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學童體驗課 及早適應小一 不做遊魂族

一連8堂、專為SEN準小一生而設的體驗課程,選擇在真實的小學校舍和教室上課,並把小學上課模式的每個細節都給小朋友模擬一次。 由幼稚園升上小學,很多小朋友都未必能一下子適應,對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孩子就更加困難。當SEN學童面對陌生的學校環境、不一樣的課堂模式、「生面口」的同學時,隨時會情緒大爆發,甚至拒絕上學。 為減低「災難」發生,有社福機構就特別為SEN準小一生舉辦一連8堂的升小體驗課程,透過真實的場地,把上課、轉堂、抄手冊、小息、午膳等每個細節都逐一模擬,希望他們9月入學時,能盡快適應新的學習環境。 文︰沈雅詩     攝︰鄧宗弘 雖然距離9月開學的日子尚遠,但一朝早,準「小學雞」希仔已經揹着大大個書包,踏入銅鑼灣一間小學,準備展開半天的課堂。向來害羞的他,一如以往,並沒有主動跟「校長」、「教師」打招呼,但至少他肯依足規矩,乖乖獨個兒走進課室,又自動自覺把書包勾在桌邊,靜靜等候「班主任」到來。 簡先生(右)最希望希仔(左)能適應小學的校園生活,並建立到社交圈子。 「希仔已經來了好幾次,我想,他大概知道上小學就是要這樣子,要安安靜靜、不准走來走去,加上對環境熟習了,也沒有之前那樣緊張,淡定了很多。」希仔爸爸簡先生說。 6歲的希仔,患有焦慮症,在念幼稚園期間,一直接受香港小童群益會「樂牽」到校學前綜合服務所提供的訓練,由於快將升小一,爸爸擔心兒子未能適應主流小學的步伐,於是替兒子報名參加「樂牽」專為SEN學童而設的升小體驗課程。 患有焦慮症的希仔(左),經過多次模擬訓練後,開始掌握到小學的上課模式,表現愈來愈淡定。 事實上,希仔身處的環境,確是一間小學校舍,而眼前的班房,亦是真實的,唯獨任教他的一班「教師」和小學「校長」,卻是由臨牀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言語治療師、註冊社工化身而成。 學習自理與人相處 被希仔喚作「校長」的「樂牽」中心主任鄭惠君解釋,針對這班整體發展遲緩、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以及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的特殊學習需要,一個逼真的環境,才能起到實際作用。「因為這班孩子的適應能力比較弱,當我們想具體告訴他們,小學跟幼稚園有何分別,校舍、課室、洗手間等等的設施如何不同時,最佳的方法,就是讓他們親身坐下來感受,因此,我們特別情商一間小學借出校舍。另外,孩子亦需要知道,小學不再像幼稚園般,整天只會看到兩名班主任,而是要接觸不同的教師,所以,我們就動員整個團隊,分飾中、英、數、常、視藝、體育等科目的教師,讓小朋友學習鐘聲響起,就要轉堂的規矩。」 能力不逮的SEN學生,有一張個人專屬的好行為表,由專人負責替他加剔或減剔。 首4堂,希仔主要重點學習一些自理和人際相處技巧,包括在校內如廁、小息及午膳活動等。別以為這些是小事,對SEN學童來說,卻是「大件事」。「ADHD小朋友,時間觀念很模糊,小息時,或許只顧滿足玩和食的欲望,忘記了要去洗手間,若到課堂時才提出,就會被教師鬧;至於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最困難是社交,因此會傳授他們幾招小遊戲,例如猜皇帝,幫助他們在小息、午膳時間,跟同學們拉近距離。」鄭惠君說。 學生輪流擔任班長、科長,協助收發功課,增添責任感和自信心。 上課途中,有小朋友情緒突然波動,在場的職業治療師於是替他在大腿上放上小沙包,安撫其情緒。 設「好行為表」以示鼓勵 其餘4堂,「教師」則重點針對學生的課堂秩序。當科任「教師」在授課時,其他「教師」則在課室每個角落觀察同學們的一舉一動,若小朋友魂遊四海,又或是「吱吱喳喳」、離開坐位時,負責監察的「教師」便會馬上向違規的同學作出提示︰「眼要望,耳要聽」、「先舉手,後說話」、「你坐得定!你坐得定!」此外,在黑板附近,也張貼了一張大大的好行為表,誰有好表現,「教師」就會在表格上、他們的名字旁,加上紅色剔號,以表鼓勵。 課室內,張貼了一張大大的好行為表,表現良好的學生,會獲紅筆加剔號。 鄭惠君笑言,如何活用這個行為表,亦大有學問。「很有趣的,加剔號這個動作,對ADHD的孩子特別奏效;但相反,對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則需要擦走剔號,他們不喜歡被減剔,會覺得很『肉赤』,所以減剔,才有動力叫他們做好。」她補充,有個別能力較弱的學生,因為看不明大表,「教師」便給他們度身設計一個個人專屬的細表,放在他們的桌子上,並按其課堂表現加減剔號。 自閉症譜系障礙的小朋友,社交能力偏弱,小息時如何跟其他同學玩耍,也是體驗課程的學習重點之一。 說回來,當希仔正在上課時,簡先生也不是閒着等的,他和一班準小一家長,亦需要上「預備班」!由選購書包、文具,以至做功課、默書和測驗的事前準備等,作為社工兼兩孩之母的鄭惠君,也巨細無遺地逐一講解。 家長同需上「預備班」 Kate的兒子Sheldon是自閉症譜系障礙兒童,她坦言最擔心孩子上課時「遊魂」,「以前幼稚園只上3小時課,他遊魂了,我也可以回家重新教他一遍;但升上全日制小學,課程這樣緊密,萬一他遊魂遊足一日,我真的不知怎算」。 當孩子上升小體驗班時,家長就同步上「預備班」,並由「樂牽」中心主任鄭惠君詳細解說各樣需要注意的事項。 幸而在家長預備班,Kate也學到不少協助子女溫習的技巧,而對她來說,最大的提醒,是要抱有同理心,「多從孩子角度出發,不要做怪獸家長」。Kate又留意到Sheldon上了這次體驗課程後,似乎明白多了上小學是什麼一回事,而最開心,則莫過於他的專注能力提升了,「至少Sheldon肯主動舉手答問題,投入課堂,希望日後真的升上小學,也可以維持這樣」。 作為準小一生,當然要學習寫家課冊! 到校學前康復服務﹕助特殊需要童 盡早接受訓練 為讓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兒童盡早接受康復服務,政府在2015年11月推行為期2年的「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試驗計劃」,並透過16間非政府機構,在主流幼稚園,以及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提供包括言語訓練、認知訓練、社交及情緒訓練、自理訓練、大小肌肉訓練等外展到校的訓練服務。 計劃納入常規服務 由於試驗計劃具顯著成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去年的《施政報告》中宣布,在2018/19學年開始,將計劃納入為常規服務,服務名額亦會由3000個增至7000個。

