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玩得開心睡得香甜

新年快樂!先祝各位媽媽爸爸日日瞓足八粒鐘,囝囝囡囡瞓得安穩,老人家安枕無憂!老老實實,睡眠質素好,人就分外精神,面對每天排隊等候的大事瑣事,更覺得心應手。

「媽媽,為什麼要慶祝新年的啊?」六歲細女問。「因為可以聚在一起大吃一頓啊!」我體內天生的那一半香港人先作出自動反應,旋即由後天加入的那一半瑞典人身分作補充:「其實也不只是吃的,就好像上星期平安夜,我們在祖父祖母家慶祝一樣,齊齊看唐老鴨卡通片,吃朱古力和拆禮物,大家很開心呀對不對?」孩子最真情流露,細女立時笑到見牙唔見眼:「那是我一世人收過最好的禮物啊!」

聖誕前,我去玩具店買聖誕禮物,本來打算買盒「聖誕月曆」,在十二月份,每天揭開一格,裏面有一份小禮物。歐洲各地都流行,算是迎接聖誕的傳統之一,小朋友最喜歡,因為日日有禮物拆。去年十二月回港探親,帶了兩盒給家人,細女記住整整一年,今年一早向媽媽落單:「我今年聖誕禮物想要聖誕月曆啊!」這也是瑞典的習俗,孩子事先張揚,告訴大人想要什麼聖誕禮物。當日站在十萬款塑膠玩具面前,我有頭暈感覺,結果跟之前一樣,都是挑了丹麥塑膠積木,為的是起碼可以砌完再砌,玩無限次。

孩子動手做玩具 便宜又滿足

我們家有三個女兒,多年來我都刻意不多買新玩具,平時經過玩具店也很少入內,或者由狠心的媽媽事先說明:「只是看看,不會買的,OK?」因為我慳家兼挑剔,而且在瑞典生活已久,受丈夫薰陶下,我覺得最好玩的遊戲都毋須道具,而是工具。只要給孩子提供材料,他們自會化腐朽為神奇,弄出奇形怪狀的東東。昨天我們在地牢大掃除,找到一袋試油漆用的木條和兩個大女兒小時候砌出來的小木船、木雪橇和馬槽。細女說也要砌,於是爸爸教她用熱熔槍,六歲細女便興致勃勃試着,結果給小娃娃搭起了小木屋。

漸漸,孩子們再不會「好恨入玩具店」,在家裏自己動手更好玩。

孩子房裏有許多盒子,放滿我們收集的物料:碎布棉花可以做娃娃衣、拼貼畫、筆袋、手提包,硬紙皮、大紙、靚紙、貼紙、絲帶、印章,變成送給同學和家人的生日或聖誕賀卡,膠紙、剪刀、針線、畫筆、熱熔槍以至鎚仔鐵釘等真工具,我們都讓孩子自由使用。有時我們站在玩具架前,孩子眼定定發光的時候,阿媽會友善地問:「為什麼你想要這件玩具呀?」「因為珊娜送我的生日禮物是小馬兒,小馬兒需要馬鞍啊」。那是一款無底深潭式塑膠農場玩具套餐。「說的也是,看,其實也不難做啊。」結果我們入了手工材料店,買了小鐵鏈和鐵圈,女兒回到家,自己用鉗子做了馬鞍,後來轉用家裏的絲帶,製成品拿來給媽媽看時我大讚:「看!仲靚!」再後來,二女兒索性把我給她的舊項鏈拆除,自製獨一無二的迷你馬鞍。

兩個大女兒踏入少女階段,做手工比以前少了,輪到小女兒開始有興趣,兩個姊姊常給她示範,或者把房裏儲存多年的細軟物料都送給她。如果有得自由發揮,孩子便是最強的創造者!(溫馨提示:媽媽旁觀就夠喇)。孩子腦筋十指用齊,盡情盡興創作完成,再玩自己的作品,整個過程便宜又滿足,玩完一大輪,開心又疲累,自然睡得香甜!

周游
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