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小選校:疫情、移民潮 不影響熱門校收生 小一「大抽獎」 專家教部署

注意事項:統一派位雖然靠運氣居多,但家長也要留意心儀學校餘下多少學額作大抽獎。(黃志東攝) 2021/22小一入學統一派位階段將於1月30及31日(周六、日)接受申請,過去一年的疫情、網課和移民潮,會否為這次「大抽獎」帶來全新局面?家長該如何部署? 文︰顏燕雯 模特兒:Ariel 2021/22年度小一自行收生結果早前已公布,獲分配學位成功率達46.4%,是近年新高,加上突如其來的移民潮,會否變相令「大抽獎」的競爭減少,學生更容易被派往心儀學校? 疫情、網課和移民潮,會否為這屆小一「大抽獎」帶來全新局面,是不少準小一生家長關心的課題。(黃志東攝) 升學專家梁永樂認為,即使自行收生階段成功率創新高,都不太左右統一派位階段的結果,「不論今年或過去多年,自行分配學位階段都是派出一半學額,受歡迎學校基本上一定『收爆』,所以一定有一半學生成功。反之,統一派位是按學生隨機編號去派位,成功與否,運氣成分居多」。 梁永樂(資料圖片) 值博率僅限於甲一乙一 當然,有些數據也具參考價值,他說︰「學校在自行階段超收了多少,都反映在統一派位剩餘學額。統一剩餘學額少,被抽中的機會相應低,這是家長的重要考慮。」梁永樂建議,若心儀學校剩餘學額「多」,值博率高,可進取,「但要留意,值博率僅限於甲一、乙一,頂多甲二、乙二,因為若是受歡迎的學校,學生把它放在甲二、乙二或之後,是極低機會被抽中取錄的」。 談及現在學校不時要以網上授課,既然大家都是「自學」,有人質疑那何須讀傳統名校,倒不如轉軚讀Happy School。梁永樂笑言,這也不代表在「大抽獎」時,會令傳統名校「爭崩頭」的情况減少,因為家長普遍是「說的多,做的少」,「以報直資、私立的情况所見,今年選校形勢其實沒太大轉變」。 疫情下「一切從簡」 叩門位或減 他反而提醒,疫情下,不少學校收生都「一切從簡」,叩門形式或存在變數。加上據聞有些受歡迎的學校都傾向「留一手」,顧及弱勢學校的收生需要,所以未必會用盡叩門位,「我會建議家長宜抱『盡力積極準備,平常看待結果』的心態,因為今年的叩門成功率或較以往更低」。 校網新形勢 今年多個校網都有新的形勢出現,升學專家趙榮德有以下的分析,值得家長參考。 趙榮德(資料圖片) 14網(東區) 心儀學校填甲一乙一 乙二、三以退為進 問:原本在12校網的番禺會所華仁小學搬到北角的14校網,如心儀此校,有什麼填表建議? 答:番禺會所華仁小學有新校舍,加上有直屬中學香港華仁書院,自然受家長歡迎。14校網的家長,如在自行分配學位階段已選擇此校,來到統一階段,必然以「1-1-1」繼續在甲、乙部第一志願填寫。至於乙二和乙三,不要填大受歡迎的學校。謹記,填表策略並非要把心儀學校順序填於乙二、三、四志願,因為一般受歡迎學校放乙二已經不能派到,所以要以退為進,選一些獲派機會比較高的學校。這些學校一樣教學認真、重視品德培養,可能只是比較低調。 40網(深水埗區) 學校數目多 可較進取 問:40校網今年有多校都有超收(世襲生),雖然此網學校多,但口碑亦是兩極化,如何填寫,方可以在選擇受歡迎學校之餘,不會跌入「寶校」? 答:這校網可說群龍無首,以排位來說,有10間較受家長歡迎,而受歡迎與不受歡迎,都是一半半。至於何謂寶校?如以世襲超收額排位法來看,我會把排位最後的2、3間說是寶校,這些學校都擁有「負超收額」,證明不太受家長歡迎,如有興趣知道是哪間可以私訊問我。至於此校網填表方式可以少少進取,因學校多,大家未必會集中填一兩間。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0期]

詳細內容

上一課:「森林」搬進課室 「小泰山」做實驗 提升思維技巧

資優教育並非資優生的專利,有小學便一直推行校本資優教育,在各級創設「思維課程」,加入高層次思維技巧、啟發創造力和提升個人及社交能力三大資優元素。今個學年,校方更重新規劃課程,於低年級的「思維課程」內引入「小泰山」系列,冀透過大自然的場景,把學生的情意(Attitude)、技能(Skill)和知識(Knowledge)素養再昇華。 改編《小紅帽》情節 引發好奇心 記者在暫停面授課堂前,參觀港澳信義會小學的思維課。當日甫進入STEM活動室,便看見一班可愛的小一生齊齊戴上不同動物、昆蟲造型的防護面罩,活像把「森林」搬進了課室。「小泰山」系列有5課,首4課在校內進行,且透過經典童話《小紅帽》的改編情節串連4課的脈絡,最後1課則移師野外。記者這天參觀的,正是第2課。 課堂其中一個任務,是利用簡單的物資,製作「野外求生瀘水器」。(馮凱健攝) 「小紅帽和外婆為逃避大灰狼,搬到另一個森林居住,偏偏這個時候外婆身上的『隱形墨水』用光了,大家可以幫她再研發1支嗎?」教師一邊說一邊拿起桌上的檸檬水、洋葱水、紫椰菜水和石頭水,再問孩子,估計哪個是可以用來製造「隱形墨水」的材料? 思維課程下的「小泰山」系列課堂,學生有很多親手做實驗的機會。(馮凱健攝) 只見孩子的目光都充滿疑惑,有人甚至估計是石頭水,教師不置可否,只請學生 「動」手找答案。於是一雙雙小手忙碌地做實驗,反覆測試後,最終讓小人兒發現,原來紫椰菜中含有花青素,那是一種天然的酸鹼指示劑,能夠把他們用帶有酸性檸檬汁所書寫的文字由透明變成帶有顏色,是製造「隱形墨水」的最佳材料!而且只要把紫椰菜水與不同的液體混合,更可測試出其酸鹼值。 學生利用紫椰菜中的花青素,檢測不同液體的酸鹼度。(馮凱健攝) 記者觀課近1小時,課堂活動環環緊扣,絕無冷場,好玩有趣毋庸置疑,只是有點好奇,孩子年紀這麼小,真的理解到什麼是酸鹼度?pH值?校長陳文燕承認,未必所有學生都可以一下子完全消化內容,但灌輸科學知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課堂能令孩子產生好奇,提升探究動機,並且掌握基本的學習策略和思維技巧,「像剛才的課堂,老師便指導小朋友運用POE(Predict預測、Observe觀察、Explain解釋)探究策略,當孩子掌握到這種方法,將來就可以應用到其他學習情境之中」。 港澳信義會小學早在2003年開展校本思維課程,過去也應教育局的邀請,以專業發展學校的身分,向其他學校傳授經驗。不過,因應時代的快速變化,該校在本學年起逐步改良這個課程。「初心是沒有改變的,仍然是希望幫助學生建立思維能力,並把這種能力遷移至其他學科。但同時更希望裝備孩子有更多的軟實力,包括學會學習、學會做人、學會做事和學會相處這4個導向,令他們可立足現在,面向未來。」陳文燕說。 走進大自然 培養解難能力 改良的思維課程將由小一、二做起,副校長羅慧貞補充,思維課程共9節,其中4節會保留教授有趣的記憶方法,「這個也挺實用的,教他們多用右腦,包括用音律、圖像、感觀、顏色等,會把資料記得好些」。另4節則讓學生重歸大自然,透過「小泰山」系列,培養學生的解難能力,「舉例其中一個延伸課業,會考考小朋友,怎樣用檸檬茶盒或膠樽、橡筋、筷子等材料自製瀘水器,這個需要運用高階思維能力」。她續說:「小泰山」系列其中1課將帶孩子在野外作山藝訓練,暫定在明年3月,採親子形式,但要視乎屆時疫情發展而定。 港澳信義會小學校長陳文燕(中)希望在改良的思維課程下,初小學生可以藉大自然提升跨領域的素養,並學習善用自然界的資源。圖中她和學生背着的布袋、拿着的圍巾,上面的圖案正是採用植物染,「小泰山」系列將會教學生製作。(馮凱健攝)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4期]

