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無「累」:邊演戲邊學中文 代入角色更易明

雖然粵語是我們的母語,但識聽、識講,不等於識讀、識寫,對於很多小朋友來說,中文科一點都不容易應付。為了幫助學生克服學語文的種種困難,有資深教育工作者就決定來一招變「戲」法,結果教的不再勞累,學的又開心,創造雙贏局面。 文︰沈雅詩   變「戲」法教中文 師生雙贏(劉焌陶攝) 五邑鄒振猷學校的學生自幼慣於以戲劇形式上中文課,在這種氛圍下,大家都演得很投入,毫不怯場。(劉焌陶攝)   位於屯門的五邑鄒振猷學校,是其中一間擅於變「戲」法的學校。這天,記者參觀四年級校本中文科(古典文學與文化課程)的課堂,由副校長鄭麗娟親自執教鞭。今堂目標是讓學生學習「熟能生巧」這個成語故事。甫開始,鄭麗娟先簡介一些中國古代文化的知識,包括何謂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後,之後便正式進入課題。 互動演出 課堂無悶場 課文提到,北宋時期有個名叫陳堯咨的人,箭射得非常好,他住的那個地方,沒有人能比得上他,他也覺得自己箭術高明,很了不起。一次,他在花園練射箭,箭箭都命中靶心,看的人,無不拍手叫好。讀到這裏,鄭麗娟突然停下來,問大家:「如果我是陳堯咨,你們是圍觀者,看見我這個神射手,每次射箭也百發百中,你們之間會說些什麼呢?」 雖然孩子只得10秒時間跟鄰座同學商量,但大抵訓練有素,10秒之後,大家已經準備就緒,有男同學就像演員上身,張大嘴巴,露出驚訝的神情說:「係咪神仙嚟㗎?」另一個男同學則以另一種方法演繹,他拍着手叫嚷:「嘩!你好犀利吖!」 當大家演圍觀者演得興高采烈之時,鄭麗娟話鋒一轉,請學生思索,假如陳堯咨聽到旁人歡呼叫好,他又會有什麼反應呢?「各位,請給一個『定格』和心底話,你們猜他會怎樣想?」接着,全班學生起立,鄭麗娟如施展「魔法」般念着「3、2、1……『定』」,學生頓時像被「點穴」一樣,把設計好的表情、動作都一一凝固起來! 當學生轉換身分成為陳堯咨後,他們的精神面貌都跟剛剛扮演圍觀者時明顯不同,鄭麗娟走到其中一名男同學身旁,輕拍他肩膀一下,他就恍如被解了穴道,擺出超人變身的招牌手勢,並沾沾自喜道:「咁多人讚好,我真係好叻!」鄭麗娟又走到另一個男同學桌前,一拍他,他即叉着腰,交足戲囂張地說:「哼,我咁叻,肯定我係全世界射箭最勁㗎啦!」 40分鐘的課節,就在一來一回的互動演出下完結,既無悶場,學生亦牢牢記着「熟能生巧」這個四字成語。記者讚這班學生投入兼肯「交戲」,鄭麗娟笑稱,這是從小訓練出來,「他們由一年級開始,已經不時要在中文課堂做戲,所以都習慣了,不會抗拒,也不怕羞」。 鄭麗娟說,透過戲劇,尤其是代入角色的過程,可加強小朋友對人物,以及整篇文意的理解,有助提升他們的思維能力和閱讀層次。(劉焌陶攝)   戲劇教育 提升學習動機 說到中文科演變,鄭麗娟算是在教育界走得比較前。早在10年前,她已經開始鑽研戲劇教育法,「當初是因為發覺小朋友的學習動機低落,尤其是學語文,因為中文科比較悶,而且自從推行TSA(全港性系統評估)後,香港語文課程的設計都是以考試導向,往往對準考試模式來教學,令學習變得機械化,進一步打擊學生的學習動機」。 雖然自己主修中文科,但鄭麗娟不諱言,這科不易讀,尤其是對小孩子,「有別於拼音文字,中文漢字偏旁部首很多,不同的組合,就會成為不同的字,要記着字形、結構及怎樣去寫,已有一定的先天難度;而且漢字有很多同音字、近形字、近義詞,一個字配另一個字,又可組成不同的詞語,由辨別到真正明白和應用,小朋友需要結合對整個語境的理解,其實是很困難」。 「有什麼方法,可以令孩子喜歡學語文,但又可以同時提升他們的能力呢?」這是當年鄭麗娟給自己的功課。她不斷研究不同的教學策略,終選上戲劇教育,於是報讀劇團開辦的戲劇教育課程,邊學邊實踐。摸索了一兩年,當掌握竅門後,在2012年,她正式替五邑鄒振猷學校各級撰寫校本中文課程,把戲劇教育法寫入教案之中,並正式推展至全校。 鄭麗娟表示,中文科引入戲劇教育,無疑是為了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然而,這並不是戲劇教育唯一的效能,「其實透過戲劇,尤其是代入角色的過程,可以讓小朋友和文本之中的作者和人物作心靈的溝通和互動,當孩子進入了人物的內心世界後,便能夠加強他對人物及整篇文意的理解」。 教師一聲令下,學生頓時像被「點穴」一樣,把構想中陳堯咨的表情、動作也凝固起來!(劉焌陶攝) 道具就地取材 發揮想像力 不過,記者心裏狐疑,課堂上既無布景,又無戲服、道具,會不會不夠「專業」呢?鄭麗娟似乎猜透記者的心思,她解釋:「我不是教演員,只是利用劇場技巧,去幫助學生學好語文,換言之,它最終目的是服務語文教學。」她續謂,教師不需花時間張羅布景、道具,反而更有利持久發展,至少他們不會被「大龍鳳」嚇倒,對學生亦有好處,「什麼都沒有時,小朋友便有機會發揮想像力,試過有學生就地取材,把課室的掃把當作豬八戒的耙,又把椅子反轉當騎馬,我覺得這是好事」。 學校採用校本中文課程,並加入古典文學與文化,幫助學生認識中華文化。(劉焌陶攝)   深入理解文意 寫作細節豐富 轉眼間,把戲劇教育融入中文科已經有幾個學年,鄭麗娟感受到很大的改變。「最明顯是整個課堂面貌不同了,我們看得見學生對語文課的投入、雀躍,在戲劇過程中,他們都熱中於扮演不同的角色。另外,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也多了。」她說,昔日傳統的中文課,都是以教師問、學生答為主,但自從變「戲」法後,師生的互動、學生的互動,都比以往多。當然,大家最關注的成績表現,也達到預期的成效,「在閱讀方面,學生對於人物內心的揣摩加強了,以致他們對文意、文章深層信息的理解也有所不同,反映出他們整體的思維能力和閱讀層次都提高了。另外,寫作方面也叫人欣喜,細節位豐富了很多,我相信,這是因為他們平日在課堂閱讀課文時,已經很習慣去挖掘細節,於是到他們自己寫作時,便會寫得比較細緻」。 ■有片睇︰bit.ly/2QGXDnn 學生正在模擬賣油老漢把「油」從銅錢的方孔中倒入「葫蘆」的過程,感受何謂「熟能生巧」。(劉焌陶攝) 透過互動演出,學生一起「腦激盪」,並說出很多課文沒有的詞彙,教師把它們一一記錄下來。(劉焌陶攝) 學生通過創作繪本,訓練想像力和寫作技巧。(劉焌陶攝) 熱愛寫作的鄭麗娟,為各級親撰益智富趣味的繪本,其女兒則負責插畫部分。(劉焌陶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6期]

