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專家:健脾肺 食療改善鼻敏感

問:4歲的兒子經常出現鼻敏感,也時常發燒。病情好轉後,過了2至3天又復發,反覆發作的情况持續了5個月。有人說應找中醫調理身體,真的可改善嗎? 文:許朝茵        資料提供:註冊中醫陳敏 答:臨牀上,鼻敏感患者年紀好像愈來愈細,小至半歲也患上。這些年幼病人大多是先天稟賦不足,即受先天因素影響,例如不足月出世,令體質較弱,較易患病。而鼻敏感有不同的證型,小朋友常見的證型,主要是脾氣虛弱及肺氣虛寒。 脾氣虛弱代表患者的脾胃功能差,脾氣運化不好,會出現無胃口、入睡後反眼及睡眠流口水等徵狀,若小孩有常吃零食、不吃正餐等不良習慣,會令情况更差。肺氣虛寒,指肺陽氣不足,容易疲倦怕冷等,如加上常喝冷飲及歎冷氣等,病情會更加嚴重。 一旦小孩出現鼻敏感,便要及早治理,否則鼻敏感會經常發作,導致鼻塞、流鼻水及打噴嚏,不單減低嗅覺的靈敏度,亦會影響睡眠質素,令小孩日間無精神。 飲食入手 首要戒冷飲 若想調理身體改善鼻敏感,要先從飲食入手,首要是戒冷飲,這有助改善脾及肺。然而,小朋友不宜大補,只適宜以食療改善身體。 建議可飲蜂房水。10歲以下可用以下分量: 蜂房5至6克,加2碗半水煲成一碗,待涼後加入適量蜂蜜,有助抗鼻敏感,一星期可飲一至兩次。 另外,也可飲健脾湯如辛夷黨參豬𦟌湯,建議一星期飲一至兩次,幼兒不宜飲太多,建議半碗左右。感冒患者也不宜飲用。 材料:黨參15克、准山20克、黃芪15克、辛夷9克、生薑2片、豬𦟌500克 煮法:豬𦟌汆水,洗淨食材後,加入2公升滾水中,煲2小時。 日常也要多曬太陽,尤其是曬背脊,有溫陽作用,令肺臟溫暖不易受寒。 另外,來信中的家長指出子女常發燒,有可能是因感冒引起。有些家長擔心小孩着涼,不停幫他們添衣,孩子穿得過熱又不懂表達,最後出汗濕身後,如沒有及時為他們抹汗,小孩濕着身體,便容易着涼病倒。所以建議家長日常要多注意孩子的出汗情况,適當地添減衣服。 歡迎讀者將問題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傳真至2898 2537    

詳細內容

問專家:3歲仲食手指 玩角色扮演了解根源

問:兒子3歲8個月,常常把手放進口,我不知道他咬手指還是手指甲,但只要每當雙手閒下來,便情不自禁放進口中。這個情况已出現了大半年,最初我發現他有這樣的習慣,是他在看平板電腦時;但到後來,只要他一坐下來就會把手放入口咬。我已有大半年沒有替他剪手甲了,因為十指指甲都被他咬得很短很短,甚至受損,看見也心痛。我有試過用轉移視線方法,又用衛生角度去跟他解釋,更採用繪本去講解,成效也不大。他知道咬手指不對,為了不被我發現還會躲起來咬,令我非常困擾。 文:顏燕雯  資料提供:香港青少年服務處註冊社工金鈮 答:根據心理學家佛洛伊德理論,0至2歲是口腔期,嬰幼兒在這時期透過喝奶、吃東西得到滿足,從而獲取安全感。然而小朋友到了3歲多,咬手指的行為仍不斷出現,有可能是因為他缺乏安全感,也有可能是因為無聊,以咬手指來打發無聊的不安,亦有可能是因為受到壓力所影響。 遇到壓力 不知所措 3歲孩子正從口腔期進入肛門期,這時他開始戒尿布、學上廁所、上學及接觸更多人。以上種種對孩子來說,都有機會帶來壓力,有些孩子會在睡覺時摸毛巾,有些會咬公仔,或者如個案中小朋友般咬手指,他們遇到壓力時不知所措,所以用這些方式去表達出來。 找出問題才是治本 因此,我建議家長要找出小朋友咬手指的根源。戒掉咬手指這個行為只是治標,找出問題才是治本。 例如通過遊戲治療,在遊玩時,觀察小朋友的狀况。除了找專業治療師,家長也可以跟孩子玩角色扮演,讓小朋友抽離,如以手偶公仔演繹小朋友日常上學情景,但公仔不要用孩子或任何人的名字,只是由公仔去演繹出上學的情况,看看小朋友在不同情况下,會如何處理所遇到的問題,從中了解他平日怎樣跟別人接觸,希望能藉此找出問題根源。 另外,家長也要留意自己的言行,因為小朋友的另一個壓力來源是來自父母,例如當受到爸媽責備,小朋友也許會因為感到緊張而咬手指。如果是這樣,家長也要作出適當的調適和改變。 歡迎讀者將問題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傳真至2898 2537

詳細內容

多元導航﹕做家務學收入可以嗎?

