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邵苑芬修女此言差矣

嘉諾撒聖家學校校長邵苑芬 (資料圖片)

王師奶話過TSA只是小菜一碟,點知煲下煲下變咗佛跳牆,經教育局常任秘書長黎陳芷娟品題,聲價暴漲,石狗公變老鼠斑,榮升教育支柱。不單人要講命運,測試工具如TSA,行運行到腳趾尾,不單牽動全港家長神經,連教育界也因此一碟小菜而撕裂。

教育局連同御點的十八區家長教師聯會及檢討委員會支持BCA(改良版的TSA)於5月考試;另一邊廂,教協連同「家長聯盟」醞釀罷考,當然是各有自圓其說的理由。王師奶冷眼旁觀,TSA又好,BCA又好,已淪為意氣之爭。吳克儉要在下崗之前man番一次,教協及「家長聯盟」趁新特首明言擱置TSA而乘勝狙擊。

全港幾百間小學頓成磨心,數以萬計的小三學生成了三文治中間的花生醬或火腿碎,情何以堪!

此時此刻,聽到嘉諾撒聖家學校校長邵苑芬修女話相關爭拗「好嘈」。如聽仙樂耳暫明,在震耳欲聾的喧鬧聲中,這當頭棒喝確是一服清涼劑。王師奶是天主教徒,讀的是天主教學校,對修女們有一份難以言喻的尊敬,認為修女們的頭巾是全世界最美的服飾,裏面包藏着純潔、犧牲和愛。邵修女接受電台訪問,王師奶一聽再聽,聽到她說聽到有人不斷反對BCA而反感,認為這是「有原告、無被告」的爭拗。小婦人尊重邵修女的感受,也絕對相信她是真誠的。邵修女是檢討委員會的成員,委員們一定花了很多時間討論,最終決定改TSA為BCA,而且在今年續考。這是委員集體智慧的決定,在檢討會的立場而言,一定覺得決定是對的。反對方的立場有另一套想法﹕參加試驗計劃只有50間學校,在不足兩個月之內另出一份數量和陷阱題目較少,但模式大致相同的試卷(考評局秘書長唐創時教授曾說TSA試題經長時間及嚴格審核),就可以搖身一變為BCA,未免近乎兒戲。至於所謂徵詢家長及學校意見?王師奶也曾要求公開十八區家長教師聯會的組成過程,如果全是教育局委任的,代表性如何服眾?

如果有人話官方成日推銷BCA好嘈,邵修女又點睇?

教育撥款不是施捨

至於邵修女說學校如收到TSA報告後,可因應學生較弱範疇向教育局申請支援,邀請專家到校支援校本課程。王師奶相信是事實,但王師奶曾公開請求教育局公布這麼多年來支援學校的數字,根本無答覆,也許是少到不好意思答覆。2016年1月17日商業電台《人民大道中》節目邀請助理秘書長陳巧敏,廣東道及元朗兩官小校長討論TSA支援計劃,助理秘書長初時頻說校本支援,主持人指校本即係無人幫手,自己靠自己,一輪遊花園之後,陳巧敏才說基於人手關係,要學校申請才支援。以此推論,教育局支援過的數目可想而知。

邵修女說她學校(2015-16學年)共獲2800萬元公帑資助,還未計支援小組資助,她問﹕「我哋拎咗咁多公帑做事,有一個問責精神有乜唔妥呢?」邵修女,2800萬元是政府依制度撥款給學校提供教育給兒童,這不是施捨,也不是憐憫,你不用為收到公帑而感恩圖報,政府應該感謝你和貴校的辦學團體的服務才是。有問責精神是應該的,但不是因為拿了2800萬元公帑。如果你認為TSA改名BCA是實質的改變,衷心認為對小三學生有益,王師奶尊重你的堅持,也尊重你的決定,正如我同樣尊重反對TSA或BCA的家長、校長和老師,但決不能因為收到2800萬元或更多而影響自己的堅持。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