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跨境學生減少是喜訊

據報道今年跨境學生減少,青衣的郭怡雅神父紀念學校獲派24名跨境學生,只有一人註冊;同區的荃灣商會學校原獲派224名小一生,預料只有100人入學;葵涌中華傳道會許大同學校獲派10名跨境學生,辦入學手續的一個都無。

本港居民被呢班蝗蟲客家佔地主,雖然一肚氣,但無可奈何!

曾經困擾香港家長的跨境學童問題,似乎已近尾聲,由於深圳容許香港學生入讀公立學校,如果派不到最近的北區或心儀學校,他們寧願放棄跨境。想當年,跨境學童從天而降,香港人以蝗蟲喻之,搶奶粉,搶醫院牀位生仔,搞到怨聲震天。搶學位搶到北區學校大爆棚,有學校開到10班小一,設7個跨境學童專屬校網,擴展到青衣、黃大仙、荃灣,原北區居民子弟被迫遷讀大埔、沙田。本港居民被呢班蝗蟲客家佔地主,雖然一肚氣,但無可奈何!

摧殘小心靈的教育制度

蓋少一個跨境學童,即係少一個幼小心靈受摧殘。

雖然好多人責備政府唔做嘢,王師奶講句公道話,事實都做咗啲嘢,壓制了走私奶粉潮,禁止雙非人士來港生仔都算是功績。王師奶好替小學生辛苦,天未光就要經出入境兩處關卡,上水火車站附近全是等候跨境學童的校車,熙熙攘攘,人頭湧湧,有校車保母高聲尋「仔」,有四五歲的幼稚園生驚惶搵校車,此情此景,王師奶內心充滿悲情,稚子何辜,受此折磨?孰令致之?是忍心的家長,是不平衡的教育制度?試想想,一個六歲小一學生,從深圳跋涉到青衣、黃大仙,車程不少於兩個鐘,放學又兩個鐘,鐵打都頂唔順喇。小婦人聽見話跨境學童減少,立刻喜上眉梢,內心拍掌稱慶,蓋少一個跨境學童,即係少一個幼小心靈受摧殘。

趁學童減少推小班教學

唔明特首話公營學校今年整體班數增加,但某些校長又話學生報到情況好差。

學童減少,學校收唔到學生,王師奶又好關心老師們的飯碗,尤其是合約教師,因為好多合約教師逐年計,多數是一年合約。好彩林鄭特首拍心口話會保留縮班教師教席,故縮班不影響教師職位。與此同時,小婦人又擔心這「保留」是否也包括合約教師?有教師連續七年都停留合約階段,唉!叫人怎安心工作?王師奶只識去街市計婆仔數,唔明特首話公營學校今年整體班數增加,但某些校長又話學生報到情況好差。費事傷神計數,今年又話推行一校一社工,何不開班教合約教師轉做教師社工;又訓練合約教師做特殊教育統籌主任;調整每班人數,實行名副其實的小班教學,每班人數不超過25人。

針無兩頭利,一個行業的興衰,會牽連另一個行業的存亡,接載跨境學童的巴士生意大受打擊,有大規模跨境校巴營運商,往年每日接載700至800名學生往返內地及屯門天水圍等地,今年銳減至500名,更不敢想像明年的黑暗日子。小婦人雖寄予同情,但首要關心的是學生的利益,跨境上學終究不是正常運作,也窒礙了小孩子的身心成長。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文:王師奶 [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7期]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