適逢本月是第3屆香港理財月,不同類型的理財教育活動接二連三登場。本會的理財社工在不同的家長理財教育活動中,了解到不同家長對子女理財教育的困難,而最常聽到的其中一個疑問,可以說是這一個:「我可以讓子女做家務換取金錢嗎?」 學會精打細算 忘了責任 這個疑問讓我回憶起以往曾聽過一位媽媽分享。這位媽媽在她女兒小一的時候,開始以上述方式吸引女兒做家務,例如:每次晚飯後負責洗碗就可以有10元、抹乾淨所有房間的地板有10元、自行收拾玩具又有5元,諸如此類。最初的一年,女兒做家務很賣力,因為她能夠以做家務換取金錢再買她「想要的東西」,母女兩人都很滿意,進展很順利。過了一年,女兒開始問:「如果我洗10隻碗有多少錢?」、「如果我只抹自己房間的地板有多少錢?」、「如果我只收拾部分玩具有多少錢?」媽媽終於意識到原來女兒開始「精打細算」,她「想要的東西」需要多少錢,她就只做到相等金額的家務為止,在此以外的家務,女兒就置身事外了。女兒或許學懂了「精打細算」,但忘卻了責任,媽媽最終為此煩惱不已。 香港的家庭普遍認為「做家務是家庭責任的一部分」,如果家長亦認同這個觀念,那就實在不應該以支付金錢的方式「鼓勵」孩子去做家務。或許我們可以細想一下家長為何那麼執著於「讓孩子完成某樣事情以換取金錢」呢?其實家長無非是想教導子女「收入」這個概念,並再延伸教導孩子「錢是得來不易」的價值觀,而最終的目的就是想孩子學懂「珍惜所有」、「減少浪費」、「努力讀書,將來找份好工作」等等。 「貼地」教育 學懂珍惜 其實有關「收入」這個概念,家長可以嘗試利用日常生活的機會,例如當我們與子女去餐廳進餐的時候,不時見到餐廳在招聘員工,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去教育子女何謂工作及時薪,因為他們會真實見到侍應或收銀員的工作,從而評估到工作的艱辛程度與收入如何掛鈎。當然,希望家長在與子女討論工作收入等事的時候,亦記緊要尊重不同的職業,讓孩子明白每一種職業都在協助整個社會的運作,對每一種職業的人士都應該心存感激。如果家長堅持想子女透過做某些家庭事務來建立收入的概念,則可以考慮用一些間中或偶然會出現的任務來支付報酬,例如:協助拋棄舊家俬、裝嵌新家具或一年一次的大掃除等,大原則是跟做日常家務的責任分開。 至於其他與收入有關的概念,孩子或許還需要更多的生活經驗才能漸漸明白。試想一下,人要學懂「珍惜」,其實需要理解到無論事或人都有是有限的:生命有限,資源亦有限,有時連成人都要在經歷過「失去」後,才能明白這些概念。而要令孩子明白「有限」這個概念,便需要家長在日常生活中以不同角度向孩子傳授了。所以,理財教育本質上是一個「貼地」及多方位的教育,並不單單局限於金錢,希望家長都能夠盡量利用日常生活的教育時機,做好真正的理財教育。 作者簡介﹕香港家庭福利會乃本港主要提供家庭服務的非牟利福利機構,致力推動和諧家庭關係,服務範圍包括綜合家庭服務丶兒童照顧服務丶綜合靑少年服務,長者及社區支援服務等。 文﹕王君偉(香港家庭福利會認可理財社工)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2期]

詳細內容

運動小健將:不怕辛苦 每周密集受訓 小鐵人煉出堅毅 學懂自理

三項鐵人,顧名思義由3種運動組成,分別是游泳、單車及跑步。要一口氣連續完成,是意志與體能的大考驗,即使是大人亦嫌辛苦,聽到也耍手擰頭。不過,有班小朋友偏偏不怕苦,每星期訓練5天或以上,鍛煉出堅毅、自律及自理,小鐵人對運動的熱誠,更感染爸媽一起參與,組成鐵人家庭。 文︰許朝茵      攝︰賴俊傑 三鐵需要相當高的體能與意志,很多大人也嫌辛苦,但這幾個小鐵人卻不怕苦,努力爭取好成績。 某個星期六下午,元朗單車徑,4個6至11歲的小鐵人正參加單車訓練。雖然他們個子小,但對於練習轉彎等控車技術時,表現靈活自如。練習單車約10公里後,各人已渾身汗水,但仍急急擺好單車及頭盔,再慢跑10分鐘,雖然疲累,但各小健將毫無怨言。 三鐵要求賽員落海比賽,有一定的難度,不過嚴浚鋒訓練多時,應付自如。 膽識協調毅力缺一不可 三項鐵人運動對體能及意志的要求相當高,最大特色是要「轉項」,即是完成一項運動,轉換裝備做下一項,一般程序是先游泳,再踩單車,最後是跑步。「誠任遠康三項鐵人會」的教練楊sir指出,3個項目各有特點和難度,游泳項目一般都要在大海比賽,難度較泳池高,也要有一定的膽識;單車考驗手腳協調與控車技巧;跑步則需要堅持及毅力。 