詳細內容

教學有辦法:攝影展呈現動人一刻 數碼小特工 鏡頭看世界

香港孩子出名生活忙碌,忙補習、忙溫書,對於身邊發生的事情,很多時只能走馬看花,未能好好欣賞。不過,聖若瑟英文小學的數碼特工(攝影小組),卻為了捕捉四周影像而四出探訪,欣賞城市的璀璨以及大自然的壯麗,以小眼睛的角度,拍出一剎那的獨特影像。即將到來的周六日,學校更為學生在文化中心舉辦攝影展,展現出這班小人兒眼中不一樣的世界。 文︰許朝茵 攝影學待人接物——4名數碼特工成員,從攝影小組中學到影相技巧,待人接物的技巧也提升了。(黃志東攝) 位於觀塘區的男校聖若瑟英文小學,大約15年前已組織了數碼特工。在採訪當日,記者與攝影師剛步入校園,便見到4名小組成員手持相機迎接我們。這班「小特工」雖然個子小小,卻拿着重實的數碼單鏡反光相機,在學校內走來走去,捕捉不同影像,看着他們熟練地調校光圈和快門,功架十足,連在旁的攝影師也不禁暗暗稱讚他們的表現。 資優課程 重點在構圖 創立攝影小組的教師之一鄭德明表示,數碼特工屬於資優課程,多年來培育出不少小攝影師,在第一代的組員當中,更有一個長大後成為了專業攝影師。數碼特工每星期有一次活動,主要是學習拍攝技巧,而學生所用的相機都是自備的,但鄭德明強調相機的功能並不是最重要,學生亦毋須追求最新型號的相機,「因為我們會提醒同學把重點放在構圖上,而且拍出來的照片,基本上只是調整光暗及對比」。 除了在校內找題材,小組每月亦有不定期的戶外攝影,每次主題不同,如花展或聖誕燈飾等。早前小組參加了「第三屆遊學台灣行程設計比賽」,把過往學校舉行的台灣遊學團的行程,改成一個名為「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逐台南的光與影」,以拍攝為主題的行程,更奪得冠軍,獲贊助去台灣將自己的攝影行程實踐出來。鄭德明補充︰「這個攝影行程的重點之一是影日出日落,因這些影像本身已充滿美感,對孩子來說,較易取得成功感,加上行程中也會參觀古蹟,所以稱為『那些年』。」 瞓身拍攝——學生在台灣旅行影相,為了拍到心儀的照片,不惜瞓身。(受訪者提供) 鄭德明(黃志東攝) 親子配合 關係更親密 另一名創立攝影小組的教師陳倩芝指出,是次台灣之旅亦是親子團,學生與家長一同參加,旅程活動當然是影相為主,不少家長及學生為了影得靚相,要互相合作,她舉例說:「他們在彰化其中一個景點玻璃廟拍攝夜景,當日橫風橫雨,一行人非常狼狽,但大人及小孩也沒放棄,家長為子女打起雨傘,學生則不停地拍攝,當孩子影到靚相時,親子間也很興奮,就算辛苦也很開心。行程中多了親子互動時間,父母與子女間的關係變得更親密。」 陳倩芝(黃志東攝) 化身導賞員 練表達能力 陳倩芝表示,學習攝影正好培養孩子的耐性及堅持,「就如在台灣阿里山影日出,學生要在清晨4時起牀,在山上等待,令他們明白想要得到成果,便先要付出,而且要堅持才有好的成果出現」。另一方面,她看到很多學生原本對攝影一竅不通,但經過數年培訓後,技術明顯進步,况且孩子不時到不同地方拍攝,開闊了眼界,自信也增強了。學生拍攝了多款靚相,學校也想製造平台展現他們的成果,故每兩年學校便把成員的作品集結起來,舉行攝影展。她表示,學生在展覽期間,會輪流擔當導賞員,向參觀人士解釋作品,從而可訓練他們的表達能力,「偶然會有不同國籍人士參觀,孩子更要用上英文表達,也可練習英語會話」。 講解相片——在展覽中,部分學生要化身導賞員,向觀眾講解相片內容。(受訪者提供) 學生心聲:學懂從不同角度看事物 陳侃言(小六)本身對攝影一竅不通,有次無意中看到一個以大嶼山作主題的攝影展,相中風景包括大東山及機場跑道等,「平時看這些地點只覺平平無奇,但從相片中看起來相當迷人,因而勾起我對攝影的興趣,之後參加了數碼特工」。而他今次參展的作品,是在台灣的一個鹽田附近拍攝的日落相,最特別之處在於相中出現了兩個太陽。「本身我想拍攝萬鳥歸巢的景象,但事與願違,鳥兒逐隻飛走。而當時我已影了很多次日落相,所以想有突破,便以雙重曝光的技術拍攝,讓兩張相的影像重疊起來,影出兩個太陽的效果。」小人兒影到了靚相,最開心莫過於受到爸媽的讚賞,「連爸媽也說『我都影不到這個水準』」。學懂影相,可留下美麗一刻外,也令他學懂從不同角度了解事情,「例如有個同學不小心弄污了我的功課,我不會即時罵他,反而婉轉地說下次小心些,再請教老師如何處理」。 (受訪者提供) 陳侃言(黃志東攝) 無心插柳拍出倒影 盧溢生(小五)和爸媽出遊時,都會化身為攝影師,為父母拍攝合照,慢慢培養出這方面的興趣。而他今次展出的作品攝於灣仔金紫荊廣場,運用了曝光變焦拍攝法(俗稱拉爆),在拍攝時轉動變焦,營造出特別的光線效果。「雖然當日天公不作美,突然下起雨來,令地面積水,但意外地影到倒影效果。」他曾以這相片參加學界攝影比賽,更獲冠軍,實力更被家人認同,有親戚結婚時,也請他在婚禮上作小小攝影師。另一方面,他為了做好相展導賞員的工作,之前和媽媽練習多次,簡介自己的作品,從而提高了表達能力。 (受訪者提供) 盧溢生(黃志東攝) 美圖背後滿佈雨水 鄭鳴謙(小五)今次參展作品是在台灣彰化的玻璃廟拍攝,當日天氣惡劣,橫雨橫風,但正因在暴雨下,營造出廟前一個水氹,並拍攝出廟宇倒影的美照。「玻璃廟附近有個室內地方,可供我們避雨,但我們又想影相,所以每次衝出去影,兩三張後,便退回室內。每次拍攝鏡頭很快便佈滿水滴,要邊影邊抹,十分辛苦,但影到靚相也是值得。」 (受訪者提供) 鄭鳴謙(黃志東攝) 霸定好位捕捉煙花 向來喜歡影相的譚卓源(小四),一直有用手機拍攝,以為用相機影相,也是簡單地按一下快門即可,但參加數碼特工後,才了解到原來拍攝是涉及很多技巧,也學懂了相片構圖等技術。今次參展的相片是早前澳門的煙花匯演,「這是我第一次影煙花,7時已到現場霸好位,測好了光,再請教老師,才影到這個效果,自己都好滿意這張相」。 (受訪者提供) 譚卓源(黃志東攝)   ■INFO 聖若瑟英文小學第六屆學生攝影展 日期︰1月11日至1月12日(周六、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5期]

