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看世界盃悟教育事

我不是足球迷,但四年一度世界盃開鑼,精彩足球賽事不其然讓人瘋狂。

身邊的良家婦女打從世界盃初賽開始便心有怨言,有的說四年一度老公又開始拋妻棄子,每天等着球賽開波。又有說:「我曾幾何時要他,陪我買包包、逛時裝店,現在他說希望與我一起睇球賽,半夜三更我怎樣捱過去?」我聽了會心微笑,世界盃能看人生百態。

禁區前看準機會「插水」,一起鑽空子才是生存之道

我雖然不是標準球迷,但是高水平的球賽如世界盃,總讓我乖乖坐在電視機前,希望能捕捉到夢幻腳法或是「上帝之手」的蔚為奇觀的球技。今屆世界盃看了幾場賽事,觀感總覺有所欠缺。球員動力似乎很有限,從前看世界盃,球員彷彿擁有燒不盡的體力,球來球往,球到之處,總是四方八面的球員,紅球衣的、白球衣的,雙方如燈蛾撲火湧至圓球所在。反觀現在球賽,運動員稍為悠閒似的。

無獨有偶,最初的幾場賽事都是以十二碼罰球取分,讓球隊取勝。縱觀比賽過程,細膩腳法、戰術部署並不多見;反而球員的發揮都在身體反應和表情上表露無遺。有其進攻球員控球至禁區,對方的攔截球員勇猛地攔截,進攻的那位球員看準機會,有插水的、有面部、肢體统統扭曲,表現痛楚的……十二碼罰球又得手了,旁述往往會說:又「搏」到罸球,說時漫不經心,不以為意。相信四年一屆的世界盃在這年年月月的「進步」,就是領隊、隊長、 球員都深明遊戲規則,大家儘管看準規則行事,一起鑽空子才是生存之道。

不知怎樣教,就當是實驗教學,摸着石頭過河,反正有錢才能「推磨 」

觀看着球賽上演,就如看到香港的教育現實情景。本學年香港的幼稚園教育進入了一個新的里程,其中一項政府資助是對非華語學生的支援。資助額也不少,足夠聘請一名合資格的幼稚園老師。各大幼兒教育機構紛紛看準時機,從前不接受非華語學生如南亞裔兒童的學校,也願意教育這些少數族裔。無他,資金多了,可以多聘人手,一舉兩得。不知怎樣教,就當是實驗教學,摸着石頭過河,反正有錢才能「推磨 」。

對於有教無類,看見孩子的需要,不論國籍,不論會否說廣東話,難教也要教的學校,總算等到出頭天,資助有如天降甘露。只是世界變了,球賽在鑽空子,教育也是看着規則去玩,一起「轉」着空子。

呂麗紅
元岡幼稚園校長,外號「神奇呂俠」,資深幼兒教育家,以全香港最低薪校長,挽救元岡幼稚園。其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