詳細內容

多元導航:SEN生升中 有苦難言

我是一名中學學校社工。每天小息和午休,總有一個中一男生,把社工室房門大力敲一下,沒等我回應,自顧自坐下。他會說:「姑娘你唔使理我,當我透明得㗎啦。」說罷他將校褸拉鏈拉到頂,把自己的頭也塞進去。這樣的同學,也許大家在學生年代也有遇過。 根據教育局提交立法會文件,2016/17年度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中學生超過21,030人。現行機制中,教育局向中學提供「學習支援津貼」,學校可以聘請人手或外購服務,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靈活而適切的照顧。 從校園環境的適應、學習模式的轉變、校園作息的安排等,SEN學生比主流學生需要更多支援,更長的時間去適應。 升中一,對主流學生來說是大事;對SEN學生來說,更是事事挑戰。從校園環境的適應、學習模式的轉變、校園作息的安排等,SEN學生比主流學生需要更多支援,更長的時間去適應。然而,對於社交能力較弱的學生,重建社交圈,認識新朋友,與新老師建立關係,並在學校建立安全感,不是一件易事。 像上文提及的學生,他很想認識朋友,但同學總在他身邊溜走。他不明所以,深感挫敗。課後只想找個地方安置自己。在多次交談後,融合教育組老師發現他喜歡照顧花草,便安排他加入學會。他每天下課後到學校的後花園,讓花草曬曬太陽、除草和澆水。他每天準時報到,行動積極。在花園裏,人人勞動,他不說話也不用尷尬。老師安排學長和他同組,他與大家一起從播種到收成,經歷春夏秋冬,在分享農作物時的快樂不言而喻。漸漸地,在校園的一角,他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天地和對校園生活的歸屬感。 及早介入 訂立個人化方案 此外,他向學校社工表達自己在朋友相處中處處碰壁。社工了解他的特質後,發現他對於人際相處間的潛規則,友儕間溝通的弦外之音甚不理解。社工鼓勵他參與社交思考(Social Thinking)小組,學習關顧別人當下的想法、感受和動機,減少在人際關係中的無力感。 每名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需要各有不同,我們能做的是,在升中過渡期及早介入,為學生們訂立個人化行動方案。試想想,若上文提及的學生,早在小六時已開始準備,參與體驗活動,認識中小學的不同,並讓他在體驗活動後表達自己對升中的想法和擔心,讓支援人員及早了解學生的個別需要,結果又會如何。 每年七月中一派位,學生得知獲派的中學後,學校社工、學校融合教育組老師及學生家長合作,制定個人化的支援計劃,善用校內學長幫助學生重建社交圈,為學生在中學及早架起支援網絡。 此外,在學生家長的同意下,小學與中學的支援人員可做好交接的準備。每年七月中一派位,學生得知獲派的中學後,學校社工、學校融合教育組老師及學生家長合作,制定個人化的支援計劃,善用校內學長幫助學生重建社交圈,為學生在中學及早架起支援網絡。 香港家庭福利會乃本港主要提供家庭服務的非牟利福利機構,致力推動和諧家庭關係,服務範圍包括綜合家庭服務丶兒童照顧服務丶綜合靑少年服務,長者及社區支援服務等。 文﹕黃永欣(家福會註冊社工(學校社工))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198期]