詳細內容

校服革新:Happy School 反傳統 校服似時裝 學生有得揀

學校提供4款運動服供學生自由選擇,體現學生為本的精神。(資料圖片) 香港的幼稚園、小學和中學合計有逾2000間,每天總有不同學校的學生跟我們擦身而過,但大家又有否留意他們身上的校服呢?過去近半個世紀,本港的校服市場,幾乎都是幾間老字號供應商的天下,款式雖未至於千篇一律,但驚喜亦不大。不過,隨着近年陸續有新血加入市場,不論在設計、布料以至銷售服務都力求創新,掀起校服2.0的新世代! (註︰本版相片受訪者及模特兒按拍攝需要暫除口罩,另部分相片攝於疫情前) 走入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禤小),最吸引記者眼球的,除了是美輪美奐的校園設施,還有學生一身漂亮的校服。「我的孩子是否很醒神呢!」校長李小寶一臉自豪地說。 李小寶(資料圖片) 設計以學生為本 反映學校理念 自2017年上任禤小後,李小寶不單着力革新課程,把校園大變身,還替學生換上新裝,「以前那套校服有很多年歷史了,是棗紅色格仔縐布的,看上去好像有點刻板、霉舊」。她認為,校服某程度上應反映學校的特質和理念,因此,她希望把禤小是Happy School、以學生為本、學生有選擇的新氣象帶到校服之上。 昔日設計:李小寶校長戲言,昔日女生的校服,有點像孕婦裝。(資料圖片) 可惜當李小寶想得多美好之際,卻受到校服供應商的冷待,「傳統校服供應商根本不會和你傾,最可笑是把別間學校的校服換上禤小校章就當新款給我,又或是提議我抄款轉顏色,簡直是毫無誠意!直到遇上一間新派校服供應商,他們肯給我由頭到腳重新設計」。 女生粉藍恤衫綴荷葉邊泡泡袖 該校服供應商聽取李小寶的教育理念後,設計了兩個款式,經家長教師會、法團校董會審批後,禤小選了其中一款,並由2018/19年度開始,正式引入校園。記者雖非潮流達人,但敢說禤小的校服,可媲美時裝!尤以女生的,最叫人眼前一亮。 冬季校服大方骨子,恍如上班服。(資料圖片) 夏季時,女生穿的粉藍色恤衫,用上荷葉邊設計,配公主泡泡袖,下身是四季用的寶藍色百褶裙;冬季則換上藍白色幼條子的恤衫,配襯寶藍色的領花,非常醒目。至於男生則相對簡約,兩季校服都以一深一淺的藍色作基調,並在領口位以織帶點綴。 粉藍配搭寶藍的夏季校服,設計簡約清新。(資料圖片) 4色運動服任揀 波鞋自由配 不過,若從孩子的角度出發,或許穿運動服會令他們更開心,因為「有得揀」,「冬夏季運動服都以湖水藍和青綠色為基調,再變出4款設計,而寶藍色短褲兩側袋口亦有兩種不同顏色的緄邊,風褸同樣設計了兩種顏色,學生可按自己的喜好選擇穿哪一款」。李小寶更一反傳統,讓學生在波鞋上起革命,「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穿白波鞋上體育堂呢?只要鞋底有足夠的承托力又舒適,孩子配搭什麼顏色的波鞋,我都歡迎」。她甚至容許怕凍或怕走光的女生,在運動短褲內再穿一條leggings(緊身褲),「幾有型吖」! 兩款不同顏色的風褸,你又喜歡哪一件呢?(受訪者提供) 李小寶開明的作風當然深受學生歡迎,惟她直言,最初亦有同工不太接受校服如此多樣,「他們覺得『立雜』、不歸一」,但憑一句話,李小寶就說服他們︰「既然我們相信每個學生都有個別才能,要接納他們的差異,為何我們卻要打造一式一樣打扮的孩子呢?」 新派設計:打破刻板 polo恤棒球褸也可做校服 李小寶校長口中的「新派」校服供應商,正是制服動力(Uniform Power),6年前開始進軍校服市場。該公司業務發展總經理楊佩佩(Ada)憶述︰「當時有制服客戶介紹我們幫本地一間幼稚園重新設計校服,原因是對方找了多間校服供應商都沒有人理睬。經過這次接觸學界後,我們發現校服市場都頗需要有新思維的公司加入。」 作為過來人,創辦人楊蕊嘉(Patrize)更加感受到家長的無奈,「兒子小時候穿的校服,都是出自老牌校服商,我也做這行,布料一摸上手,便知道是什麼貨色……唉,唯有替兒子在褲內加『裏』,因為布料實在太粗糙,穿得他不舒服」。 用料舒適 不含有害化學物 Uniform Power團隊把10多年來做制服策劃的經驗,投放在校服市場上,強調學校形象、時尚設計和優良品質三大元素。Ada指出,每次動筆設計前,一定先和學校溝通,「看看校方有否特別的意念?喜歡什麼風格?有否偏愛的顏色?這年代的校服,不一定是恤衫,可以是polo恤,校褸也可以是型格又輕身的棒球褸款,有很多可能。當然,我們都重視用料,提供給學校的布料,全部都通過ISO國際品質認證,不含有害化學物質、不易脫色、不起毛粒,也不易變形,而且柔軟舒適」。 市場改進:Uniform Power創辦人楊蕊嘉(左)和業務發展總經理楊佩佩皆認為,香港校服市場無論在設計、品質和服務等,仍有很多需要進步的空間。(黃志東攝) 提供網購 通訊軟件溝通 銷售和售後服務,亦是Uniform Power想推動市場改革的一環。Patrize笑說︰「某天坐車經過深水埗,看見街上人頭湧湧,大排長龍,起初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但細看之下,原來有一班家長在排隊買校服。噢!這是什麼年代?還要這樣子買校服?」 Uniform Power去年便跟GRWTH教育綜合平台簽訂合作協議,成為香港首間透過該App可供網購的校服供應商,家長安坐家中落單,校服即可速遞到府上,徹底打破傳統。該公司還開設WhatsApp、WeChat熱線和facebook專頁,方便與家長直接溝通。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嗎?相信這是不少家長都關心的問題。 Ada這樣回答︰「當家長願意花200多元買一件品牌T恤給小朋友的話,那麼我們的校服價錢,其實很合理。如果硬要跟老字號的校服供應商比較,我們的價位排在第二位吧,也不是最貴呢!」 Uniform Power連續5年舉辦全港學界「『你想』校服大改造設計比賽」,鼓勵學生發揮創意,設計心目中的理想校服。圖左起為今屆中學及公開組、親子組和小學組的冠軍作品。(黃志東攝) 幼園校服:破格設計注入「彩虹」 展現信望愛 粉嶺及上水都有校舍的耀基創藝幼稚園暨國際幼兒園,在2019/20年度也為學童換上新校服,校長林玉萍同樣破格使用新晉校服供應商,「最初是想找些優質布料做校服的,而這間校服供應商,一直做品牌時裝,也有不少功能性布料,例如是吸濕排汗、快乾等。小朋友普遍大汗,我覺得幾適合」。 林玉萍(受訪者提供) 創校以來,林玉萍先後跟傳統校服供應商和新晉校服供應商「交手」,她指與後者明顯擦出更多火花,「設計師會比較大膽和有心思,像今次,他們便將含基督教元素的彩虹,以及『信』、『望』、『愛』的核心價值放在校服上,意念很好」。 新校服以藍色和橙色做基調,林玉萍說最喜歡校褸的設計,「那是連帽的jacket款,帽子可捲起收在衣領內,加上有防風功能,很保暖。感覺完全不像校服,不遜於在商店標價數百元一件的童裝褸」。 (受訪者提供) 不過,更令林玉萍驚喜的,是能以舊校服的價錢,換來更優秀的品質,「今次換新校服,校服供應商也參考舊校服的價錢,沒有向我們加價,大家都覺得『賺』了」! 功能元素:校褸防水潑防風 束袖更保暖 今次為耀基創藝幼稚園暨國際幼兒園操刀的校服供應商,是在市場立足未夠兩年的思明希望,創辦人楊國政(Albert)雖然擁有近20年為國際時裝品牌生產的經驗,但說到做校服,仍屬初哥。 2018年,Albert首次以贊助商的身分接觸學界,也多了機會探訪基層兒童,「有次去探一個劏房戶,父母都是清潔工人,小朋友告訴我,由於居住環境擠迫,遇着回南天,校服很難乾,試過發出陣陣霉味,被同學取笑」。於是Albert想,能否開創「功能校服2.0」呢? 他說傳統校褸重又不暖,是因為布料缺乏防風保暖功能,「我做的jacket校褸,用了化纖棉,加入防潑水防風的功能,配束袖設計,風便進不了來,孩子會覺得暖」。 除了布料的功能,Albert也重視設計,「孩子覺得校服靚,自然喜歡自己的學校,我又把校訓、學校理念寫在校服上,學生看得多,便能慢慢建立起歸屬感和向心力」。 楊國政希望透過校服所展現的校訓、信念,令學生增加對母校的歸屬感。(黃志東攝) 從面向國際品牌到面向學校、家長,Albert不諱言團隊因為缺乏零售和客戶服務的經驗,碰過不少釘,「試過設立WhatsApp熱線,可惜惹來海量的查詢,未能一一即時回覆,結果引發一場災難」。汲取經驗後,Albert遂豪擲60萬元編寫電腦程式,預計12月可推出市場,屆時家長可網購校服,相信可令整個流程更順暢。 雄心壯志的Albert稱,明年將大舉進軍校服市場,但不忘關懷學童的初心,「我們會特別照顧一些弱勢家庭的學生,只要是經駐校社工引薦給校長的,我們都樂意送贈校服給他們,名額上限是全校訂購量的十分之一」。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2期] 文︰沈雅詩

