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校園:最高級別防疫 調適課程內容 K3復課 銜接小學大作戰

  緊隨着初中及高小生復課,幼稚園高班(K3)學童亦有望於6月15日重返校園。為了保障這班「BB」的健康,各幼稚園也嚴陣以待。但另一方面,家長和教師也很關心這班在本學年僅上課幾個月的K3學生,是否有足夠能力應付升小另一階段的學習生活,不少小學更加要在下學年為這班「BB」作出新部署。 文:沈雅詩、顏燕雯 幼園小學齊出招 保K3生順利升小(Tomwang112、[email protected]) 編按︰本文沒戴口罩的相片,均攝於疫症爆發前   德萃幼稚園及小學創辦人兼校董會主席徐飛表示,轄下兩間幼稚園將以「最高級別」的防疫措施來迎接復課,「我們辦學團體有兩名醫生校董,他們會負責監察整個復課前後的防疫措施安排」。 徐飛(受訪者提供) 座位設擋板 防飛沫播毒 他透露,屆時除了要求全體師生戴口罩、量體溫、用搓手液消毒、增加校舍消毒清潔的次數,以及在班房加添空氣清新機等基本工作外,校方亦已在全校的公用物品塗上光電觸媒,作殺菌之用,又同時在每個學生的座位上,加設防飛沫擋板。另外,復課後,全體師生進入校舍都必須更換室內鞋,減低病毒傳播的風險,「當小朋友茶點時間,他們需要吃東西、飲水時,便可把除下來的口罩掛在擋板的鈎子上,而這塊膠板亦可阻擋大家進食時的飛沫,會安全一些」。 德萃幼稚園已在學生座位上加設防飛沫擋板。復課後,亦規定全校師生進入校園後,必須更換室內鞋或戴上鞋套,確保校舍環境清潔衛生。(受訪者提供) 一班拆兩班 免學生聚集 由於目前只有K3復課,徐飛稱,打算騰出其他級別的班房給K3生分班上課,「我們一向行雙班主任制的,復課後,會一班拆成兩班,避免學生太密集,屆時兩個班主任會各自照顧一組學生」。 德萃幼稚園在校園內添置了多部空氣清新機。(受訪者提供) 取消球類活動 以體操為主 至於體能課,他表示仍有需要維持,但不會有球類活動,避免孩子共用設施,會以伸展體操為主,「因為小朋友需要戴着口罩上體能課,所以老師會調適運動的強度,也會提醒他們多喝水、抹汗」。 兩間德萃幼稚園都已安排在校內所有公用物品塗上光電觸媒,據稱有助殺滅細菌。(受訪者提供) 暑假延後 補課追進度 鑑於兩間幼稚園的K3生,不少也選擇直升同一辦學團體的小學,徐飛表示,在這個優勢下,家長也不太擔心升小銜接的問題,「今年K3升小的準備工夫,肯定會做得不及預期般理想,因為大家也得接受,網上教學始終取代不到實體教學。但我們幼稚園部和小學部有非常緊密的聯繫,如果發現K3生有些知識還未掌握得太好,小一時都會再補教」。但他強調,幼稚園復課後也會盡力幫學生追回進度,故今年K3學生的暑假也會順延至7月31日才展開。 不過,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幼稚園則暫時未有延遲放暑假的打算,該校將如常維持在7月中放暑假,若真的有迫切需要,才延後一星期。校長朱惠芳解釋,因學校只收10個月學費,加上停課期間已有網上教學,故暑假不用補課。「學校每年會讓K1學生在8月底上一星期的適應班,今年也會是這樣,其他學生則會在9月開學」。 朱惠芳(受訪者提供) 茶點時保持社交距離 雖然香港仍然有零星新冠肺炎確診個案,但朱惠芳並不太擔心,並指現今小朋友和家長的衛生意識都高,「以往在流感高峰期,學生也不時戴口罩上學,所以相信在復課後,學生應該不會太抗拒戴着口罩上課」。她又謂,教師相當有經驗,會經常提醒小朋友洗手,而學校一向也有在課室存放消毒搓手液供師生使用。 另外,在正式復課前,該校亦會透過實時課堂和教學影片,為學生提供復課的心理預備及一些衛生教學,讓大家有充足的準備了解。至於茶點安排,朱惠芳指出,學校共有7個課室 ,由於只有K3學生復課,故可安排10多人使用一個課室,那便有足夠的空間和距離,小朋友不用面對面進食,有助減低互相傳染的風險。 停課不停學 助銜接小學 談到升小安排,朱惠芳同樣信心十足,她說,在停課期間,校方安排了教學影片、實時課堂等多方面支援,學習從未有間斷,因此不太擔心這屆K3生銜接小學有問題,「學校6月份的教學主題本來就是『我要上小學』,內容都是圍繞上小學的,復課後會沿用這個主題」。 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幼稚園有兩班K3,學生在復課期間會分散於7間課室上課,可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受訪者提供) ■家長心聲 再不復課 擔心升小後追不上 香港近日再出現零星本地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究竟一眾幼稚園家長,會否讓子女如期復課呢?他們擔心嗎? Annie的兒子Travis正是本屆的K3生,她不諱言,如果確診個案再增多,就算教育局堅持復課,她也不會讓孩子上學,「始終K3年紀還小,衛生意識不足,有時也會忍耐不住拉扯口罩,如果看見社區感染個案有上升趨勢的話,我就寧願他不上學,留在家算了」。 不過,她直言心情很矛盾,「今年他缺少一個有系統的學習,雖然在停課期間,幼稚園也有提供Zoom課堂,但在家上課學習,少了課堂規範,孩子不免較『心散』,加上我是雙職家長,沒有時間替他『補課』,靠網上學習,究竟他吸收到多少,我也不知道,所以很擔心,若他再不上學,升上小學後會追不上」。 Travis(受訪者提供) 希望兒子完整完結K3 朗朗媽媽Chris說,如果當局評估過適宜讓學生復課的話,她也打算跟從,「兒子讀下午班,只得兩班學生,加上N班、K1和K2還未上學,校舍不算多人,我也放心」。她希望盡可能如期復課,除了考慮學業上的需要,還顧及兒子心理上的調適,「很想朗朗可以完完整整完結K3學期,行個畢業禮,一來留個美好回憶,二來讓他知道,幼稚園的學習階段已經完結,他將要在9月升小學,要轉換一個身分去學習」。 Chris又稱,暫時未收到幼稚園通知,復課後能否安排K3學童到小學體驗校園生活,但她讚揚校方現階段已經展開相關工作,「現在上Zoom課堂,老師也開始教小朋友怎樣抄家課冊,以及復課後,也要求孩子每天背小學生書包、自攜零食盒上學,幫助他們適應小學的上學模式」。 雖然朗朗已獲直資學校取錄,但Chris仍然放心不下,「擔心他今年學得不太好,升上小學應付不到,所以在停課期間,我也買了些小一補充練習給他試做,自己替他補習」。 Chris與兒子朗朗(受訪者提供) 小學部署:小一新學年融入幼園課程 延長適應周 除了一眾幼稚園校長着緊,小學校長也不敢鬆懈,將要重新規劃來年度的小一課程,好迎接這班「未足月」的「BB」! 大角嘴天主教小學校長周德輝不諱言,已有心理準備新學年這批小一生會比歷屆都「輪盡」,因此在各方面都會額外多做工夫,「我們正陸續和區內幼稚園聯繫,了解他們的教學進度,這些資料,將會用來幫助我們編寫來年度的小一課程」。 他表示,預料很大可能要在小一融入幼稚園課程,「我相信9月開學後首個月,便會掌握到更具體的情况。事實上,今屆K3生農曆新年後便一直停課,我也擔心他們或許很多基本概念、詞彙也未學會,如果情况真的這樣,我們的老師便要兼任幼稚園老師的角色,重新再教一遍。但坦白講,我們教幼兒,未必及得上幼稚園老師,始終這是他們的專業,但今年情况真的很特殊,我們唯有硬着頭皮去做,幫得多少便多少」。 周德輝又說,一如既往,在新學年,大天也會特別為小一生提供適應課程,8月25日將會替學生分班,也有新生家長講座,8月26至28日則主要為課堂,「因為今年的停課日子實在太長,也擔心小朋友會缺乏上學動機,加上他們又轉換了新的學習環境,所以我們會參考幼稚園課程,加插更多不同活動,提升孩子的學習興趣,令他們喜歡上學」。另外,以往小一適應課程的目的,是讓學生了解學校運作,但周德輝稱,今年教師會更留意這班「BB」的學習差異究竟有多大,以調適教學內容和教學策略。 周德輝(受訪者提供) 林金殿提早8月開課 香港佛教聯合會會屬小學校長會主席、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校長吳永雄則透露,在新學年,該校各年級都會一律在8月17日提早開課,校方更會為小一新生安排特別的課程,「因為今屆K3同學上學日數的確少了很多,所以在8月的上課日子,我們會先給他們一些比正常小一上學期程度再低一點的課程,好讓他們在9月展開小一課程時,會更易銜接」。他補充,該校一直與同區的幼稚園有緊密溝通,知道小朋友在K3學些什麼,加上教師以往都會在開放日為幼稚園生做一些幼小銜接課程,所以在設計課程上,未有為教師帶來太大的困難。 吳永雄續稱,但今年9月的「適應周」會由以往的一周改為2至3周,學生只需上課半天,讓小一新生有更長的時間適應小學課堂,又考慮破格把來自同一間幼稚園的畢業生編在相同班組,「以往並沒有試過這種做法。來自不同幼稚園的學生程度都會有不同,如果把程度相若的學生編在同一班內,老師在教學時會更容易處理」。 吳永雄(資料圖片) 大角嘴天主教小學將在8月下旬為新學年的小一生提供適應課程,今年教師將會重點觀察學生的程度差異,以調適教學內容。(受訪者提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5期]

