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為TSA算命

連續寫了三期有關楊局長的文章,原因是對局長有期望,期望局長帶領香港教育走出困局,不讓莘莘學子再在「混醬」中打滾。教育這缸混醬不是一朝一夕形成,要清除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描寫黑社會的港產片有一句常聽到的對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知怎的,小婦人總覺得楊局長有身不由己的無奈。

局長於商台節目談及小三基本能力評估TSA(王師奶認為將TSA改名為BCA是無賴的行為)時,指現正進行檢討,但稱「社會上好多人都覺得需要評估、評核」,話「社會上好多人支持」。王師奶唔反對局長的論調,好似吳克儉話齋,TSA等於驗身。驗出有毒瘤及早醫治,絕對是好事,姑勿論驗出有毒瘤後有無跟進,這是後話,問題是未驗身前,不斷進補。因為學校想自己的學生驗身報告「標青」,每日食十粒八粒多種維他命丸,驚佢腳骨唔夠硬就日日食鈣片兼半加侖牛奶,見佢面青青就補血丸、豬膶水,餐餐啃三碗飯唔在講,希望「填」到佢肥肥白白,你話這是好事還是壞事?王師奶這樣描述也許有點卡通,但與事實距離並非太遠。局長,小婦人真係唔想提你的公子在國際學校讀書,根本未嘗過操練之苦,支針未曾拮過你,你梗係唔知痛喇!好似家校合作事宜委員會主席湯修齊先生,話好多家長唔認識TSA,所以反對,講真話,佢又識得幾多吖。講呢啲話嘅人全部是隔山打牛,畀TSA支針拮過未? 講風涼話的人,仔女都不在本地資助學校讀書。

集中操練扭曲教育

楊局長,小婦人現時對你好尊重,亦知你掃妖除魔不易,電台訪問對答中,四平八穩,措辭得體流暢。但你講咗下列幾句話,令小婦人好失望,如果要扣分,真係要扣40分,本來100分,?家得番60。

你問:「只做一兩份練習是否操練?」咁嘅問題點問得出口㗎!王師奶想問:「局長,你是否認為所有學校都只做一兩份練習?你派職員調查過,有完整數據?坦白講,每晚做一份兩份甚至三份,一般家長都唔會覺得是操練。如果打橫來講,一份有100頁的練習就一份都嫌多,小婦人不是刁婦,不會立此誅心論,只是一心一意希望有高人將香港教育調理好。

局長,小婦人想話畀你知,過量的家課還是小問題,最重要是集中操練和補課將初小的教育功能扭曲了,將七八歲的小孩操到「吽」晒。

你知道好些學校二年級甚至一年級下學期就全為小三的TSA而生存嗎?音樂課、美勞堂甚至體育堂都借給了TSA操操操。你知道市面有多少本小三TSA練習嗎?無銷路就不會琳琅滿目喇!王師奶咁緊張,一來是「本縣曾經此苦」,現在雖然已脫離苦海,也不忍心年輕父母飽受煎熬。

已退休的教育高官陳嘉琪博士曾三番四次勸喻學校不要操練(間接證明佢都知好多學校過分操練喇),但學校借咗聾耳陳雙耳,有些校長甚至洋洋得意的說:「延長上課時間不算操。」有的又說「三年級就考了,難道三年級才操乎!」吳克儉有事唔想孭飛時就話「相信校長教師的專業」,今次楊局長又係咁講,王師奶唔想你做2.0呀!局長漏了口風,考慮坊間建議隔年考,這是「揦番揸沙」的做法,也是「身不由己」的無奈做法。局長,王師奶是懂的。

王師奶願與教育局下一怡情小注,賭麥記魚柳包一個,買小三TSA(吳克儉班猢猻「監粗」改為BCA)隔年考。時維2017年12月5日。

文:王師奶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