詳細內容

借鏡芬蘭「森林課程」 山海為教室 以腳尋找知識

疫情之下,學校雖然暫停水上課堂,但學生仍可透過遊樂場協會所辦的活動,在校園感受新興水上活動的樂趣。(楊柏賢攝) 外國教育之所以令人嚮往,其中一個原因,是學生不是單單拿着冰冷的課本上堂,而是走出課室,通過親身體驗,吸收不同學科的知識。難道香港就沒有這種教學條件?也不一定。有小學便引入「森林課程」,突破香港主流學校的固有界限,用腳找尋知識。 恢復面授課堂後,當大部分學生都在拚命追趕課程,三日一默、五日一測,就連體育科都需要做工作紙時,採訪當日早上,位於元朗通德學校的學生,卻興奮雀躍地在水池中學習操控直立板。在同一天空下,不同學校的學生,恍如活在平行時空。 「我們沒有躲懶的,也在上體育課啊,只不過結合了『森林課程』,用另一種形式去上!」校長黃偉立笑着向記者澄清。 「森林課程」結合學科 通德學校借鏡芬蘭的教育模式,去年正式引入「森林課程」,以山嶺大海為教室,讓學生從中認識生態,並學習野外求生技能。今個學年,這課程更與學科結合,冀打破傳統教與學的框架。黃偉立舉例,「剛過去的中秋節晚上,我們便安排了學生在學校附近的草地用天文望遠鏡觀看月球,透過親身觀看天際,吸收常識課本上的天文知識;中文科教師亦試過用棄木,教學生製造木筷子,在過程之中,再講解筷子的起源和演變的歷史」。 黃偉立(楊柏賢攝) 通德學校借鏡芬蘭的教育模式,引入「森林課程」,強調走出課室,通過親身體驗去吸收知識。(受訪者提供) 說回體育科,學校向來重視水上運動,希望學生能掌握水中求生的本領,「以往逢周一下午的體育課,教師都會帶所有四年級學生去公眾泳池游泳;去年,學校亦安排小四及小五學生參加『乘風航』海上訓練計劃;也帶過三至六年級的學生出海划獨木舟」。 但黃偉立說,今年在疫情下,很多水上課堂都不能舉行,唯有想辦法變陣。於是,學校今年改為參加香港遊樂場協會所辦的「賽馬會『動歷海洋』水上活動計劃」,把水上活動移師校園內舉行。 學校重視水上運動,希望學生能掌握水中求生的本領。(受訪者提供) 攀樹結合生態教育和體能訓練,也鍛煉出孩子的堅強意志。(受訪者提供) 流動大水池 模擬訓練 該計劃的計劃經理鄺嘉銳(Ray)表示,項目於2018年10月展開,為期3年,主要向本港中小學免費推廣3種水上活動,包括直立板、獨木舟和滑浪風帆,除了陸上模擬訓練,學生還有機會「下水」!以通德學校所選的直立板體驗活動為例,Ray和團隊便把兩個流動大水池、兩塊直立板帶進校園,「在水中划槳的感受,跟無水,是完全不同的;另外,有一塊真實的直立板放入水池,就可讓小朋友學習到如何上落板、怎樣在板上做平衡動作。即使學生未必有機會出海玩,也可以初嘗玩新興水上活動的趣味」。 鄺嘉銳(楊柏賢攝) 直立板體驗一連3天在通德學校舉行,全校6級所有學生都有機會參與,黃偉立對活動成效感滿意,「雖然見到有些同學跪在直立板時,會表現得比較緊張,但整體他們都是開心的」。他期望疫情過後,能組隊讓對這項運動有興趣的學生,接受真正的海上訓練。 在未正式落板前,學生先學習在充氣墊上跪和站立,掌握平衡的感覺。(楊柏賢攝)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8期]

