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基層虎媽

這兩個星期分別去到不同的地區,和新一批學生和家長作簡介會,音樂兒童基金會成立至今,現在已經在8個區提供免費學音樂的服務,這裡要趁機感謝每位合作夥伴的同工和社工,沒有他們的合作和包容,音樂不可能在短短的日子裡,送給那麼多的孩子。 這些學生完成了8個星期的樂器體驗班後,每一位都會來和我見面,當中他們的資料記錄在申請表上,下面附有一份一份的聲明書,面試員的評估報告和經濟證明的文件等等,曾經有其他合作機構的同事說我們真的把關很嚴,因為我們不想也不希望有人濫用捐款和善心人的心意。因此,經過最後的評估,每位合資格的小朋友,我都會和他們握手,說聲「恭喜!」他們真的是過關斬將才能成為「音樂兒童」。 那天,我向他們說,幾年前,我們只有一個中心的時候,有些家庭是住得很遠,但風雨不改地來深水埗上課,住在洪水橋的、住在元朗的、也有住在天水圍的,他們無論是夏天30多度或者紅雨都不會請假,所以希望大家要珍惜現在這個機會,因為中心就在你們的屋村裡。 可否把樂器課改為另一日?因為我個仔有其他嘢學 這時有個媽媽拖著孩子匆忙地趕來,一坐下也沒有說什麼便拿起手機來看,我並沒有太大反應,心想可能家長忘記時間,或者其他原因。整個簡介會,她總是坐不住的樣子,其間又有電話響聲,同事示意她出外面說電話,再次入來時又繼續看手機,我開始覺得有點不被尊重,於是我提早開始答問和分享環節,有很多家長第一句便是感謝的說話,有家長在討論如何分配時間的問題上,我盡量解釋學樂器須要耐心和堅持,說到一半,這位看手機的媽媽大聲在坐位上問:「可否把樂器課改為另一日?因為我個仔有其他嘢學!」這時房間鴉雀無聲,其他家長開始和旁邊的人細語,我平靜地說很抱歉!不可以,因為要根據中心的活動安排和老師的時間表。這位家長表現不滿意,臉部表情讓我知她一定會留下來和我「討論」下去。 會議完後,她果然留下來,和我說:「如果你們的堂不能就我,那我唔學啦!」我用微笑來壓抑我的憤怒,再次平靜和她解釋是不能「就」她,但學樂器是小朋友,不是媽媽!為何要那麼快便放棄呢? 她苦笑說:「我個仔有過度活躍,學嘢又慢,每日都要補習3個小時,做功課都慢過人,再過來學樂器,唔洗瞓咩?」我語塞,點頭示意明白,看著一臉無奈的小孩子,只能比他更無奈。 回中心看看這孩子的資料,環境確是很差,是單親家庭,媽媽用盡政府給她的資助,再向不同機構申請補助金,為孩子報考不同的班,聽其他同事說,她想孩子以後入大學,要脫貧,所以漸漸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虎媽,孩子!辛苦你了! 後記,這位孩子最終即時退出了。

詳細內容

音樂起跑線:我要做啦啦隊!

有朋友問,如果當年沒有學音樂,現在我會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怎會沒想過呢?在40多年前,有幸學到音樂,每一天都在感恩,能夠學懂聽音樂、欣賞音樂更是人生一大樂事。曾經看過一部電影,父親是出色音樂教師,兒子剛出生非常興奮,一心一意栽培兒子成為音樂家,希望讓他成為國際知名的音樂家人,圓他的夢想,沒想到原來兒子天生失聰,聽不到聲音,聽不到音樂。這是一個令人心碎的事情,把期望放得高高在上,結果是跌得落花流水。 我一直認為不要將練習音樂變成大家的磨心,我和自己說,就算用10年,20年時間來教他音樂也不是大問題 我兩個兒子也有學音樂,大兒子學音樂很快上手,除了要提點練習之外,基本上也可以算是得心應手。小兒子卻用了我幾十年所學、所經歷的教學方法,也是徒勞,我不斷調節自己、降低要求、心呼吸、冷靜等等,他的進度也是未如理想,理想是什麼?每天練琴?自動走到琴前面練習?這通通也有實現,只是他把學音樂放在清單的很低位置。現在13歲的他已經長得比我高,和他說話要微微抬頭,以前那套方法已經不能再用,而且正值反叛期,更是敏感,我一直認為不要將練習音樂變成大家的磨心,我和自己說,就算用10年,20年時間來教他音樂也不是大問題,(當然省卻學費是一個大恩典。) 有位非常知名的女小提琴家、華裔小提琴演奏家陳美,從小被母親強迫練習小提琴,到了21歲那年與母親決裂,突然轉身學滑雪,更參加了奧運比賽,而訪問她的時候公然高調說母親反對她做運動員,所以現在與母親對著幹,她母親原來在30多年前已經是一名虎媽,不但迫陳美練習,更禁止她一切非音樂的活動。 每個孩子的路最終也要由他自己去走,父母只能在旁為他們打氣、抺汗,最重要是聆聽和欣賞,只有看見他們快樂,做啦啦隊也是一件無悔的事情。 這事令我反省,小兒子一直喜歡運動,還和我說以後長大要做運動員,我應該好好讓他發揮,不要將他和任何一個人比較。朋友再問,你兩個兒子一定是音樂天才,你兩夫婦也是音樂人,在家一定晚晚音樂會⋯⋯很多的假設是理所當然,事實卻是另一回事,但只要親子關係維持得好,他也不抗拒學音樂,這已經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每個孩子的路最終也要由他自己去走,父母只能在旁為他們打氣,抺汗,最重要是聆聽和欣賞,只有看見他們快樂,做啦啦隊也是一件無悔的事情。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