詳細內容

課室不設「孖位」 取消分組活動

復課後,學校如何保障學生安全,減低傳染病感染風險,一直是社會各界最關心的問題。大角嘴天主教小學校長周德輝表示,學校有足夠的口罩存量,有信心可應付到本學期的結束,而課室佈局、教學模式,以至小息安排等,亦會重新規劃,「班房每張枱椅雖然無可能相隔1.5米,但至少不再『孖位』坐,也不作分組活動、討論。小息時,亦會加派老師巡邏,若遇見同學『攬頭攬頸』或人數太多聚在一起,會制止他們,並提醒他們要保持適當的距離」。 能如期復課嗎?——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過半數學生也是跨境學童,未知能否如期復課。(受訪者提供) 重新排位——大角嘴天主教小學將重新規劃課室的佈局,不會再有「孖位」,全部「單丁」坐。(受訪者提供) 香港佛教聯合會會屬小學校長會主席吳永雄透露,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有約1000名學生,為免人群聚集,以及減少學生之間的接觸,小息時段,會安排他們逗留在班房所屬樓層,由教師當值看管。而課外活動因涉及很多共用器材,故決定取消本學年所有課外活動。 避免聚集——這類分組學習活動,本學年都不會再在大角嘴天主教小學出現。(資料圖片) 當各校都似乎為復課做好準備,但能否順利復課,其實還存在變數,當中包括全港約2.7萬名跨境學童的復課日期至截稿前仍懸而未決。位於大埔的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過半數以上的學生都是跨境生,校長李小寶說未收到教育局最新的指示,只能靜觀其變,「對於內地疫情,我們沒法掌握太多資訊,所以難以全面了解及評估跨境學童來港復課會否帶來風險,我相信香港的老師及家長有憂慮也是正常。在學校層面,只可以把校內各項防疫措施考慮得更周詳,並且嚴格執行」。她又說,即使跨境學童最終無法復課,校方亦不擔心,會繼續安排網上實時教學。 Pre-S1如期舉行——教育局宣布今年Pre-S1如期在7月14日舉行,但取消成績抽樣安排。([email protected]) 知多啲:取消Pre-S1抽樣成績 banding沿用舊數據 今年「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Pre-S1)將如期在7月14日舉行,但教育局已宣布,決定取消抽樣安排,換言之,本屆升讀中一的學生,他們的Pre-S1成績不會用作調整來屆升讀中一的小六學生在小學的校內成績。 對於局方的安排,周德輝表示理解,又指該校學生一直表現平穩,不抽取今屆學生相關成績,對學校「banding」升跌沒有太大關係,「業界憂慮今年情况特殊,認為學生成績數據不足以反映實况,這是可以理解。但其實培育學生是長時間,也不是這三幾個月之間的事,所以Pre-S1是否計分,對我們影響不大,反正也沒有特別加操,但既然多了空間,便會為同學做多些升中準備。」 吳永雄認為,如果2016、2018年數據好的小學,會絕對歡迎此安排,因為佳績可多用兩年;但如果2016、2018數據差,而今屆六年級學生成績很好的小學,則未必樂意,因為本來有機會「止跌回升」,現在差的數據還要影響學校多兩年。 他說,雖然新安排對該校影響不大,但復課後,仍然會重點幫助小六生應付Pre-S1考試,希望畢業生在中一時能編入精英班。「始終停課這麼久,加上沒有了大考,同學總會變得懶散,特別是那些今年提早公布自行學位結果後、已知悉獲派位的學生。在兩大因素影響下,這些同學對應考Pre-S1的態度是否仍能認真及專注,相信這亦是全港六年級老師一起要面對及跟進的重要課題。」 不過,李小寶便直言對局方的決定感到失望,她解釋:「因為禤小這兩年在課程上有很多改革,也大大增加了英語外籍老師的數目及其他英語學習配套的資源,數學科又推行電子化及遊戲化學習,學生的學習動機明顯提升,相信會有助學生整體成績上提升。」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4期]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4期]