詳細內容

玩泥沙 滾山坡 上樹屋 村校樂園 自由玩出正向教育

誰說在學校一定要小心翼翼腳踭貼地,不能追、不能跑、不能衝?有學校就一反傳統,讓學生「攞正牌」在校園內的新「公園」任跑任跳,就是攀爬、翻筋斗亦悉隨尊便。「公園」沒有師長監視,亦無風紀巡邏,大膽地容許大家「自由玩」,完全是出於對學生的信任。 走進位於元朗鄉郊的八鄉中心小學,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蝶兒在花間翩翩起舞,加上平房式的校舍設計,令人恍如時光倒流,置身於舊日的書院。「我們雖然沒有千禧校舍的大禮堂,也沒有標準籃球場,但學校勝在貼近大自然,有蝴蝶園、有貓舍、有松鼠屋,是了解生態、學習愛護小動物的最佳教室……」在城市人眼中,這間小村校有很多不足,但在校長黎婉姍眼中,這些都是小確幸。言談間,盡是感恩。 黎婉姍(劉焌陶攝) 伙拍中大 創新教育模式 推行「正向教育」的八鄉中心小學,在2017年參與香港賽馬會「正正得正」教育計劃,並在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項目團隊的協助下,建立起有系統的正向教育課程及創立新穎的教育模式。轉眼3年多過去,計劃來到尾聲,重頭戲項目「地方營造」(place-making)剛剛完工。 校園未改造前,只是一幅偌大的草地。(受訪者提供) Place-making的概念,是透過創造良好的公共空間,促使持份者產生歸屬感和幸福感。「學校除了是讀書、傳授知識的地方,亦應該是一個讓學生能夠和教師、同學好好建立關係的地方,就算他朝畢業、長大了,仍然會記得這裏的一花一草一木,一人一事一物。」黎婉姍說。 解讀民意 實現學生真正需要 負責place-making項目的中大建築學院副教授鍾宏亮(Thomas)表示,今次在八鄉中心小學所推行的工程,圍繞兩大主題,一是naturalness,要與大自然結合;二是playfulness,要夠好玩。「今次很有意思,也有別於其他工程項目。因為建築師一般以空間、環境角度出發,學校卻慣常從人、師生的角度出發,兩者怎結合呢?我們今次便來了個co-create、co-design。」 鍾宏亮(劉焌陶攝) Thomas的合作伙伴,不單是校長、教師,還有學生。他的團隊專程來到八鄉中心小學跟同學們「開會」,聆聽他們的需要。結果,綜合兩大民意,一是校園內需要有一間樹屋,讓他們可以躲進去跟朋友促膝談心;二是學校應該有一個「公園」! 由朴樹改建而成的樹屋,有木梯級圍繞着,既可滿足學生愛「上上落落」的感覺,也可讓他們坐下來促膝談心。(劉焌陶攝) 「關於樹屋,有一個女同學表達過想爬到樹頂後,再從隧道裏滑下來;有個男同學又說,想公園有跑步、踢波的地方;亦有人提議加建泳池。但我們統統都沒有做。」建築學院團隊成員之一何子偉(Jimmy)笑言,小朋友想法天馬行空,惟金錢和空間都有限,沒可能逐一滿足;但團隊會反覆思量,解構孩子背後的想法,「像那個女生,其實在表達希望有些上落的設施,男同學其實想有一個可讓他們跑、衝、放電的地方」。 樹屋(劉焌陶攝/沈雅詩攝) 最終,結集各學生想法的「正向緣地」(Permaland)在今年6月誕生了,它包括了靜態區和動態區兩部分。靜態區有由朴樹改建、拾級而上的樹屋,旁邊有一塊石春地,孩子可靜下來感受大自然;動態區則在草地上,有小山坡、沙池、木棋場,甚至是一些形狀古怪,難以命名的設施,讓學生盡情放電。 沙池(劉焌陶攝/沈雅詩攝) 小孩子輕鬆在石春地上赤腳行走,看來他們的身體也相當健康!(沈雅詩攝) 奇形怪狀設施 玩法任意發揮 環顧四周,最吸引記者目光,是一個紫色圓形的物體,是什麼來的?「我們也說不到,正因為無名,才有更多空間讓學生發揮創意。」八鄉中心小學副校長鄧鏡河答道。 「正向緣地」設有木棋場,用來推動學生參與這項結合保齡球及飛鏢的新興運動。(劉焌陶攝) 的確,你在「正向緣地」,不會找到任何解釋設施的標示牌,亦不會找到任何警告句語。黎婉姍指着另一個狀似巨型喇叭的物體補充,「例如這個東西,我們原意是做一個給孩子表演的場地,因為它的設計可做到擴音效果。殊不知,某天有個男生看見這東西,竟不是走進裏面玩,而是攀上拱起的位置。第一次不行、第二次亦失敗,但他沒有放棄,再助跑衝上去,結果成功了。我見到他非常興奮,彷彿很有成就感、滿足感。男生在上面逗留了一會,之後又像溜滑梯般溜下來」。 喇叭(劉焌陶攝/沈雅詩攝) 這個畫面,令她印象難忘,也印證到一個信念,「其實我們不需要教小朋友怎樣玩,他們自己會掌握」。 不設規條 信任孩子互望互助 不怕孩子受傷嗎?採訪當日,便有幾名學生像滾地葫蘆般從小山坡上滾下來,雖然這個山坡不算高,大概只有幾級梯級的高度,但對於慣常保護小朋友的香港家長來說,或許都會感到擔心。不過,該校課程發展主任杜國權卻一臉淡定地說︰「學校向來有灌輸何謂安全玩的概念給學生,既然講過,便要信任孩子懂得保護自己,因此毋須設立規則硬要他們遵守。當然,校方亦已做足安全措施,減低學生受傷風險。」 在「多元文化成長思維日」,學校安排不同活動,讓學生感受不同民族的文化和特色,推動共融精神。(受訪者提供) 為促進全校同心推行正向教育,該校曾組成龐大的教師代表團遠赴澳洲,跟不同學校交流和取經。(受訪者提供) 黎婉姍同樣認為,如其師長囉囉嗦嗦,不如讓學生互相守望、互相照顧,「我見過高年級的同學在這裏對低年級的同學說︰『唔好跑咁快,小心跌吖!』這種善意的提醒,也是人的美、人的善」。 「正向緣地」目前主要是小息時開放給學生使用,校方計劃稍後為它「增值」,「希望可跟課堂結合,讓學生走出課室,來到草地上堂、一起做靜觀練習,甚至恢復全日制後,開放草地給學生在這裏吃午餐」,黎婉姍期盼着說。 學校每星期都有「感恩分享」周會,推動校園建立正向關係。(受訪者提供) 為了讓學生玩得更痛快,八鄉中心小學在上學年特意更改校服設計,並貫徹正向教育的理念,讓學生參與決定校服的設計和顏色,提升他們的投入感和歸屬感。結果,女孩子由連身校裙變為Polo恤配裙褲,男生亦摒棄筆直挺身的恤衫,改穿彈性較佳的Polo恤和短褲,全體學生還一律改穿白波鞋上學。校長黎婉姍笑說︰「我沒想過學生會選擇深藍近乎黑色來做運動服,他們說這樣才夠酷夠型!」她補充,新校服全用上排汗快乾的物料,使學生穿起來更舒適。 為配合「自由玩」的理念,學校特意更改校服設計,男生摒棄筆直挺身的恤衫(左一),改穿彈性較佳的Polo恤和短褲(左二);女孩子則由連身校裙(左三)變為Polo恤配裙褲(右三);運動服亦改用較酷的深藍色(右二)。(受訪者提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7期] 文︰沈雅詩