詳細內容

【李宗德小一面試貼士】校長鄒秉恩:簡單認字、看圖表達 尋找愛書童

直資小學和富慈善基金李宗德小學將於6月30日舉行小一簡介會,暫預兩場,5月中家長可以透過學校官網報名,9月下旬安排面試。校長鄒秉恩透露,面試會用圖畫等讓小朋友展示其表達能力,亦會留意學生與人相處之道,以及會否跟從老師指示,學校認為學生的品德最重要。 文:施嘉雯 圖:明報 對不少新界西的家長來說,和富慈善基金李宗德小學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今年要報考小一的家長可以透過下月底簡介會,直接與校長溝通,校長鄒秉恩稱,該校有3場面試,最後一場有家長參與,目的要讓校方與家長雙方在教養子女上有共識。簡介會上,也有正就讀的學生分享,讓家長及小朋友看看這些大哥哥大姐姐並可直接交流。 小息時間。(蘇智鑫攝) 首場面試,所有報名的學生也有機會參加。鄒秉恩表示,他們不會考小朋友寫字,但可能會拿出一些簡單的中文字及英文字母,讓學生分辨及讀出,「不會好艱難,好像街上有也不少標語,男、女廁你總會懂分吧?」也會給些圖畫讓學生去描述,以觀察其語文及表達能力。 面試有小組遊戲,主要留意小朋友之間的相處,有時老師會給予指示小朋友,要他們排隊,但有排前排後的指示,留意小朋友是否懂與人溝通以便達到老師的要求,「看看他們會否禮讓?說話是否易起爭執?」李宗德小學着重培養學生閱讀,面試期間他們會放置大堆書籍,看看小朋友會否自行拿書去看、會否討厭書? 面試主要以廣東話進行,雖然學校主要用英文及普通話授課,但校長鄒秉恩稱不會因為小朋友不懂普通話便不給機會。 和富慈善基金李宗德小學的學生課外活動多姿多采。(蘇智鑫攝) 和富慈善基金李宗德小學有室內泳池供學生習泳。 (蘇智鑫攝) 坊間有些學校對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會拒之門外,校長鄒秉恩坦言他們一年收約160名小一學生,他們會視乎小朋友的特質決定是否收取,不少SEN學生其實也是資優,只是行為上需要協助,校方會視乎能力去接受部分這類學生,「最重要學校有無信心教好」。 和富慈善基金李宗德小學有5班小一,下個學年約收160人,學費調整正待教局審批,應要向上微調,目前一年學校為$14,500。 ■INFO 和富慈善基金李宗德小學。(蘇智鑫攝) 地址:元朗天水圍天暉路9號 網頁︰http://www.wfjlps.edu.hk/ 緊貼小一入學面試貼士,爸媽們不要錯過: 【記住Bookmark】2019/20直資小一入學懶人包 哪間有家長面試? 【林文燦小一面試貼士】校長文詩詠:有簡單知識題 不考小朋友自理能力 【嶺大香港同學會小一面試貼士】校長鄭安娜:會多給機會「細B」 【陳守仁小一面試貼士】校長楊永明︰英語能力佳有優勢 基本自理能力不可缺 【王錦輝小一面試貼士】總校長:喜愛有創意、有自信心及陽光型小朋友 【英華小一面試貼士】校長林浣心:鬥多獎無意思 學生談吐自信最重要

