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糖衣奶粉

我要申報,我只能勉強餵了四個月母乳就停產了,停產原因非常複雜,相信「新手少奶」都會明白箇中辛酸。本地社區對母乳餵哺支援不足,縱然很多團體努力推動,但要改變社會氣氛並不容易。

奶粉商採用電話電郵攻勢,甚至派專人送試用裝上門

上星期雞蛋仔和我出席了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的調查發布會,原來政府去年已實施了一條自願守則「香港配方奶及相關產品和嬰幼兒食品的銷售守則」(簡稱「香港守則」)。參考世界衞生組織提倡的「國際母乳代用品銷售守則」,希望配方奶公司自我約束市場推廣資訊;世衞表明支持規管關於三歲以下嬰幼兒配方奶的宣傳手法,擔心不當宣傳誤導了家長。有一些國家已禁止奶粉商搜集媽媽聯絡資料,收緊宣傳讓媽媽們更安心地餵哺母乳,肯定這個選擇對孩子的價值。

各位港媽可能未聽過這條守則,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懷孕至今,我定時收到奶粉商的電話、電郵,跟進雞蛋仔的成長。前往母嬰健康院作產前檢查,門外總會有一群「姊妹」攔路談心,新手媽媽見到各式各樣的禮物、親切的笑容、再加兩句讚美「個肚陀得好好」⋯⋯自然會乖乖地交出個人資料,加入了奶粉商的媽媽會。他們定期來電噓寒問暖,當我透露母乳減產的憂慮時,便開始介紹產品甚至派專人送試用裝上門。

當然你會想,人家沒有硬銷奶粉、沒有行騙、沒有逼你購買,而奶粉本身沒有毒、沒有過期;當初又是我貪小便宜臉皮薄,你情我願地交出個人資料,現在怎可以埋怨電話糾纏?再說未能餵哺母乳不是奶粉商的錯,犯不着喊打喊殺要立法規管吧?

如果社會大眾被洗腦的訊息是「人奶優先」,我相信會有更加包容的政策,協助及鼓勵婦女工作時泵奶、會增設雪櫃讓奶媽們不用每天帶數箱冰往返公司。

我並不認為要限制母乳代用品的供應,雞蛋仔也是喝奶粉的;爭論點是,我們應該要阻止不當的推銷,應該要設法令準父母掌握科學實證的資訊,為寶寶作出最明智選擇。即使無法哺乳也應該協助我獲得全面的資訊,例如,如何判斷配方奶的營養成份,是否足夠或者過剩、對寶寶帶來什麼健康危機等。

另一個憂慮是奶粉資訊泛濫,營造了一個社會氣氛認為母乳跟配方奶粉差不多,正正就是這種社會氣氛,拖慢了全城母乳哺育的進程。有沒有聽過關心你的家人,「勸解」你即使沒有人奶也不打緊,因為奶粉也有營養?又或者聽到上司埋怨你,什麼時候才放棄人奶轉用「方便而又健康」的配方奶?如果社會大眾被洗腦的訊息是「人奶優先」,我相信會有更加包容的政策,協助及鼓勵婦女工作時泵奶、會增設雪櫃讓奶媽們不用每天帶數箱冰往返公司。

未能成為全母乳媽媽是我的遺憾,雞蛋仔未夠一歲就已經因感冒入院兩次,總會自責是因為他缺少了來自母乳的抗體。所以即使我不是母乳媽媽,也希望社會上有更多支持母乳哺育的討論,為其他小朋友謀福祉。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