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教授演講廳:野豬出沒,注意!

近年,野豬頻頻在市區出沒,甚至襲擊市民,對市民的安全構成一定程度的風險。2018年,共有9位市民曾遭野豬襲擊,事發地點分別位於薄扶林道的香港大學,馬𩣑山輋下村及黃大仙富山邨。市民向漁護署舉報野豬的相關個案由2012年的268宗急增至2017年的738宗,顯示情況有惡化趨勢。

昔日,野豬集中在郊區生活,與世無爭。為什麼牠們現今會走入村落及市區?我們有甚麼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就着這些問題,我和十歲女兒作了以下討論。

波波:「 你估下點解野豬會走進鄉村和市區呢?」

近年野豬多在市區出沒,牠們愛到垃圾堆中覓食。(上左:明報圖片;上右:Asia Time 圖片;下:香港薈圖片)

波兒:「 爸爸,你睇下報紙上高張圖吖,野豬一定是肚餓了,所以要在垃圾桶覓食,我估牠們應該是為食物而來的。但牠們不應該在這裏出現,好嚇人啊!」

波波:「 對啊!他們是野生動物,應該留在郊區生活的。那麼,有乜辦法可以令牠們無功而還,返回郊區呢?」

波兒:「我覺得是人們沒有妥善處理戶外垃圾,野豬被垃圾桶中的食物吸引來了!牠們很為食,會推倒垃圾桶,然後從垃圾堆中找可吃的。若果我們改用有蓋的垃圾桶,然後用鐵線把它鞏固地捆綁在路邊,野豬便不能把它們推翻了。人們應該把垃圾站的門關上,如果沒有門,起碼用鐡絲網作圍欄,這樣野豬便沒有辦法搗亂了。」

波波:「你講得很有道理。其實,你覺得野豬可愛嗎?」

波兒:「野豬BB有斑紋,好得意。但大野豬呢…… 我就覺得有點醜樣。牠們體型巨大,雄性野豬的嘴角又長一對大獠牙,好可怕!同時, 我記得有書講過牠們亦帶有病菌㗎!」

成年(左)和幼年(右)的野豬。(漁護署圖片)

波波:「喺呀!美國加州大學硏究指出野豬帶有30種病菌,而其中20種可傳染人類。因此,人類被野豬咬傷後,可能會受豬鏈球菌感染。這病菌會入侵腦膜,引致發燒。嚴重時可令患者神志不清和昏迷。」

波兒:「 嘩,好驚啊!我哋最好和野豬保持距離了。」

波波:「有一些愛護動物的善心市民會恆常帶食物餵飼野豬,你覺得這樣做對不對?」

 

本港不少市民會餵飼野豬,這也是促使人類與野豬衝突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Hong Kong Free Press 圖片)

波兒:「唔……老師曾教導我們餵飼野生動物如鳥兒和猴子等均是犯法的。因為,這樣會令野生動物變成太過依賴人類餵養而漸漸失去野外求生本能。同時,牠們亦會把人類和食物聯想在一起,從郊野搬遷到民居附近,那麼便會與人類發生更多衝突了。」

波波:「硏究亦發現,若野生動物獲人類持續餵飼,營養增多,牠們便會生更多BB。若牠們的群落增大,便會擴展其覓食和活動範圍,對市民做成更多滋擾。」

波兒:「爸爸,我哋可以怎樣協助解決野豬滋擾的問題呢?」

波波:「人類若要和野豬好好相處,我們應該做到以下三點:

1. 必須妥善處置戶外的垃圾,使貪吃的野豬無機可乘;

2. 不要餵飼野豬,讓牠運用求生本能在野外覓食;

3. 如看到誤闖市區的野豬,可致電 1823 通知漁護署跟進。」

其實,漁護署已經多管齊下去處理野豬的問題。例如:他們已不斷替野豬做絕育手術或注射避孕藥,希望能夠控制野豬的數量。又把曾經滋擾市民的野豬遷移到遠離民居的郊野,以減少其對市民的滋擾。若市民能齊心好好處理垃圾和拒絕餵野豬,野豬便會乖乖地回歸大自然,因為大自然才是牠們真正的家,人類和野豬方能一如既往的和諧共存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