詳細內容

自由遊戲:發揮創意 提升表達能力 校園自由玩樂 文靜小孩變開籠雀

  「玩」是孩子與生俱來的天性,也是他們成長的必需元素。先別說小朋友是否有足夠遊戲時間,更多時候,是成年人以為自己已經慷慨地給予孩子玩樂時間,他們應該感到滿足。但孩子有「真正」玩過麼?究竟什麼遊戲,才能讓孩子玩得輕鬆自在,兼可從中發展不同的技能呢? 文:沈雅詩、許朝茵 小模特兒:劉遨言 開心「亂玩」釋放想像力(曾憲宗攝) 隔周四的「自由遊戲」時間,是基督教宣道會太和幼稚園每個K3學生最引頸以待的環節,教師笑言,這天孩子會特別醒神,乖乖吃完茶點、快快完成功課,效率比平日高出多倍。(曾憲宗攝) 「自由遊戲」強調以兒童為本,玩什麼?怎樣玩?跟誰玩?統統由小朋友「話事」,不設引導和規範。(曾憲宗攝)   這個星期四,又是基督教宣道會太和幼稚園K3學生最期待的「Happy Thursday」,小朋友都穿上整齊運動服,摩拳擦掌地在禮堂等候。當教師播出音樂,大家隨即以口號回應:「玩得開心、玩得安全、愛護公物」,就這樣,1小時的「自由遊戲」時段便正式開始。學生都一個箭步衝入遊戲區,揀選自己最想玩的東西! 兒童為本 不設引導規範 遊戲區沒有幼稚園慣常使用的區角規劃,雖然沒有家庭角,但「家」無處不在,前方有「家庭成員」在紙皮箱上忙於「煮食」,後方也有「家庭成員」忙於照顧「寵物」;雖然沒有體能區,但這邊廂孩子踢着紙球穿梭於紙皮陣,那邊廂,又有小朋友坐在膠車胎上,手腳並用地扮划船,不消一刻,大家都大汗疊細汗,顯然消耗了不少體力。 在這個偌大的遊戲空間,學生毋須按常規分成蘋果組、香蕉組、香橙組等組別,也不一定要跟同組組員玩耍,反之,他們可隨意組合及轉換玩伴,玩得興起時,甚至可拉教師一起參與,該校主任莊蘅芳便曾有過不少惹笑經歷:「試過被小朋友用絲帶縛着,說我已經變成狗狗,要跟着主人行,還要我邊行邊吠呢!」 2018/19學年前,基督教宣道會太和幼稚園還未參加智樂兒童遊樂協會(智樂)的 「遊戲在校園」種子學校培訓計劃,這種看似「無規無矩」、「亂玩一通」的遊戲模式,未曾在該校出現過。 莊蘅芳表示,幼稚園普遍採用「引導遊戲」(Guided Play),「學生在學校玩些什麼,很多時都是由我們主導,當中老師會有很多的介入和建構,包括環境設置、轉組安排等。沒錯,孩子也是在遊戲,但沒了他們與生俱來那種玩的能力」。 校長陳慧嫻補充,在學校出現的遊戲,其實往往都帶有學習目標,「例如我們想教小朋友單腳跳,於是便構思一個單腳跳遊戲,在遊戲之中,孩子跳多少下、怎樣跳,也要依照老師的吩咐做」。她強調,不是說這種「玩」的模式沒有可取之處,它可配合課程,只是在這以外,學校還希望學生可以單純地「為遊戲而遊戲」,遂引入「自由遊戲」(Free Play),全校學生每兩星期有一節60分鐘的自由時間,滿足孩子玩耍的原始欲望,以及釋放他們的創意和想像力。 莊蘅芳(曾憲宗攝) 陳慧嫻(曾憲宗攝) 教師陪伴觀察 S.O.S才介入 智樂經理(培訓及專業服務發展)黃佩儀(Ada)表示,在競爭文化下,很多成年人已經忘記「玩」是孩子的基本需要(Basic Needs),又或者在「玩」的過程之中,加入太多期望或條件。「小朋友玩得興高采烈時,突然被問What color is it(這是什麼顏色)?這是很沒趣的事情。」智樂一直主張「自由遊戲」,更希望把這種概念引進校園,於是在2017年展開了「遊戲在校園」種子學校培訓計劃,至今有22間學校參與。 「『自由遊戲』最重要的精神,是以兒童為本,玩什麼、如何玩、跟誰玩,統統由小朋友話事,而成年人、老師只是充當陪伴者和觀察者的角色。」Ada說。 這豈非無王管?Ada笑着回答:「雖然是Free Play,但老師不是Free的!可能比在課室裏更忙碌。因為他的耳朵要不停聽、眼睛不停看、腦袋不停轉,一邊觀察,一邊分析,再決定是否需要介入。」 她指出,在S.O.S的3個情况下,教師便要介入「自由遊戲」,「第一是Safety(安全),當去到一個地步,可能會有人受傷,便要介入;其次是Operation(操作),舉例,『自由遊戲』時間何時開始、結束,這些都要由老師給予指引;再者是Support(支援),例如女孩子不懂穿上公主服,請求老師協助,那老師就要幫忙」。 黃佩儀(曾憲宗攝) 主動探究 跟同伴協作 或許,不少人對「自由遊戲」卻步,是因為擔心小朋友玩到大失方寸,但3名受訪者異口同聲表示,要相信孩子有自我修正、自我調節的能力,「正如剛才幾個男生不斷拉扯、爭奪那條『大蛇』,在場的老師亦只是輕輕提醒,『這樣扯,條蛇好痛吖,它會不會受傷呢?』當小朋友聽到老師代蛇發出呼救時,他們便作出修正,收斂起來,之後就沒有爭扯得這樣厲害。」莊蘅芳說。 但回歸現實,學校的課時寶貴,分秒都不能浪費,孩子「喪玩」過後,除了開心,還能有什麼得着?莊蘅芳隨即細訴學生的改變。「有個男生有選擇性緘默症,平日在學校從來不說話的,老師很難跟他做課堂評估,也常擔心他掌握的詞彙很少。但在『自由遊戲』時間,我們發現他好像『開籠雀』般。玩了一整個學期後,他現在會跟我們說話了。」她又舉另一個例子:「有個女孩子,平日上課很文靜,甚少表達,多是附和其他同學。但在『自由遊戲』時間,我們觀察到她很主動,亦原來很有領導能力,幾次之後,還多了幾個『跟班』跟着她四處玩呢!幼稚園教育課程所說的『情意和群性發展』,就完全透過自由玩育成了。 」 陳慧嫻總結,因為在玩的過程中,不再有教師的示範,孩子需要主動探究、跟同伴協作,所以自從學校推出「自由遊戲」時間後,整體學生的學習動機、主動性和表達能力都比以前提升了。 「自由遊戲」絕非「無王管」,每次遊戲時間結束後,教師都會跟學生debriefing(解說),互相分享感受之餘,也會溫馨提示學生需要改進的地方。(曾憲宗攝) 男生一度為這條「大蟒蛇」爭持不下,但當他們聽到教師代蛇發出呼求時,大家都稍稍讓步,氣氛開始緩和。(曾憲宗攝) 你們猜到圖中一堆紙屑是什麼嗎?其實是男老師的頭頂,學生團團圍着他,說要給他戴「假髮」呢!(曾憲宗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5期]