楊sir指出,三項鐵人除了比賽本身講求速度,「轉項」環節是否有效率也是勝負關鍵。他給予小鐵人的貼士是,完成游泳項目上水後,邊脫泳帽及泳鏡,邊跑向單車。到達單車旁,首先穿上運動鞋,再戴頭盔,之後邊跑邊推單車,然後上車。因單車齒輪設在右邊,故應從左邊上車避免受傷。同樣完成單車部分,便放好單車及頭盔,完成跑步路段。「只要轉項步驟的次序不出錯,便可順利完成,否則一做亂步驟便浪費了時間,直接影響成績。」 楊sir 「轉項」穿鞋靠自己 生活更有條理 記者聽來「轉項」似乎沒有什麼難度,但原來難倒不少小鐵人。楊sir解釋,有些較年幼的學員,在穿鞋時大叫媽媽或姐姐(外傭),原來他們不懂穿鞋,「訓練時,我不會讓其他人幫小朋友穿上裝備,我只會說︰『最多今次讓姐姐教你一次,下次自己穿。』很多學員因此學識自己穿鞋」。有些家長向他反映,由於轉項過程中要自己穿著裝備及放好裝備,小孩學懂後,平日在家中會自動自覺穿鞋和背書包,自理能力提高了,日常生活也較以往有條理。 想三鐵取得好成績,當然要下苦工和努力練習。眼前4個小鐵人,每星期皆練習5天或以上,每個上課日,他們甫下課即埋首做功課或去補習,大約黃昏時分便趕到運動場練習。記者不禁問:「辛苦嗎?」小鐵人異口同聲說:「不會,因為我鍾意。」如此努力和堅持,難怪每人都在跑步或三鐵比賽中獲得好成績。 嚴浚鋒(中)在小鐵人賽事中,多次奪得冠軍,成績彪炳。 教練邀家長齊學 了解三鐵難處 外人看似辛苦的訓練,但小人兒卻樂在其中。楊sir指出,小朋友看到自己有進步,便會更投入練習。「如學員之前只跑到10米,但今次跑到11米,我會稱讚他們。」作為小鐵人教練,深知他們每點進步都得來不易,所以毫不吝嗇讚賞,然而很多家長卻不理解,「有家長甚至反責罵,『點解不跑快些』?」楊sir指出,這是因為他們未曾參與三鐵這項運動,自然也不理解箇中困難。所以我叫家長一起學,不收學費,爸媽嘗試過後,才認清三鐵的難處。再者,一家人齊齊參與,更可以促進親子關係。 Zelia受子女感染,一起運動,更常常操練,運動已是他們的親子活動。 ■親子三鐵 鐵人小兄妹 學識盡力不偷懶 7歲鍾智仁及6歲鍾倩兒曾在多個跑步賽事獲冠軍或亞軍。3年前,鍾太Zelia安排子女學三鐵。她說︰「我希望以三鐵訓練子女的紀律、自理能力及毅力,這些特點可以套用在人生每個階段。」確實子女受訓後,品性上有明顯轉變,原先女兒玩遊戲一旦輸了便大哭,但自從受訓,參加跑步比賽後,就算是落敗,只要自問盡了力也不再灰心。兒子以往做功課時,例必要和媽媽「講數」,總是想做少些。不過自從訓練後知道偷懶會影響自己成績,會落力地完成所有功課。 現時一星期受訓5天,妹妹倩兒說︰「三鐵好玩,我想跑多些,跑得快過哥哥。」哥哥智仁在旁說︰「比賽時無爸媽幫,要自己去跑。」大半年前Zelia受到教練鼓勵,開始跑步,和子女建立出共同話題,促進親子關係。 嚴浚鋒爸爸Victor也參與三鐵,兩父子不時在賽後檢討,有共同話題,拉近大家的距離。 精英小鐵人 朝奧運進發 今年11歲的嚴浚鋒可說是三甲常客,在不少大型賽事獲冠軍,父親Victor表示︰「兒子自5歲起便練習三鐵,希望增強健康外,也培育出堅毅、不易放棄的精神。」確實兒子定了目標,會努力達成,於2017年時參加一項三鐵比賽,當時浚鋒被對手追上來,眼看自己會落敗時,意志消沉,原先預計以三甲之內完成,最後三甲不入,之後他決意翌年比賽要爭冠軍,果然最後取得小鐵人第一名。 浚鋒的訓練絕不輕鬆,星期一至五下午3時放學後補習,7時則是訓練。10時回家,食飯及做功課後上牀睡覺。星期六上午去沙灘游泳,中午補習,下午練單車,晚上跑步及游泳,星期日大多要比賽,可說年中無休。雖然有時他也覺疲累,但因希望可代表香港參加奧運,故會堅持下去。本身熱愛運動的Victor,3年多前亦因兒子參與三鐵,知道當中難處,兩父子不時作賽後分析,話題也多了。 大師兄吳尚汶在三鐵創出好成績,成為弟弟煊文的榜樣。 大師兄力爭上游 成弟弟榜樣 17歲的大師兄吳尚汶正是慢慢努力向上爬的最佳例子,他9歲起參加水陸兩鐵,12歲正式參與三鐵賽事,「我不擅長游泳,其他人游完上岸取了單車,我才上岸。初時成績不好,第一場兩鐵比賽中,100名賽員我排第50名」。成績中等,但他沒氣餒,「我想挑戰自己,不斷進步,教練曾說過,幾辛苦都是為了自己,所以一直堅持」。他的成績愈來愈好,曾在本港及台灣的大型賽事上奪得三甲,更剛入選香港代表發展隊作培訓。尚汶的努力也感染6歲弟弟煊文參與三鐵,他也說︰「平常訓練會覺累,但想和哥哥一樣叻。」煊文也想如哥哥般在比賽奪獎。

