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難為了音樂

聽古典音樂可以是一種享受,同時也可以變成一種難受。

我有一位朋友,是3個孩子的媽媽,每天盡心盡力去照顧好孩子們的起居飲食,可以說是無微不至,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可是她得了憂鬱症,每星期也得去見醫生,我和她最近多見面,漸漸了解她多一點,原來她的煩惱是來自她丈夫。

如果回來沒有聽到孩子們練好樂器,便會大發脾氣,動肝火

她丈夫曾經看了一篇文章,是有關學古典音樂對小孩的學習環境有極大幫助,特別在他們小時候開始「洗腦」,效果更顯著,於是安排3個孩子全部學鋼琴和小提琴,每天規定每人練習最少一小時,兩樣樂器加起來便是2小時,由於丈夫每天工作至晚上,這個重擔便落在太太身上,如果回來沒有聽到孩子們練好樂器,便會大發脾氣,動肝火。幸好他們是就讀國際學校,功課不算多,但對於我朋友來說,每天要聽着孩子練琴,在房間內,在客廳內,又要看功課,星期一至星期天沒有休息。她開始很怕聽音樂,很怕回家,更怕丈夫回家。

孩子們在強迫的環境中學音樂,從一開始沒有選擇樂器的機會,不明白為何要這樣辛苦,其中老二是天生一名運動員,經過多番「游說」和 「爭取」,再加上學校實在太多訓練,才可以「申請」不再學小提琴。

有一天,朋友很忐忑不安地邀請我和先生到她們家吃晚飯,我立刻接受這個邀請,很想籍這個機會來幫我這位溫柔的賢妻朋友發聲。可是她呑吞吐吐地說,要我千萬不要批評她丈夫,他是一個很要面子的人,是家中的一家之主,從來沒有人可以反對他,我不作一言,只替我朋友不值,他的邀請是因為想認識多一個懂音樂的人,同時想我介紹一些音樂老師給他認識。

晚飯當天,甫入屋已經聽到古典音樂響起,一家人很和藹可親地迎接我倆,朋友的丈夫身材高大有6 尺多高,聲音雄厚,像一個男高音一樣,我朋友在他身旁就像美女與野獸一樣,可以想像平時她和孩子們一聽到震盪的聲音是如何驚嚇。

一邊吃着紅燒豆腐,蒸排骨等,一邊聽着貝多芬多首著名樂曲

來到桌上準備起筷,突然奏起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那重錘般的4個音好像叫我「不准吃飯」那樣,心情沉重起來。我不禁問:「你們吃飯時也聽古典音樂?」朋友丈夫很自豪說:「當然!聽音樂對孩子好!」我看看3位孩子的表情,可以知道他們很為難。之後我們只寒喧幾句,一邊吃着紅燒豆腐,蒸排骨等,一邊聽着貝多芬多首著名樂曲,我本來想說的話,好像有什麼東西咔着而說不出來。

臨走時,他客氣地問我們:「你們吃飯時一般是聽什麼樂曲?」我說:「沒有!因為我們一家吃飯時都一邊聊天,很吵的!」他歡喜的表情立刻收起。我沒繼續說,是因為我家連一部音響組合也沒有,最經常聽的只是一個買電池附贈的收音機。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