詳細內容

復課措施:復課延考試 最後一個月衝刺 小五生重點複習 迎戰呈分試

隨着政府宣布分階段復課,長達4個月的歷史性全港大停課,終於有望畫上句號。至截稿前,高小和初小將分別於6月8及15日復課,但學校如何能在本學年結束前、僅餘約1個月的上學日,幫助學生,尤其是一班即將要應付呈分試的小五生,全面追回「失學」日子應掌握的知識,卻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文︰沈雅詩、顏燕雯 學校各師各法 復課追回進度(Tomwang112、[email protected]) 編按︰本文沒戴口罩的相片,均攝於疫情爆發前 安全為先——復課在即,學校除了兼顧課程和考試安排,還要調整小息活動範圍、座位編排等事宜,但一切均以小朋友安全為首要考慮。([email protected]) 呈分試成績是影響小學生升中派位的關鍵。在現行政策下,全港參加中學學位分配辦法的高小學生,都必須向教育局呈報小五下學期及小六兩個學期合共3次的校內成績,其中小五及小六首次呈分試的成績,更加是考生於中一自行分配學位階段甄選排名的重要指標。過往學校需要在7月中、暑假前向局方呈報小五呈分試成績,但今年因應疫情,教育局早前已把呈交成績限期押後至7月底,而業界也普遍把小五考試日期延後,好讓學生有更充足的準備。 集中考核面授知識 大角嘴天主教小學(下稱大天)已決定把原訂於6月4日展開的小五期終考試延至7月9日舉行,為期4天。「希望在復課後,至少有4星期的課堂教學,才讓學生應試。」校長周德輝說。而校方也會調整考核範圍,「會集中考多些在停課前、老師於面授課堂上所教的東西,以及在復課後,幫同學重點複習過的內容,會確保考核的範圍,都是學生能掌握的知識」。 周德輝(資料圖片)   暑假後提早開學補課 他又稱,這屆小五生,亦會在暑假後提前於8月24日開學,以爭取時間補課,「新學年開學不久,他們又要忙於報考中學,可用的時間實在太少,所以今年會特別安排學生提早開學補課,幫得多少便多少」。 香港佛教聯合會會屬小學校長會主席吳永雄同意局方保留小五呈分試,他所屬的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下稱林金殿),也於復課後1個月,即7月8日起舉行4天考試,其他級別則同時間舉行總結性評估,以取代原有的考試。 由於復課後只有半天上課時間,吳永雄稱,小五的考試範圍將有所調整,「沒有停課的話,學校一般至少授課7至8星期才會舉行一次考試,但現在只得一個月時間,所以範圍一定會刪減」。對於有家長擔心考試範圍會涵蓋停課時的網上教學內容,他表示理解,「我明白每個家庭的情况不同,例如有些是雙職家長,未能仔細跟進學生所有網上功課,所以我們承諾只會考復課後所教的內容,會通知家長相關措施」。 減少活動——吳永雄校長(穿格仔外套)認為一切應以學生安全為先,因此將盡量減少他們聚在一起活動,例如讓學生留在課室樓層小息、取消課外活動、體育課則改在課室內看短片等。(受訪者提供) 筆記輔助 鞏固網上所學 在其他年級的安排,學校大多以重溫及鞏固停課期間網上所學為主,但亦有學校打算按原先的編排,繼續教授新知識。 周德輝認為,在「停課不停學」下,會令學生的差異愈來愈大,「或許有人會學多了,但也有人會學少了,所以復課後,我們首要是先收窄學生在學習上的差異。老師會預留最少兩星期,幫學生重溫這段日子在網上所教的,也會為他們準備很多筆記。若有個別學生仍然追不上,我們會額外安排支援老師,給他們補課」。 另外,大天會取消一至四年級的期終考試,改作小評估,「小評估不計分的,目的只是為學校提供數據,讓我們了解學生的學習情况,用作來年的學習安排」。周德輝補充,很多課程也是螺旋式教學,無法壓縮,因此如發現若干學生即使讀過筆記、有額外支援,但仍然學得不妥當,那學校便要想想,如何把相關知識融合及濃縮於新學年的課程內。 評估學習情况——除小五外,大角嘴天主教小學各級學生本學年都不用考期終試,校方會以不計分的小評估來了解學生的學習情况。(資料圖片) 特別關顧沒參與視像課堂學生 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校長李小寶則說,學校早於2月、停課初期實施視像實時教學,進度良好,因此復課後會緊接原有進度教授新知識,暑假也會延後一星期至7月17日才開始,以騰出更多上課日子。「在停課期間,我們對基層及家庭支援不足的學生,也提供了平板電腦及Wi-Fi等設備和技術支援,所以這幾個月,實際上只有幾個同學沒有參與實時課堂。因此,復課後,老師會緊貼原有進度教新課題,但也會特別關顧這幾個學生,安排下午替他們補課。」她續稱,小一至小四各級在學期終結前亦會有計分評估,但只考中、英、數3科。 李小寶(受訪者提供) 緊接原有進度——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認為停課期間所採取的視像實時教學效能高,因此復課後會緊接原有進度教授新知識。(受訪者提供) 體育課改動——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復課後會維持體育課,但有感學生戴口罩上體育課會很辛苦,因此課堂只會作簡單及輕鬆的活動。(受訪者提供) 宜保留術科 輕鬆上體育課 雖然復課後只得半天上課,但業界大多數認為有需要保留音、體、藝等術科。周德輝強調,半日制的課時跟全日制相比,實際差距並非如想像中般大,「說完全沒減少是騙人的,但全日制扣除午膳時間、數個小息、早會、班主任課、功課堂等,實際上課時間,其實跟半日制差不多。所以,復課後,只要稍稍調節上學時間、輕微縮減每堂課節及小息時間,我認為有必要保留音、體、藝等課堂」。 吳永雄亦說,林金殿的暑假7月25日才開始,學生復課後實質有7至8周上課時間,有條件保留所有科目,但上課形式或有輕微改動,「以體育課為例,科主任並不建議學生戴着口罩上體育課,但又理解不戴口罩並不理想,於是大家最後共識以『雨天課』的形式來上課,即讓學生在課室內觀看相關活動短片。其他如電腦課,本來需要到特別室以小組形式上課,但都會改為在課室上課」。 同樣打算維持音體藝課堂的李小寶指出,考慮到夏天學生戴口罩上體育課會特別辛苦,因此會提醒體育科教師只作一些較為簡單及輕鬆的體育活動,以及定時讓學生休息及飲水。「如果情况許可,我還希望可以在周六及暑假安排補回這幾個月失去的課外活動給學生,因為課外活動對孩子的身心發展十分重要。」 有望復課——政府宣布分階段復課,學童有望結束長達4個月的停課日子,重返校園。(資料圖片)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4期]

詳細內容

上一課:遙距學習不沉悶 直播教師拉筋比賽

在停課不停學期間,不少學校都開始使用雲端視像會議軟件Zoom來授課,但在「遙控」教學之下,要做到課堂不沉悶,確保學生留心上課,教師們委實要花些心思。有學校就設計出實時的教師拉筋比賽、煮食示範等教學活動,希望善用這個電子平台,給學生不一樣的實時教學。 文︰顏燕雯 對稱動作——教師合作做出對稱動作,大展身手。(黃志東攝) 氣氛熱鬧——特色課程直播當天,除了校長、副校、數學科和體育科教師外,還有負責資訊科技(IT)、攝錄、音響、計分等教師和義工等參與,背後還有不少教師站着做觀摩,現場氣氛熱鬧,也盡顯他們上下一心的團結精神。(黃志東攝) 這天,聖公會主風小學校長、副校長,以及十多名教師齊集禮堂,舉行了一場有趣又刺激的拉筋比賽。參與比賽的隊員是校內體育及數學科教師,而觀眾就是全校一至六年級學生,他們一邊在家中透過Zoom觀看這個實時直播教室「特色課程︰抗疫健康運動——老師拉筋」,一邊投票。 結合體育數學全方位學習 別以為拉筋比賽屬於一個運動或消閒節目,實際上它是教師們集體構思、一個結合體育和數學科的特色課程,以「全方位學習」、「與職業相關」及「健康教育」建構而成,讓學生即使現階段因抗疫而困在家裏,仍能擴闊視野,積極樂觀地面對挑戰。所以,學校邀請了專業Pilates導師吳映言(Tina)擔任嘉賓,除了示範正確的伸展姿勢,亦擔任比賽評判。原來早在一星期前,學校也請了法國藍帶廚師擔任特色課程「老師廚房」的嘉賓,教師們現場以抗疫食材作無火煮食,集合中文及常識科元素,在嘉賓訪談中,更加讓學生認識到不同行業的特質。 一起參與——比賽完結後,Tina為學生示範一些在家輕鬆做到的拉筋動作,教師也一起參與。這時記者見到電腦的直播鏡頭前,不少學生都動起來,在家中試着做。(黃志東攝) 教師變身「筋」得夫人 說回這場拉筋比賽,場面是教育與娛樂兼備。比賽分為兩部分,都有着有趣的項目名稱。第一部分是「對你唔住」,兩隊教師需要做出與照片中人對稱的拉筋動作。在比賽開始前,鏡頭轉到同場的「老師教室」,由視藝科教師向學生展示一幅對稱的圖畫,接着是數學科教師講解對稱圖形和對稱軸的特點,然後才比賽。第二部分則是「『筋』得夫人」,Tina示範一個動作後,教師需要跟着完成,動作最標準者便勝出。而在比賽前,體育科教師亦會先於「老師教室」中講解拉筋對身體的好處。 直播中,負責主持的體育兼數學科教師趙永豪生動活潑的旁白,為場內帶來不少歡笑聲,他更邀請「家庭觀眾」——學生們回答問題,以及投票競猜哪位教師勝出,大大增加他們的投入感。而參與的教師都施展渾身解數,盡力做出各種動作,令比賽更加緊張刺激。最後結局更是意想不到地皆大歡喜,打和完場。 40分鐘的直播課堂,負責的教師們早在3至4星期前構思,分工後再花了一星期籌備。校長鄭思思表示,由2月份停課開始,一至六年級已透過電子平台作教學,3月時,則在四至六年級實施中、英、數及常識科以Zoom直播教學。她有感小朋友在停課的日子都會掛念教師,若能夠透過鏡頭與教師互動,大家肯定都會感到興奮,加上學生很想看到教師日常生活的一面,透過煮食、運動這些生活化題材,不但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同時也照顧學生的多樣性,「因為每個小朋友的潛能也不一樣,他們的能力可以展現在不同方面,好像功課的安排,我們也有2選1,如今天的功課包括自拍一張做對稱動作的照片,以及拍攝做護脊操或拉筋動作的短片,相信同學們都能投入其中。」 鄭思思(黃志東攝) 對稱圖畫——在一旁的「老師教室」,視藝、數學和體育科教師輪流在鏡頭前講解相關學習內容。(黃志東攝) 學生投票——在家的學生們有機會作即場投票。(黃志東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7期]