詳細內容

隱世好學校﹕東華三院水泉澳小學 笑聲中學習 培育小領袖

香港小朋友在學業上的壓力愈來愈大,很多家長都希望為孩子「另尋出路」,還他們一個愉快童年。雖然心裏這樣想,可是仍然感到矛盾和掙扎——為子女選擇Happy School,會否令他們的學術水平落後人前? 文︰顏燕雯      攝︰馮凱鍵 去年9月正式開課的新校東華三院水泉澳小學,沒有舊式教學制度的包袱,正可以按着「愉快學習」的宗旨來設計一連串的課程和活動;更重要的是,從孩子充滿笑聲的學習過程中,他們仍可以把知識穩穩地「袋落袋」,做到真正的邊玩邊學,為Happy School訂立了新定義。 東華三院水泉澳小學.零包袱創建快樂校園 有片睇  「隱世好學校」 2017年底教育局公布東華三院成功申請開辦新校,不足一年,全新的東華三院水泉澳小學(下稱水泉澳小學)便已正式開學。雖然位於美林邨的臨時校舍面積不大,但透過新校簡介會認識此校的家長似乎都對它情有獨鍾,加上沙田區人口較多,學校於2018/19年度開設5班小一,每班都有接近32人,而孩子每天上學總是帶着歡笑聲,令一年前還是冷清清的空置校舍變得充滿生氣。 學校正門外有多幅壁畫,原來這是專業壁畫導師跟高年級學生在STEAM課堂時共同合作完成的作品。 午後導修課 供學生做功課 水泉澳小學主張愉快學習,上午有中、英、數、常等常規課堂,午膳後是導修課,讓學生先在學校做好大部分功課,回家便有更多時間休息及自行安排個人興趣活動。導修課後就是各式各樣的特色課程,名副其實是踏出「真.全日制」的第一步。校長梁敦瑜表示,希望小朋友擁有愉快的學習經歷,而這些經歷是有意義、有深度、有質素的。「這是一間全新的學校,所以在設計時間表時可以有很大的彈性,我們計劃利用下午時間為他們製造愉快的學習經歷,但並非只讓他們遊戲,因為如果遊玩之後腦袋仍然是空白一片,那就沒有意義。相反,如果在遊玩的過程中學到知識,得到啟發,他們對所學的便會有更深刻的印象。」 25分鐘的「樂休時段」是一個大小息,學生來到操場,可以自行參與不同遊戲,鬆一鬆筋骨。 特色課程 遊戲中學習 如何從遊玩中學習?舉個例,逢周三下午是遊歷課,它是一個主題式學習,每6堂為一個主題,在老師安排下,學生首先要做資料蒐集,然後有目的、按主題地外出遊歷,最後要組織所見所聞,回校於堂上匯報。「例如這次主題是認識社區設施,老師和家長義工會帶學生到附近的公園,讓他們親身去看、去認識不同設施的作用,找出自己最欣賞的設計,甚至跟街坊做訪問,看看有哪些不足。最後,他們會跟同學分享自己的意見和感受,以及設計一個新的設施。小朋友平日都會去公園玩,但從學習的角度去看事物,又會有另一種感受。加上在遊歷過程中,他們一定會很開心,只要開心,所學到的便會深深記在腦海之中。」梁敦瑜說。 除了遊歷課,周一下午的STEAM科學與科技探究,把上午的常識、科學和視藝等常規課中的教學主題結合,在下午作各種觀察、實驗和研究。周二是專家入課,學校特別聘請一些不同專業範疇的導師,教授學生小結他、創意畫、英語足球、游泳和英語話劇(詳見另文)。周四的全球公民課則是德育及成長課程,以講座、活動等形式培養學生良好公民意識、學習不同國家文化等。周五導修課後便放學,也會有球類、田徑等專業訓練。 一年級學生在下午專家入課時段上小結他課程,這些小結他都是由學校借出,學生毋須自行購買。 「明日領袖」應付未來發展 為學生安排那麼多活動,除了希望他們能夠在愉快的環境下吸收更多知識,也因為學校銳意成為一間「明日領袖學校」。梁敦瑜認為近年世界瞬息萬變,所以孩子有需要學習應付未來的發展,「明日領袖不是指學生要做一個怎樣的職業或職位,而是擁有明日領袖的特質,包括廣闊的視野、與世界接軌的人際溝通能力、健康的體魄、正向的個人素質、多元智能,以及良好公民意識」。所以,學校會把這些元素滲進不同課程中,讓孩子逐步掌握。 午膳後有25分鐘導修課,大部分學生可以在教師指導下完成近八成功課,減輕雙職家長「跟功課」的煩惱。 以最簡單的「與世界接軌溝通能力」,當然包括要有良好英語能力,學校為學生提供了一個豐富的英語學習環境,包括以英語教授科學,又在音樂、視藝、體育科中給學生英語指示;在數學科以單元形式加入英語教學,如小朋友學完圖形,會再學習有關圖形的英文詞彙,明年更打算在一二年班全面推行英數;下午時段的特色課則引入「英語足球」及「英語話劇」,帶動學生以有趣活動學習英文。 梁敦瑜 學校更在教育局編制外,另聘一名外籍教師,兩名教師除了在課堂中教學,在每天25分鐘的樂休時段更會跟學生講故事、玩小遊戲;其中一人更是專家入課的英語足球班導師。梁敦瑜指不要小覷小朋友的英語能力,「即使他們不是來自傳統名幼,在英語環境的浸淫下,也可以跟外籍教師輕鬆對答,很多家長更表示小朋友來到後才發現原來他們的英語能力這麼高,所以學校一定要提供機會給孩子發揮潛能」。 5班學生輪流參加游泳班,導師是由方力申(後排左二)開辦的游泳學校派出的專業導師。 專家入課﹕走出課室 音樂運動話劇逐樣玩 周二下午的專家入課共有5個學習範疇,包括小結他、創意畫、英語足球、游泳和英語話劇,全部由專業導師負責,5班小一生會輪流參與每種課程,每個課程上5堂後便會轉換,到學期末,每一個學生都會試齊5種學習經歷。 英語足球中,小朋友可以一邊學足球技巧,一邊跟外籍導師學習用英語溝通。 要每個一年級學生都上游泳課,記者認為確實有難度,除了有氣溫變化,他們可能連如何更換泳衣也不懂。不過,梁敦瑜卻說家長非常支持,原來早在新生家長會時,學校已詳細介紹這些課程,家長已有深入了解,而且在開學前的暑假,學校更準備了小結他及游泳的預備班,給學生「試水溫」。「因為我們想給每個學生機會去嘗試,而非『不想玩便不玩』。小朋友一個人時,他可能不願意踏出第一步,但只要一班同學仔一同去學習,他們便會有膽量去試。另一方面,家長也十分支持,更有家長表示在冬天習泳能鍛煉好身體。記得我也有擔心過冬天時找不到暖水池給學生練習,想過是否要暫停,但最後終於找到算是鄰近學校的荃灣城門谷游泳池,家長義工亦幫忙照顧小朋友,這些事都令我十分感動。」 學校每星期都有圖書堂,透過閱讀來學習。由於是新校,這裏的圖書都是全新的,小朋友看得愛不釋手。 校本遊歷課程中,小朋友會跳出課室,到不同地方作主題學習。雖然平日他們或會到公園玩,但如用另一個角度去看事物,他們便有不一樣的體會。例如行動不便的老人或傷殘人士是如何利用公園內的設施呢?這樣的經歷和學習,梁敦瑜認為學生獲得的知識更能深深印在他們的腦海之中。 由外籍教師在樂休時段主持的playroom時間甚受學生歡迎,但由於房間每次只能容納12人,所以小朋友要手持「入場券」才可參加;只要小朋友在課堂上表現良好便有機會從教師手中得到入場券。 隱世好學校﹕高小生 充當小助手投入新校園 去年9月創校的東華三院水泉澳小學,不止吸引了第一批小一學生家長替孩子報讀,2018/19學年更於四五年級各開設一班,現時四年級約有30人,五年級約有20人。校長梁敦瑜表示,由於沙田區學額較緊張,所以即使是新校,也有不少高年級插班生報讀,而學校亦會盡量安排和調配人手及教師,在照顧小一新生適應校園生活以外,也照顧到高年級學生的需要。 她指插班生面試時,都會被問到會否願意照顧學弟學妹。「雖然他們是高年級學生,但來到新學校讀書,其實跟小一生一樣是新生,不過因為他們較年長又有能力,學校會給予這班同學很多機會做小助手,例如當風紀、圖書管理員、老師小助手等。為同學服務時,他們不但可以透過照顧他人而取得成就感,也能使自己更快投入新的校園生活。」 站在小一生群中,四五年級學生顯得特別有「威嚴」,他們有機會成為風紀、老師小助手等,協助低年級同學適應小學生活。 高年級課室的座位安排跟一年級學生有分別,他們會被分成小組,與組員圍成一圈同坐,方便課堂上作各種活動和討論。 ■家長心聲 功課重質不重量 減家長學生負擔 Maggie和Stanley的女兒雨叡在水泉澳小學念一年級,由於學校是新校,他們在選校前特別參加簡介講座,二人均認為學校培育明日領袖的目標非常明確,而且辦學團體亦非常專業,所以即使沒有往績參考,仍把學校選作第一志願。Stanley說:「第一次踏進校門,便看到『一所培育明日領袖的學校』的標語,已被它吸引。我們並不是奢望女兒將來做領袖,但如能從小把『明日領袖』特質如自信、溝通能力等基礎打好,相信對她畢生受用。此外,學校的STEAM課程、全球公民課、校本遊歷課程等,對小朋友來說非常有趣,女兒本身喜歡探索,試過在STEAM課堂製作一個魚缸,再用磁石玩釣魚遊戲,用它來吸起萬字夾,回家後便幾乎用盡家中資源,不願睡覺也要再做一次,可見這的確能提升她的學習興趣。」 至於媽媽Maggie一直打算為囡囡找間功課較少的小學,選擇這間學校亦證明她的決定正確。「她跟我說學校的功課比幼稚園時更少。其實他們每天都有導修課,所以在校內已完成七八成,我們只要稍為跟進便可完成,對雙職家長來說這是很好的安排;而且功課大多重質不重量,抄寫不多,所以她從來沒有抗拒做功課。」 Maggie(左)和Stanley 英語學習環境豐富 黃太的女兒迦嵐也是一年級學生,她欣賞學校安排學生下午不用上常規課,而是參加各種特色體驗課,就連她自己都覺得好玩。「逢星期二的專家入課可以讓小朋友參與不同活動,如小結他、游泳、繪畫等,女兒每次上完課都很開心。而她在遊歷課中,更隨教師到本區的公園認識各種安全設施,然後自己再設計一個適合不同人士需要的設施,這些學習經驗不能單憑書本便可學習得到。」 沙田區較少英文小學,然而這裏為學生提供豐富的英語學習環境,黃太指這也是她選此校的原因之一。「其實最初也擔心女兒應付不來,因為她念幼稚園時英文方面也不算很好,但原來小孩子吸收能力很強,而且學校用了很多有趣的方法讓小朋友學英文,例如在樂休時段,她最喜歡到遊戲室聽外籍教師講故事,不知不覺地認識了很多英文詞彙。」黃太說。 黃太 現時東華三院水泉澳小學位於美林邨內的校址為臨時校舍,預計2022年位於水泉澳博泉街的新校園將正式啟用。 ■學校資料 東華三院水泉澳小學 類別:全日制資助男女校 宗教:無 辦學團體:東華三院 創校年份:2018 校訓:勤、儉、忠、信 教學語言:中文及英文 地址:沙田大圍美林邨屋邨小學第一校舍 查詢:2959 3606 網址:www.twghscops.edu.hk