詳細內容

網上學校:課堂全面搬到線上 網上學校抓緊教學進度

讓學習重回正軌 網上學校開課!(劉焌陶攝) 德萃幼稚園Online School很多時以4人小組上課,務求師生有更多互動,學生學得更好。(劉焌陶攝) 今個新學年,史無前例地要在網上展開。但汲取了上學年停課的經驗,今學年不少學校也調整了應對策略,化被動為主動,務求把教與學的進度抓得更緊。有進取的學校甚至成立Online School(網上學校),決心把網上學習變成常態,繼續發揮學校的原有功能。 文︰沈雅詩 「今個新學年,我們成立了St. Hilary’s Kindergarten Online School和St. Hilary’s Primary Online School!」德萃幼稚園及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興奮地宣布,他期望,藉這個新概念,讓大家一起反思學校的功能與價值。 他不諱言,上學年德萃不論幼稚園部和小學部,都跟全港大部分學校的心態一樣,「停課不停學嘛,盡做啦」,亦相對比較重視傳授知識與技能。然而,今次Online School會比之前的網上學習更有規劃,而且同時兼顧傳授知識與技能、建立正確態度,以及培育社交能力的學校功能,「日校應有的功能, Online School都做得到,唯一是無法發揮到照顧兒童這個角色」。 幼園4人小組上課 師生多互動 在具體執行上,幼稚園和小學Online School各有不同安排。幼稚園在周一至五,會有20至30分鐘視像課堂,除周一「主題及藝術日」和周五「活動日」分別以班本及級本實行外,其餘周二、三、四均採取小組教學,由1名教師教授4名學生,「涉及知識、技巧的課堂,如教英語拼音、數學等,我們會分為小組,希望師生之間有更多互動」。德萃幼稚園.幼兒園(太子校舍)校長羅素紋說。另外,Online School更為每名學生提供每周一次、一對一的視像英語對話環節,提升孩子英語聽、說能力。 朱子穎以網購比喻Online School,指兩者同樣因為賦予了新價值,所以即使疫情過後,也會演變成常態。(劉焌陶攝) 短片指導功課 隔周發放教材包 不過,基於保護幼兒的眼睛健康,Online School每天不會多於30分鐘視像課堂,但會提供重溫學習內容及功課指導的短片,讓家長和學生配合需要去觀看。德萃幼稚園.幼兒園(馬鞍山校舍)校長林佩儀強調,學生並沒有因為實時課堂短而「蝕底」, 「配合教學短片,其實學習內容是沒有減少,跟在學校上課沒有分別」。學校還會隔周向家長發放作業及教材包,讓學生在家使用。 與實體課無縫接軌 「間房」分組討論 小學部的規劃就更加細緻。朱子穎說,從今以後,學生手冊既有實體課堂的時間表,也會有Online School的時間表,「我們不知道何時復課,也估不到會否再停課,但當再停課時,師生全體便會立即轉至Online School繼續上課,做到無縫接軌」。 由今日起,德萃的小學生將恢復「全日制」上課,上午6節以傳統學科為主,下午2節,則有功課堂及其他非學科類課堂。德萃小學校長高思敏透露︰「下午課節會輪流上德育課、強調動手做的DreamStarter課程、主題探究活動、今年增設的外語課,以及由教師主領的其他學習經歷等。」 她續稱,不僅時間表,就是上課模式,Online School都可跟實體課堂看齊,「總之就像平日上課,有需要分組時,教師便『間房』讓各小組去討論。另外,關顧工作一樣做足,開學首兩星期,我們會有online campfire環節,以小組形式,雙班主任每次邀請6個學生傾談分享,彼此認識;在早上8:50至下午3:30期間,學生有什麼問題,都可以online找到教師;每月仍然會舉行生日會;就是『拔尖保底』的工作,也會繼續在Online School實行」。 德萃幼稚園Online School隔周發放作業及教材包,讓家長可協助孩子重溫所學。(劉焌陶攝) 同步錄影 「聽唔切」可隨時重溫 漢師德萃學校校長馮鑑邦補充,新學年,學校將全面採用Microsoft Teams平台,相信有助進一步提升教學效能,「新平台可以把網上視像課堂同步錄影,好處是例如『間房』作小組討論時,平台會自動把各『房間』的討論情况實時錄影,各組學生有否認真討論、討論期間是否有精彩觀點,都一目了然,這些反而在實體課堂,靠教師一對眼、一雙耳,未必可全盤掌握。另外,學生亦可在21天內隨時重溫各錄影課堂,那就不用再擔心『聽唔切』、『抄唔切』」。 這一切都印證了朱子穎的「網購」比喻,「網購百貨漸漸成為大家的生活常態,不是因為大家無法外出,才選擇網購,而是大家不介意多等幾天取貨,來換取比較貨品、參考其他客戶評價,甚至是24小時客戶服務查詢等網購帶來的新價值。Online School 與網購一樣,因為Online School 有其本身價值,所以即使疫情過後,仍然會演變成常態」。 自從宣布成立St. Hilary’s Kindergarten Online School和St. Hilary’s Primary Online School後,德萃幼稚園及德萃小學總校長朱子穎(右一)便不斷和團隊內其餘5名校長開會,務求運作更暢順。(劉焌陶攝) Happy School兼顧體藝、心靈課 素來有Happy School之稱的救恩學校(小學部),在新任校長歐偉民的掌舵下,新學年也會重新規劃一個「半日制」的網上課程。「上學年停課,我們的教師錄製了很多教學影片,也有跟學生上視像課堂,但形式有點像導修課,讓學生自由參與。不過,今個學年將有所轉變,我們會訂立更具體的上課時間表,所有學生也必須依時上課。」 他表示,由於無法預計疫情還要延續多久,因此,學生的學習也應該逐步重回正軌。9月份,救恩學校暫定每天上午讓初小生上3節課,高小生則上4節課,每節40分鐘。「雖然課節變得珍貴,但仍然會有音、體、視藝等課堂。」 救恩學校只有18班,師生關係密切,歐偉民(站立者)有信心在無法面授的情况下,仍然支援到所有學生。(受訪者提供) 無可否認,每天3、4節視像課,比起學校的實體課堂會減少,但因為要平衡學生的眼睛健康,歐偉民認為這個安排暫時最適合,「救恩學校向來推行正向教育,其中一項正是positive health(身心健康),所以,我們都希望盡量減少學生的screen time(熒幕使用時間)」。他補充,該校以往下午時段也是作其他學習活動,不上傳統課堂,有信心學生即使在家,亦會善用這段自主學習時間,「救恩學生都很喜歡閱讀,從閱讀中也可獲得知識」。 縱然新學年暫時只維持網上教室,但學校十分重視學生的心靈健康,每早在正式上課前,特設20分鐘班主任課,「處理班務之餘,也請班主任分享聖經故事、跟學生一起祈禱,始終在疫情之下,大家都有很多憂慮,希望這段小小的時間,可以把平安和盼望帶給小朋友」。 救恩學校(小學部)新任校長歐偉民,為學校重新規劃了一個「半日制」的網上課程,關顧學生學業之餘,也關顧他們的心靈。(林靄怡攝) 救恩學校下午時段向來不上傳統課堂,讓學生作其他學習活動。網上課程同樣採取這種模式,下午時段交由孩子自主學習。(林靄怡攝) 村校特設時段解答功課疑難 位於鄉郊的八鄉中心小學今學年亦變陣,「要有一個新思維,9月不是『復課』,而是『開學』了!學生不能再抱着2至6月時『悠悠閒』的心態,每天只Zoom一堂,否則學習進度會滯後。」校長黎婉姍說。 為讓學生「真實」地感受自己已「回歸」校園,她透露,新學年網上上學時間表會盡量貼近學校沿用的模式,但只上半天,「上學時間是上午9時至下午1時,周一至五都有早會,之後正式課堂,除主科外,亦包括音、體、視藝、成長課。開學第一星期是適應周,只上3節,之後會逐步遞增,預計至9月尾時,每天學生會上9節課,每節20分鐘」。 八鄉中心小學校長黎婉姍不諱言今學年將變陣,會把教與學的進度抓得更緊。(資料圖片) 黎婉姍強調,今學年會要求學生交功課,「之前停課,我們的確不是很強烈要求學生一定要交功課,但今學年希望做好一點」。為協助學生解決功課上的疑難,校方於每天下午2至3時設有campfire時段,由教師在網上解答問題,「亦可透過學校的WhatsApp發問,這是今個學年我特別開設的,方便家長、學生隨時找到支援」。 另外,在上學年提早放暑假前,該校未趕及替小五學生考「呈分試」,黎婉姍表示,將安排在10月初舉行,「我們沒有跨境生,但有一個尼泊爾生目前正身處尼泊爾,已請她盡快回港,有信心趕及10月20日前向教育局遞交學生成績」。 八鄉中心小學新學年會要求學生交齊功課,亦在下午設立campfire時段,由教師解答學生功課上的疑難。(資料圖片) 雖然新學年學生暫時未能回校上課,但八鄉中心小學也致力在網上教室模擬校園的學習氣氛,希望學生盡快收拾心情。(資料圖片)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9期]

