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一石激起千重浪

早前我在這欄中公開悼念兩位受抑鬱症困擾離世的Mentee,迴響之大,超乎我想像。原來很多朋友及讀者都認識不少身邊人,甚至包括自己及親人,正在或曾經受抑鬱的困擾。精神健康,絕對是我們要關注正視的問題。有讀者留言感謝我勇敢公開發聲,希望更多有社會地位的名人起帶頭作用,引起大眾更廣泛的關注。說感謝,實在太誇獎了,我算不上什麼名人,只是一盡綿力,清心直說,講的都是衷心肺腑之言。

反而令我感動的,是有幾位痛失至親的讀者朋友,聯絡我希望商討一下,可以聯手為抑鬱症患者做些什麼;最低限度可以教育一下大眾,認識抑鬱症的成因,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有沒有方法根治?是否一定只能靠藥物?食精神科藥物是否等於患有精神病?藥物是否有很多後遺症及副作用?如何開解又以什麼方法態度和患者相處?以上所有問題的答案我都很想知道,希望有機會向精神科醫生及相關專業人士請教之後,再和大家分享。

只是幾辛苦也好,根本沒有人理會同情,為了生活生存,只能死忍死頂,哪有時間心情金錢去睇專科咁奢侈?

講起來,抑鬱患者數目激增,年齡屢創新低,幼稚園學生都有病患者,成因究竟是什麼?有人說是和食物環境被污染有關,亦有人認為是性格使然,更有人認為是富貴病,只有食飽唔憂米的人才會有時間心情抑鬱。我唯一敢肯定的,抑鬱症絕對不是一個富貴的人才會患上的病,勞苦低下層一樣有機會患上。只是幾辛苦也好,根本沒有人理會同情,為了生活生存,只能死忍死頂,哪有時間心情金錢去睇專科咁奢侈?

抑鬱豈是富貴病?

幼稚園學生幾歲人仔,理應無憂無慮隨心所欲過愉快童年,究竟被誰奪去了?被迫日日返學做那永遠做不完的功課,上那無止境的興趣補習班,想起都覺淒涼。即使順利考入名校小學,為了再入讀名牌中學,又要繼續追趕成績不容半點鬆懈。跟住又到入大學考DSE的時候,日夜不斷溫習操卷溫習再操卷。

看DSE放榜那些尖子神童的訪問,背後的代價,所作出的犧牲,不足為外人道。

如何定義成功?

最近有年輕人問我,人生一定要成功的嗎?我反問他,如何定義成功?他再問我,人一定要有夢想嗎?我請他先問問自己究竟為什麼而活。就這兩個問題,年輕人思量了,又和我討論了好一段時間,他說沒有辦法給我一個答案。又有父母問我,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人之常情,子女出人頭地,做父母的誰不想?父母自己想是一回事,子女怎樣想又是另外一回事。問題出於太多父母以創世者的角色自處,理所當然地主宰子女的人生,為子女鋪排他們認為最理想最有出色最千篇一律的人生路,完全無視子女的意願,各有的不同性格興趣,還有難能可貴的獨特性。

身心健康是最大財富

其實有什麼比子女能夠長大成人,健康快樂活下去更重要?身心健康,就是最大的財富,不要本末倒置,恨錯難返。

張慧敏
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