詳細內容

隱世好學校﹕學好英文 由朗讀開始

Read Aloud計劃鼓勵學生自主學習,同學可因應學習步伐,閱讀不同程度的英文圖書,並適時向老師或義工家長朗誦。 銘恩小學目前開辦了五班小一,另小四及小五各一班,全校約200名學生。連校長在內,全校有17名教職員,除3名是來自同一辦學團體、鄰近的新界婦孺福利會梁省德學校,其餘所有老師均屬新聘任,當中包括曾在英華小學任教多年的英文科主任黎慧儀。 「雖然這裏的資源,跟我的舊校相比差天共地,但我相信,只要有策略、有方法,給予孩子適當的刺激,銘恩小學的學生一樣可以表現出色。」黎慧儀說。 黎慧儀 按自己步伐閱讀 毋須比較 要幫基層學生學好英文,閱讀是不二法門,因此黎慧儀力推Read Aloud計劃;又由校方出錢,替每名小一生訂購一套合共36冊個人專屬的圖書。「這套書由淺入深,我尊重每個學生的學習步伐,因此,每本書需要看多久,由個人決定。當學生看完一本想換另一本時,他要拿着想換走的那本,走到老師或義工家長面前read aloud,如果朗讀成功,我就會換另一本給他。」她說,整個計劃強調自主學習,學生毋須跟別人比較進度,但預計3年內,同學可看畢36冊書。這班小一生在DreamStarter課程內構思了一個「讓爸媽甜入心」計劃,早前他們便出席「第三屆兒童夢想募資日」,向公眾人士講解計劃意念並籌募經費。 學校逢周一至四均有導修課,鼓勵同學盡量在學校完成功課,不用帶回家做。 家長心聲﹕欣賞學校創意文化 金先生育有一對女兒,長女在一年級時已隨父母從馬鞍山搬來大埔居住,但至小四仍無法轉到大埔讀書,幾年來飽受每天跨區上學之苦,直至銘恩小學出現,她的轉校大計才現曙光。金先生表示:「剛巧妹妹準備升小一,我知道有銘恩小學,就立即替她申請,亦慶幸在統一派位時獲取錄了。那時一直聽聞這間小學亦會開辦小五,等至8月中旬終於落實,當然馬上替姊姊報名,很開心她也考了入來!」 金先生 讓學生有機會自由發揮 與長女的舊校相比,金先生大讚銘恩小學是名副其實的Happy School,「以前姐姐讀的是傳統學校,壓力很大,每天都消磨在做功課、溫習默書、準備不同的評估和測驗上,但現在卻不同,兩姊妹晚飯前一定可以完成所有功課,飯後便可以玩、可以看圖書」。 他又特別欣賞學校的創意文化,「學校給學生很多自由發揮的機會,DreamStarter課程是其一,就是常識科的功課也很有啟發性。以每周《生活中的常識》為例,主要是鼓勵學生多觀察身邊事物,然後提出問題與老師一起研究、討論,我覺得很有意思。」 (沈雅詩攝) ◆病都要上學 Jessica的女兒今年在銘恩小學讀小一,媽媽形容學校像充滿魔力般,改變了從前不愛上學的小妹妹。「女兒在K2已經常常找藉口不上學,做功課亦永遠拖拖拉拉。但自從來了這間學校,她的態度180度轉變,連病了也不肯請病假,老是嚷着要上學,我覺得很安慰。」 創造成就 不一定操練 大埔區有19間官津小學,當中不乏地區名校,何解Jessica偏偏替女兒選擇一間既無「往績」兼「短命」的學校呢?「因為我肯定傳統學校一定不適合我女兒,也很擔心家庭和諧氣氛會被一大堆功課破壞;相反,我覺得何校長的理念跟我很相似,要創造學生的成就,不一定要用操練的舊方法,還有很多創新的方法。思前想後,與其在傳統學校過『地獄』式生活,我寧願讓女兒來這裏做『白老鼠』了!」

