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火鳥的不死本領 (上)

我小時候很窮,但很快樂。我從不妒忌其他人,很接受自己的生活,我知道自己的資源就是比別人少。我沒法像其他同學一樣開生日派對,甚至要工作幫補自己的生活費﹑書簿費。

那時迪士尼的卡通人物很受歡迎,所以我小學便開始在家裡幫忙加工,為品牌公仔上顏色。顏色會染在衣服上,髒髒的,而我只有那三套衣服,弄髒了怎樣出門?有時剩下那一套洗了又晾不乾,同學相邀參加派對,我都會找借口推掉。

這樣的成長過程令我很知足,想事情較正面,同時使我比較成熟

雖然你看起來會覺得我很可憐,但我在家裡排行第五,看到大哥哥﹑大姊姊比我更刻苦,要扛的東西更多,拿到獎學金也沒法繼續升學讀書,讓我感到自己已夠幸福了!這樣的成長過程令我很知足,想事情較正面,同時使我比較成熟,遇到甚麼事情都想說:「有很難嗎?沒多艱難吧!」

「只要我努力,有甚麼做不來?」憑著這種態度生活,人生相當順遂,工作上有人賞識,一直過得很理想。二十三歲時,我接手管理一家學校,同樣只有很少學生,我用自己的看法﹑擇善固執地把學校經營起來,甚至慢慢有人龍在校門外。

「我要做,就會做到」﹑「我要做,就會做到」,這樣的幹勁讓我平步青雲。

可是,二十八歲時,一位我很愛的親人遇上交通意外離開了。我頓時發現還是有錢買不到的東西,這樣說可能很土氣,但過往很那麼多年我抱著「努力就一定可以」的信念派不上用場。

無論我再怎樣準時到醫院,再怎樣努力照顧他,他還是得要離開。想要的東西求不得,有一段時間我很不習慣,感到很痛苦,甚至有輕生的念頭。我不想上班,只關在家裡,無法從陰霾裡走出來。

「那,不如就當自己死了,好嗎?」

沉重的日子過了好幾個月。一個晚上,空洞的眼睛望著依舊美麗明亮皎潔的月亮,彷彿有一點啟示,我黙黙地想,「沒有生趣?那,不如就當自己死了,好嗎?從這一刻,我死了,也不一定要做死那個儀式,就當自己死了吧,以仍然有動力的身軀幫助別人!」我很認真地跟自己說。

現在才懂得,那時候的我在學習「放下」。放下了,人也變得輕鬆。一個人無仇無怨,無欲無求,原來路也隨之變得寬闊。

我明白到有很多事不是你努力就可以,不是說你有錢就買得到,不是很積極便會成功,原來要靠一份真誠,去面對自己﹑面對低谷。

呂麗紅
元岡幼稚園校長,外號「神奇呂俠」,資深幼兒教育家,以全香港最低薪校長,挽救元岡幼稚園。其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