詳細內容

教育劇場﹕劇團帶學生回到春秋戰國 活用百家思想 勸退「秦始皇」

翻開歷史書,「七國咁亂」的春秋戰國時代、百花齊放的諸子百家思想學說,總是叫人看得頭昏腦脹!其實,要學習先賢之道,不一定要拿着課本死記硬背,有劇團就嘗試採用別開生面的教育劇場方式,讓學生「親身」回到2000多年前,與「秦始皇」、「六國遺民」展開連場對話,從中學習百家的哲學思想,過程精彩絕倫,學生大呼經驗難忘。 文︰沈雅詩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成員張家瑋飾演燕國公主姬明(中),當她重傷醒來後,得悉國破家亡,情緒非常激動,學生飾演的村民很「入戲」,紛紛上前安慰。(劉焌陶攝) 為達至最佳的互動效果,教育劇場每場最多容納40人,方便分組討論。(劉焌陶攝) 在「前置」及「後置」的戲劇課,學生都因着《姬明傳》的故事脈絡,有更多延展的想像空間。(受訪者提供) 教育劇場(Theatre-in-Education,TIE)有別於一般學校巡迴劇,劇團並非單單到學校演出一趟,而是有至少為期半年的配套活動;更重要的是,在教育劇場下,學生從來不止是觀眾,他們需要介入情節,與劇中人物共商事宜。正如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陳恆輝說,參與的學生少一點批判思考也不行。「教育劇場是源自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的意念,他很重視批判思考,我們也秉承了這種精神,在過程中,需要學生去思考、去表達。」 「劇中劇」凝聚專注力 不過,要作深層次的思考,先決條件是投入。為此,愛麗絲劇場實驗室便充分利用了戲劇的張力,創造情景,一邊凝聚學生的專注力,一邊提升他們的參與動機。像今次,劇團雖以古裝劇《姬明傳》之名造訪彩雲聖若瑟小學,但一開始,他們便製造了「劇中劇」的效果。 站在學校禮堂門口迎接約40名小四生魚貫入場的,是6名西裝筆挺、板起臉孔的劇團成員,他們以「中國文化研究特別行動組專員」自居,並以推行「新世代智慧覺醒計劃」為名,聲稱要調查現今小學生的表達能力、協作能力、解難能力和思辨能力,勒令所有學生要正襟危坐,專心聆聽他們以「書說」方式講述春秋戰國七雄的時代背景,以及儒、道、墨、法的思想學說。原本一班「吱吱喳喳」的小學生,在6名「專員」的震懾之下,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飾演「徐專員」的徐靈芝笑言,一切都是刻意安排,「我們一開始這樣嚴厲,是想告訴學生,需要認真對待這次學習,不是鬧着玩」。 「儒家孔孟荀為主,以禮治國以德服人;道家先師是老子,後起之秀是莊子,主張天下無為而治;為民拯命有個墨子,兼愛非攻莫遲疑……」當同學聽得入神之際,劇團成員就一步一步帶領他們穿梭時空,回到2000多年前《姬明傳》的歷史現場。 一班「專員」用「書說」的方式,向學生簡述春秋戰國七雄的時代背景,以及儒、道、墨、法的思想學說。(劉焌陶攝)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一班演員,製造了一齣「劇中劇」,他們先化身成嚴肅的「中國文化研究特別行動組專員」,嚇得學生立時安靜守規起來。(劉焌陶攝) 介入情節 作思考表達 《姬明傳》發生於戰國七雄爭霸的時代,故事圍繞燕國公主姬明抗秦的歷程。雖然姬明公主是一個虛構的歷史人物,而故事中六國遺民生活在一起的隱世村亦是創作出來,但當這班小學生一起戴上古代髮髻,並且在周遭的劇團成員都換上古裝戲服下,加上佈景、燈光、音響所營造的氣氛,大家都很快「入戲」,踴躍地以隱世村村民的身分,商討應否把國破家亡的消息告訴昏迷多時、剛剛蘇醒的姬明公主?如何安慰悲痛欲絕的她?怎樣阻止衝動的姬明公主向秦始皇報仇? 「我們不應該說謊騙人的!」、「瞞得一時,瞞不得一世,萬一被姬明公主知道真相,她會更傷心。」村民你一言我一語地說。當飾演姬明公主的張家瑋聽到燕國被滅的噩耗而痛哭時,這班小村民又一擁而上安慰她,「不用怕,雖然你失去了所有親人,但還有我們」、「你安心留在這裏吧,我們會陪你下棋、玩捉迷藏,不會悶的」。 彩雲聖若瑟小學把是次教育劇場活動結合了中文科,統籌之一的中文科教師杜昭明形容學生的表現令她喜出望外,「或許因為有佈景、道具,加上有一班專業演員的輔助,令整個活動都很有氣氛。相比起平日的課堂,今天學生明顯表現得更投入、更踴躍參與,這是我感到欣喜的地方」。 隨着一幕幕場景的轉換,《姬明傳》的劇情也漸漸進入高潮。秦始皇(嬴政)的胞妹嬴殷原來以田殷的身分混入了隱世村刺探寶物的所在地,於是村民需要不斷提出問題迫使這名奸細露出馬腳。最終,嬴殷引兵入隱世村,小村民跟殘暴的秦始皇零距離接觸,唯一保命的方法,就是明陳儒、道、墨家值得學習的地方,藉以說服秦始皇,法家非唯一治國之道。 結果村民之一的陳昱寧,因為引用道家一句「上善若水」,逗得秦始皇開懷大笑,並奪得「劇中劇」的「智慧覺醒大獎」。「面對『秦始皇』,其實我也有點驚慌,但我作為小組代表,唯有鼓氣勇氣去勸他。我用了石頭和水的比喻,說明儘管石頭的攻擊力很大,但把它掉入河中,也只會沉入河底,水卻毫無損傷,因此,做皇帝不能一味靠惡,應該公平對待人民。」昱寧興奮地對記者說。 劇團為教師提供工作坊,教導他們如何運用戲劇教育策略,帶領學生上「前置」及「後置」的戲劇課。(受訪者提供) 陳昱寧(中)憑着道家思想取悅「秦始皇」,令他開懷大笑,獲頒發「智慧覺醒大獎」。(劉焌陶攝) 戴上古代髮髻後,同學便成為隱世村的村民,正式展開一趟歷史之旅。(劉焌陶攝)       最多40人 達最佳互動效果 正如前述,教育劇場並非一般的「禁毒」、「禁煙」巡迴劇,只逗留45至60分鐘便功成身退,而且教育劇場的學生「觀眾」人數也絕不能像巡迴劇般多,身兼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教育及外展經理和演員的梁智聰解釋︰「因為教育劇場每一個場景,都有特定任務指派學生完成,所以每場最多容納40人,否則很難做到互動的效果。」 完整的教育劇場,由三部分組成,包括「前置戲劇教學」、「藝團造訪」及「後置戲劇教學」,《姬明傳》屬「藝團造訪」環節。而在「藝團造訪」之先,劇團先為教師主辦工作坊,教導他們如何使用戲劇教育策略,去帶領學生作「藝團造訪」前後的「前置」及「後置」的戲劇課。 彩雲聖若瑟小學另一名有參與教師工作坊的中文科教師關桂容不諱言,教育劇場不單令學生受惠,教師同樣有得着,「這個體驗,對我來說也是新的,從中了解多了戲劇元素,知道什麼叫『定鏡』、何謂『思路追蹤』」。 陳恆輝補充,最希望教師能學以致用,「能夠延續戲劇教學的精神,即使計劃完了,也能把當中的策略應用到日常任教的科目之中」。   學生心聲﹕「入戲」有趣 學得更多 梁芷琪(劉焌陶攝) 余文鑫(劉焌陶攝) 梁芷琪︰「平日看話劇,只是抱做觀眾的心態,但今次連自己也在劇中,感覺有趣得來又真實。透過這個活動,我學多了歷史及各家思想。我最喜歡墨家的『兼愛』精神,意思是指愛別人的父母如同愛自己的父母,很有意思。」 投入演出 大膽發表意見 余文鑫︰「雖然整個活動接近2小時,但一點也不覺沉悶,因為大家都演得很投入,連帶我也投入到當中的氣氛。例如我平日在課堂上甚少舉手發問、作答,但剛才,我竟然有勇氣站起來游說姬明公主不要走出去報仇,現在想起來也很大膽。」 戲劇教育﹕讓學生在戲中學習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陳恆輝(後排中)率領劇團教育部的成員,向全港中小學積極推廣教育劇場。(劉焌陶攝)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成立於1998年(前稱愛麗絲教育工作室),專注於推行嶄新的戲劇教育方法,從2002年至今,共製作了13個適合於本土舉行的教育劇場節目。在2016至2019年,於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撥款捐助下,展開一項為期3年的「賽馬會諸子百家教育劇場發展計劃」,分別在各小學(高小)演出180場《姬明傳》,以及在中學(初中)演出90場《3016》,讓學生體驗在戲中學習的樂趣。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9期]