詳細內容

小一面試:角色扮演練對答 自拍習慣鏡頭 非常小一面試 怕醜仔無有怕

玩遊戲多練習 迎接非一般小一面試(林靄怡攝/明報製圖) 疫情沒完沒了,回校上課無期,連現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2021/22年度小一申請亦充滿變數。不少學校今年都轉換了報名及面試模式,例如取消小組面試、以呈交小朋友錄像代替首輪面試等,甚至有學校仍未能確實面試日期。對升K3的小朋友和家長來說,這無疑是個全新考驗,不過爸媽亦正可趁着留家抗疫的時間,跟孩子做各種小練習,做好面試準備,迎接挑戰。 文:顏燕雯 模特兒:見林、陳太 與子女在家自拍、玩搶答遊戲和與公仔角色扮演,都是輕鬆練習小一面試的方法。([email protected]/資料圖片) 大多以錄像代替首輪面試 每年8、9月都是直資、私立小學小一報名的高峰期,可是今年受疫情影響,很多學校都準備了多個面試方案,以應對不斷變化的防疫措施。最近有家長收到小一入學面試安排的通知,當中有學校把以往的一輪面試改為兩輪,第一輪面試要求家長呈交5分pama.mingpao.com/鐘的小朋友錄像片段,經篩選後,再進入第二輪面試。片段包括小朋友以英語自我介紹、廣東話分享故事及才藝表演等,事前準備工夫甚多,令不少家長大為緊張。 除了形式有變,明報前教育組組長、升學專家梁永樂更看到今年有一個特別形勢,就是報考直資及私立小學的人數比前幾年會有些微下跌,「估計是因為受疫情致經濟不景的影響,很多家長把學費列為首要考慮條件之一,寧願入讀津貼小學,或者報少幾間。不過,一向受歡迎的幾間學校,報名人數未有太大分別」。 梁永樂(資料圖片) 或放棄小組面試 提問快而準 雖然報名人數減少,但要入讀心儀小學,不見得比以往容易,因為很多學校仍未為面試模式作最後定案,所以相比以往考小一,家長要準備得更多。「家長一定要密切留意已報考學校的網站、電郵通知,以了解最新的面試公布,往年的面試時間表已不可作參考。其次,可在家跟小朋友模擬幾次面試需要的錄影內容,為正式錄影準備。不過,學校始終想面見學生,因為很多東西是網上考不到,例如小朋友的即時反應、父母不在旁時的言談舉止等,這些均是考核重點,反映學生真實表現。」他又指今年學校應該會放棄小組面試,加上為了減少面對面時間,教師會快而準地提問,這班停課已一段時間的小朋友,如果是獨生子女少與人交談、慢熱,以及怕面對鏡頭的,或許會輸蝕一點,家長宜為他們多加練習準備。 有家長或擔心小朋友近半年沒有上學,是否不利於面試,Miss Blue卻指所有本年度升K3的小朋友也一樣沒有上學,所以沒有個別小朋友學得較少,反而重點在於家長在家中有沒有為子女做好學術及生活技能等訓練。(資料圖片) 搶答遊戲練反應 視像通話學禮儀 針對梁永樂提到在3種全新面試形式下,可能較輸蝕的小朋友,嵐天教室課程總監楊蔚嵐(Miss Blue)建議家長可在家透過小遊戲為他們練習。 1. 獨生子女,在停課及朋友聚會暫停之下,欠缺跟同齡孩子溝通的機會 練習方法:家長可用毛公仔或洋娃娃跟小朋友玩「假想」遊戲,例如把它們放在椅子排排坐,給它們各分配一個角色如教師、學生,由家長協助控制公仔玩遊戲,如舉手搶答問題,甚至佈置不同的場景,如廚房煮飯仔、合作表演話劇等。這不但可以讓小朋友扮演不同的角色來說話,父母也可藉此示範正確語言運用,以及令孩子學習到在群體活動中適當的社交禮儀。 2. 慢熱的小朋友,在沒有小組熱身活動的情况下,難以迅速投入一對一的問答面試 練習方法:即使不是慢熱的小朋友,一般孩子突然要面對陌生的面試環境,也難以立刻適應,未必懂得舉手或流利回答教師問題。家長在家時,可跟孩子多玩突發的搶答遊戲,例如媽媽突然問一條問題,爸爸和孩子鬥快舉手回答,讓小朋友習慣當有人提問時立即回應。而疫情期間少上街,家長可邀請親友或孩子的好友視像通話,讓他們習慣見到別人時打招呼,懂得簡單的問候和對答。 3. 怕面對鏡頭的孩子,在鏡頭前難表現自信和真實的一面 練習方法:有些孩子面對鏡頭時不自在,對於要背台詞也會很緊張。家長平日可用手機或電腦跟孩子玩自拍遊戲,不一定要他們背稿,可做些趣怪表情,或者唱歌,拍完後再給他們看效果,讓小朋友享受拍攝過程,感到有趣好玩,那麼他們在鏡頭前便不再那麼拘謹。如父母外出上班,也可在空閒時與小朋友視像通話,或與親友通過視像聯絡,讓他們更加習慣面對鏡頭。 楊蔚嵐(林靄怡攝) 履歷忌「大包圍」 每頁最多8項內容 除了針對個別小朋友情况來練習,Miss Blue指出,今年面試形式包括提交學生個人履歷表,拍攝錄像、視像或實體面見,家長有什麼需要留意及準備。 個人履歷表(Portfolio) 選最有價值 Portfolio內容應包括4大範疇: (1) 個人資料:小朋友自我介紹、幼稚園推薦信 (2) 學術成績:學校成績表或評估表、教師評語 (3) 家庭生活:日常生活照片,參與活動如賣旗、做義工等照片 (4) 小朋友作品:平面或立體圖畫、手工拍成照片、比賽及表演獎狀或照片 Miss Blue建議portfolio切忌「大包圍」,放置過多活動或獎項資料,除了會令人眼花撩亂,也會令學校覺得學生「周身刀無張利」。宜選取有價值、跟所報小學有關聯的內容,每頁最多放6至8項有代表的資料。此外需注意學校要求,有些學校會指定頁數,有些說明不要釘裝。如有學校說明不要交file,所指是不要文件夾(釘裝)而非不要交portfolio。 Miss Blue指家長可自製字卡,讓小朋友練習讀字及重組句子,甚至可以從小朋友喜歡的故事書中選出一些簡單句子製作字卡。(林靄怡攝) 拍攝錄像(Video) 不宜外判 一般學校要求video內容包括以廣東話、普通話、英語自我介紹,天才表演如朗誦、唱歌、講故事等,中間更可加插一些家庭生活照片。Miss Blue指天才表演方面,宜選取小朋友強項,跳舞、劍擊、魔術均可,最重要是小朋友的專長,也配合到學校的理念。現時有不少專業公司代拍這類video,Miss Blue建議家長不要選擇外判,宜自己完成,因為學校希望從video中看到小朋友真實的一面,以及家長的誠意、是否欣賞小朋友優點等,加上現時很多學校都開始運用電子教學,校方亦有機會從video的拍攝技巧中,觀察家長是否懂得基本的電腦操作。 今年小一面試很有可能是家長和小朋友一起以Zoom來面試,除了要教好小朋友在鏡頭前應對,也要注意家中Wi-Fi的接收、電腦收音等是否良好。(林靄怡攝) 視像(Zoom)或實體面試 準備防疫知識 無論是視像或實體面試,內容一般包括:口試,如自我介紹、中英文常識、中英文重組句字及生字、故事、加減數、情境解難、生活技能等。家長可自製中英文生字卡,除了可跟小朋友練習讀生字,也可用來重組句子。至於玩七巧板、lego等玩具則可訓練邏輯思維、空間、創意等。Miss Blue提醒今年的常識題有可能問及防疫相關知識,家長宜事前多與小朋友看新聞或閱報。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8期]