詳細內容

疫中作樂:二創經典電影 扮周星馳劉德華 教師教抗疫發放笑彈

停課的日子愈來愈長,學生也愈來愈苦悶,為逗孩子一笑,不少學校都出盡法寶。有學校師長決定放下正經八百的形象,齊齊粉墨登場,拍攝微電影發放笑彈;有校長則化身成KOL,直播魔術表演、跳舞、烹飪,娛樂大家;也有校長天天創作IQ題,給學生動腦筋。他們用的方法雖然不同,但目標卻一致,為的也是在苦澀的日子,給學生送上一點甜。 文:許朝茵、沈雅詩 師長做笑星 讓學生疫中作樂(黃志東攝)   繼之前兩部微電影,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亞斯理衛理小學這天再度拍攝《亞小抗疫極微電影》系列,最新這部是以經典笑片、周星馳主演的《國產凌凌漆》作二次創作藍本,帶出網絡不時流傳未經證實的消息,鼓勵學生及家長要有求證及查清真假的精神。 神態動作誇張 對白「貼地」 採訪當日,兩名由教師擔任的演員在「街市」以暗號相認,他們也跟足原著角色的市井打扮,配以誇張的神態及動作,不斷發放笑彈。而二創的對白也十分「貼地」,例如片中提到可以「龍珠」作「消滅肺炎」工具,不單孩子看得開心,相信成年人亦發出會心微笑。 參與微電影製作的生命培育主任嚴天樂指出,亞小3部微電影都以港產片中的經典場面作二創,每套也有主題,包括第一部以警匪片《無間道》(劉德華、梁朝偉主演)作藍本,講解防疫意識;第二部則參考動作片《葉問》(甄子丹主演),講述囤積物資的問題,讓小孩知道分享物資的重要。 嚴天樂(黃志東攝) 器材有限制 手機錄音 除了搞笑情節,微電影內的拍攝及剪接技巧,也令人眼前一亮。學校的多媒體統籌員李熬霜是製作團隊成員之一,她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電影學院,今次正好把專長應用在拍攝上,讓影片更具電影感。惟李熬霜指出,亞小雖然有一定的攝影器材,但始終未達專業級數,拍攝時有一定限制,「例如收音方面,學校沒有相關器材,唯有安排另一名教師持手提電話在旁錄音,之後再加入影片內」。 校長林德育也曾於第一部微電影粉墨登場,他表示,師長扭盡六壬,無非想大家笑一笑,「希望在這個困難時刻,為香港出一分力」。他補充,學校之前也試過製作短片,因而想到利用微電影,輕鬆之餘,亦可把一些正面信息傳遞予家長及學生。 李熬霜(黃志東攝) 林德育(黃志東攝) 每部微電影由編劇、拍攝至後期製作約一星期內可完成,當中包含了多名教師的心血及努力。(黃志東攝) 兩名男演員均是學校教師,他們放下平日正經八板的形象,演出搞笑角色。(黃志東攝) 亞小的拍攝製作很認真,連微電影內的分鏡也預先計劃好。(黃志東攝) 最新一部微電影是以笑片《國產凌凌漆》作二創,每個場景也容易引起觀眾共鳴。(黃志東攝) (黃志東攝)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網上截圖)   校長做KOL 直播魔術表演教煮餸 說到發放正能量,不得不提通德學校校長黃偉立,他有「蒲公英校長」的外號,就是寓意要把愛如蒲公英般散播出去。在停課期間,黃偉立就不停「播愛」,並化身KOL,不時在社交媒體平台上作直播,一時表演魔術,一時又跳舞、講故事,「花臣」多多。 「我表演的魔術主要在網上學,其中一個只用3 隻膠杯做道具。玩法亦很簡單,把3 隻杯橫排成一行,再把小紙團放入其中一個杯內,之後互換它們的位置,最後讓孩子猜猜小紙團在哪一隻杯內。」雖然在演出期間,黃偉立也試過「穿崩」,但他相信學生不會介意吧!他說表演過後,便會解開魔術秘技,希望小朋友也掌握到這些小把戲。 做不同活動 啟發孩子潛能 這個周六,黃偉立又「廚神」上身,在家中直播教學生「煲飯」、炒蛋及弄可樂雞翼等簡單菜式,而他的兩個小女兒則化身成小助手,在旁協助。「蒲公英校長」如此賣力演出,無非想學生知道,停課的日子,除讀書做功課外,其實也有很多活動可做,「想刺激一下孩子,可多接觸不同類型的活動,多作不同的嘗試,啟發潛能」。 黃偉立演出時間以平日的下午或星期日早上居多,因考慮到上午學生要用來學習,而星期日則較多家長可陪同孩子上網收看。(網上截圖) 黃偉立有兩個年幼女兒,分別就讀小一及K3,不時在直播時穿插出場,成為他的小助手。(網上截圖)   校長創惹笑IQ題 邊動腦筋邊學習 考考大家—— 「哪一個富豪的名字中,有最多數學符號?」 「這位張某是眾人的同窗」(猜一娛樂圈人士) 「Which letter can see?」◆ 想知答案?就要問問創作這些IQ題的播道書院總校長盧偉成了! 「富豪的名字多數學符號,不就是李『加』『乘』(李嘉誠)嗎?眾人同窗,同窗即同學,又可稱作學友,那就是張學友了;Which letter can see?當然是I,因為I的發音像eye呀!」盧偉成得意洋洋地說。 或許你會笑他的IQ題很爛,但自從停課以來,這位校長一星期7天、風雨不改地給小學生寫家書,每天為他們送上5、6條IQ題,單是這份愛心,已經蓋過一切。「想孩子知道,停課的日子,盧校長並沒有消失,每天也陪着他們走。」 每日一家書 為中六生打氣 以IQ題作介入點,是因為學生一定受落,「小朋友最喜歡IQ題,他們會看得開心、愉悅」當孩子「入局」後,盧偉成便慢慢再把英文、數學、常識、成語,甚至是中華文化等知識,融入IQ題之中。 「我的IQ題不一定爛,也有合乎推理邏輯的。舉例,我想孩子多讀唐詩,於是就引用李商隱《登樂遊原》『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來考考他們,是否知道為什麼夕陽總是橙紅色的呢?」 對於中學部的學生,尤其是應屆DSE考生,盧校長一樣着緊,因此在停課期間,他同樣每日一封家書,並以《「盧校長與你同行」:制勝DSE》為題,逐一拆解DSE中文科閱讀卷的12篇範文,用最實際的行動替中六生打氣加油! 雖然現在每天至少要花上3小時為中小學部執筆,但盧偉成強調不辛苦,反而很享受:「能夠陪伴學生走這段艱難的路,是我的榮幸!」 盧偉成(沈雅詩攝) 盧偉成每天給小學生創作的IQ題,惹笑之餘,其實也包含學科知識。(網頁截圖) 學校家教會早前為每個中六學生送上抗疫包,當然少不了校長的打氣說話。(受訪者提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7期]

