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辣媽三母子 子女失意DSE 轉跑道再起飛

辣媽與子女對談,DSE不能斷定一生成就 隨着大學聯招(JUPAS)上周放榜,今屆DSE考生成王敗寇,已經塵埃落定。資深獵頭人兼專欄作家張慧敏(辣媽),平日招攬的,盡是精英,偏偏自己一對子女Tiffany(大T)和 Timothy(小T),卻是香港教育制度下的失敗者,兩人均未能躋身本地大學。 文:沈雅詩      攝:黃志東       場地提供:Tonkichi Tonkatsu Seafood 但正如辣媽所講,任何失敗,都不能斷定一個人一生的成就。因此,四年前,當大T找到興趣所在,一個華麗轉身,她現在已是韓國名牌大學學生;鍾情社會學的小T,去年失意DSE,他正在港修讀英國大學的foundation course,期望明年能轉換跑道,升讀海外大學。 三母子首次坐定定一起接受《HappyPaMa教得樂》獨家專訪,細訴他們如何坦然接受DSE的失敗,又怎樣另闢新天新地。 .辣:辣媽張慧敏 .大T:Tiffany .小T:Timothy .記:記者 人要在錯誤中學習 記:當你接到DSE成績單,第一個反應是…… 大T:我2013年考DSE的,我收到成績單時,所有科只得一科覺得很意外,就是中文,因為我沒有想像過中文會差成這樣子。除此之外,其餘也沒有太大衝擊,因為除了差,就是很差。 小T:我是2017年度的DSE考生,拿到成績單時,我是絕對沒有感到意外的,因為平日溫書,自己放了多少力,又或者學校預測出來的成績,其實都和我真實的成績相當接近。 辣媽(中)說,一生最大的驕傲和自豪,就是能夠成為大T(右)和小T(左)的媽媽。 記:大T的成績,是你意料之內,還是意料之外? 辣:她考得不好,是我意料之內的。當她告訴我中文科不及格時,我反而覺得釋然。釋然的意思是,她既然中文不及格,那不用再想在香港讀大學了!况且,她說過不喜歡讀大學的,所以,我亦一早講過,不會供她去外國讀書,原因是不想她延遲接受自己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想怎樣的事實。我老早跟她想好Plan A、Plan B。Plan A是考到便讀,Plan B是考不到就出來找工作,那便Plan B吧! 19歲的小T(中)是暖男一名,他矢志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照顧媽媽和姊姊。(黃志東攝) 記:連聰穎的小T也未能摘星,你失望嗎? 辣:Timothy不是沒有能力,但他不發力!由幼稚園去到中學,每一年的班主任,幾乎也跟我說同一番話:為他的考試成績未能真正顯示他的實力而抱不平。其實他考DSE時,我看他的讀書態度,就知道他不會入到他想讀的大學和科目了。Timothy爸爸也有投訴過我,說我任由他,但逼得來嗎?如果逼到,這個世界這麼多怪獸家長,很多人都可以作育英才,他們的孩子也出類拔萃,不得了吧!人始終要在失敗中、挫敗中或自己的錯誤中學習的,他只得17歲,早跌早着。 在職場上獨領風騷的辣媽,認為自己的成功與失敗,都不應該成為兒女的負擔和壓力。 仔女成績平平 不會難堪 記:你作為資深獵頭人,專獵猛將,但自己仔女的成績卻平平,難堪嗎? 辣:我反而沒有這方面的壓力,我雖然是他們媽媽,但他們是獨立個體來的。况且他們讀書成績好不好,又或者讀到什麼大學,讀不到什麼大學,也不能憑這樣,斷定他們是成功,還是失敗。我亦常常說:「我成功,與他們何干?我失敗,亦與他們無關。」反過來亦一樣,他們成功,也不能說是因為媽媽犀利,他們若是「廢」,怎也是「廢」,因此,功勞應該是分開的。 記:何去何從,媽媽有干預嗎? 