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生涯怎麼規劃?

中秋過後,天氣仍是那麼酷熱。某個星期六,幾個中五學生相約參觀中文大學資訊日,了解不同課程的內容和收生要求。對任何中學生而言,中大都是個大得驚人的校園,漫山都是樹木和建築物,隨時迷路。那天火傘高張,幾個小伙子埋怨路標不清晰,在高山低谷中茫無頭緒,又渴又累,叫苦連天。

文:何力高

我們在人生路上,何嘗不是這樣?每年看着一屆又一屆的學生參觀大學資訊日,為JUPAS選科而煩惱,為放榜結果興奮或失落,還有念大學時的懷疑與迷惘,畢業後踏足社會的戰戰兢兢……看着他們,不禁想起當年的自己。

從小未想過當教師

不經不覺從事教育工作20年,無論幹得怎樣,好歹也算是自己的事業。但我從小壓根兒沒想過要當教師,若年少的時候,要我說出10個「我的志願」,怎樣也輪不到教育工作。

我自小鍾情戲劇,曾想過報考演藝學院,但最後還是以報讀大學為首選。記得當年JUPAS選科,拿着中大的課程冊子從頭翻到尾,只有一科「新聞與傳播系」最接近演藝課程。那些新聞採訪、廣告、電視、電台製作,不用死讀書,講創意,於是便報讀了。

那四年的傳媒訓練很有挑戰性和滿足感,大三暑假我還到了電視台新聞部實習,大四的一整年兩天上課,三天在電視台上班。

傳媒行業精彩刺激,我本以為自己一定會投身,但怎料當記者愈久,便愈失卻興趣。

我發覺自己最喜歡的其實是天馬行空的創作,如寫劇本和演戲,但報道新聞必須客觀中肯,外表正經嚴肅才有公信力。後來機緣巧合,母校的副校長問我有沒有興趣回去任教,我思前想後,最讓我牽腸掛肚的是話劇,而當教師的最大優勢是工作時間穩定,公餘時可繼續演戲。那時心想先教兩年書,試試看,反正青春,不適合便轉工吧。

在其他崗位一樣能追夢

光陰剎那飛逝,假如訪問當天初執教鞭的我,打死也不信自己會在這行業待上20年。事實上,過去我也因為想窺探外面的世界,兩度離開學校出外闖闖,但放下教鞭才知自己喜歡的是跟學生分享知識和相處,結果又重返校園。

大學時選擇了「新聞與傳播系」,還以為就這樣子失去了念戲劇的機會,但其實在我當教師的這段日子,我一邊教學一邊兼讀戲劇文學碩士,一個純為興趣而與工作升遷無關的學位,卻讀得非常愜意;我又以為自己會放很多公餘時間搞戲劇,結果我花得最多時間的,是在學校跟學生排戲、排音樂劇,原來能夠見證學生蛻變成長,那種意義比我自己演戲大千百倍。

人生是一趟旅程,而不是過程,精彩之處在於會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風光和經歷。只要打開心扉,隨機應變,用心努力做好上天給你的工作,你的生涯可能比刻意規劃更加精彩!

何力高
曾製作多齣音樂劇,包括《震動心弦》、《逆風》、《奮青樂與路》,其中訓練學生參與音樂劇的過程,更被拍攝於本地紀錄片《爭氣》中。現為香港培正中學副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