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丙踏出歷史 三赴「反送中」遊行香港

遊行後回家,小丙看到電視新聞畫面,甚感興趣。(丙爸提供) 丙丙遊行過後我報紙圖片,像是尋找自己踪影。(丙爸提供) 近月因爲《逃犯條例》修訂而鬧哄哄,萬計市民一次又一次上街向政府說「不」,人潮中包括不足兩歲的丙丙及媽媽。 在政府「暫緩」修例前,民陣辦了4次遊行,丙媽帶著丙丙去了三次,即包括兩次「百萬行」。丙丙連說話都未懂,當然又會被特首林鄭月娥常指控,統統是不明白她修例「初心」而走上街的一群。不少朋友也質疑丙媽,帶丙丙去遊行意義何在?丙媽卻有她一套,她認為丙丙雖不明白「反送中」大道理,但相信可讓他自幼知道,自己權利要學懂自己爭取,更打趣道,若通過修例,香港不再是香港,他將來還有無機會上街也不知! 一開始參加遊行時,因現場人多嘈雜,丙丙一度不適應哭了起來。(丙爸提供) 我也曾經對丙丙上街有疑慮,會說不如讓他長大後,有自己的思考辨別能力,再讓他自己抉擇。不過,丙媽又搬出她的理論,指堅持良善、反對不公義是理所當然,就如小朋友應學習禮貌、誠實做人一樣,難道讓小孩長大了,才由他自己選擇?唉,做爸爸的,也無謂跟媽媽爭辯。 無論如何,丙丙似乎還感覺這玩意新鮮,事後看著電視新聞或報章上的浩瀚場面相片,還會表現雀躍,吱吱喳喳、手指指,像是要告訴別人,他有份踏出歷史一步! 其實,這個五、六月天,太陽熾熱,走上街頭「煎熬」,坐在冷氣房的高官怎會理解市民心聲,而且丙丙年紀又細,丙媽要帶上BB車,一大個背包的物資,包括尿片、電風扇等,走這段路是不簡單。因此,丙媽找折衷方案,不會去起步點維園乾曬等待,選擇在灣仔中途插隊,步行至終點。 遊行天氣很熱,丙丙換上白背心,佬味甚濃。(丙爸提供) 一步一腳印,丙丙跟百萬港人一起,改寫香港歷史。(丙爸提供) 參加遊行有飲有食,吃蛋撻時間到。(丙爸提供) 不要低估丙丙能力,大部分時間他都是自己走路,累了才爬上BB車歇息。吃雪糕環節,相信是丙丙遊行最期待的一幕。(丙爸提供) 對丙丙而言,遊行或許是一個玩意,沿途丙媽送上檀島蛋撻、凍飲、雪糕等美食,加上不少同路人逗丙丙玩,又有不認識的大叔送上糖果,更有陌生的哥哥姐姐幫他撥扇。丙丙雖也汗流浹背,但看來也樂在其中,行到累了,便躺在BB車睡一覺。 遊行人潮擠擁,遊行過後更曾發生衝突事件。有朋友也勸說,遊行活動「兒童不宜」,但丙媽相信香港人遊行的素質,反問去看煙花、除夕倒數,甚至出國外遊也有不同程度的風險,看你自己如何衡量吧。無論如何,丙丙似乎還感覺這玩意新鮮,事後看著電視新聞或報章上的浩瀚場面相片,還會表現雀躍,吱吱喳喳、手指指,像是要告訴別人,他有份踏出歷史一步! 爸爸因周日要上班,不能「罷工」,未能跟丙丙走「同行」,但看到港人一步一腳印,丙丙代爸爸上征途,一同改寫香港歷史,不禁哼出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後記: 有朋友問我,如果丙丙長大後,去參與衝擊政府行動,我會所怎樣想?我的想法是,衝與不衝不是關鍵,但若是衝擊,只可以自己身軀去做,就算遭警察毆打,也不可擲一磚一瓦、不可傷及他人,否則與侵害你的魔鬼無異,恥與為伍!

詳細內容

任姓家長﹕阿仔與遊行集會

「咦,任建峰,為何不見你帶個仔來的?」過往十多年,我每逢七一都有參與遊行。當我近幾年甚至會在遊行途中為我曾帶領的公民社會團體做街站時,有些途人都會來問我上述的問題。 雖然我個人甚有政見、而且與不少七一遊行人士的訴求亦接近,但我不太想洗腦式地過度左右阿仔的未來政見,所以早已決定不會帶阿仔去七一遊行。 七一,的確是一個我從未帶阿仔出席的遊行。不帶他去的最主要理由,就是七一近年來已變成一個很多不同、甚至有時自相矛盾的議題或意識形態的遊行,個別政治取態和意志有時已大於一些超越日常政治的大是大非、普世價值、倫理人性問題。雖然我個人甚有政見、而且與不少七一遊行人士的訴求亦接近,但我不太想洗腦式地過度左右阿仔的未來政見,所以早已決定不會帶阿仔去七一遊行。若他長大後還有七一遊行這回事而他自己又想去,就由他自己去吧。 再者,純粹又一個較自私的「怕麻煩」角度來說,如果我帶阿仔去,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一定會是經過路途中的每一個街站時都問是什麼一回事、和要求知道我對有關團體支持與否及有關理由。如果我訛稱我對所有團體都支持,就是對阿仔說謊言。但如果我對阿仔表明只對部分團體、人士、訴求表示支持,要向一個只有幾歲但又「打爛沙盤問到篤」的小孩解釋為何在這情況下仍參與遊行是很令人懊惱的事。 透過帶阿仔去參與這些遊行集會,我是希望滲一些超越政治的基本人性大是大非在他的心內、希望他將來無論政見如何都會有一夥正直的心。 其實,曾幾何時,我是會帶阿仔去個別遊行集會的,議題牽涉反國教、爭取民主、平反六四。對我來說,這些都均牽涉一些大是大非、超越日常政治的價值觀問題:反國教牽涉自由思想,爭取民主是普世人權與價值的根基,平反六四除了牽涉民主亦是最簡單的「有權有勢人士欺負、殺害他人是錯的」大倫理訴求。透過帶阿仔去參與這些遊行集會,我是希望滲一些超越政治的基本人性大是大非在他的心內、希望他將來無論政見如何都會有一夥正直的心。 但縱使我有這樣的想法,我近年連一些我認為是關乎超越日常政治議題的遊行集會都未有再帶阿仔一同出席了。我在2014-2017年間曾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討論,曾豎立不少「仇口」。雖然我絕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冤家路窄,如果帶阿仔去遊行集會時遇到姿態上較「勇武」的人士言語上向我「打招呼」,我擔心只會嚇壞阿仔,因而適得其反。 客觀來說,近年帶孩子去遊行集會的危險性比以前增加了。作為負責任的父母,我與不少父母在決定是否帶孩子出席遊行集會前都要三思吧。 另外,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近年的遊行集會少了父母帶孩子一同參與。老實說,除了六四及我因另一些理由不帶阿仔參與的七一,近年的遊行集會比以前多了衝擊事件收場的情況。無論這是基於個別示威者變得更激進甚至有時變得蠻不講理、或是警隊執法手段日趨政治化及挑釁性、或是兩者皆是,客觀來說,近年帶孩子去遊行集會的危險性比以前增加了。作為負責任的父母,我與不少父母在決定是否帶孩子出席遊行集會前都要三思吧。 不過,個人來說,既然我已不再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討論,而六四亦是一個仍是和平、沒衝擊性及牽涉超越日常政治議題的集會,我已與阿仔約定、出年與他一起出席。2019年6月4日,維園見。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