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與陳美齡談融合教育

1月23日第174期的《Happy PaMa教得樂》報道早一陣子曾熱傳是教育局長熱門人選的陳美齡,扮小學生入新會商會學校觀察融合教育上課情况。新會商會學校約有四分之一是SEN學生,相信是一間超乎平均SEN學生人數的學校。融合教育構想崇高,讓有缺陷和正常的兒童一齊學習,一起過學校生活,增強自信,正常學生發揮友愛精神。香港政府於1995年左右嘗試了解融合教育,曾邀請辦學團體組團往澳洲及加拿大等地考察當地融合教育。身為父母,子女有某種缺陷,不論弱視、弱聽、智障或肢體傷殘等等,心裏總有點遺憾,忽聞兒女可以在主流學校上課,心理上掃除了一些陰影,這點是可以理解的。

所見皆幻象 教師苦况無人知

即使到今時今日,教育官員對融合教育一不見熱心,二不見有解決方法

陳美齡近距離了解SEN學生學習情况,看到主流學生的愛心,看到老師如何「淺入淺出」的簡明教法,也看到助教的貼身輔助。午膳後的中文課、常識課、普通話課、英語課,陳美齡都給予好評。王師奶絕對相信陳美齡對所見所聞的評語是真心的,也相信新會商會學校推動融合教育的熱忱。王師奶不忍心向熱愛香港、熱愛教育的陳美齡博士潑冷水,她看到的是「真實的幻象」,決不是香港融合教育的真正面目。香港教育官員愛抄外國的「橋」,照搬如儀。他山之石,雖然可以攻玉,但要有很多基本條件配合,否則淪為空談,兩頭唔到岸。香港推行融合教育初期,簡直是空槍上陣,即使到今時今日,教育官員對融合教育一不見熱心,二不見有解決方法,講得極端些,說融合教育拖垮了50%香港教育也不為過。不要以為小婦人胡言亂語,不妨問問在主流學校任教有SEN學生班級的老師,聽聽他們教學過程的苦况;一個未受過特殊教育課程訓練的教師,面對30個學生,其中26個是普通學生,另外4個SEN學生:一個是弱視,一個是智障,一個是弱聽,還有一個是過度活躍。請問這位未經訓練的老師可以點做?放棄26個正常學生,專注這四個SEN仔?就算有助教幫手都唔掂,過度活躍症的孩子最不耐煩,他在課室團團轉,學李小龍、學蝙蝠俠,這是什麼場面?不要以為小婦人誇張,把理想崇高的融合教育寫得如此卡通。曾經有教師控制不住類似場面,要學生連桌椅坐在課室外,這安排當然引來指摘,王師奶看到這則新聞時內心有點同情這位老師。

教局短視致融合教育失敗

2016/17年,主流中小學合共有SEN學生約4.2萬多人,受過訓練的教師嚴重不足,教育局對教師培訓不太積極,受過訓練的教師人數低得可憐。2007年開始要求學校必須有10%教師完成30小時至90小時所謂「照顧不同學習需求」學生的基礎及高級課程。平心而論,30小時學到乜?連皮毛都未觸摸到喇,這與叫一班新兵空槍上陣無異,點打?點教?教育局應付這殘局唯一方法就是派錢,學校收到一個SEN仔就資助1萬至2萬,畀學校自行運用,添硬件又好,添人手又好。媽媽咪呀!請乜人吖?全部都係唔識燒槍的新丁,錢唔係萬能,教育局醒醒吧,唔好再做駝鳥了。

有心的陳美齡博士,不要給「真實的幻象」迷惑,香港融合教育是失敗的,教育局短視,以為有錢無所不能,忽略人才(接受過足夠訓練的老師)是最重要因素。大家想一想,全校只有15%接受過短期訓練的老師怎去應付20%SEN學生,如新會商會學校?

最後,向新會商會學校致意,您們的負荷實在太沉重了。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