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有Say:以教師專業 教學生踏單車

如設一道情景題,要香港學校的教師,用教育的專業來教一名小朋友踏單車,我看,這個孩子基本上很難學得懂。

考聽說讀寫 唯獨無實戰

用學校的情景來教授踏單車,我估計老師會在八月新學年開課前,為一年的「踏單車」課程編排「教學進度」。老師首先會在一年四次考試中設計踏單車的筆試或評估,然後花很多時間開「共同備課會」,設計出許許多多的教案和教學法,並用很多課餘時間整理成很多份doc文件,為的是讓教育局外評到校時,向官員證明學校有教過學生踏單車。

踏單車的第一課,並不是讓學生坐上單車練習,而是先要學生閱讀很多有關單車的文章,寫作很多有關單車的作文;每周安排一次中英文有關單車生詞的默書,把「齒輪」、「煞車器」等用詞在詞語簿抄四遍,但學生仍未試過一次騎單車。

說到踏單車的評估及考試,老師明顯更加胸有成竹,老師會製作很多踏單車步驟的筆記,在評估之前的課堂裏,讓學生用熒光筆把重點間下來。教師會把踏單車考試卷設計成寫作、答卷、口試及聆聽四份分卷。作文部分要學生寫一篇踏單車見到風景的描寫文;答卷最厲害,佔的分數較多,分為選擇題、填充題,以及簡短問答題,在選擇題要學生答很多關於踏單車應有態度、香港交通規則及踏單車對世界的影響;填充題要確保學生懂得如何書寫有關單車的生字;在簡答題學生需要簡答踏單車如何紓緩香港交通擠塞問題;口試卷較為簡單,學生只要有禮貌及以朗誦般的抑揚頓挫口音來回答教師的問題就可以了;聆聽卷比較有趣,學生要在聆聽卷中細心聆聽單車手的對話,並把一些單車手的電話號碼記下來,顯示學生專心聆聽聲帶的信息。

就算一名孩子,他明明可以坐上單車踏得很好,但因為他語文書寫能力不足,無法在文字為主的考試中及格,學校不但不會承認他懂得踏單車,更認為他是一個懶惰的孩子

只要學生在這個考試中考到90分或以上,雖然孩子仍未坐過上單車的椅子,但學校的老師可以肯定學生已經學會踏單車,不過我會懷疑這批老師自己從沒有踏過單車。就算一名孩子,他明明可以坐上單車踏得很好,但因為他語文書寫能力不足,無法在文字為主的考試中及格,學校不但不會承認他懂得踏單車,更認為他是一個懶惰的孩子,整天心散只顧出外踏單車,沒有盡力溫習,安排補底課要他把單車的生字抄多幾遍。

說到這裏,大家心裏都明白,學習踏單車最好的方法是讓孩子騎上單車,然後爸爸或媽媽花數小時陪他們慢慢用雙腳往外撐出去,再教他們踏步衝前加速,兩腳一蹬開始踏。雖然不同的小朋友進度不一,但只要肯嘗試肯努力,孩子一定可以學曉平衡,然後學懂騎兩輪的單車。

現今學習「以需要為本」

反而我更相信,今日的網絡世界將所有人的想法和構思連繫一起後,共同建構了一個無限大的知識庫

以踏單車來譬喻學校的課程,當然複雜程度相差甚遠,但這譬喻讓我們明白,中國人存有一種「學滿師」的概念,總認為學習如同上山修行武功那樣,需花十年八載沉浸修煉此等絕學,待滿師後下山才可勇闖江湖。然而,今時今日的「學習」已無必要這樣。即使我們成年人平日要學習一項新技能,大多是「以需要為本」而行事。比方說你剛買了一部麵包機,因而才上網瀏覽有關焗麵包的資料或技巧,慢慢學懂所需知識。我們再不會先參加20小時的課程學習使用麵包機才買。因為科技將知識都放到「雲端」上,讓我們可以隨時隨地透過網絡尋獲所需知識。我不相信教師或學校能單憑自己的力量,將世界所有的知識整合在學校課程當中,反而我更相信,今日的網絡世界將所有人的想法和構思連繫一起後,共同建構了一個無限大的知識庫,讓我們的孩子、我們的下一代能在這無邊的知識庫中翱翔學習。

朱子穎
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