大T:其實考DSE前,在高中時,媽咪已經說,他日考到大學,就讀自己想讀的科,如果考不到的話,亦不會送我去外國作逃避。所以,我自己也有想過,如果真的考不到,便做part-time,不會在家游手好閒,再看自己的興趣是什麼,然後向那興趣進發。 大T(左)向來沒什目標、方向,因此辣媽曾拒絕給她出外留學,直至大T立志攻讀韓文,辣媽才欣然開綠燈。 有目標 媽媽才讓留學 記:以你媽媽的人脈網絡,要幫你找一份體面的工作,輕而易舉,何解要去賣乳酪? 大T:找工作這回事,不一定是媽咪找給我,我便喜歡做。那時我去了一間frozen yogurt工作,是因為我喜歡食,所以便找和食有關的工作。那時每天上班都很開心,不知不覺便做了幾個月。 辣:我當年說過不給你讀大學的,但到後來我主動提出給你去韓國,你有沒有想過何解媽咪突然轉性呢? 大T:因為我去韓國不是讀其他,而是讀語言。意思是我讀語言,所以你才讓我去那個國家,認真去學那個國家的語言。若我讀business,你怎會給我去韓國呢! 身為媽媽,辣媽(中)對子女最大的期望,是希望他們能夠頂天立地,找到人生的樂趣。 考韓國大學 不單純看DSE成績 記:要考韓國大學,DSE的成績重要嗎? 大T:我一開始,只是在韓國讀語學堂,即language course,所以也不需要香港的成績。但讀畢一年零三個月後,我想留在韓國考大學,那時便要提交DSE成績單,同時附加語學堂的成績。我自己認為,韓文的水平,應該比較重要些,不是單純看DSE成績的。 大T 5年前DSE慘敗,但一個華麗轉身,她現在已是韓國著名學府——梨花女子大學的學生。 辣:你那時揀大學,為何夠膽揀梨大、成均館這些大學呢? 大T:其實很幼稚的,我揀的是地利位置。我之前在延世大學念語學堂,亦租了屋在延世附近,因為延世和梨大是鄰居來的,如果我考其他大學,要跨區上學,我覺得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辣:其實你要去韓國,是否為了看多些韓國演唱會,所以才選擇讀大學的呢? 大T:哈哈,怎也有些私心的!如果在香港,怎可能做到這麼多在韓國才能做到的事情;而且很多事情,是年輕時才做到,人老了,就沒有星追。 小T(左)受軟不受硬,所以向來聲大大的辣媽,對着寶貝仔時也特別溫柔。 ◆辣媽寫「劇本」大綱 子女自選內容填補 希望子女按興趣做選擇 記:小T,DSE之後的路,是媽媽給你鋪排的嗎? 小T:考完DSE,媽咪又沒有很多指示。或者她本身已經有自己的考慮、她自己的方案,到後來我讀foundation course這個決定,一切都是按着劇本行。 小T去年DSE成績未如理想,但深信「條條大道通羅馬」,現正在港修讀英國大學的foundation course,期望明年升讀海外大學。 記:你指的劇本是什麼? 小T:應該說,大綱是媽咪寫的,但填補當中的內容,就是我自己的抉擇。媽咪帶了我去看一個教育展,她給我兩個方案,一是去英國讀一年A-Level,二是像我現在這樣子,在香港讀一個foundation course,再看能否銜接去其他大學課程。最後,我是自己選擇了在香港讀foundation course這個決定。 辣:我知小T是有能力的,而且他當初告訴我想讀歷史、文化,如讀這些科目,我覺得英國是可以考慮,但我沒有逼他,像大T的路也是撞出來的。他已比姊姊幸運得多,因為他知道自己喜歡讀什麼,姊姊當初連想讀什麼也不知道。後來我們去了教育展,原來有在香港讀的foundation year course,於是,就展開了他另一段的學習生涯。 小T天資聰穎,永遠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可惜他的實力,往往未能從考試制度中反映出來。 記:要同時供兩個孩子升學,一點也不容易,有沒有設定條件限制,例如將來要他們歸還學費嗎? 