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願戾氣遠離校園

教育大學民主牆事件愈演愈複雜,不同政治立場的團體捐窿捐罅找空位做Show,王師奶雖然害怕政治,但不表示全無感受。忍受無聊噪音之餘,對某些人的反應頗為失望,尤其是教育界。

文:王師奶

雖然有人攻擊教大校長張仁良,但小婦人認為他中肯、公正,不斷呼籲外界給學校空間,讓學校自行處理,態度冷靜、理性;反而校董會主席馬時亨初步反應有點情緒,義憤填膺說要「追究到底」。「追究到底」潛台詞是有人做了不應做的事,要窮追猛打揪出來懲罰,在真相未明情况下說了些不符校董會主席身分的過激話,但以一個非教育界及從商的人來說,仍是可以理解和原諒的。

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申請轉直資時,馬時亨是校董會司庫,接受訪問時說了些前後矛盾的違心話,其時王師奶寫了一篇《馬時亨的虛偽》直斥虛偽,搖擺是商人的慣性。他9月11日接受商台訪問時,已冷靜下來,措詞謹慎,一再強調未確定生事者是否教大學生,又大聲呼籲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他回應議員發起聯署︰「唔好啦你哋,真係求求你哋,為我哋個社會,為我哋年輕一代,唔好搞咁!」雖然態度上180度轉變,小婦人仍相信他是真心的,覺今是而昨非才是智者。

身為教育界 不知教之育之

王師奶最失望的是一些校長說永不錄用教大學生,又說要取消教大學生實習的機會。一些非教育界如馬時亨等人的言論,可能是衝口而出的憤慨之言,他們不理解教育的真正意義,謬誤之論尚可原諒;但身為教育界,不知教之育之,誘之導之的基本大義,只有戾氣,沒有寬容,怎能期望你們的學校有春風,有潤物無聲的氛圍?做你的學生是不幸,做你的員工更是大不幸,因為你不分皂白,因為你頤指氣使。說你不分皂白,是你不肯定來校實習的十個學生中,是否有貼不當大字報者在內,你就一竹篙橫掃一船人,興德學校有一個女校長失職,難道楊潤雄就以後唔准女士做校長?中大一個教授被控殺妻女,難道以後就不准男士在大學教書?說你頤指氣使,是你大言不慚,你真可以永不錄用教大的畢業生?王師奶就同你賭一個麥記魚柳包。你有權不給教大學生來實習,如果真長久這樣做,除了有愧於社會責任之外,也可能要給教育局一個解釋。

有膊頭才不愧他日為人師

據說有500個校長聯署譴責不當大字報,王師奶唔信500個校長都咁「萌塞」不准教大學生實習,甚至永不錄用。教大正內部查證是否教大學生所為,若真是教大學生惹此彌天大禍,王師奶認為他們應勇敢站出來承擔責任,有擔當,有膊頭才不愧他日為人師,好過成世做縮頭烏龜。小婦人同樣勸喻大義凜然不准實習,永不錄取教大畢業生的權威校長站出來,勇敢地堅持己見或承認一時失言,給全港教育界一個勇於承擔的好榜樣。

讓教育回歸教育

相比於二三十年前,社會人士對教師(包括校長)的尊敬確是弱了很多,這是社會環境使然,師生關係有點像交易,銀貨兩訖,無拖無欠。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種情誼已成夢幻。今日仍有不少才德兼備的良師,也不缺視學生如子女的好老師,事實上有關教師和校長的負面新聞也不少,這是教師地位低落原因之一。

讓教育回歸教育,願戾氣遠離校園。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