詳細內容

幼園拍片教學 快遞教材練習

Cherylanne正在拍攝K3英文科的教學短片,影片播出之時,堂上所用來製作面具的材料,已快遞到學生家中。(賴俊傑攝) 網上教學並非是「大哥哥大姐姐」的專利,幼稚園生也可受惠。像新加坡卓薈國際幼稚園(SDMC),已把其中一個課室變身成迷你影棚,採訪當日,便看見有攝影師正在拍攝外籍校長Cherylanne Morton為K3英文科準備的教學影片。今天的課題是Astronaut(太空人),當Cherylanne講解完讀音及意思後,便教導小朋友製作一個太空人面具,材料主要是紙碟及顏色筆等,整段影片長約3分鐘。 SDMC創辦人兼校監秦蓁透露,片段經剪輯後,會上載到學校網站,「學校會定時更新影片。家長只要登入學校網站,便可讓孩子收看中、英文及phonics等不同科目的教學片段」。她續稱,影片是由孩子認識的教師做主角,可令小朋友有親切感,有助學習。而片中所用的教材及練習課業等,會預先用快遞公司送到學生家中,方便學生觀看影片後,隨即可取出材料完成小勞作。 秦蓁(賴俊傑攝) 分拆多段短片 較易專心看 不過幼兒專注力較低,要他們長時間坐定定看影片,並非易事,為此教師會把每堂內容分拆成多段影片,每段長約僅數分鐘,讓孩子可逐段看。「建議家長在孩子收看一段時間後,讓他們休息一會,之後再看,這樣較易集中精神。」 學校為進一步加強與學生的互動,近日新增了視像實時教學,每星期兩次。另一方面,教師也會定時致電家長了解學生的進度,以及用電話跟孩子交談,維繫師生關係。 教師王芝婧正用普通話來教體育,她認為轉為網上教學,需要把課程內容稍為調節,例如要設計運動量大但又不佔太多空間的動作。像這個身體朝天四肢爬行的動作,可訓練孩子的臂力。(賴俊傑攝) ■家長心聲 陪看做練習 增親子時間 今年就讀K2的頌謙,周一至五的上午,都會坐定定觀看學校的教學影片,媽媽Mandy因疫情關係暫時停工,因此可陪伴小朋友在家上課,「和頌謙一起看時,他會專心些,我們會一起學唱歌,又會跟着教師的教導,跟他一起做小勞作,變相多了親子時間。做完的勞作及功課,可在學校網上分享」。 Mandy周一至五早上,都會陪伴兒子頌謙上網觀看教學短片。(受訪者提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5期]

詳細內容

網上教學:視像實時授課 師生互動 多聽多講

電子教學 遙距「復課」(馮凱鍵攝) 在推行視像實時教學前,校方用盡方法為學生提供資源上的協助,致使目前每天學生的平均出席率達九成五。(馮凱鍵攝) 受新冠病毒影響,全港學校被迫停課,卻催化了電子學習的發展。過去一個多月,上至大學,下至幼稚園,都紛紛採用不同形式的網上教學,落實教育局「停課不停學」的呼籲。師生要突然改變傳統的教學與學習模式,有什麼困難?如何克服?總結這些經驗,可作日後優化電子教學和自主學習的參考。 文︰沈雅詩、許朝茵 打從2月下旬開始,位於大埔的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每天都非常熱鬧,師生你一言我一語,劃破了寂靜多時的校園。「齊齊洗手捽捽下,捽啲手指捽啲罅……」學生輔導教師張麗珊播放着YouTube短片,帶領四年級全體學生邊做動作邊合唱近期大熱的麥兜《20秒洗手歌》,笑聲此起彼落;另一個課室,又隱約傳來小孩子朗讀課文的聲音,「一隻鳥,兩片雲,三座碼頭,四隻船……」原來中文科教師王燕珊,正和1D班的學生,重溫量詞的用法。聽着聽着,另一個班房傳來牧童笛聲,推門而入,是音樂科教師陳詠棋向三年級學生示範如何吹奏牧童笛。 和學生「久別重逢」,校長李小寶(左)和學生輔導教師張麗珊(右)都格外興奮。(馮凱鍵攝)   恐跨境生難來港 迫切開展視像教學 雖然教育局宣布全港學校停課,但禤景榮學校早已「復課」,只是學生不用回校,由教師使用雲端視像會議軟件Zoom來授課。校長李小寶不諱言,這次創新的安排,是受環境所迫,「我的學校,過半數以上的學生都是跨境生,即使教育局說最早4月20日復課,但如果內地疫情持續,他們還是來不到香港的,實在有迫切性要盡早開展視像實時教學」。 作為語文科教師,王燕珊的擔憂來得更實在,「我們的內地生多說普通話,從開學初期,我需要跟他們用普通話溝通,到後來,他們已經可以用廣東話上課,進步是很大的。怎知現在突然停課,我很擔心他們又會在家說回普通話、家鄉話。事實上,早前我請同學錄音朗讀課文,我發覺他們的粵語發音確實差了」。 禤景榮學校以極速時間發展電子學習,為做好網上教學,不少教師都自掏腰包添置手提電腦、平板電腦,但他們均異口同聲表示不介意。(馮凱鍵攝) 上午3節課 下午輪流練英語會話 說起電子學習,禤景榮學校從來都不是先導,甚至可說是「輸在起跑線」,「以往我們也沒怎推電子學習,翻轉課堂亦少做」。由無到有,且在大半個月內極速「上馬」,李小寶說,全體教職員,以至家長、學生都需要齊齊「落水」,缺一不可! 她表示,資訊科技(IT)組的角色固然重要,由物色兩地都合用的網絡平台、軟件,到提供種種技術支援, IT組功不可沒,但李小寶強調,若沒有班主任的協力,亦難以成事,「在推行視像實時授課前,各班班主任都花了很多時間,逐一致電學生,了解他們家中有沒有電腦設施、能否上網。之後,又在WeChat群組指導家長、學生怎樣使用Zoom,還要再每天提醒學生準時上課」。 目前校方暫安排學生每天上午上3節課,每節30分鐘;下午則輪流跟外籍教師練習英語會話。每天學生平均出席率約有95%,李小寶對此感到滿意。「最初有部分學生沒有電腦、沒有手機,連Wi-Fi網絡也沒有,我們迅速找機構借來25部平板電腦、Wi-Fi蛋,想辦法支援他們。」惟由於有少數內地學生仍身處鄉下,對外通訊有困難,校方稍後將安排他們補課,追回進度。 教師與學生都可利用Zoom軟件中的互動白板功能,即時交流。(馮凱鍵攝)   難即時回饋 掌握進度不及面授 禤景榮學校「復課」近3星期,運作漸見暢順,但原來當初亦有不少「蝦碌」場面,「最初幾次,同學們興奮得忘記所有課堂常規,不時交談,見到軟件上有互動白板功能,又紛紛在屏幕上亂畫一通,都幾失控」。說起初期的混亂情况,數學科科主任吳家豪也忍俊不禁。 總結經驗,該校大部分教師也認為,在停課期間,視像授課可發揮一定作用,但卻非「無敵」。吳家豪以數學科為例,「平日若遇見個別學生在算式上有困難,我會走到他身邊,執起筆,逐個步驟列出來給他看,但網上教學在這方面就會有少許失色」。另一名數學科教師刁頌殷補充:「平日上數學堂,我可以立即請學生試做,那便知道他們究竟是否明白,但現在用Zoom上課,很難做到即時回饋。另一方面,學生人數眾多,我也無法透過屏幕看到所有人的反應,對於掌握學生是否完全學會,信心不及面授課堂大。」 中文科教師王燕珊不諱言跨境生的粵語發音有退步情况,希望透過Zoom「復課」,可為學生製造多聽多講的機會。(馮凱鍵攝)   ■家長心聲 「復課」免躲懶 調節作息 譚先生的兒子Oscar在禤景榮學校念小一,他很支持學校用Zoom授課,「比起停課初期,只是睇教學影片,現在Oscar可以跟教師、同學一起討論,互動大很多」。同時亦有助重新調節孩子的作息時間,「始終停課久了,小朋友會有點惰性。但現在網上實時9:40上課,Oscar便不能再賴牀,最遲8:30要梳洗吃早餐,讓他有重新上學的感覺」。 Oscar除了上午上正規課堂,每星期下午,他亦可自選兩天,跟外籍教師學英語會話。(受訪者提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5期]