辣:沒有的,如要這樣想,打從第一天便不應該生孩子,因為這是一盤蝕大本的生意。或者他們將來發達,誰知道,但問題供書教學,錢是事小,養大他們的心機、心神,是一世也還不到的。我無設任何目標、預期,但我希望他倆可以從他們的學習、做人做事,找到人生的樂趣。所以,我常常都希望他們是跟着興趣去做選擇。 辣媽(右)指小T(左)自幼喜歡思考哲學的問題,攻讀社會學絕對是忠於他的興趣。 對姊弟採取不同教導技巧 記:大T,你有沒有覺得媽媽對弟弟說話時總是很溫柔,她是否偏心小T? 大T:哈哈,她常說我踢一踢才動一動,所以,媽咪對我的確是比較強硬的,我需要她去推我做事,否則,我就會慢慢、是但去做,這叫因材施教。 小T:應該說,她知道教我和姊姊要用不同的技巧、方法,我是罵不得的,你若只是鬧我,我是不會聽。所以,她對我比較溫和些,跟我說話時「陰聲細氣」,外人看上去,便好像偏心我多一些。 大T(後)和小T(前)兩姊弟雖然年齡相差五載,但感情要好。 記:你未來的目標是什麼? 大T:除了翻譯之外,我對攝影也想吸收多些知識,因此,我覺得兩方面我也可以繼續努力一下,希望翻譯和攝影的學習,可以同時進行。 小T:在學業方面,也像姊姊一樣,向自己有興趣的科目去讀,所以我現在選了社會學,但除了學業,家庭方面的目標更清晰。或許自小媽咪已教導我,家中只有我和姊姊,所以我身為一個男士,很應當承擔起這個家庭的責任,因此,我在家庭的目標,是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照顧家人。 近年愛上攝影的大T,努力鑽研,今年還在韓國首爾舉行攝影展。 不要被DSE制度限死思想 記:作為過來人,有什麼說話想給DSE成績欠佳的年輕人? 大T:DSE要考得好分數才能考到好大學,這是沒錯的,但問題是,一定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再向着那個目標進發,而不是盲目的,只一味要好成績、入好大學,如果這就是你的全部,我覺得很無謂。現在香港社會,好像DSE就是你人生的生死決定點,如果DSE成績差,就是一無是處的人,但真的是這樣嗎?不是的。 小T:在香港DSE的制度下,你不能夠成為最出色的那一班,不代表在其他範疇,不能成為最出色的那一批人。所以,我認為最重要是找回適合自己的路、你有興趣的範疇,自然會很用心的付出,那你取回的結果,應相對地好。因此,不要太過被現在DSE的制度限死你的思想,應該勇敢些、嘗試多些在不同方面去發展。 辣媽給子女的話﹕頂天立地 成為自己的驕傲 我對他倆的期望,由始至終也沒有改變過。我希望他們可以頂天立地,我希望他倆可以成為自己的驕傲,不用永遠活在別人的眼光和批判之中,又或者要成為什麼,去令到我覺得自豪,以為做到這樣子,媽咪就很自豪有我這個仔,有我這個女。我很希望他們清楚知道,我一生人能夠有最大的一個肯定和honor,就是做他們的媽媽。

詳細內容

我要上學去(下)﹕發掘潛能 讓孩子有興趣學習 校長︰Happy School≠無功課

做了一天小學生,我只能以「心酸」來作為對香港教育體制的總結。 相關內容:我要上學去(上)﹕對香港教育體制感「心酸」 辣媽︰上課比上班辛苦得多 ◆與校長對談 張︰張慧敏 吳︰佛教中華康山學校校長吳永雄 行半日制 活動更缺乏 張︰很多家長指小朋友在學校上了7、8小時課,回家做功課、吃飯、溫習後,就要上牀睡覺,根本完全沒有玩耍時間,如果有機會重推半日制,你會支持嗎? 吳︰其實我不支持行半日制的,因為香港教育制度始終是考試主導,試想,如果只得半天授課,我相信學校一定會用盡所有時間去催谷學業,反之活動和群性發展就更缺乏。但我贊成學校可因應校情,盡量釋放空間給小朋友,例如我們有Happy Wednesday無功課日,有些學校則逢周五只返半天,下午留給教師開會,各適其適,很視乎校長怎樣做。