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中一派位想當年

中一派位選擇學校表格

朋友不約而同在臉書分享,終於完成孩子的中一派位選擇學校表格,感覺是「難填過六合彩」。要為孩子填滿那三十個小格子,好不容易好多掙扎。

小學雞自己填升中表格

有人開始想當年,「想起小時候,我是自己填的」、「當年阿媽無望過一眼」,勾起很多回憶。朋友竟然還從籠底揪出陳年表格副本,展示孩提時的稚嫩字迹。由小學雞自己填寫升中表格,聽起來端的匪夷所思,卻是當年常態。

我沒留下副本(從小學雞到小學雞媽媽一樣不懂得歸檔),但依稀記得當年。

表格上的頭一個學校選擇是由班主任老師提議的,她逐一面見同學,按成績提示我們可以嘗試報讀的學校。那回踏出課室時,我依然茫無頭緒,但就知道自己必須牢牢記住那所學校的名字——那四字很難記得住,因為字與字之間毫無意義上的關連,也不知道學校長成什麼模樣。

就這樣解決一格,餘下的二十九個空格就是一場遊戲了。

方法是這樣的:聽從道聽塗說填了一些、看名字憑感覺填了一些、最後因為要湊夠數交差又再隨便填些。這樣自然有撞板可能。有位男性朋友說他後來才發現,自己把一所女校填了進三甲位置了。

父母忙搵食 有心也不懂幫

當年我們跟那份「難填過六合彩」的表格搏鬥時,爸爸媽媽在做什麼嗎?別人的爸爸媽媽我不清楚,只知道我家爸媽肯定在忙搵食。再者,即使有心幫忙,他們也着實不懂得幫。對草根階層來說,升中這遊戲玩法太複雜,根本無從入手。

就這樣,迷迷糊糊,拉拉扯扯,符符碌碌,我們都長大了。

單純懷舊除了自娛之外,本來沒有多大意思——每個年代的小朋友都扮演着不一樣的角色,也被套上不一樣的要求。我媽還是小丫頭時,已經是家裏的勞動力了,既要照顧弟妹,又要上山劈柴,讀書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我自己小時候或多或少幫忙家務,但更重要的任務是讀書,而學業基本上是孩子的領域,爸媽只能嘮叨兩句,從宏觀上管;現在的家長會收到老師電話,要求好好督促孩子學習,甚至確保繳交功課前檢查妥當,孩子的功課成為爸媽的功課。

但懷舊跟讀歷史一樣,畢竟有點用處。那張陳年表格最大的意義,也許是在提醒我們,原來在大抽獎中隨隨便便下注,是不會世界末日的。至少我和朋友們都無穿無爛長大成人。

祝朋友們都成功中獎。

蘇美智
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