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連環圖的個體回憶

《港漫回憶錄II——玉郎傳奇》(網上圖片)

施仁毅、龍俊榮編的《港漫回憶錄II——玉郎傳奇》推出,馬上購買,內容主要來自八十年代《龍虎門》的專欄。熟悉的文字,熟悉的口脗,加上熟悉的插圖(當年不知出自祁文傑先生手筆),好像帶我回到童年。

黃玉郎曾是全球最有錢漫畫家

八十年代的黃玉郎身家高達十億,是當時世界上最富有的連環圖作家,比日本和美國的更勁。論身家,馬榮成今天身家據報至少二十億港元,不過,財富增值更多來自物業而非作品。目前世界上最有錢的連環圖作家,當屬日本的鳥山明,一套《龍珠》,在日本累計版稅收入接近十億港元,加上電影和遊戲等版權收益,估計坐擁至少數十億港元財富。

個人認為,《龍珠》高峰期出現在《龍虎門》高峰期之後。《龍虎門》每周出版,早期每日在報紙連載,一日畫兩版,真係要格格好睇,每頁都要營造高潮位。黃玉郎在自己專欄說過,日本漫畫,畫面係勁靚,但情節推進慢,唔過癮。《龍珠》及日本熱血漫畫後期那種一層層打上去過關斬將打擂台的「必賣公式」,《龍虎門》其實算是始祖,龍虎群英對付壞人集團,一皇二聖三將軍四神五魔六冤魂,一級級打上去,打足一百期。這個公式,黃玉郎比日本連環圖大師早發現至少二十年。

八十年代,港產片和港漫都撼贏外國的過江龍。

日本連環圖作家雖多,畫功無可否認更強,可是整個八十年代,港產連環圖連日本大師都打低,而且直銷星馬,如果說當時的港漫沒有可取之處,肯定唔恰當。

人生高峰 難料五年後的衰敗

說回《玉郎傳奇》,全書最珍貴的地方是,事過境遷,現在回看三十年前的專欄,黃玉郎所見所聞,所思所想,所喜所憂,無所遁形,人生之起跌,行業之興衰,時勢之順逆,竟然在一個專欄的字裏行間,完全浮現。

書裏有兩個地方頗讓我觸動。第一是有「大馬港漫之父」之稱的潘自堅,談及早年黃玉郎把港漫代理交給別人時,事前十分鄭重的問那時相當於馬來西亞世界書局負責人的他是否反對,即使世界書局不反對,黃玉郎堅持留下一本書讓世界書局經銷。潘自堅後來離職,黃玉郎聽到消息,主動聯絡他,說信得過他,想找他合作,就算他沒有任何印刷設施也無妨,只要他找人拍檔就可以。

第二是一九八六年刊於《龍虎門》第五六一期的「玉郎周記」,有關玉郎機構上市的一段。八六年八月十二日,早上,黃玉郎身光頸靚,在中環交易所會客廳舉行小型酒會。其間四會主席李福兆談笑風生,大談股票之道,黃玉郎自言「獲益良多」。文末黃玉郎說,股票上市當天,比認股價上升了百分之八點五,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值得飲杯」。

一年後,八七股災。一九八八年,李福兆因貪污判監四年。一九八九年,黃玉郎被迫離開玉郎機構。一九九一年,黃玉郎因訛騙罪入獄。

讀童年回憶,想不到有讀史之嘆。

張帝莊
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現為全職爸爸,兼全職寫字人.有時是悠閒的半職寫字人和忙碌的半職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