詳細內容

與十二生肖吃團年飯 繪本回味新春童話

新年不止是𢭃利市、穿新衣這麼簡單,各種有關新年的故事,小朋友又認識多少?(資料圖片) Candice Ng(受訪者提供) 小朋友,經過連串的農曆新年慶祝活動後,你對中國農曆新年又認識了多少?趁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節,新年氣氛依然濃厚,讓大家繼續從不同角度探索關於農曆新年的大小故事! 文︰顏燕雯 提到有關中國傳統節日的書本,大家都只會想到中文書,不過Ungoogoo故事館創辦人、德萃小學圖書館主任Candice Ng就為我們介紹了一本以英文撰寫的繪本Ruby’s Chinese New Year,它把大家耳熟能詳的十二生肖故事稍作改編,以童話故事形式呈現在小讀者眼前。 十二生肖各有性格 故事講述小主角Ruby要到祖母家拜年,過程中她要經過森林,又要游水過河才能到達祖母家,可是途中她丟了要送給祖母、代表祝福的紅包。幸運的是,路上她遇到了十二生肖,大家同心協力幫助她,令她順利找回紅包並到達祖母家,最後十二生肖更與Ruby和祖母一同吃團年飯。Candice說:「這個故事不但以全新角度去描寫十二生肖的故事,當講到十二種動物時,更寫出了牠們所代表的不同性格,如強壯的牛、細心的兔子等,令故事多一分趣味。」 北方過年傳統 團圓吃餃子 另一本《餃子》從封面設計看來,好像跟新年毫無關係:一隻大白熊,在雪夜裏背着女孩行走,到底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原來,吃餃子是中國北方過年的傳統,也有團圓的意思,故事主角小白和當醫生的媽媽分隔兩地,她和爺爺奶奶一起製作白白胖胖的餃子,歡迎媽媽回家團聚。可是小白等到睡着了,卻還沒等到媽媽,喜愛白色的她,夢見巨大的白鴿和白熊一起來幫她找媽媽。最後,媽媽回來了,一家人圍着圓桌吃團年飯。Candice說,這書雖沒有半點關於新年的紅色和熱鬧氣氛,卻充滿了母女之間的溫情和愛,在這個佳節下閱讀倍感溫馨。 到台北「迪化街」辦年貨 在香港過新年,相信大家都十分熟悉了,想知道其他地方的華人又是如何準備過新年嗎?Candice推介以描述台灣一條舊街為主軸的《走,去迪化街買年貨》。它是一本像帶着我們到台灣一同辦年貨的圖書,「迪化街」是台北市一條過年氣氛濃厚的老街,很多人都會特別去到那裏辦年貨。故事透過阿瑞跟着爺爺到迪化街辦年貨,讓我們逐頁去認識霞海城隍廟、布莊、中藥行、南北貨等,畫風精美讓人如親歷其境,小讀者可以從中認識迪化街甚至台灣舊日面貌和人們生活。   《走,去迪化街買年貨》(受訪者提供) 《餃子》(受訪者提供) 書中向讀者介紹了包餃子的步驟。(受訪者提供) Ruby’s Chinese New Year(受訪者提供) 十二生肖和Ruby及祖母一同吃團年飯。(受訪者提供) 《年獸來了》(網上圖片) 《香港傳統習俗故事》(網上圖片) 《香港傳統習俗故事》(網上圖片)   《走,去迪化街買年貨》 作者:朱秀芳 繪者:陳麗雅 出版社:青林 《餃子》 作者:郝廣才 繪者:多明尼可尼 出版社:格林文化 Ruby’s Chinese New Year 作者:Lee, Vickie 繪者:Chou, Joey 出版社:Henry Holt and Co.(BYR) ■延伸閱讀 《年獸來了》 內容:不少初小常識課本中,都有概述農曆新年的由來、習俗、禮儀等知識,不過由於篇幅有限,多只是輕輕幾句帶過。所以,雖然很多小朋友都聽過新年跟「年獸」有關,卻未必聽過它的完整故事。這本圖書描述「年」是一種可怕的怪獸,每到年終便會下山尋找食物,而住在山腳下的村民也會扶老攜幼的往村外逃走。生活在香港的小朋友也許未曾有機會參與放鞭炮、吃餃子等傳統北方過年習俗,藉着閱讀書中故事和細味圖畫,又上了一課富趣味的常識課。 作者:黃慧敏(改編) 繪者:劉伯樂 出版社:世一 《香港傳統習俗故事》 內容:這是香港本地出品、一套兩冊的圖畫書《香港傳統習俗故事》系列,介紹了8項傳統習俗的起源,當中更提到在新年時香港人也會到訪的大埔林村許願樹、沙田車公廟等傳統習俗故事,是一套可以令孩子長知識的百科全書。 作者、繪者:鄧子健 出版社:新雅文化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9期]