不過,我也認為小一生在上學期返半日制比較理想,讓他們有一個適應期,可惜現實行不通,因為教育局不准這樣做,我只可以在我能力範圍內,讓我的學生在開學首3周返半天,並積極研究是否可以取消小一考試,減低孩子的壓力。 「任由happy 6年,我會很罪咎」 張︰你的Happy School定義又是怎樣? 吳︰我認為Happy School就是能替孩子發掘出潛能,讓他們有機會去學、有興趣去學的學校。但Happy School不等於沒有功課做,我相信適量的功課是需要的,不可能完全沒有功課,除非家長對小朋友的升中派位完全沒要求,那就另作別論。我作為校長,有很大責任的,不能說任由小朋友happy 6年,6年之後呢,他們會變成怎樣的學生?我會很罪咎的。 提早放學 給孩子「留白」 張︰校長,可以再有多些時間給小朋友玩嗎? 吳︰為此我已經推行Happy Wednesday,星期三是無功課的,家長反映,這天的確多了親子時間,可以去圖書館、去打球。另外,我也剛改動了放學時間,由以往的下午4:30改為下午4:00。如此種種,目的也是想給孩子有「留白」的空間。 辣媽難得來佛教中華康山學校做一天插班生,當然要跟「同班同學」拍照留念。Miss Catherine(左)向辣媽講解,課堂如何照顧不同學習能力的學生。校長吳永雄(左)很開明,辣媽表示很開心能夠和他坦誠交流。學生都說最喜歡流連小食部,辣媽當然要來感受一下它的吸引力。

詳細內容

我要上學去(上)﹕對香港教育體制感「心酸」 辣媽︰上課比上班辛苦得多

繼知名導演張堅庭後,有「辣媽」之稱的親子專欄作家張慧敏接棒在《HappyPaMa教得樂》「我要上學去」系列中,化身成佛教中華康山學校的學生,看看這間素有「Happy School」之稱的學校,是否真的這樣happy。 上了一整天課,這位超齡學生最終以「心酸」來作為她對香港教育體制的總結。究竟是什麼觸動了辣媽的神經線?她何解如此「肉赤」?且由當事人一一道出來。 文︰沈雅詩、圖︰劉焌陶火 ■有片睇,辣媽上學記﹕link.mingpao.com/52175.htm 辣媽上學記.辣媽︰上課比上班辛苦得多 ◆辣媽自述 我常常批評香港的教育制度,但要知道「熱廚房」有多熱,最好是親身去感受一下。看看手表,還不過是上午7時45分,佛教中華康山學校的同學們已經陸續抵達校園,因為今早8時有早讀…… 早讀、睡多一會 你選什麼? 「據知學校為了鼓勵同學多閱讀,於是新推這項計劃,操場上更放置了幾組大書櫃,方便同學隨時有書可看。我今天是3A班同學,所以打開了初級組的書櫃。嘩,不得了!裏面竟然有《觀世音之謎》、《證嚴法師靜思語》等書籍,假如初小生有這樣的「慧根」能夠看得懂的話,確實不簡單。 我看見很多同學都坐在『仔』上左翻右揭,但到底是否入腦,那就不知曉了。我即興做了一個非正式的統計,既然學校9時才正式上課,假如有得選擇,同學們寧願︰A、9時才直接上學;B、把早讀時段改為早餐時段;C、維持早讀時段。結果大部分同學也揀A和B。如果你問我,作為媽媽,小朋友的學習時間已經這麼長,我寧可給他多睡一會兒才上學了! 辣媽變身三年級的「小學雞」,班主任李老師(左)特意向全班同學介紹這位超齡學生。體育堂的熱身運動對辣媽來說,絕對是一項高難度的挑戰。 不給框架 創作更投入 早讀、集會及班主任處理班務後,9時正式展開一連兩節的中文堂。溫主任甫入課室,便吩咐同學們收起教科書,因為今天是用繪本教學。她選用了《飛呀,老鷹,飛呀!》這本圖書,但抱歉由英文翻譯過來的作者名實在太長了,我完全記不起。 溫主任一邊朗讀圖書,一邊叫同學聯想故事場景,並把想像到的景象畫出來。畫完圖畫、分組匯報後,老師要求同學一起朗讀文章。噢!讀了兩段,我忍不住打瞌睡了,想當年,我好歹也是朗誦高手,怎能容忍大家這樣死氣沉沉地念書呢。