詳細內容

海外升學:負笈英美 小學鋪路 成績課外活動皆重要

政局不穩,不少人考慮移民,亦有不少家長想送子女到外國讀書,其中英國及美國更是熱門升學的選擇。但究竟應該選哪個國家?何時動身方為之適合?又怎樣才可以增加考入名牌寄宿學校,甚至是頂尖學府的勝算呢?這些都是爸媽需要認真思量的問題。 英美大不同——英美兩地教育各有特色,最重要是視乎孩子性格和學科興趣作抉擇。(明報製圖,VeranoVerde@iStockphoto) 文︰沈雅詩 搞清興趣科目 兩國學制不同 英美兩地,各有擁躉,若家長已經有決定,那當然不用煩,但如果仍是十五十六的話,升學顧問公司UNIKEY Academy行政總裁張銘軒(John)建議,可因應子女的性格、對學科的興趣去衡量。 「假如你的子女(中學生)已經實質知道自己喜歡哪個科目,例如對經濟科特別有興趣,又或者喜好是偏向文科的,那我便會建議去英國,因為相比起美國,英國的教育制度較學術性,會讓學生專注於某一個學術範疇;但如果子女是傾向涉獵多些不同的科目,希望學習範圍更多元化的話,則美國會較為適合。」 不過,正正美國提供多元化的教育,所以他們「揀卒」的要求亦跟英國有別,「不是說美國不重視成績,而是他們更重視學生的成長經歷,他們更有興趣知道你的個人故事是怎樣編寫出來的」。John舉例,假如你家孩子想報讀理科,他奪過國際數學奧林匹亞賽事冠軍,那當然會獲「加分」,但與此同時,校方或許更欣賞他是一個芭蕾舞表演者、象棋高手,又或者是一名熱心的義工,「美國會喜歡收一些比較全面、接觸過很多不同事物的學生,多於錄取一個數理天才的書呆子」。 張銘軒(受訪者提供) 著名寄宿學校 需輪候數年 英美學校選擇眾多,要入學並不困難,然而,若家長對選校有特定要求的話,那便要及早準備。John在英國念中學,並在倫敦大學法律系畢業,他以過來人身分分享道︰「在英國,一些知名的寄宿中學,競爭十分激烈,往往要輪候好幾年,所以如果想小朋友在英國讀Year 9(等同香港中二程度),其實在香港,小四時就要遞交申請表格了。」 他又謂,即使家長只打算讓子女在英國升讀大學,但如果目標是全英10大學府,鋪排工夫亦要在中二三做起,「入學試成績、面試表現固然重要,但其實名牌大學亦很重視學生的背景,包括參加過什麼課外活動、比賽,有否拿過獎學金等。所以,我會建議年輕人,應盡量把握現有的資源、剩餘的時間去提升背景,可考慮報讀不同大學的聖誕或暑假課程,甚至開展一些比較特別的個人項目,例如去柬埔寨參與建屋體驗活動等」。 英國留學——英國學生要先後通過GCSE和A Level兩關,才可考進大學,有指A Level程度較香港DSE深。(Arsty@iStockphoto) 初中較易適應 小學需自理能力 那有意去英國讀書的小朋友,又應該幾時起行呢?在回答這個問題前,家長應該先了解英國的學制。英國的教育制度大致分3個階段:6年小學(Year 1至Year 6)、5年中學(Year 7至Year 11),完成Year 11的學生需參加英國中學會考(GCSE),之後再報讀2年預科課程(Year 12至Year 13),完成預科課程後,學生則要再參加英國高級程度會考(A Level),以報考大學。 John認為,假如打算由小學起步,考量點主要是孩子的自理能力是否足夠,但若計劃安排子女在英國念中學再考大學的話,念完中一二離港,跟念完中四才起行,分別就很大,「念完中一二,到英國便是讀Year 9、Year 10,讀的是GCSE課程,程度或許比香港略低,容易適應。不過,若是在香港完成中四,在英國便是Year 12入學,這時就是讀A level課程,我個人認為A level比香港DSE艱深很多,所以會建議這些學生,在離港前要特別強化英文和數理能力,否則或會很吃力」。 美國留學——美國着重全人發展,因此傾向喜歡錄取視野闊、經歷多的中學生和大學生。(RomanBabakin@iStockphoto)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1期]