詳細內容

隱世好學校﹕逆流而行 假期「零」功課 還原「真」全日制

香港在1993年逐步推行小學全日制,原意是讓學生有更多空間,體驗更多元化的學習活動。可惜事與願違,全日制實施25年來,一直被批評反而衍生出更多功課和測考。 今年9月創校的新界婦孺福利會基督教銘恩小學,就決心「撥亂反正」,要做一間「真」全日制學校,包括每天設立導修課,午飯後不上學術課,周五提早放學之餘更不給抄寫功課,還學生一個真正周末假期。究竟一間屋邨小學有何法寶,能夠逆流而行呢? 文︰沈雅詩      攝︰賴俊傑 隱世好校 銘恩小學 有時限小學 無限期快樂 隱世好學校 銘恩小學 如果不是大埔街坊,未必留意到今個學年,大元邨有一間新學校——銘恩小學。它是教育局為回應本學年大埔升小適齡學童驟增而設的一間「有時限小學」。雖然只得9年「壽命」,校舍亦只是沿用前孔教學院三樂周沕桅學校的「火柴盒」舊校舍,但一切都沒有窒礙銘恩小學校長何彥輝辦好這間學校的決心。這名年輕校長最想做的,是還原全日制的真義。 ca銘恩小學以還原全日制真義為目標,多管齊下為學生拆牆鬆綁,紓緩孩子的學習壓力。 「做完功課未?」引發親子角力 「現在全日制的最大問題,是孩子沒有空間。上學時間已經很長,回到家裏,還要繼續做功課、溫習,以致學習真的變成『全日制』,佔據了小朋友一整天的時間。而家長和子女在學業上的角力也愈來愈大,彼此之間,就往往只有『做完功課未?』、『溫好書沒有?』等話題,全日制似乎影響了很多家庭的關係。」何彥輝說。 為貫徹學校自主學習的理念,功課設計也別具心思。像常識科這份《生活中的常識》,就鼓勵學生多觀察身邊的事物,然後提出問題,與老師一起研究。 下午不上正規課 周五提早放學 因此開辦銘恩小學時,他和一班教師團隊已堅定不移,誓要辦一間下午不上正規課的學校。「我們沒有以往的歷史包袱、固有的文化包袱,可以很大膽做一些創新及想做的事情,又或者走一條我們覺得對的路,重點是要釋放空間給孩子。」 要拆牆鬆綁,必須從多方面落手,先由課程編排說起。銘恩小學逢周一至四,午飯後便不再上學術課,用作上周會、生命教育課、DreamStarter課程及多元智能活動;周五更把原來下午3:15的放學時間提早至12:50,讓學生早點回家鬆一鬆。 比起其他官津學校,銘恩小學的功課十分少。 課時符合教局要求 何彥輝強調,銘恩小學沒有亂來,一切依足指引,不論在總課時、各科時數及比例上,均符合教育局要求。「教育局有指標,但亦存在很大彈性,學校只要符合局方訂定的課時門檻就可以了。」那為何很多學校需要學生上足5天課呢?他笑言:「那是因為很多學校的課時已經遠遠超出教育局所要求。有否收窄空間?那就視乎學校的選擇。」 (1)為建立孩子對學校的正面觀感,何彥輝刻意放下高高在上的校長形象,讓所有學生稱呼他作「校長爸爸」,營造一家人的感覺。 不被教科書「框死」 不過,面對密麻麻的課程,不少學校全天候上課也嫌不夠,銘恩小學又怎可能變相行「半日制」呢?「很多人都誤解了什麼是『課程』,以為教科書就是課程,於是老師就限定自己要在這個學年教完那4冊教科書,否則就不合乎進度了。」但在何彥輝眼裏,只要參照教育局的課程框架,讓學生在6年裏掌握到所需學的,教多少冊教科書,根本不重要。 「我經常告訴老師,不要被教科書『框死』自己,要懂得增刪、調整,甚至可以買少一冊書,騰出空間來做一些校本課程。我們必須懂得捨和取,要放下某些東西,才能把更加好的東西放在課程內。」 (2)銘恩小學目前除小一外,就只有一班小四及一班小五,由於屬新創校,沒有師兄姊的成績作參考指標,因此這批學生在升中派位時,局方已承諾會平均分配3個派位組別,即各有三分之一的學生會派往俗稱「Band 1」、「Band 2」和「Band 3」的中學。 重視DreamStarter生命教育 何彥輝所指的「更好東西」,包括被他納入在課時內的DreamStarter課程(鼓勵學生「尋夢」,以創新思維解決問題和完成夢想)、生命教育課等。「獲得知識有很多方法,不一定要靠死記硬背和操練。像DreamStarter,就是一個自主學習的課程,最重要讓小朋友知道自己需要學什麼、為什麼要學及怎樣學,當中他們會有很多經歷;生命教育課則希望強化小朋友的內在價值,包括怎樣評價自己、如何與人及與大自然相處,培育全人成長。」 (3)學校逢周一至四下午都不上學術課,改為推行其他活動,讓學生從課本以外吸收其他學習體驗。 紓緩測考壓力 鼓勵「分拆」功課 重新規劃課程固然重要,但何彥輝「重中之重」的任務,是要紓緩學生和家長的功課和測考壓力,於是他多管齊下。除響應教育局呼籲,每天下午撥出20分鐘上導修課外,他還鼓勵老師「分拆」功課,甚至化作課堂評估。「以做作業為例,傳統以來,老師都是教完一整課書才派作業給同學回家做的,那麼小朋友有可能需要一次做兩頁。但現在,我會鼓勵老師,教完那部分,便立即請同學在課堂上完成那部分的作業,一來老師可當這份功課是一個進展性評估,即時知道學生能否掌握所學;二來學生在學校做了,就不用回家做。」 (4)銘恩小學雖然沒有五星級校舍,配套設施亦不多,但校長和老師一樣想盡辦法建立愉快校園。像這座新增設的鋼琴,每逢小息開放給小朋友使用,由於琴鍵塗上特別顏色作標示,即使沒學過彈琴的同學,亦可輕易彈奏出樂章。 周末功課:睇書陪家人 採訪當日,記者訪問了多名學生和家長,他們皆異口同聲表示,功課量的確很少,周末假期很多時更是「零」功課!「零」功課?對香港大部分小學生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星期五放學後,我們最希望小朋友有時間看書、陪伴家人、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但假如星期五又給他們抄寫式功課的話,那麼,星期六日,很可能又是用來做家課了。我們不想這樣,於是星期五刻意只安排閱讀功課,請他們回家看書、查資料就是了。」 香港家長和學生,最普通的假期「節目」就是做功課和溫習。何彥輝解決了做功課的煩惱,那麼測默又如何安排?他表示,銘恩小學依然維持一年3次的總結評估,好讓老師及家長了解學生的學習進度;至於中英默書,則是突擊舉行,「這樣做,是想把學習責任還給小朋友,也不想家長費心神替孩子溫書,甚至引發親子衝突。所以就索性不預告何時默書,隨機地進行」。 默書滿分,同學便可取得一張「功課我話事」貼紙,待有抄寫功課時,只要學生把這張「王牌」貼在生字簿上,他就不用按老師原先規定的次數抄寫,可自由選擇每個生字抄多少次。 默書滿分 可自選功課量? 但他補充,每次默書前,都會給予學生十餘分鐘時間溫習,而且默的字不多,小朋友有足夠能力應付。何彥輝還想出一個「利誘」學生的妙法,默書滿分的話,可從老師手上取得一個「功課我話事」的「王牌」,為了這張「王牌」,學生們竟熱切期待默書的來臨呢!「只要同學出『王牌』,把它貼在生字簿上,他就有權選擇每個生字抄多少次,而不用像其他同學般,一定要依老師規定抄四五次,同學選擇只抄一次亦無問題。」 何彥輝解釋,這個亦是貫徹銘恩小學所提倡的自主學習精神。「如果學生明明抄一次已經學會,在下次默書時同樣拿到滿分,那又何必硬要他抄四五次呢?相反,假如小朋友選擇了抄一次,但在下一次默書時卻不能把生字默寫出來,他便會反思是否需要調整學習策略,當下次再有機會拿到『王牌』時,或許就會選擇抄兩三次。」 位於大埔大元邨的銘恩小學,沿用了經翻新的前孔教學院三樂周沕桅學校校舍。銘恩只得9年「壽命」,將營運至2026/27學年。 類別:資助男女校 宗教:基督教 辦學團體:新界婦孺福利會 創校年份:2018 校訓:信望愛 教學語言:中文 地址:大埔大元邨 查詢:2668 6112 網址:www.taipocrgps.edu.hk ■話你知﹕臨時學校 紓緩學位緊張 教育局為解決小一學位需求短暫增加而出現的學位緊絀,在2015/2016學年推出史無前例的措施,把3間空置校舍翻新,營辦3間「有時限學校」,分別是位於觀塘坪石邨的基督教宣道會宣基小學(坪石)、位於觀塘順安邨的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第二小學,以及位於天水圍天耀邨的中華基督教會方潤華小學。由於3間學校只會營辦至2023/24學年,來年3間學校也將停止再招收小一生。及至今年,局方再公布銘恩小學為「有時限學校」,不計本學年,該校會招收多3屆小一生,並營運至2026/27學年。