詳細內容

與別不童:在家就地取材特訓與SEN童「疫」流而上

借科技隔空互動 同SEN同氣練溝通([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 自農曆年長假期開始,全港學生「休學」至今接近一個半月,令人擔心的,不單是莘莘學子的學習進度有否受阻,還有一班需要在學校或到中心接受訓練的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童,會否錯失很多寶貴的訓練機會。雖然社署已指示特殊幼兒中心、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可逐步恢復服務,但建議亦只限於提供個人訓練,未能惠及所有SEN學童的需要。這班受影響的孩子,該如何自處呢? 文︰沈雅詩 今年5歲、念幼稚園K3的小明(化名),是「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患者,一直接受協康會提供的復康訓練。「他K2開始,便接受言語治療、職業治療、物理治療,以及幼兒導師給予的訓練。」媽媽陳太說。 停訓練 溝通、解難能力退步 小明最初是參與「到校學前康復服務」計劃,由協康會團隊到他所念的幼稚園為他作個人復康訓練,直至去年9月新學年,他轉到協康會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接受小組訓練,陳太感到十分開心,「一來到中心做訓練,不會影響他正常的課堂學習,更重要的是,中心安排了幾個程度相若的小朋友,跟小明一起參加小一適應課程,給他們模擬小一上課的流程,預備孩子今年9月升讀小一」。 可惜,突如其來的全港大停課,連帶所有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亦暫停服務,使陳太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很擔心,我覺得他近期明顯退步了!」 陳太形容,兒子屬於敏感型的小朋友,情緒亦容易焦慮緊張,他需要很多情境訓練,從中學習磨合和適應。奈何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小明無法上學也不能到訓練中心,若再繼續長時間逗留在家中的「安舒區」,她相信會不利兒子發展社交溝通、解難能力和適應能力。 「言語治療、大小肌肉訓練,我尚且可以參考治療師提供的方法,在家中替他練習,但小一適應、情緒適應、環境適應、小組適應等等,在家居環境真的提供不到。」陳太無奈地說。 對於陳太的憂慮,協康會教育心理學家黃俊傑(Rex)表示理解,「家長的擔憂很真實,因為這段時期,大家都刻意減少了社交活動、聚會,因此孩子跟其他人的互動,的確有可能比以前少」。 黃俊傑(受訪者提供) 透過視像 保持社交活動 他建議,家長可考慮借助科技,例如使用WhatsApp或其他視訊通話軟件,幫助孩子與其他同齡小朋友或成年人保持聯繫,為他們製造社交互動的機會,「雖然大家暫時不能夠親身見面,但透過視像,SEN兒童還是可以保持一些社交活動。或許這樣未必可以完全解決家長的憂慮,不過,做得多少便多少」。 Rex強調,雖然停課,但過去一段日子,中心的治療師、幼兒導師也是本着「不停學」的信念,持續透過不同的通訊軟件,包括電郵、WhatsApp,甚至Zoom等,為該會會童提供示範訓練,或給予家長意見。另外,在2月尾時,該會網頁更增設面向公眾的「同SEN抗疫」資源網,「不論是否我們的會童,都希望這個資源網可以幫到更多SEN家庭。當中會分享很多貼身的話題,例如SEN孩子不肯戴口罩,家長可以怎麼辦呢?資料很實用的」。 視像示範:協康會的治療師不時透過Zoom,為SEN學童提供示範訓練,貫徹「停課不停學」的精神。(受訪者提供) 盡早預備復課 調校作息 被問及協康會何時會全面恢復復康訓練服務,直至截稿前,Rex稱仍未有定案。但他提醒,假如學校或訓練中心稍後公布具體復課日期,家長便要盡早替小朋友做預備工夫,「SEN孩子的適應能力一般較弱,畢竟亦停課了一段長時間,要他們重新投入上學或做訓練,家長必須要有充足的口頭預告。另外,亦要預留足夠時間,把小朋友的作息生活,調校回昔日正常上學時的模樣,否則可能會有較大的情緒波動」。   家居訓練 提升視覺空間、感知動作 在這個非常時期,SEN學童要做到「停課不停學」,唯有靠家長的努力。協康會職業治療師張瑋珊(Candice)便設計了3款適合在家居做的小訓練,只要持之以恆,亦有效提升幼兒的視覺空間、小肌肉及感知動作的能力。 張瑋珊(受訪者提供) (受訪者提供,設計圖片,模特兒與本文提及個案與疾病無關) ◆訓練1︰小小障礙賽 目標:加強姿勢控制及動作計劃,以及提供適當前庭平衡感和本體覺輸入 對象︰K1至K3幼童 工具︰椅子、電線膠布、紙、剪刀、筆或顏料、小皮球 做法: (1) 讓孩子先在椅子下爬過 (2) 把電線膠布貼成直線或「Z」字形,讓小朋友沿線行走並保持平衡(上圖) (3) 事先與孩子在紙上印畫出手/腳印,再剪出,並隨意貼在地上,讓他沿手/腳印爬 (4) 最後,設定一個目標,請小朋友背向着它,要向前彎腰且從雙腳中間推球,把球推到目標(下圖) ◆訓練2︰剪剪砌砌 目標:加強視覺空間能力 對象:K1至K2幼童 工具:雜誌、剪刀和相機 做法: (1) 家長從雜誌剪出圖片(亦可利用兒童的填色紙) (2) 拍下照片 (3) 將圖片隨意剪開3至4份 (4) 讓幼兒按照片完成拼圖 ◆訓練3︰點點手指打電話 目標:加強動態前三指的控制 工具:紙、筆 對象:K2至K3幼童 做法: (1) 家長先在紙上畫上電話數字鍵盤 (2) 再說出4至5個數字 (3) 小朋友以前三指握筆,手腕固定枱面,再控制筆桿,點出聽到的數字 拆細步驟學家務 加強自我管理 另外,趁現時家長和小朋友多了時間逗留在家,Candice建議家長把握機會,訓練幼兒的自理能力,「可以每天讓孩子練習扭毛巾、抹臉、穿脫衣褲等」。她又謂,家長亦可預先跟孩子訂立一個清晰的訓練目標,例如學習收拾、摺衫等,並把每個步驟拆細,幫助小朋友計劃及組織步驟,加強自我管理技巧。   知多啲:訓練化繁為簡 衣夾鍛煉小手肌 香港小童群益會亦設有「樂牽」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以及「樂牽」到校學前綜合服務,支援SEN幼兒。該會服務總監(到校學前綜合服務)鄭惠君(Joel)表示,以往舉凡學校長假期,SEN學童都會被安排到中心做訓練,奈何今次疫症爆發,連中心也要暫停所有個人或小組的訓練,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我們只可把撰寫好的訓練計劃,交由家長替小朋友去做,再每星期致電了解進度。治療師會盡量化繁為簡,方便家長在家裏就地取材,例如用衣夾,都已可幫孩子鍛煉小手肌。如果有需要,團隊更會拍片逐個步驟解釋,務求他們跟得到」。 但她不諱言,現階段機構的角色很被動,「雖然我們有主動出擊,例如設計不同的家居訓練,亦在facebook專頁分享抗疫錦囊、親子遊戲、心靈小品等等,但是否有果效,還得看家長的接收程度」。 鄭惠君估計,3月上旬有機會逐步恢復個別中心的訓練,但仍然不能惠及所有SEN學童,「始終到校學前綜合服務都是以在學校訓練為主,學校一日未復課,服務都會受阻。加上各復康機構都要做好預防感染的工作,因此相信同業都會傾向先恢復個人訓練,小組訓練則仍然要暫停,對於一些有社交及情緒需要,較適合做小組訓練的學童來說,有一定影響」。 鄭惠君(受訪者提供) 治療師會按幼兒的個別需要,撰寫訓練計劃,並交由家長協助訓練,如上圖,要求小朋友模仿左方小丑繪圖。(機構提供) 拍片教學:在疫情期間,小童群益會的治療師,為SEN幼兒設計了很多家居小訓練,並錄製成影片,上載至機構的facebook專頁。(機構提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4期]