詳細內容

網上市集:網上直播助市集推銷 小學生化身KOL練口才

近半個月,通德學校的學生都化身成KOL,義助「友.錦.動」市集的一班檔主於facebook開直播宣傳。其中緊張的Abigail(右一)與鬼馬的鎧楹(左二),相映成趣。(曾憲宗攝) 新冠病毒疫情打亂了香港人的日常,包括每年5月都在錦田舉行的共融市集,今年破天荒改在網上舉行。雖然疫症無情,但人間有愛,區內一班小學生便自動請纓,多次在網上做直播,義務替一班基層及少數族裔檔主宣傳他們的手作或產品,希望增加人氣,帶動銷情。網上市集仍然開放,大家不妨去支持一下! 文︰沈雅詩 手作人、農民 展心血結晶 這天下午,走入位於元朗的通德學校,碰巧遇上幾個五年級的女生正在為香港聖公會聖約瑟堂暨社會服務中心(下稱中心)的「友.錦.動」市集於facebook開直播宣傳,來自尼泊爾的小五女生Abigail表現緊張,「這個斜孭袋的帶子可調校長短的,用來跑步就最方便,可以裝手提電話、錢包,現在只售179元」。當小妮子順利在鏡頭前以廣東話推介完幾件皮革用品後,即見她聳聳肩,馬上舒一口氣。相比起Abigail,鎧楹就顯得十分鬼馬,她拿着一批農作物七情上面地說︰「嘩,這些豆角很新鮮呀,40元1斤,一定要買;西瓜是有機種植的,完全無農藥,40元1磅,想買便快些下單啦!」看見她如此賣力,一眾在場人士也忍俊不禁。 「友.錦.動」市集是中心的恆常活動,每年年宵、5月及11月都會在中心的戶外球場舉行,每次都吸引幾十名包括區內及區外的檔主報名參加,「我們免費提供場地,想讓一班手作人、農民,有一個平台展示他們的心血結晶」,中心主任郭皓晴(Bobo)說。更重要的是,藉此推廣共融、互相欣賞及尊重的正面信息,「我們的檔主來自社會不同階層,有家庭主婦、年輕人,也有退休長者,既有香港人,亦有少數族裔人士」。 郭皓晴(曾憲宗攝) 賣掉亡夫蔬果 學生口才助銷情 可惜,今年受疫情影響,5月份的市集無法在中心舉行,檔主和街坊無不感到失望,中心遂決定把活動移師到網上舉行。然而,並非所有檔主都精於網上交易,像喪夫的珍姨,既想把丈夫生前遺下的大量時令蔬果賣掉,但又不諳網上推銷,情緒一度很低落,「因為田裏有很多有機西瓜及蔬菜,如果不快快賣掉,就會白白浪費我先生生前的心血了」。 珍姨的丈夫是農民,在錦田耕作維生,可惜5月初在田間工作時,懷疑心臟病發猝逝,「真的太突然了,沒有留下任何說話就這樣『走』了,我現在還未接受得到」。在丈夫的寵愛下,珍姨從不用下田,對農務也一竅不通,「以往我先生會把蔬果拿去菜統處、中環農墟賣的,但現在剩下我一個人,我搞不了」。 珍姨說,丈夫生前最拿手種植有機西瓜,這款黑美人瓜清甜多汁,市集售價每磅40元。(曾憲宗攝) 丈夫驟然離世,珍姨傷心之餘,還要為大量農作物心煩,她最擔心如果不能及時把時令蔬果賣出,會糟蹋丈夫的心血。(曾憲宗攝) 錯報價錢 檢討修正 Bobo有見珍姨的苦况,以及其他基層檔主的需要,於是邀請通德學校的學生協助,校長黃偉立一口答應,「既讓小朋友回饋社會,又可以順道訓練他們的口才、學習網上買賣的流程,我覺得很有意思」。他透露,經招募後,有12個學生參加,初小的學生,校方會邀請家長一起做直播員,高小的學生,就要獨自接受挑戰。由於學生大多沒有直播的經驗,學校便特意請來網絡達人傳授技巧,非常認真。對於學生的表現,黃偉立有這樣的評價︰「肯定不是完美,試過dead air(靜寂),又試過錯報價錢,但在過程中,學生會檢討、修正,團隊成員亦互相提醒,我相信他們得着很大。」 黃偉立(曾憲宗攝)   心水之選 「友.錦.動」市集仍在舉行中,大家可一次過瀏覽所有檔主的產品。 網址:bit.ly/2A9VeMG Bobo也推介了兩檔心水之選︰ 1.手鈎公仔 賣點︰全職媽媽全人手製作,手工細緻,滿載愛心 售價︰達摩手鈎擺設(左),每個$180;樹懶公仔(右),每個$190 手鈎公仔(曾憲宗攝) 2.天然香薰蠟燭 賣點︰純天然成分,由香薰治療師調配 售價︰彩虹啫喱香薰牌(左),每個$105;驅蚊動物小屁屁(蠟製品,右),每個$65 天然香薰蠟燭(曾憲宗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0期]

詳細內容

電子學習:未全面支援 難為了基層學童

今次全港學校霎時要轉為線上學習,最受衝擊的,肯定是一班基層學童。身兼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兼高級顧問(創業),以及社企EdFuture共同創辦人的黃岳永(Erwin),說到這班孩子在停課初期的徬徨,便滿肚子氣,「這幾年,政府已陸續替全港近1000間公營中小學鋪設Wi-Fi網絡,以支援學校推行自攜裝置(BYOD)計劃,如果基層學生無錢買平板電腦,校方亦可藉這個計劃,幫他們申請關愛基金。但很可惜,推行BYOD的學校不多」。根據教育局的文件資料顯示,在2018/19學年,全港中小學合計只有32%有推行BYOD。 政府致力推行BYOD計劃,也藉關愛基金幫助基層家庭添置電腦,惟服務仍存在縫隙,始終未能惠及有需要的學童。(設計圖片,kazuma [email protected]) 黃岳永(受訪者提供) 「之前,很多學校說教師未準備好,又說不少家長擔心孩子拿電子產品來玩,於是便拖拖拉拉,沒上心去搞。但這次疫情,就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很多基層學童因為家中無電腦,無法網上學習。」於是 EdFuture火速向有心機構借得一批平板電腦及筆記簿電腦,經學校免費借予有需要的學生使用。「曾有學校問我們借50部平板電腦,但數量這麼多,試問我們怎應付得來呢?這不應該是政府的責任嗎?」 Erwin沒好氣地說。 另一個令他抓破頭也想不明白的,是政府當年替學校鋪設Wi-Fi網絡時,亦同時撥款給予校方購置一批流動電腦裝置,據知,每間學校至少有數十部平板電腦的,但調查發現,在停課期間,只有約三成中小學有外借電腦給學生。「一邊廂,每間學校都鎖了幾十部平板電腦在『點心車』,但另一邊廂,學生就要四出去撲電腦,怎講得通呢?」他說,很多學校不願意借機給學生,是擔心他們會弄壞跌爛,難以向教育局交代,Erwin批評此舉是墨守成規,沒有為學童設想。 在停課初期,社企EdFuture共同創辦人黃岳永(左一)眼見不少基層學童家中沒有電腦,難以網上學習,於是火速籌募一批電腦,免費借給學生解燃眉之急。(受訪者提供) N無學生未能申關愛基金 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一小學是其中一間暫時沒有推行BYOD計劃的學校,校長譚光德解釋,是因為學生的家庭背景比較參差,推行上有難度,「我們學校有過半數學生來自基層家庭,他們未必有能力購買電子產品。雖然說有關愛基金,但除非是領綜援或全津(全額書簿津貼)的學生才有全額資助,很多N無學生,舉例說,父母是低收入但提供不到薪金證明的自僱人士,就已經不合申請資格了」。 惟譚光德強調,在停課期間,校方也借出5部筆記簿電腦給有需要的家庭,另外,也透過聖雅各福群會與宏利香港的「學無紙境」助學計劃,為該校20名基層學童申請到平板電腦。 譚光德(劉焌陶攝) 聖雅各福群會高級經理劉錦楨(Florence)亦說,在電子學習問題上,關愛基金確實未能全面支援所有基層學童,因此服務仍存在縫隙,「綜援及全津學生可獲約$4600購買電腦,就算半津學生說有約$2300津貼,但肯定不夠買一部電腦,餘額要由家長支付,這是『人出雞你出豉油』,很多家長也有心無力」。 她補充,以往這些學童尚可留在學校或到公共圖書館借用電腦完成網上習作,但今次疫情,因着學校、公共圖書館也相繼關閉,更突顯了問題所在。Florence期望社會各界、熱心企業可更關注貧困家庭學童的電子學習需要,為他們帶來更多學習機會。 劉錦楨(沈雅詩攝) 助學計劃:姊弟爭用媽媽手機上堂 怕遲交功課 焦急緊張 10歲念小四的梓峰,回想起疫情初期,要經常和念小六的胞姊爭用媽媽的手提電話上實時課堂和做網上功課,便難忍滿肚苦水,「我上午9:00上課,11:00下課,姊姊就緊接11:00上課,如果我的老師遲了下課,姊姊就會很焦急、很緊張;有時,如果媽媽約了朋友或需要帶手提電話外出,她一回來,我和姊姊就馬上爭着她的電話用,因為大家都要趕在晚上9:30前交功課,遲交功課要寫『反思』,我們都很害怕」。 面對兒女的苦况,媽媽陳太也很苦惱,「我打散工的,經濟條件不太好,孩子讀書都領全津的,所以要我掏腰包買電腦給他們,實在很困難」。幸而梓峰最終獲「學無紙境」助學計劃送贈一部全新的平板電腦,他喜孜孜地說︰「好開心,希望有了電腦後,可以在網上自學更多東西。」 梓峰(右),喜獲「學無紙境」助學計劃送贈全新平板電腦,為他解決網上學習的煩惱。(劉焌陶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9期]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