詳細內容

學校放大鏡:2萬呎校舍 實驗室圖書館齊備 念蘅還原幼園理想模樣

  念蘅幼稚園校監呂詩慧(下左一)說學校創立以來極少宣傳,她信「有麝自然香」,而且整個校董及顧問團隊都能給予家長信心。例如被小朋友稱為「IQ博士」的副校監梁卓勳(下右二),於倫敦帝國學院修畢電腦博士學位,教過大學生和中學生,近年於香港資優教育學苑教授小學生STEM課程。 當你踏進念蘅幼稚園,參觀完一個又一個的課室、活動室,大概會羨慕這兒的學生:「能在這裏上學真幸福啊!」二萬平方呎的校舍,加上科學實驗室、中國文化室、廚房、圖書館,全為了讓幼兒有更優質的學習環境。看似奢華,但校監呂詩慧直截了當地說:「幼稚園本來就要是這樣!」 文︰顏燕雯      攝︰蘇智鑫、劉焌陶 偌大的校園,讓小朋友有足夠的空間參與各種活動。 2015年創立的念蘅幼稚園,設施並不像一般幼稚園,課程媲美國際學校。它有中國文化室,讓學生在裏面認識各種藥材、學書法和水墨畫等;又有科學實驗室,讓學生利用放大鏡、顯微鏡及展示板等認識動植物及自己的身體。PN(學前班)的教室中還設置了滑梯,十分好玩。校監呂詩慧(Catherine)認為這才是幼兒理想的學習園地,只是香港「太畸形」。「在未有新派直資學校出現前,香港似乎只有傳統學校及國際學校兩條路,一般家長只相信催谷、入名校,不然就是花很多錢去讀國際學校。我就是想辦一間有良心的學校,把大家都喜歡的外國管理及學習方法,都放進本地學校中。」 要證明不催谷仍能升名校 Catherine說有點想撥亂反正,要小朋友上學覺得開心,毋須催谷,但仍然有機會入到家長眼中的名校。「我在傳媒界工作多年,也認識不少教育界人士,你問我哪間直資、私立面試內容,我都知道,但若要小朋友背答案,那是沒有意義的!你看看這些學校取錄的學生,都是最醒目的一群,所以功利點說,我們這兒是培育醒目叻仔,而不是背書機器。」 在中國文化室內,校長李沛琪(中)引導學生認識各種中藥材。她拿起羅漢果,讓學生觸摸和嗅聞,有小朋友立即表示媽媽給他喝過羅漢果水,說是用來止咳的。 小朋友在科學室裏觀察蝸牛。梁卓勳指STEM是今時今日小朋友學習中不能或缺的部分,他會從幼稚園小朋友的基礎知識開始,讓他們在科學實驗室裏觀察,並透過互動及與老師問答來學習。 學校透過不同的課程來培育出醒目孩子,課堂不分中、英、數,而是一個綜合課程。學前班要學收拾書包、通告袋等自理能力,又有較多機會在蒙特梭利室體驗,學習手眼協調;K1開始有特定的科學活動,每星期會到科學室上課,有時候老師順道教一些英文生字;到K2、K3則會在中國文化室認識各種中藥材,甚至學書法寫字。每天三小時的上學時間,學生會到不同的課室,參與各種 非只玩樂無功課的「Happy School」 學校特設蒙特梭利教室,學前班的學生有較多機會來上課。 在音樂室裏,孩子有機會跟老師學唱不同民族的歌謠。 念蘅學生不用回家做功課,因為學校希望小朋友和父母有更多親子時間,所以學生只在學校內做練習,用遊戲來記生字,所做的工作紙會帶回家,讓爸爸媽媽知道子女正在學什麼。沒有功課,豈不是Happy School?Catherine卻這樣說:「從來沒有人定義Happy School,有人覺得沒有功課便是Happy School,也有人覺得是回到學校只是玩。如果是這樣定義,我們都不是!我們的課程編制是由整個團隊,包括教育學家、心理學家及各方面的專業人士構思出來,不是要求多和深,而是要深入!例如英文,學生背的是詩歌,老師還會教他們認識詩歌的意境,這根本已是讀英國文學的要求了!音樂堂會學樂理,科學堂又會學習寵物護理、認識醫學儀器等。小朋友知道什麼叫消炎藥,什麼叫打石膏,當然他們不會懂得落手落腳去做,但概念上他們完全清楚。」 學校設有廚房,主要由Catherine親自教授,小朋友可以在這裏體驗做意粉、麵包的過程,不再十指不沾陽春水。 現時學校有兩班學前班,K1至K3各一班,教室設計以華德福教育為概念,主張與自然連繫,所以用木為主材料,學前班的教室內更設有滑梯。 Catherine說小朋友在催谷的幼稚園畢業,不代表到小學就一定適應,但念蘅的學生銜接小學並沒有問題,「他們不是不用讀書,而是把知識不知不覺地吸收了」。念蘅畢業生多升往直資私立小學,如保良局蔡繼有學校、英華小學、啟基學校等,名人之後如陸永兩個女兒、何基佑兒子及許冠傑一對孫兒,也是它的學生及畢業生。 學校主張孩子多閱讀,所以設有一個藏書達3000本的圖書館,其中一隅更擺放了一些不同國家語言的書本,讓孩子有機會接觸不同類型的書。 每班上限15名學生,教師則有兩人,師生比例約為1:7。外籍教師正在用說故事的方式教小朋友各種英文生字。 培養邏輯思維 激勵鬥志重禮儀 除了培養學生邏輯思維,Catherine說學校也重視教導孩子要有鬥志、禮儀、分尊卑,有些連國際學校都會忽略的細節,他們都會加入在日常教學中。「現在的人,每到生日就好像別人欠了他一樣,一定要受人簇擁、要人人都為他慶祝。我們開生日會,不會送孩子禮物,而是教感恩,會跟他們全部人一起做蛋糕,也會做感謝卡送給媽媽。此外,我們吃茶點時,課室內是播放古典音樂,大家慢慢吃,兩歲小朋友用的也是玻璃杯和瓷碟,因為日常生日中,大家都是用這些東西呀!只要不慌不忙,便不會打破東西,創校以來,沒有一個孩子試過打破食具,反而老師試過,因為我們習慣了急促地工作。」 ■家長心聲 幼園催谷效果短暫  適當年紀該學適當東西 林太幼子Peter由學前班開始在念蘅上學,現在已經K2。Peter有一兄一姊,都已是高小學生,當年都在傳統幼稚園上學,「我兩個大孩子肯坐定定聽老師講課,又肯乖乖地做功課,但弟弟不會,性格不適合讀傳統學校。在朋友推薦下為弟弟找了這間幼稚園,與之前兩個孩子比較,感覺有很大分別。原來,幼稚園階段學得深一些、催谷一些,那些知識都只足夠在小學應付半年,那麼為何要他們這麼辛苦呢?適當年紀,就應該做適當的事、學適當的東西」。 林太與幼子Peter 林太又比較不同教學形式的幼稚園,「沒錯,哥哥姊姊在K2時已學會很多中文單字,但弟弟是不知不覺間學會一些知識,而在平日生活中運用得到。例如我和爸爸跟弟弟玩捉迷藏,無路可走時他懂得往我們胯下溜走,我們沒有教過他,他的哥哥姊姊也不懂這樣做,可是他就不知為何學會了,可見他的反應敏捷得多」。

詳細內容

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遊戲跟課程掛鈎 不是「玩完就算」

Happy School學生讀得又玩得 為怕子女受功課、測考的摧殘,近年本地Happy School不乏支持者,但香港家長向來現實,「既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不想小朋友讀得辛苦,又希望升中派位成績理想,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嗎?三間城中公認的Happy School——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浸信會天虹小學、佛教中華康山學校,在剛過去的升中派位是否交到功課?畢業生能否如願以償,升讀自己心儀的中學? 文︰顏燕雯、沈雅詩、李樂嘉      攝︰蘇智鑫 走進聖愛德華天主教小學,大小朋友都不願離開,三名應屆畢業生吳偉鋒、黃文浩及賴婥瑩都有同樣的感覺。雖然他們都已被派往首志願中學,但回到小學仍然感到依依不捨,更為了「升中後仍然能透過這麼多有趣的活動來學習嗎?」這問題而擔心,只因學校實在有太多「好玩」的事物令人留戀。 STEM Lab內有馮校長(右二)30年的珍藏「手指足球」,他口中的學生是讀得又玩得,似乎他自己也是一樣呢! 85%學生獲派第一志願中學 校長馮立榮本身熱愛桌遊,又致力推動STEM課程,近幾年學校先後增設虛擬實境學習室、桌遊室、電影院、電子飛鏢室,以及把電腦室改成STEM Lab,積極推行各種活動教學。別以為花多眼亂的活動會令學生疏於學習,今年學校便有85%六年級學生獲派第一志願中學,成績令人滿意。 將於暑假後升讀順利天主教中學的吳偉鋒是飛鏢隊的校隊成員,以前每逢小息都會練習電子飛鏢,這有助他放鬆心情迎接升中試,最後他亦順利獲派首志願。「其實五年級開始感到有點壓力,但學校有很多活動,讓我們自由參與,平日功課也只是花半至一小時完成,其他時間可以自由分配,用來溫習或者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 校長馮立榮(右二)不希望學生玩完只得「開心」的感覺,而是能在當中學到知識,所以設計課程時,他要求設計的遊戲要和學習有關連。 學生觀看VR虛擬實境後,再描寫景物。學校每項活動都有相關教案,學生要完成作業或工作紙,並不是玩完便算。 桌遊學中國文化 飛鏢學STEM 該校午飯後的時間為多元智能課,目的是加強學生學習動機。除了各種特別學習項目,也有拔尖保底及課外活動。看上去,在這裏上學似乎很輕鬆,也有不少人視此校為Happy School,然而馮立榮認為,不少人仍對Happy School有誤解。「曾經有家長問我,為何孩子讀Happy School仍要做功課?我說功課是一定要做的!」 他常常強調,儘管遊戲設計很有趣,但一定要跟課程掛鈎,而不是「玩完就算」,「例如STEM課程中的電子飛鏢,學生要從認識電子鏢靶的零件和結構開始,繼而動手組裝;遊戲也是用扣分制,學生要擲中目標,就得認識什麼是拋物線,也要計算怎樣才會贏。至於桌遊,無論中、英、數、常識科都可利用棋類作為學習媒介,如透過《薪火相傳‧饒宗頤國學文化之旅》桌上遊戲學習中國文化」。 玩飛鏢過程中,學校教學團隊發現學生不但學到力學、計分等技巧,還能培養專注力、耐性及自省能力。 對專注力不足者效果佳 馮立榮認為,遊戲學習可以把別人眼中枯燥的知識變得有趣,在專注力不足的學生身上,效果更為明顯,「我們已把學習的氛圍都設置在遊戲之中,你看他們入到桌遊室已經很忙,因為他們已專注地去玩,哪有時間被別的東西吸引開去?而對一般或者是尖子學生來說,這氛圍亦會令他們提高興趣,對知識再作進一步深入研究」。所以他很自豪的說,他們的學生正是「讀得又玩得」。 去年學校啟用模仿電影放映室的電影院「光影流聲教室」,以看電影的方式作跨學科教學,並先於中文科實行,例如先看小說《巧克力冒險工廠》,再於「光影流聲教室」欣賞電影《朱古力掌門人》,從而分析討論電影內容、人物性格。馮立榮指這是近似「比較文學」的學習。