詳細內容

升中部署:升中面試取消 重整部署 重槌出擊畢業試 叩門有優勢

疫情打亂升中部署?校長教路考好畢業試(馮凱鍵攝)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全港學校目前仍然停課,牽連較大的,除了是本屆中學文憑試考生,還有小六學生。教育局取消了第3次呈分試,而大部分中學亦取消原本安排在這一兩個月的面試安排,究竟對小六生影響有多大?莘莘學子可以如何部署? 文:顏燕雯、許朝茵、沈雅詩 小模特兒:Begonia (馮凱鍵攝)   「邊緣人」統一派位保守選校 今年小六的Owen,成績一直徘徊在band 1尾,被媽媽Sandy稱做「邊緣人」,因為隨時有可能跌入band 2。Sandy直指取消第3次呈分試及升中面試對兒子影響甚大,「在自行階段,受歡迎的中學當然會優先取錄全港排名最前的學生,但學校很多時亦會留起一些學位給面試表現突出的學生,像我兒子Owen,他比較能言善辯,即使成績不是最頂尖,也有機會靠面試取得學位。」 可惜事與願違,Sandy只好急急改變選校策略。「在自行階段,我替他選了band 1尾的學校,一心想靠面試爭一席位,現在看來,錄取的機會很渺茫了,所以只能靠統一派位,那就不能太進取了,或者會選一些band 2又合心水的學校吧!」 同樣是小六生的Remy,是一名游泳健將,經歷連番大改動,媽媽 Josephine比較看得開,「因為他選的學校,最主要也是看運動成績和獎項,學術反而是次要」。Josephine又認為,第3次呈分試只對統一派位和叩門有影響,「自行階段,中學都是按第1、2次呈分試成績及面試表現來作決定吧,Remy應該是屬於band 2,除非他在第3次呈分試表現突飛猛進,才有望躍升至band 1,不然多一次或少一次呈分,不會對他有太大影響」。 本來希望靠面試獲得心儀中學取錄的Owen,現在要在統一派位時保守選校。(受訪者提供) Remy首選較着重體育的學校,收生主要看他的運動成績和獎項,學術反而是次要。(受訪者提供)   調整收生準則 成績比重增加 取消中一自行分配學位面試安排,不單令學生和家長感到失望,中學校長亦嘆無奈。香港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不諱言,學校肯定難以百分百錄取到最想要的學生,「面試的目的,就是讓校方有機會面對面觀察學生,從中揀選心目中跟學校理念有相近素質的學生」。 他以所屬的香港管理專業協會羅桂祥中學為例,以往評分比重,面試環節佔30%,重要度僅次於學校成績,「我們重視學生之間互相扶助,而非互相競爭,因此,面試都是採小組形式,教師可從中觀察到考生是否有協助精神」。惟今年受疫情影響,該校亦按教育局指引,取消原定於3月15日舉行的面試,並調整收生準則及比重,「成績比重會調升至50%,其次就是品行,佔25%。但也只能純粹靠學生交來的成績、文件作決定」。 鄧振強(資料圖片)   透過學生寄來資料比較 香港津貼中學議會主席、基督教宣道會宣基中學校長潘淑嫻亦表示,由於教育局指暫定最早於4月20日復課,故相信大部分學校都會採取審慎的做法,舉行中一收生面試的可能性較低。「就是透過視像來面試亦難實行,因為不少教師在停課期也是在家工作的,難以替學生面試。」 她透露,以往該校在自行分配學位階段,成績與面試表現同樣重要,各佔總分的40%,但今年唯有提高學業成績比重至60%,其餘品行、體藝及服務則佔40%。「收生質素一定無以往那麼精準,唯有『金睛火眼』,透過學生寄來的資料作比較。」 潘淑嫻(受訪者提供)   專家意見:取消第3次呈分試 復課後可專注教學追進度 今次是繼2003年SARS,政府再度取消小六第3次呈分試。香港佛教聯合會會屬小學校長會主席吳永雄贊成這決定,指若在4月20日復課,學生回校不久便要考試,有可能準備不及,未必可發揮出預期表現,如成績失準,便可能會拉低3次呈分試的平均分,最終影響派位。 他續稱,取消第3次呈分試,正好讓教師在復課後專注於教學上,追回進度,「雖說『停課不停學』,但學生在家自學,成效一定不及由教師親自授課般理想,始終每個人的學習進度都不同,孩子也未必能全面掌握所有內容。復課後,教師肯定會忙於作密集式教學,讓所有學生也跟上進度」。 雖然很多中學都取消了升中面試,但仍有小部分學校是延期或改為網上形式進行。吳永雄不諱言,面試表現對小六學生非常重要,以他所屬的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為例,由今年學期初開始,已不斷替小六生作面試訓練,儘管在停課期間,若學生有需要,教師亦可繼續安排在網上指導,「當然效果一定不及面授,因為平常的面試班,會讓學生在一個陌生的課室進行,令他們習慣在陌生環境下作應對,但在家中,就難以達到這個效果」。 吳永雄(資料圖片) 聖博德學校校長張作芳就特別提醒小六生,雖然取消了第3次呈分試,但切勿鬆懈下來,仍要好好準備畢業試,「對於一班失落於自行分配學位階段的學生,就要靠統一派位,但萬一派位也不理想,那就需要去叩門。屆時你拿什麼給中學校長看呢?除了首兩次呈分試成績,還有畢業試成績」,她說,學生在畢業試表現,若成績突飛猛進,固然對叩門有優勢,但至少亦要保持平穩,否則成績大倒退,就很難叩門成功! 張作芳(資料圖片)   知多啲:「自行」獲取錄 4月7日知結果 因應疫情發展,教育局就「中一自行分配學位」的安排作出修訂。參加派位中學會在4月7日(周二)通知正取學生的家長,其子女已獲學校納入其自行分配學位正取學生名單內,但家長毋須就此通知作任何回應。 另外,如獲參加派位中學通知的家長,同時亦有替子女申請非參加派位的直資中學並且已獲錄取,便需於4月16日(周四)或之前決定是否保留此直資中學學位。如保留學位,則毋須理會參加派位中學的有關通知;如放棄學位,則需通知該直資中學及取回《家長承諾書》和《小六學生資料表》的正本。 在疫情下,小六生的升中安排有不少改動,學生或許要重新部署,而且一定要考好畢業試。([email protected],設計圖片)   部分中學升中面試改動 因疫情關係,不少中學就升中面試也作出特別安排,以下為部分學校的改動︰(見表)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3期]

