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深夜小狗神秘習題

 

為了英國國家劇院明年來港演出的《深夜小狗神秘習題》,買了原著跟孩子讀。這是個偵探故事,受害者是半夜被園藝叉插死在地上的小狗,至於矢意揪出兇手的主角,則是一個15歲男生。作者沒把他的狀况說得很白,只說明他是「有行為問題的數學人」,但讀者能理解那狀况大概屬自閉症譜系。

文:蘇美智

全書由男孩自述,讓人從裏子一窺他如何看世界,活脫脫演繹出很多治療師和家長告訴我們的事——他對人類複雜的面部表情毫無辦法,覺得小狗還比較易懂一些;像局外人似的,所以總能看出很多細節;對規則理解狹窄,常常聽不懂別人的真正要求;陌生人(即使是住在同一條街上的鄰居)不單是陌生人,更像來自另一個星球的人,必須花很多時間觀其行聽其言,才令人感到安全;對數字入迷,譬如這書的章節不是順數,而是跳躍的質數。最後這點令我家兒子非常爽,因為可以在放學回家時大唬:我今天讀了37個章節了(其實才20頁)﹗

這不是我第一次聽說《神秘習題》的故事。去年訪問誇啦啦藝術集匯的黃清霞博士,她也提起自己在2011年在英國觀看這劇,但那是一次非常特別的演出——故事不僅團繞自閉症譜系的男孩發生,還考慮了自閉症觀眾在劇場的真實需要而設計。

照顧自閉孩子的藝術需要

事實上,劇場上誇張的燈效和聲效、很多甚至太多的感官刺激,以及對於安坐的嚴格要求等等,彷彿統統跟自閉症觀眾天然排拒,可能引發各種不安的騷動。如果硬要帶孩子勇闖劇場,就要有被白眼甚至中途離場的心理準備。但據說有一位英國媽媽不認命,某回「闖關」失敗後,她寫信給倫敦西區的劇團,陳述自閉症患者也有藝術需要。

這便是"Relaxed Theatre"的由來。它縮短了劇本,並加強互動元素,照顧專注力較低的孩子,又限制演出的燈光和音響變化。

而且,它還放寬了劇場規矩,讓有需要的孩子隨時出走到外面的cool down space畫畫,冷靜了再回去;完場後鼓勵觀眾上台觸碰布景,增加感官體驗……

誇啦啦藝術集匯在2014年開始實驗這種表演模式,還給它起了一個好名字——「自在劇場」。可以想像,它比一般劇場需要更多資源,也更難生存,「我覺得看話劇是人生最大樂趣,但香港這麼多自閉症小朋友看不到,好弊。」黃清霞博士說。因為共融,也是讓不同的人有選擇、有空間,包括在劇場之內。

蘇美智
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