於是我舉手自薦做示範,『他在那裏停了下來,就在岩石凸出來的地方,有一種非比尋常的景象,一隻大約一兩天剛從蛋裏孵出來的小鷹,被可怕的暴風雨,從鳥巢中吹了出來……』雖然水準不及當年的一半,但溫主任、同學們也拍掌讚我念得好。 中文科是我的強項,我十分認同多看圖書有助提升學生的中文水平,但若然由我來設計這一課的話,聽完故事,其實大可以讓同學天馬行空創作屬於3A班的故事,不要給任何框架,這樣,大家的投入感或許會更大。 辣媽看來對自己這篇有關恐龍的英文作文甚感滿意。今天體育堂,我跟同學們一起學習傳球,想不到我竟然做到,真叫人興奮。 分組學英文 照顧不同學習能力 兩節中文堂後,是同學們最期待的小息。雖然我年紀、身形都比他們大一點,但卻沒想像中那樣不受小朋友歡迎,他們都非常熱情,不斷請我吃東西,紫菜、腸仔、朱古力手指餅、芒果乾……噢,還有我多年沒有吃的『肚臍餅』。幸好我還未吃早餐,不然,怎吃得下如此多美食呢! 哎呀,原來小息只得15分鐘,很快又要收拾心情上課了。看看時間表,又是連堂,今次上英文堂。 這兩節要移師到英文室上課,並由兩名外籍教師Miss Catherine、Mr Dan加上李老師一起任教,似乎很大陣仗。英文室的坐位編排跟一般課室不同,是分組坐的,每組桌椅的顏色也不同,Miss Catherine指示我坐藍色的一組,我便乖乖坐下來。 Miss Catherine先教Phonics,sm、sw、sp……但,這麼淺,真的是小三程度?Miss Catherine告訴我,因為學生的水平較參差,不是所有小朋友都有接觸過Phonics,所以要從頭教起。原來桌椅分佈亦暗藏玄機,不同顏色代表着不同能力的同學,他們所獲派的圖書和工作紙亦不同。我坐的藍色組屬於能力最高,同學們可自行閱讀及完成習作。 坦白說,假如我仍然是學生的話,我希望學校有精英班,因為我喜歡跟程度相若的同學一起學習。我絕非歧視成績不好的同學,相反,他們需要更多資源協助,一起上課可能對他們更不公平。佛教中華康山學校雖然不按學生能力分班,不過,我看見幾名英文科教師也下了很多工夫去照顧有不同學習能力的學生。 哎呀,我繪畫技巧很差的,你們看得到我在繪畫《飛呀,老鷹,飛呀!》中的陡峭山坡和老鷹嗎?辣媽做了個小民調,原來很多學生想把早讀改為早餐時間,這個發現真有趣。 快樂星期三 無功課玩彈牀 一小時的英文連堂過去,小休15分鐘,之後便上體育課。很可惜,今天因天雨關係,課堂要在禮堂進行,雖然場地不理想,但總比整天坐在課室好。體育科的李主任想同學學習足球傳接技巧,不是太難的,我練習了幾次也做到。 然而,原本開開心心的一課,我卻愈上愈心酸。教育局一方面常說鼓勵學生發展『德、智、體、群、美』五育,但我身處津校,就切實感受到設施配套的嚴重不足,校園這麼小,莫說訓練運動專才,想走走玩玩的地方也沒有啊! 正如今天飯後有一個名為『彈牀樂』的午間活動,校方原意是很好的,為配合Happy Wednesday無功課日,逢周三也會拿出吹氣彈牀來讓同學入內耍樂。恕我直言,吹氣彈牀是很幼稚的玩意,我很難想像十歲八歲的小學生竟然願意排長龍爭着玩,請問校長、老師、家長們,你們看到什麼?這正正反映孩子對『玩』的渴求真的很大。 說真的,今天上一天課,比我平日上班辛苦得多。上班我可以隨時離開座位,去飲水、吃東西、上廁所,悶時亦可跟同事聊天,又可以上網、上facebook、WhatsApp,但今天上課,所有人都要規規矩矩,朝八午四也不得亂走亂動,一星期五天,小朋友也是這樣周而復始地過日子,我完全感受到他們的疲倦、他們的可憐。」 學校逢三至五早上有20分鐘閱讀圖書,同學們都齊集操場做書蟲。學校設立Happy Wednesday,逢周三午膳後便會讓學生跳吹氣彈牀,輕鬆一番。看孩子玩得這麼開心,相信他們對「玩」的渴求很大。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