詳細內容

領養家庭﹕「孩子是天賜禮物」 領養成就圓滿家庭

Susana和Edmond忙於為女兒安排幼稚園面試,當大家討論到女兒的表達能力時,Susana忍不住說:「我小時候的表達能力幾好,瀅瀅遺傳到我的基因,語言能力應不錯。」Edmond即時糾正她:「她沒有你的基因。」說罷,二人大笑一輪,完全擺脫了血緣的阻礙。(賴俊傑攝) 幸福一家三口 愛無分血緣(賴俊傑攝) 瀅瀅,以及Edmond、Susana兩夫婦,原本各有一段不完美的人生。瀅瀅是一名待領養的嬰兒,從未嘗過被父母疼愛的滋味;Edmond和Susana雖然恩愛,遺憾是膝下猶虛,未能享受為人父母的樂趣。然而一年前,瀅瀅、Edmond和Susana互相介入彼此的生命,從此,瀅瀅有了一個家,Edmond和Susana亦有了屬於他們的孩子,三人合力編織出一個人月兩團圓的故事。 文:許朝茵 這天Susana、Edmond和2歲的瀅瀅,一起到公園玩耍,小女孩不時跑跑跳跳,摸摸樹葉,望望滑梯,又與Susana玩搖搖板,全程笑咪咪,可愛得如小天使。而Edmond則在旁看着瀅瀅,一副有女萬事足的樣子。眼前的這個畫面,大家理所當然會認定是爸媽帶着女兒一起來公園玩耍的情景,但原來眼前的「我們仨」,一點血緣也沒有。 Edmond、Susana及瀅瀅,透過領養成為一家人,組織幸福家庭。(賴俊傑攝) 相處後產生愛 視如己出 一年前,Susana和Edmond經保良局安排下領養了當時1歲左右的瀅瀅,自此成為真正的「我們仨」,一家三口雖沒有血緣關係,但夫婦二人都把瀅瀅視如己出。媽媽Susana說:「當初我也有問過自己這個問題(能否視如己出),但經過一年相處後,已對她產生愛,我和丈夫已視瀅瀅為親生骨肉。」 愛小孩,緣何不生育呢?Susana和Edmond結婚時已決定不生育,但後來出身大家庭的Edmond,不時帶外甥出外玩,感受到育兒的樂趣,因而改變主意想生孩子。可惜人到中年,要生育也不容易。有次Edmond在保良局當義工,看見很多小孩失去父母,覺得他們非常需要一個家,因而向太太提出領養小孩的建議,太太亦支持丈夫的決定。不過,要把一個沒血緣關係的小孩帶進自己的家庭,並非只是夫婦二人的事,背後涉及兩個家庭。畢竟,上一代思想較傳統,未必接受孫兒是領養而來,可幸Susana和Edmond雙方的家庭都相當支持。他說:「在我的家內,我爸爸及另有5個親戚,好像我姑媽均是領養回來,但大家的感情依然很好。所以領養對我們來說,是很平常的事。」 Susana及Edmond已視瀅瀅為掌上明珠,對她寵愛有加。(賴俊傑攝) 初到陌生環境 情緒或不穩 經多番考量後,二人向保良局申請,經審批及等候後,他們獲配對一名小孩。他們細心了解孩子的背景資料,包括孩子生父母的健康及精神狀况,生母懷孕時有否吸煙、飲酒或吸毒等,他們將資料交予自己的家庭醫生分析,醫生認為孩子日後可能會出現一些健康問題,而夫婦二人擔心未能應付,故唯有放棄。Susana說:「當時拒絕後,除心情失落外,還覺得有點對不起那孩子,幸得我姑姐開解說『領養要看緣分』,才慢慢釋懷。」 後來,兩夫婦再獲配對一名小女孩,即現時的女兒瀅瀅。今次家庭醫生認為小朋友健康狀况適合,他們即時接納並獲安排見面。他倆猶記得第一次見瀅瀅時,她只得1歲,外表十足男仔頭,見面期間更大哭起來,不過這一哭沒有嚇怕Susana和Edmond,最後瀅瀅成為他們家中的一分子。 不過,瀅瀅要真正被領養,之前還要花上不少工夫預備,例如領養機構希望小朋友日後的生活不會和先前有太大的分別,因此要求Edmond夫婦在領養前的兩星期,每天到機構探望女兒培養感情,還要預備孩子一直慣吃用的配方奶粉或奶嘴。由於孩子始終不是自出娘胎便跟着領養父母生活,因此社工早已向Edmond夫婦預告,孩子無論在生活或情緒上均需要適應期,例如在陌生環境下,她的情緒可能變得不穩,需要逐漸適應。幸好,瀅瀅適應力強,跟他們同住後只試過一次半夜驚醒嚎哭,很快便投入新家庭內,展現精靈聰敏的一面。Susana為了方便替女兒換片,曾教她作類似瑜伽的橋式動作(bridge pose),以及教她握住雙腳,瀅瀅也一一學會。這些生活點滴,為Edmond的家燃起了不少笑聲及活力。Susana不諱言瀅瀅猶如上天送給他們的禮物,「很多朋友說領養父母很偉大,但我從來都不覺得,領養不代表只得我們付出,女兒令我們的家更圓滿」。 Susana經常和女兒一起看故事書,更以繪本解釋領養概念。(賴俊傑攝) 不介意女兒日後找回生父母 雖然二人都將瀅瀅視如己出,但他們始終只是瀅瀅的養父母,因此他們仍會向她透露自己的養父母身分,Edmond說:「很多親友都知道她是跟我們沒有血緣,她遲早也會知道,由父母口中透露,總好過由其他人說出。」Susana表示社工鼓勵他們向小朋友交代身分,並教她用繪本向女兒帶出領養的概念。每夜臨睡前,Susana也會向瀅瀅說:「我們不是生你的父母,但也會愛惜你,我們是一家人。」讓她從小開始,慢慢理解自己和領養父母的關係。 然而女兒知道自己身分後,將來若想找回生父母,又怎麼辦?Edmond和Susana都說不擔心,Edmond分享自身經驗,他說:「我家被領養的親戚,其中有些在10多歲時已找回自己的生父母,但始終和養父母的感情要好,反而跟生父母很少聯絡。」Susana也明白孩子成長後,會好奇想知道親生父母是誰。「換了是我,也想知生父母是怎樣的人。如果她想找,我們也會陪她尋找。」 Susana及Edmond不諱言要鍛煉身體,保持良好體魄,陪女兒四圍玩。(賴俊傑攝) 現時Edmond和Susana仍屬新手父母階段,不時參與保良局定期舉辦的育兒課程。他們甚至參加了同路人組織,與其他12個領養家庭互相支持和交流。Susana說:「希望將來女兒與同樣是被領養的人做朋友,令她不會覺得自己與其他人不一樣。」   錢倩君(賴俊傑攝) 電影中的領養情節有這樣的一段,準備領養的父母,面前有一堆小孩,父母檢閱一番後,便將最合眼緣的孩子帶回家。現實的領養程序當然並不是這樣,保良局領養服務組主任錢倩君告訴大家,領養的程序及需注意的地方。 1. 申請領養孩子時,可以選擇其性別、年齡及健康狀况嗎? 錢倩君表示,不少人想領養身心健全的兒童,但在院舍等待被領養的小孩,部分背景的確比較複雜。申請者可對小孩的性別、年齡及種族等有基本要求外,亦可選擇是否接受生父母有精神病、智力問題、家族病史,以及生母懷孕期有否吸煙、飲酒及吸毒等,因這些因素有可能影響孩子成長。錢倩君強調:「領養父母一旦接受小孩,就如一生的承諾,應終身愛護,不應放棄。否則會對小孩造成更多的傷害。」 2. 要告訴孩子領養身分嗎? 錢倩君鼓勵父母從小向小孩解釋領養概念,最好就從領養爸媽口中說出,否則由他人代說,可能影響親子關係。她建議可婉轉地向孩子解釋,她舉例:「你3個月大時,我們由保良局接你回來,當時很開心」;又或建議在母親節或孩子的生日時,教他們說:「多謝生母」。養父母從子女年幼時開始談及這個話題,也可以訓練自己愈講愈自然,減少尷尬。 3. 若孩子想尋找生父母,即代表要離開領養父母? 子女對自己的身世好奇是正常的,他們會疑惑「究竟生母是什麼模樣?」、「點解不要我?」、「究竟我的鄉下在哪裏?」,這些資料均有助子女整合自己的身分。不過他們始終沒有和生父母相處過,難以產生深厚感情。只要孩子跟領養父母的關係好,錢倩君相信子女不會因此而放棄養父母。 而有意尋根人士亦可向社會福利署尋求協助,在得到生父母同意下,雙方可逐步接觸。起初可以書信來往開始,由社工做中間人,為大家交換信件,之後可由社工安排見面。她指尋找生父母的過程中,子女的確會牽起不少情緒,需由社工從旁支援協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9期]