詳細內容

過度活躍症兒子畫畫叻 媽媽勉勵同路人:你不放棄才可以看見他們的未來

「我好明白外婆,尤其華人社會對SEN(特殊教育需要)兒童不了解。」天樂媽媽對外婆殺孫悲劇特別感觸。6歲的天樂,在2年前被確診患有過度活躍症(ADHD),並患有讀寫障礙和言語障礙。天樂媽媽憶述囝囝確診前,已經是個好動的小朋友。「起初以為囝囝只是坊間所說的Trouble Two、Terrible Three,一般小朋友都是這樣。直至我發現他很喜歡排玩具車,一架排一架,可以排上一整天。我突然發現,咦!這不就是自閉症的症狀?」後來醫生證實囝囝患有ADHD,這類患者很固執、坐不定、不能專心、無耐性,記憶力短暫等等。天樂媽媽為囝囝領了傷殘證,從此與丈夫展開了面對兒子病情的歲月。 說到固執,天樂只會相信自己認定的事情。例如他自己叫天樂,老師教導他的英文名字是Tin Lok,他打死都不願意相信。有一次,爸爸和天樂搭港鐵上學,天樂先霸了一個座位,想和爸爸同坐,但旁邊的座位被另一位小朋友佔據了。天樂立即大發雷霆,跑到車廂與車廂之間的卡位,大叫又亂跳,這些行為引來所有乘客注目。此時,爸爸如何是好? 爸爸跟天樂說,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現在我們立即下車,因為你不可以騷擾其他乘客,這樣沒有禮貌。但是你選擇現在下車,上學就會遲到;二是你選擇到達目的地後,再發脾氣。聽完爸爸的分析,天樂選擇後者,因為他不想上學遲到。後來,爸爸和天樂坐下來,天樂說:「我常識堂學了新的生字,想拿書本告訴你,如果你站着,我就不可以和你分享。」 爸爸恍然大悟,原來天樂不是想霸著座位,而是想把新學的知識告訴自己。 天樂有言語障礙,不懂表達自己的情緒。媽媽用這個情緒表作為輔助,鼓勵他分享自己的感受。 天樂媽媽說,SEN兒童病情不發作的時候,是很乖的孩子。可是一旦情緒失控,他們就會成為別人眼中的百厭星。「他們就是無辦法控制自己,試想想,你是女性的話,月事或者更年期的時候,你會很暴躁,身邊人怕了你,甚至你也會討厭這樣的自己。」SEN兒童就是如此,自己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出現無理的行為。 照顧SEN小朋友是一門很專業的學問,天樂媽媽因此很明白外婆湊孫兒的辛酸,「不是所有家庭都有足夠經濟能力請傭人照顧,把重擔放在婆婆這位照顧者身上,她是很吃力的」。天樂媽媽補充,她自己也有一份工作,再加上照顧兒子,要看很多研究,有時候也力不從心。婆婆就算與鄰居訴過苦,但這些人沒有照顧ADHD小朋友的經驗,是不會明白自己的擔子有多重。 班主任曾對她說:「你做好媽媽的角色,我們學校會幫你教好天樂。」 她以同路人身份勉勵相同際遇的家長:「請你們不要放棄,小朋友今天情況或許很糟糕,但誰保證他們的未來也一樣如此?」很多名人都患有SEN,例如森美、愛因斯坦、愛迪生等等,若當初家長選擇放棄,我們就無法看見今天發光發亮的他們。其實SEN的孩子在某方面特別有天份,以天樂為例,讀書成績雖然有待改善,但唯獨畫畫和音樂表現十分優秀。固執是他的缺點,但同時是優點。他決定要畫畫的時候,就決心要做好這件事。天樂媽媽特別感謝學校的體諒,班主任曾對她說:「你做好媽媽的角色,我們學校會幫你教好天樂。」聽到這樣的鼓勵,她相當感激。一路走來,天樂媽媽有着信仰支撐,和丈夫互相分擔壓力,又得到學校的諒解,令她感恩身邊一直有小天使的幫忙。 天樂2017年的得獎作品 2017年活現真我繪畫比賽(亞太區二等獎) 升上小一後,天樂的功課壓力隨之而來,媽媽安排了囝囝看精神科醫生,但公立醫院排期也要到明年12月。「這段期間,他會錯失幾多治療的黃金時間?」媽媽無奈地問。在香港,求助無門,更易令照顧者感到沮喪。她呼籲政府對SEN學童再放多些資源和援助,很多小朋友都確診不同程度的SEN,數字相當誇張,可見這個社會問題不只是小部份人的事,而是眾人的事了。 我反而感謝囝囝,多謝他令我勇敢地不斷學習 天樂媽媽第一次上電台做DJ和見記者,分享母子的故事。 因著天樂的故事,天樂媽媽時不時要面對傳媒,分享母子的經歷,「我反而感謝囝囝,多謝他令我勇敢地不斷學習,擴闊眼界,見識好多人和事!」對於天樂的未來,媽媽只求他做一個正直、善良、有禮貌的小朋友,就是她最大心願,其他讀書好不好、以後賺幾多錢,都不重要。 天樂媽媽覺得聖雅各福群會對SEN兒童的支援活動很有用,她鼓勵有需要的家長可以一同參加。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