詳細內容

有教無「累」:邊演戲邊學中文 代入角色更易明

雖然粵語是我們的母語,但識聽、識講,不等於識讀、識寫,對於很多小朋友來說,中文科一點都不容易應付。為了幫助學生克服學語文的種種困難,有資深教育工作者就決定來一招變「戲」法,結果教的不再勞累,學的又開心,創造雙贏局面。 文︰沈雅詩   變「戲」法教中文 師生雙贏(劉焌陶攝) 五邑鄒振猷學校的學生自幼慣於以戲劇形式上中文課,在這種氛圍下,大家都演得很投入,毫不怯場。(劉焌陶攝)   位於屯門的五邑鄒振猷學校,是其中一間擅於變「戲」法的學校。這天,記者參觀四年級校本中文科(古典文學與文化課程)的課堂,由副校長鄭麗娟親自執教鞭。今堂目標是讓學生學習「熟能生巧」這個成語故事。甫開始,鄭麗娟先簡介一些中國古代文化的知識,包括何謂六藝——禮、樂、射、御、書、數後,之後便正式進入課題。 互動演出 課堂無悶場 課文提到,北宋時期有個名叫陳堯咨的人,箭射得非常好,他住的那個地方,沒有人能比得上他,他也覺得自己箭術高明,很了不起。一次,他在花園練射箭,箭箭都命中靶心,看的人,無不拍手叫好。讀到這裏,鄭麗娟突然停下來,問大家:「如果我是陳堯咨,你們是圍觀者,看見我這個神射手,每次射箭也百發百中,你們之間會說些什麼呢?」 雖然孩子只得10秒時間跟鄰座同學商量,但大抵訓練有素,10秒之後,大家已經準備就緒,有男同學就像演員上身,張大嘴巴,露出驚訝的神情說:「係咪神仙嚟㗎?」另一個男同學則以另一種方法演繹,他拍着手叫嚷:「嘩!你好犀利吖!」 當大家演圍觀者演得興高采烈之時,鄭麗娟話鋒一轉,請學生思索,假如陳堯咨聽到旁人歡呼叫好,他又會有什麼反應呢?「各位,請給一個『定格』和心底話,你們猜他會怎樣想?」接着,全班學生起立,鄭麗娟如施展「魔法」般念着「3、2、1……『定』」,學生頓時像被「點穴」一樣,把設計好的表情、動作都一一凝固起來! 當學生轉換身分成為陳堯咨後,他們的精神面貌都跟剛剛扮演圍觀者時明顯不同,鄭麗娟走到其中一名男同學身旁,輕拍他肩膀一下,他就恍如被解了穴道,擺出超人變身的招牌手勢,並沾沾自喜道:「咁多人讚好,我真係好叻!」鄭麗娟又走到另一個男同學桌前,一拍他,他即叉着腰,交足戲囂張地說:「哼,我咁叻,肯定我係全世界射箭最勁㗎啦!」 40分鐘的課節,就在一來一回的互動演出下完結,既無悶場,學生亦牢牢記着「熟能生巧」這個四字成語。記者讚這班學生投入兼肯「交戲」,鄭麗娟笑稱,這是從小訓練出來,「他們由一年級開始,已經不時要在中文課堂做戲,所以都習慣了,不會抗拒,也不怕羞」。 鄭麗娟說,透過戲劇,尤其是代入角色的過程,可加強小朋友對人物,以及整篇文意的理解,有助提升他們的思維能力和閱讀層次。(劉焌陶攝)   戲劇教育 提升學習動機 說到中文科演變,鄭麗娟算是在教育界走得比較前。早在10年前,她已經開始鑽研戲劇教育法,「當初是因為發覺小朋友的學習動機低落,尤其是學語文,因為中文科比較悶,而且自從推行TSA(全港性系統評估)後,香港語文課程的設計都是以考試導向,往往對準考試模式來教學,令學習變得機械化,進一步打擊學生的學習動機」。 雖然自己主修中文科,但鄭麗娟不諱言,這科不易讀,尤其是對小孩子,「有別於拼音文字,中文漢字偏旁部首很多,不同的組合,就會成為不同的字,要記着字形、結構及怎樣去寫,已有一定的先天難度;而且漢字有很多同音字、近形字、近義詞,一個字配另一個字,又可組成不同的詞語,由辨別到真正明白和應用,小朋友需要結合對整個語境的理解,其實是很困難」。 「有什麼方法,可以令孩子喜歡學語文,但又可以同時提升他們的能力呢?」這是當年鄭麗娟給自己的功課。她不斷研究不同的教學策略,終選上戲劇教育,於是報讀劇團開辦的戲劇教育課程,邊學邊實踐。摸索了一兩年,當掌握竅門後,在2012年,她正式替五邑鄒振猷學校各級撰寫校本中文課程,把戲劇教育法寫入教案之中,並正式推展至全校。 鄭麗娟表示,中文科引入戲劇教育,無疑是為了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然而,這並不是戲劇教育唯一的效能,「其實透過戲劇,尤其是代入角色的過程,可以讓小朋友和文本之中的作者和人物作心靈的溝通和互動,當孩子進入了人物的內心世界後,便能夠加強他對人物及整篇文意的理解」。 教師一聲令下,學生頓時像被「點穴」一樣,把構想中陳堯咨的表情、動作也凝固起來!(劉焌陶攝) 道具就地取材 發揮想像力 不過,記者心裏狐疑,課堂上既無布景,又無戲服、道具,會不會不夠「專業」呢?鄭麗娟似乎猜透記者的心思,她解釋:「我不是教演員,只是利用劇場技巧,去幫助學生學好語文,換言之,它最終目的是服務語文教學。」她續謂,教師不需花時間張羅布景、道具,反而更有利持久發展,至少他們不會被「大龍鳳」嚇倒,對學生亦有好處,「什麼都沒有時,小朋友便有機會發揮想像力,試過有學生就地取材,把課室的掃把當作豬八戒的耙,又把椅子反轉當騎馬,我覺得這是好事」。 學校採用校本中文課程,並加入古典文學與文化,幫助學生認識中華文化。(劉焌陶攝)   深入理解文意 寫作細節豐富 轉眼間,把戲劇教育融入中文科已經有幾個學年,鄭麗娟感受到很大的改變。「最明顯是整個課堂面貌不同了,我們看得見學生對語文課的投入、雀躍,在戲劇過程中,他們都熱中於扮演不同的角色。另外,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也多了。」她說,昔日傳統的中文課,都是以教師問、學生答為主,但自從變「戲」法後,師生的互動、學生的互動,都比以往多。當然,大家最關注的成績表現,也達到預期的成效,「在閱讀方面,學生對於人物內心的揣摩加強了,以致他們對文意、文章深層信息的理解也有所不同,反映出他們整體的思維能力和閱讀層次都提高了。另外,寫作方面也叫人欣喜,細節位豐富了很多,我相信,這是因為他們平日在課堂閱讀課文時,已經很習慣去挖掘細節,於是到他們自己寫作時,便會寫得比較細緻」。 ■有片睇︰bit.ly/2QGXDnn 學生正在模擬賣油老漢把「油」從銅錢的方孔中倒入「葫蘆」的過程,感受何謂「熟能生巧」。(劉焌陶攝) 透過互動演出,學生一起「腦激盪」,並說出很多課文沒有的詞彙,教師把它們一一記錄下來。(劉焌陶攝) 學生通過創作繪本,訓練想像力和寫作技巧。(劉焌陶攝) 熱愛寫作的鄭麗娟,為各級親撰益智富趣味的繪本,其女兒則負責插畫部分。(劉焌陶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6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