詳細內容

多元導航:教孩子由「錢」入深

說起錢,每個人都需要,但又是否每個人都天生懂得去好好運用它呢? 甚少機會「使錢」 有錢即瘋狂 筆者因工作關係,經常要帶小學生到營地過夜。若問什麼是孩子最感興奮的,除了營地設施,還有小食部。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們會「認真」地逐一計算所有小食或玩具的價錢,似乎很想用盡手頭上的幾十元、甚至一分一毫,務求要把所有錢花光不帶走就最好。 筆者十分好奇,營地的小食部又不是百貨公司大減價,為何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呢?再跟孩子們的父母傾談起這個觀察,大家都笑起來;但笑聲背後,亦很想知道該如何教導小朋友理財,擔心他們用錢不懂得節制。 說回來,孩子平日好像甚少「使錢」的機會,皆因很多小學都取消了小食部,學生需要自備零食回校;放學後,有些小朋友要參加課外活動,有些又直接去了補習班;回家時,天已晚,也沒有時間去購物了。由於這些孩子平日沒有機會用錢,所以難得有錢可用的時候,便瘋狂地消費了! 各位家長,你們有沒有給孩子零用錢的習慣?發放零用錢是一門學問,博大精深。孩子什麼年紀給零用錢?應該給予多少?一星期還是每天發放?這些都沒有絕對的答案,重要的是,家長應藉着零用錢去因「財」施教。 訓練孩子以儲蓄買心頭好 要孩子學懂理財,就要由實戰開始。家長可因應孩子的需要,一同制訂給予零用錢的方法,並請孩子說出每天需要花錢的項目,例如放學後肚子餓買零食、搭車返放學等,當一起分清楚「需要」和「想要」的項目後,再計算「需要」項目的零用錢金額。 那麼,他們的「想要」項目呢?相信家長也聽過孩子不少訴求,想要買什麼玩具、精品、遊戲機等。如果直接買給他們,家長擔心小朋友很快玩厭,或者因得來太易而不懂珍惜;但若不買給他們,又怕孩子發脾氣,加深親子矛盾。其實,這正是教育孩子儲蓄的好機會,家長不妨問問孩子想買的東西是什麽價錢,再討論一下可如何儲錢去購買。 在制訂儲蓄計劃時,家長或可表明底線,例如只限每天多給兩元零用錢,然後引導孩子計算一下何時儲夠錢去買東西。在儲蓄的過程中,有時孩子或會花錢買了別的東西,令儲錢進度比預期慢,這些也是家長介入的好時機,協助小朋友糾正方向,一步步達成目標。 當然,孩子想要的東西是否值得去買,也是制訂儲蓄計劃時需要討論的問題。然而,筆者認為,目標是否吸引,也是孩子儲蓄的動力。那麼,家長不妨讓他們有多一點自主,讓小朋友在儲蓄上建立成功感,提早養成定期儲蓄的習慣。 ■香港家庭福利會乃本港主要提供家庭服務的非牟利福利機構,致力推動和諧家庭關係,服務範圍包括綜合家庭服務丶兒童照顧服務丶綜合靑少年服務,長者及社區支援服務等。 文﹕李杰成(香港家庭福利會註冊社工)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8期]

詳細內容

問專家:遇同學惡作劇 教孩子保護自己

問:兒子今年念小二,他最近放學回來都跟我說,鄰座的同學很頑皮,不但常常取去他的文具,又撕去他課本上的姓名貼,不過由於我見文具過幾天又會出現在兒子書包,加上不太想做經常投訴的怪獸家長,只告訴兒子遇到同樣情况便要立即跟老師報告。直至有一次,兒子告訴我那個同學拿着鉛筆想戳向他,我才於手冊中記錄下來想老師多注意,兒子回來說老師已責備了那同學。到底如何可以教導兒子保護自己,又可以跟同學保持良好關係?再遇到相關情形,我又應否直接向學校投訴? 文:顏燕雯 資料提供:聖雅各福群會樂寧兒童發展中心服務經理梁翠雲(註冊社工) 答:就這個小朋友的情况看來,兩個都是小二生,同學做的都是小惡作劇,或許只是貪玩,也未至於真正的惡意欺凌。個案中媽媽不想大大小小事情都向學校投訴,這點我十分明白,因為家長的確毋須每每要為孩子強出頭。不過,即使不投訴,也不是什麼都不做,而是要取一個平衡點,包括教導孩子保護自己,以及向教師反映意見。 家中綵排應對方法 首先,教導孩子保護自己。家長要明白不能永遠跟在子女身旁,所以加強他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最重要。告訴孩子,可以把自己的文具收好,如果同學每日都拿他的東西,便要肯定地跟同學說,那東西是自己的,不准他拿去,如果屢勸不聽,便會告訴班長、風紀或者老師。 家長也要跟孩子在家以角色扮演的方法,教他在不同情况下怎樣應對,綵排幾次後,小朋友應該會懂得應付。 不過即使家長已跟孩子「綵排」應對,不排除有些內向、怕事的孩子,仍然未能處理得到。如果看到子女回家後感到委屈,家長也應該出手幫助,例如在家長日向教師提及,或者直接約教師見面,反映孩子情况,請教師多加注意,甚至要求調位。在這之前,家長要做的就是先記錄每一次孩子被欺負的日期、經過,因為這些都是證據,不但可以讓自己更加客觀地分析事情始末,跟教師談論時大家亦能掌握更多確實資料,更容易找出解決的方法。 歡迎讀者將問題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或傳真至2898 2537