詳細內容

Happy School.佛教中華康山學校﹕一條繩教數 聽歌學英文 生動教學更入腦

康山學校裏有一輛退役巴士,並改裝成閱讀及STEM教學的園地,為學習加添新鮮感。 在推行「一生多體藝」的佛教中華康山學校,兩名應屆畢業生李竣軒和李芷晴都是課外活動的活躍分子。竣軒是籃球校隊隊員,每周至少有三日練波至5時;芷晴則參加小記者訓練,每周五留校受訓,回家又要做資料蒐集、寫稿等。時間花了不少,卻也無礙學業表現,他們分別獲派至皇仁書院及庇理羅士女子中學,校內獲派首志願中學的小六生亦達87%,證明Happy School一樣能培育出優秀學生。 87%學生獲派首志願中學 校長吳永雄指出,他期望每個學生都有兩項課外活動,故聘請教師時已注意對方的專長,以便發展多元活動,近年就有英語欖球隊、舞獅隊等。即使面臨呈分試的六年級生,都可以繼續參與,既加強學術以外的能力,也確保校園生活過得愉快,「這些活動不是純玩樂,它們各有學習意義,又有助放鬆心情,成績都易有進步」。 除了廣泛的活動選擇,Happy School的精髓更在於教學方法。低年級為適應期,很多時都讓學生多玩遊戲,務求令學生喜歡上學,例如一至三年級生每周都到英語室上堂,透過桌遊和玩具學英文。但到了四年級便是分水嶺,「高年級課程深了,對學生的要求相應提高,否則一路放鬆下去,升中時不會派到好學校」。 李竣軒(左)和李芷晴(右)做功課和溫習,每天只花上一兩小時,卻順利考入名校,正如校長吳永雄(中)所言,找到合適的學習方法,不用催谷都有好成績。 死背未理解 舊校讀得不開心 要考得好成績,並不代表要催谷或死記硬背,相反,教師會在課堂設計上下工夫,讓學生對課堂內容留下深刻印象。竣軒最能體會箇中好處,原來他在四年級才轉到康山學校,媽媽李太透露,學業壓力大是轉校的主因,「舊校每星期都有測驗和默書,他未理解內容便要死背,我發現他讀得不開心,還很抗拒上學」。 李竣軒媽媽認為,學業和興趣之間要有所平衡,眼見兒子成績沒有倒退,便放心讓他在小六時繼續參與籃球隊。 來到康山學校,教師在堂上善用道具來講解,間中又舉行問答比賽,竣軒開始感受到學習的樂趣。他印象最深的是數學堂,「老師叫我們帶一條繩回學校,用來量度圓周,我才知道讀數學不限於背公式」。加上平均每天只需花約兩小時來做功課及溫習,他的壓力不大,轉校才一個學期就已重新愛上讀書,還笑言連生病都不太願意請假。 透過在英語室的輕鬆學習,學生於初小階段已建立了對英語的興趣,高小時又能用生動的方法學英文。 教師少講話 學生多分享 芷晴則是自一年級便入讀康山學校,回憶起校園生活,基本上全是開心的片段,包括去度假村、博物館等作戶外課,但最難得的要數四年級那年,她喜歡上英文堂,「當不明白英文文法時,老師很耐心教導,並用上生動的教學方法。如學習『as well as』時,老師叫我們聽一首流行曲,歌裏多次使用這個連接詞」。她不知不覺把詞語用法記了入腦,還在筆記本上抄了整首歌的歌詞,教師見狀便鼓勵她,嘗試在作文中運用。 李芷晴升上庇理羅士女子中學,雖然學習未必像小學時般有趣,但已培養了自學的動力,爸爸也不擔心她的適應問題。 抄歌詞是自主學習的表現,這正是吳永雄所追求的,「我想學生有自己的目標,而不是單單滿足教師的要求。所以每教新一課前,教師都會讓學生訂立個人目標,如『熟記10個詞語』之類,再設法達成」。而心目中最理想的課堂,則是教師少講話、學生多分享,「現在做到七三之比,教師講三成,學生討論佔七成,未來可能會做到八二的比例。學生參與愈多,學習便愈投入,更能鞏固知識」。

詳細內容

Happy School.浸信會天虹小學﹕打破傳統學科框架 「翻轉教室」針對弱項教學

陳曉琪既捨不得天虹小學,但亦十分期待中學生活。 浸信會天虹小學早年因收生不足,險被殺校,遇上校長朱子穎這位「白武士」,5年間由寂寂無聞的屋邨學校,搖身一變成為創科小學的表表者,近年更是人氣甚高的Happy School,不少家長慕名替子女報讀。 94%學生獲派首三志願中學 朱子穎諗頭多多,不單自己愛發夢,同時鼓勵師生一起追夢,於是提出下午不上課,全校參與「DreamStarter啟夢者計劃」,又講明要拋掉傳統的操練模式,盡量少功課。朱子穎即將轉投私校,臨別秋波前最後一次升中派位,到底能否交出亮麗成績呢? 根據天虹小學的網頁公布,該校今年獲派首三志願的比率為94%,比對全港的滿意度,高出5個百分點,當中不乏派往英文中學的學生,黃海洋和陳曉琪是其中一分子,他們同被派到中華基督教會協和書院,意味兩人同屬第一成績組別(Band1)學生,具有一定實力。 小六畢業生黃海洋(左)和陳曉琪(右)俱考上英文中學,再次印證朱子穎校長(中)「Less is more」的教育理念,不用催谷,也可培養具競爭力的學生。 曉琪和兩名胞姊也是天虹小學「一手湊大」的,對比在其他小學念書的朋友仔,她自知非常幸福,「每日平均有四份功課,一小時內可以完成,但其他朋友經常做到十一二點」,加上她不用補習,便有很多空閒時間。 孩子百無聊賴,是很多父母的大忌,曉琪卻不同意,「太忙太多功課,只會對學生造成負擔,失去學習興趣;反而在開心的氣氛下,我們會學得更積極、更投入」。 天虹小學以活動教學兼少功課聞名,學生都十分喜歡上學。 至於新來港的海洋,前年才插班加入天虹小學讀五年級,他表示,在內地讀書壓力很大,所以媽媽特意為他報讀一間輕輕鬆鬆的小學,升中派位成績理想,證明當初的選擇沒有錯,「開心是令我投入學習的最大推動力,這兩年雖然要考呈分試,但老師沒有逼迫我們,沒有加操,就像平常一樣。高年級同樣下午不用上課,可以一起參加『DreamStarter』,這個計劃給學生很多發揮的機會,我和組員就試過動手做一部環保電能車,又試過製作一本自我歷險叢書,很好玩」。 兩人的六年級班主任余愷明笑言,對學校的課程設計有信心,從來不擔心升中派位結果,「我們用活動教學,同學感興趣,自然專心去學,這樣可能比狂做補充練習更吸收。另外,各科都有用到『翻轉教室』,尤其數學科,教師拍片給學生回家看,再要他們回答幾條選擇題,教師即時取到數據,知道學生的強弱項,翌日就集中處理他們未掌握的部分,反而幫到學生學得更深入」。 校園每個角落都佈滿遊戲設施,例如這個「天虹拯救隊基地」,只要學生在學業、課外活動及操行達到要求,便會獲發「瑩石」,儲夠指定「瑩石」數量,即可換取基地入場券,玩個痛快。 寫信鼓勵囚友 學修辭技巧 一手拯救天虹小學的朱子穎,卻指不會形容學校是Happy School,「我從來無說過天虹小學是Happy School,因為學習本身就是快樂的,只是成年人加諸大量的功課、補充練習、考試,令整件事變得不快樂,所以我主張Less is more。」 他補充,所謂下午不上課,只是打破傳統學科的框架,讓學生以體驗、參與、擁有的形式去學習;即使正規課堂,學校也會搞搞新意思,例如中文科要學寫書信,「難道還寫《給表哥的信》嗎?WhatsApp算吧!於是我們想出與懲教署合作,找來一名曾經當過『刀手』、斬傷一名小童的釋囚分享心路歷程,並請學生寫信鼓勵獄中囚友。一班學生寫得非常落力,他們需要學習的書信格式、修辭技巧,統統透過這次活動學會了」。朱子穎強調,愉快學習同樣可以培養出具競爭力的學生,天虹小學的學生,就是最佳例子。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