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元旦登高

我的Annual Ritual 就是「元旦朁新年人生方向登高活動」。過去幾年都有登高望遠(不是遠足、攀山,因為能力有限,只能登上一般晨運婆婆選擇的半粒星路線⋯⋯),到山頂呼吸新鮮空氣,回顧去年的人生大小事情,想想新一年的方向。

記得2015年元旦,我和家中的肥大白一起行山,牠永遠跑在前面回頭催促我;我就咬着牙跟上去,不想半途而廢。那一年的做人方向是「活少點遺憾」——全年遇到抉擇關口時,就會撫心自問,那個決定最接近無悔、最沒有遺憾,那就是最終決定。

2015年元旦,彭梓雅和家中的肥大白一起行山。(彭梓雅提供圖片)

2016年元旦,老公和大白比賽跑上山頂,我望着他們的屁股吃塵。到山頂時,吸一口寒風,腦袋清醒記得,既然還活着就要好好地活。那年放棄了鐵飯碗,賺回每一天的自由身,決定要做一些讓自己開心而有義意的事。令我失望傷心的人或遭遇,要盡快放下,不要把寶貴的時間放在負面情緒上。

永遠走在前面的大白。(彭梓雅提供圖片)

2017年元旦,沒有帶大白,但記憶中這次登高更吃塵⋯⋯

老公一口氣往前衝,拉着我跑了十五分鐘,見拉不動就索性自己衝了上去。體貼的他在那一刻,仍然記掛我的肺活量⋯⋯

老公:「心跳要衝上去,先操到心肺功能!」

我:「等埋⋯⋯我個肺頂唔順⋯⋯」

老公:「就到了!頂埋佢!」

我:「頂⋯⋯唔順⋯⋯」

終於可以慢步走走時,我感到下腹抽痛,那時過去一個月反覆痛過好幾次,恐怕是患上婦科隱疾了⋯⋯「老公,我又肚痛。」老公皺眉頭:「那就看醫生,新一年要愛錫身體!」

「老公,如果⋯⋯我有cancer死先,你要照顧自己啊!照顧大白!」

他翻了白眼沒有理我了。

由於我忽然驚覺生老病死可以很近,很多事情根本不可以解釋也不受控制,於是2017年訂了方向是學習「隨遇而安」。(隔兩天看醫生確認懷孕了,原來動了胎氣,雞蛋仔在肚裏捱了一課體能訓練。)

截稿前,2018年度元旦登高仍未發生,未知道會有什麼新的覺悟。不過老公提醒我,除了個人的方向,夫妻之間也要訂些大方向。不是討論什麼時候買樓或是去旅行那種目標,而是兩人的感情用什麼維繋、期望有怎樣的人生經驗、遇到低潮時兩個人用什麼心態去面對的那些方向原則。

當個人發展與家庭發展步伐不一時,就會產生磨擦,小小的裂痕可以變成很深的對立。

一般公司都會有願景藍圖、有發展綱領,夫妻和家庭也應該有。簡單化地說,願景中婚姻要白頭到老,那麼夫妻便要有互相扶持,相濡以沫的信念,發展有效的溝通方法。如果藍圖裹有孩子每年回家團年的溫馨大合照,那麼從小就要投放心力建立緊密親子關係、凝聚家庭。每對夫妻、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背景和願望,所以沒有一條全球適用的formula,或者萬用的信條。但重點是有沒有認真把夫妻家庭的發展,放上議程討論?

現今社會傾向個人化,我們教育孩子時會鼓勵他們為自己訂下人生目標,卻忽略了那些目標與家人的連結;成年人有時候訂了個人發展方向與枕邊人交待一句,便假設對方體諒並且配合,卻少了關心對方的需要。當個人發展與家庭發展步伐不一時,就會產生磨擦,小小的裂痕可以變成很深的對立。

平衡個人發展、協調夫妻的步調,再融入其他家人的節奏,一個家庭的和諧是需要細心的鋪排。年頭訂了大方向不代表全年不會吵架,只是有了共識,一家人比較容易修正航道,較有動力維繫關係。希望雞蛋仔也會傳承我們家的Ritual,也希望我有力氣應付年度體能訓練⋯⋯

彭梓雅
圍村妹80後港媽,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 繪本伴讀導師/ 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至今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