詳細內容

幼兒教育﹕林村教室 學生捉蟲游水 活在大自然 瑞吉歐學習法:就地取材

  有人以為他辦Playgroup教小朋友日文,又有人以為他辦「自然學校」。專研幼兒教育的日本人鍬田昌宏(Mabo),其實是希望將源自意大利的Reggio Emilia(瑞吉歐‧艾密莉亞,簡稱RE)幼兒教學法在大埔林村的教室實踐出來。 文︰蔡琇莹    攝︰劉毓霖、蔡琇莹 Reggio Emilia幼兒教學法沒有特定的一套教具,強調「環境就是課程」,像這天看見花朵,Mabo(左二)便向小朋友講解花兒的結構、顏色。 採訪當天,記者早上入大埔林村老圍探訪採用瑞吉歐(RE)教學法的Il Villaggio Dei Bambini童の村(意大利文,「兒童的村落」的意思),因人生路不熟,早了兩個車站下車,結果比原定上課時間遲了10分鐘才到達教室。趕赴途中,不免想︰返學遲到會有什麼後果?日籍教師能接受遲到嗎? 到達後,但見教室內就只有Mabo一人坐在地上,旁邊準備好一些圖畫及故事書。我好奇地問學生通常什麼時候會到?他平靜地說︰「他們要來的時候就會來。」再過5分鐘,小朋友果然陸續來到。來港差不多8年的Mabo會說日語、英語及一點廣東話。這個童の村內的小孩很「國際化」,有來自本地、日本、韓國、英國等不同文化背景的小孩,大家主要的溝通語言是英語。 每天上課的第一節是小孩主導的學習時間,他們可以選擇在這裏自由玩耍。 學習非由上而下 教師是伙伴 相信不少家長或從事幼兒教育工作的人都聽過由意大利引入的Montessori(蒙特梭利)教學法。童の村內所用的RE教學理念同樣來自意大利,兩者可說是同源,但各有不同的面向。RE相信小孩有與生俱來的自主學習能力,學習不一定是由上(教師)而下(學生)的知識灌輸,教師及家長可以是孩子的學習伙伴。 「山竹」過後,小孩在教室附近的森林裏找到這些樹枝,在Mabo的協助下製成燈罩及裝飾。 部分課堂內容由孩子投票決定 在童の村的課節是這樣的︰每早由早上9至12時,首一小時是兒童自主學習時間,小孩來到教室後,可選擇在室外遊玩、看書或跟其他朋友一起玩耍;第二小時是教師主導時段,Mabo會召集他們一起圍圈坐,然後說故事、做一些手作,又或到村裏其他地方學習。最後一小時則是Democracy Time,小朋友可以通過投票、討論,決定他們的課堂內容。「通常會給他們兩個選擇,由他們投票決定。如果『二對二』怎麼辦?那我會帶領他們討論,由他們講出原因,或說服其他小朋友一起參加,總之投票以外還有很多辦法的。」的確,「民主」不單是「一人一票」,還有與不同意見的人互相討論、理解,並且合作、實踐。 在Reggio Emilia的教育理論下,小孩本身「內置」學習功能,有能力因應自己的需要而選擇學什麼,而教師只擔當陪伴引導的角色。 着重群體 從相處中學習 “I’m a part of my community, I have a place in the circle.” “What is your name?” “My name is Mabo!” “Hey Mabo, Hey Mabo.” 每當第二節的教師主導時間開始,Mabo會召喚各人圍成一圈坐,大家一起唱以上的歌:「我是社區的一部分,我是當中的一分子」,並開始作自我介紹。 RE教學法尊重學生的個性,更着重群體,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教育中重要的一部分,這與香港的小孩從小就要學懂「獨立」、「較別人不同/優勝 」(贏在起跑線)是截然不同的思維。 接着Mabo帶領小朋友參觀嘉道理農場,他即場以一個觀察者解釋了兩者的不同︰「我們剛才大伙兒選擇了園內的一張大桌子作為小休的地方,大家分享食物與交談,小孩吃飽便一起玩。而他們(當日同來參觀的另一間小學)休息時則是以每一個家庭為單位,每兩三人一桌,大家分開坐着的。其實蒙特梭利的教室也相類似,一個學生,一張桌,一套玩具,學生可以聚焦在自己的工作上,做得很好;但RE上課卻是一張大枱,或是圍成一圈,大家有交流的。」 第二節是教師主導時段,大家圍在一起講故事和看圖書。 因應校園四周環境教學 Mabo會帶小孩在鄉村活動,又會探訪附近農場去幫忙「捉蟲」,有時亦會到林村河捉魚、游泳,甚至在附近森林散步發掘歷史,挖掘過百年前遺留下來的陶瓷碎片。去年林村的大樹被颱風「山竹」吹襲時連根拔起,倒卧在森林,松鼠失去了家園,倒成了小朋友遊藝、創作的地方。有人因而問童の村是否等於「自然學校」? 「不是的。RE源於意大利鄉村,他們認為養育小孩不只是一個家庭,而是整條鄉村的事。鄉村裏有不同的店、不同年齡的人,有森林有河的環境能讓孩子學得很多。『自然學校』大概不能用膠製品吧,但我的教室會有膠玩具!」戶外活動,接觸、認識大自然,是RE回應「環境就是課程」的部分,「城市裏也可以有RE學校的,如果學校的周圍是車房、超市,那我就帶孩子認識汽車,觸碰汽車輪胎的觸感吧。」Mabo 說。 百種「語言」 學習不同表達方式 RE的教程之一是「兒童的一百種語言」(A hundred languages of Children)。這不是說兒童在RE中可以學習到中文、英文、日文、意大利文等多國語言,而是除了語言和文字,音樂、繪畫、數學、舞蹈、五官感覺都是兒童用來表達自我的「語言」。「其實小朋友學懂用一隻叉,已經是『語言』的一種。我讓小孩『以圖畫表達芒果的味道』!你覺得很困難很抽象嗎?其實他們兩三下便畫到出來。」Mabo笑說。大人形容芒果的味道,大概不是「甜」就是「酸」。香港人着重以語言去表達,但其實文字以外有更多表達味道、感覺與情感的方式。 鍬田昌宏 那麼,本地家長會接受RE這種遠離主流教育方式的理念嗎? 跟一些帶子女來童の村學習的家長傾談過,他們也不諱言內心有過一番掙扎,「不過我們欣賞Mabo尊重小朋友,但不是任他們亂來,也着重他們要有禮貌。我們不想孩子從小就學多種樂器、外語那些。」學生Angie的媽媽說。而Angie爸爸則補充︰「主流幼稚園主要是將小朋友塑造成一式一樣,磨掉他們的稜角吧。」但Mabo坦言,當聽到家長問︰「你何時才教他們東西?」、「我似乎在付錢給他們來玩……」,再「正能量」的他也難免會感到泄氣,「其實RE教學在日本、新加坡等國家愈見普及,今年暑假我會到新加坡跟當地的RE教師分享。泄氣時也有想過離開,不過這裏有我喜歡的家長、學生,還有林村。而且RE在香港較少人認識,還是希望在這裏做得更好」。 學習要問:who am I 近年選擇移民離開香港的人,大多數聲稱是為了下一代的教育着想,這不難理解,反而Mabo以「教育原因」留在香港,倒令人感到好奇。不過這現象也回應了他對香港教育,以至香港人的印象︰「香港人慣性將所有東西看成Object(客體),香港教育就是要你fit in教育制度之內,用外在的東西,如成績、人工來衡量學習成果。」Mabo則認為學習最重要的是要去問who am I,「我們內在有什麼東西?是怎樣的?這才重要」。 ◆瑞吉歐(RE)vs.蒙特梭利 ■鍬田昌宏小檔案 鍬田昌宏(Masahiro Kuwata)大學時期主修化學,在日本當過3年工程師,對穩定的工作感到沉悶,於是前往美國攻讀幼兒教育,亦曾到意大利修習RE幼兒教學法。約8年前,他與從事教學的妻子(現已離異)和兒子來港。來港後,鍬田昌宏發現沒法在家附近找到一所幼稚園能收錄當時未懂說廣東話的兒子,即使求助教育局,也只能給他們一個離家甚遠的學位,於是鍬田昌宏決定讓兒子Homeschooling(在家自學)。在2016年,更在大埔成立童の村 ,以RE教學法帶領學前兒童作不同的學習。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