以去到幾盡? 大事不說,就講講人的生理需要。大家不嫌棄就說一個小故事:當時我伴著5個小女孩,功課完了,正準備喫茶點,於是就帶著這5位小女孩往排洗、即是上洗手間及洗手清潔…… 當5位小朋友都上過洗手間,我也有生理需要,於是著 K3的大姐姐嘉嘉看管其他4位妹妹,也請她領唱一些兒歌。 孩子就是這樣的,當唱到第二、第三節,大家就爭論起歌詞是否正確。嘉嘉淘氣地說:歌詞正是這樣的,你不信,我就去問校長。這時候,我真的很驚慌,因為這所村校的廁所是給孩子用的,就連門也沒有。我這個城市島生活的女性,已經極無安全感,再遇上孩子要進來,我真是嚇一跳,也不安心在廁所內,於是我就先帶著孩子回到課室,然後安頓她們做一些填顏色的活動。這種活動可以讓孩子專注10 至15分鐘的,正好讓我到學校旁邊的公廁去一趟,於是我請嘉嘉再次為我看顧孩子,也請她替我好好關好學校的大門。我告訴嘉嘉甚麼人叫開門也不用理會,只有我才可以開門…… 這小妹妹只得4歲,當時她看著我的眼神,我仍然歷歷在目。 日後的學校生活,我也是少飲水,避免上廁所。 因為她實在感覺害怕,我看見她這個眼神,我知道自己的決定是錯誤的,我不應把責任交給這一位只得幾歲的孩子,於是我忍、忍忍、忍……下去,回到課室跟她們一起學習活動。直至課程完了,送她們回家,我才可以到洗手間。 日後的學校生活,我也是少飲水,避免上廁所。 這麼多個年頭在村校裏苦幹,每天面對不同的困難,我實在很少回望過去,現在身處家中陽台,微風吹拂,看著雨點隨風飄揚,回想起過往點點紅塵往事,別有一番滋味!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孩兒你沒有做錯

作為父母,我們普遍都會期望我們的子女能快樂地長大,學好至少一門技能,能找到有滿足感而同時又財源廣進的工作,然後成家立室、生兒育女,組織快樂家庭。我相信,這世上幾乎沒有父母會想或鼓勵他們的子女去走上任何人生崎嶇路。 亦正是這個理由,在我認識的父母之中,就算他們自己在政治議題上是那麼開明、又或者自己會去參與幾多遊行示威活動,當他們自己的子女說要走上抵抗強權不公義道路時,他們都會勸子女三思,以免惹禍上身或遇到危險。就算父母最終深知有關抗爭議題的道理是在子女那邊、尊重子女決定,父母都會千叮萬囑子女事事小心,一見到有危險就要盡快離開。 在這情況下,如果子女安全回家,父母會鬆一口氣。但如果子女在外抗爭出了什麼事,父母除了悲痛、擔心,更會怪責自己為何不強硬一點、當初禁止子女出去。當然,就算父母有這樣自責,但他們都深知,其實父母無論做什麼都不會阻止到有心出外抗爭的子女,父母甚至會以子女為理想及為更公義的社會的那份無私、犧牲為榮。 這群子女的父母仍堅定地認為,「孩兒,你沒有做錯」…三十年前的事,他們未有忘記,我們亦無理由去忘記。 三十年前,縱使他們當中有不少的父母都為他們擔憂,一群青少年為了民主、自由、廉潔的理想走了出來,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與通往廣場的各主要街道和平抗爭。他們無懼被官方定性為「動亂」、無懼戒嚴,堅定但和平地繼續機會。他們大多都不相信人民的軍隊會最終會用真槍實彈向人民開火。 到了六月三日晚上,軍隊射殺人民的消息在北京市開始廣傳後,縱使父母苦苦哀求子女不要出去(這包括《天安門母親》組織核心成員丁子霖與她兒子)仍有年青人堅持要從家中出去抵擋。最終,在那夜及六四清晨,有好幾個家庭的父母都收到子女被殺、受傷的壞消息,多個家中都聽到父母崩潰的哭泣聲。就算是有命回家的子女,都有不少在屠城後的日子被捕、被虐待、被失蹤、被坐牢,前途盡毀。能離開中國的,就要與父母分隔兩地。 一個晚上的殘暴,製造了多個骨肉分離的悲慘故事。而壯烈犧牲了生命的那一群子女,感恩父母就算只是很謙卑地為他們討公道或拜祭子女都要收到各式各樣的迫害,令他們在這三十年來每天都要在腦海中重演子女的慘死。 不過,我相信,正如一群天安門父母們的子女當年一去不回前理直氣壯地對父母說類似「爸媽,我沒有做錯」的話,就算是事隔三十年,這群子女的父母仍堅定地認為,「孩兒,你沒有做錯」。三十年前的事,他們未有忘記,我們亦無理由去忘記。

詳細內容

五個小孩的校長:救校小故事(上)

因緣際遇,讓我當上全港最低薪校長,成為當時這一所村校的唯一一位員工。辛勞耕耘,自強不息,認定自己認為有價值的目標,堅定不移,幸而雨過天青,現在能祝福更多有需要的家庭。 由名校的幼兒教育工作者,轉變成為基層學校的踏實苦幹一員,這個轉變,反而讓我能與社會裡不同階層的人士,交流教學心得,討論教育的意義,擁抱夢想飛翔。 當上這個不一樣的校長,除了學校的工作,還不時到中學、大學與年青人會面,分享我的神奇經歷,在演講會上,每每想起兩宗救校歷程中的小小故事,也是最讓聽者感到驚訝的。 我曾經為了替學校添置一部新的雪櫃,到一家教育中心做了一個講座,為的是賺1000元買一部新的雪櫃,因為當時看到學校的雪櫃是這樣的:當我初來到這所村校,百廢待興,樣樣東西都是急於處理。而雪櫃是重要的一環,於是急忙著手了解雪櫃狀況,打開雪櫃門,感覺有點涼意,看見內裡的燈是亮著的,就認為這個沒有問題。 我認為與基層孩子、家庭同行,必須要經歷他們的境況,於是我對自己說,不能輕易把銀行的存款拿出來解決問題 每天打開雪櫃放置茶點時,都會看見有一些白色的碎片,零碎地散落在雪櫃的分同角落,小碎片面積細如指甲般,每天總在雪櫃裏出現不以為意。有一天我如常地打開雪櫃,這回真是不得了,不看由自可,一看…… 我看見檐蛇一家人開開心心在雪櫃裏遊玩,檐蛇爸爸還「企定定」,雙眼望著我,好像向我打招呼似的……我明白了,那些小小的白色碎片原來是檐蛇蛋的蛋殼,現在小檐蛇孵出了,我終於明白…… 相信最初這些檐蛇爸爸、媽媽就藏在雪櫃的膠邊內,所以我看不到它們。今天,一家人向我打招呼,可能他們已認定我也是一家人吧! 我認為與基層孩子、家庭同行,必須要經歷他們的境況,於是我對自己說,不能輕易把銀行的存款拿出來解決問題,用這一個辦法不是最好的。我只能夠跟他們一樣努力思考,在困難裏找出路,怎樣才能為生活解困,這樣才明白什麼是他們的困難。於是我四出找出路,講座能賺錢,就去做一個講座吧!1000元已經不錯,再多來一個講座,就可以買一個新雪櫃了!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