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通識比賽體現「大龍鳳」

2013年明報替王師奶出版《香港教育大龍鳳》一書,蓋小婦人有感整個教育界浮誇成風,人人搶住做「大龍鳳」。辦學團體帶頭做,學校跟着做,善觀氣色的校長加多兩錢肉緊兼兩安士鞋油做到加零一。鑼鼓喧天,鬥長氣,唱到街知巷聞,老師們被迫做埋一份,扮兵哥,扮梅香。家長在鑼鼓聲中迷失,以為「大龍鳳」做得勁的就是好學校。王師奶對香港教育有深情,生於斯,長於斯,眼看20年來教育這缸「混醬」混到阿媽都唔認得,「大龍鳳」歪風勁過十號風球。

之前香港電台有個名為《小學校際通識大賽2017》節目,參加學校有27間,採單循環制,最後3隊入決賽。節目的文字介紹已經「高山滾鼓」——不通不通,連王師奶的草根水準都笑到合唔埋口,點配稱官方廣播機構!不是小婦人信口雌黃,讀者諸君請評「比賽在2017年載譽歸來」,究竟佢想講乜?可能佢想講2015年辦過一次好成功,2017年再辦。王師奶這款粗人會說「2017年再冧莊」,斯文些或說「捲土重來」,點會講「載譽歸來」,你估是容祖兒剛從內地演唱完畢再在港登台咩?

常識通識 主辦方都分不清

題外話講了一大堆,言歸正傳。王師奶向來反對中學設通識科,推行初期,老師們只能跟綱要瞎子摸象,一味靠估,因為是必修科,學校唔教唔得,於是教的唔識教,出卷的唔識出,評卷的唔識評,答的當然唔識答。近年情况大有改善,但又有議員嫌試題太政治化,想將必修改為選修。王師奶好記得教統局講過小學不應教通識,依家竟然由官方機構舉辦小學通識比賽,學周伯通左手打右手。何以至此?無他,做大龍鳳囉。

通識比賽嘩眾取寵,有睇過節目的觀眾都會同意,充其量只能說是「常識」比賽,你完全感覺不到丁點兒通識味。王師奶請教過幾位現役的通識科老師,都說通識不能用作比賽,有固定答案的最多算是常識。他們對這節目的批評比小婦人嚴苛得多,四字曰之﹕「不知所謂」。王師奶認為罪不在於那幾個年輕主持,他們都很努力,但他們自己包括監製,也不知何謂通識,在通識和常識之間畫上等號。為什麼會有這個節目出現呢?大龍鳳現象而已,大龍鳳的喧天鑼鼓一日不停,香港教育一日不能反璞歸真重回正軌。

遏止大龍鳳的浮誇之風,有賴教育界自省自斂,有賴家長明辨是非,不在瓦釜雷鳴中迷失。香港小學有數百間,參加的只有27間,王師奶視為好現象。好多年前,「通識」兩字好時髦的時候,不單有些小學偷雞講通識,連幼稚園都話教通識,這淺薄的舉措確實迷倒了一些懵查查的家長﹕「我個仔讀嗰間幼稚園好深,連通識科都有得教。」王師奶寫文鬧到飛起,還寫信給教統局投訴。

未問完已識答 靠背題目

決賽一役,王師奶留意到搶答題目中,好多次主持人只問到題目的一半甚或更少,參賽同學已經作答,有些還真的答對。小婦人覺得絕無可能,尋根究柢,結果找出一個大頭佛,原來賽前有一本題目範圍,仲係成本電話簿咁厚。愈讀得熟愈着數,勝算愈高。唉!小朋友的時間就浪費在無意義的記憶中,校長們、老師們,為教育的明天,不要再搞「大龍鳳」;愛護兒女的家長們,醒醒吧,不要給「大龍鳳」騙倒。

文:王師奶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