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如履薄冰的楊潤雄

有讀者來郵問點睇楊潤雄同吳克儉,那當然好大分別。從外表看,楊潤雄頭髮濃密(遲就唔知),吳克儉就鄉村包圍城市;從言行來看,楊謹言慎行得多。吳克儉已是過去式,王師奶雖是一介匹婦,評彈自有分寸。在位時,他要對社會負責;卸任後,他和路人甲、乙無異。楊潤雄坐正不足四個月,家下評語太草率,亦不公允,廢舊立新要的是時間,拭目以待可也。

文:王師奶

楊局長給王師奶初步印象是謹慎,講嘢處處加個cushion,句句留一線,用詞如履薄冰,好聽叫面面俱圓,唔好聽叫「縮骨」。唉!局長,呢個世界邊處有面面俱圓這回事吖。你試皇后大道中當街派銀紙,人人一條「紅衫魚」,一樣畀人鬧。你一定不以為然﹕「唔係,派銀紙都畀人鬧?鬧乜呀?」一定有人嘈﹕「有無搞錯,佢嗰張咁新,我呢張咁舊,大細超!」三司十三局中,最三煞是教育局長呢個位,因為幾乎人人都是家長,都是持分者,都是「金叵羅」老竇老母,每一項「雞毛蒜皮」的小小措施,都會挑起他們的神經。搵邊個嘈,梗係教育局長喇!

面面俱圓抑或講嘢縮骨?

我話局長講嘢處處加個cushion,決非隨口,信手拈來,例子多的是:局長說港獨思潮很難話同教育有直接關係,跟着又說教育系統可以多做一些。他把港獨思潮不限於「直接」關係,同時不否認或有關係,教育系統可以多做些工夫。看!銅壺不漏半滴水,看似簡單,實則不簡單,既順應內地高官的論點,也為本港留了一點顏面。如果換了吳克儉,他會怎樣說?多數照單全收,這就是兩任局長的分別。

幫教師頂領導人一拳

另一點全港教師要多謝局長,替他們擋了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一拳。陳部長說教師要先「愛這個國家,認同這個國家」,楊潤雄四両撥千斤,把愛國家、認同國家的大義不限於教師,而是全香港人都要思考。他又說,陳寶生部長並非特別針對教師,不過在教育範疇內教師角色比較重要。楊局長,小婦人向你salute,你說得婉轉、得體,面對上下交征,謹慎得如履半吋的薄冰。

不要以為王師奶擦楊局長鞋,王師奶愛教育如命,想當年吳克儉初入官場,不幸踩到地雷,王師奶頻頻為他護航,不停為他的顛簸遭遇頻呼「我見猶憐」。楊局長接棒伊始,小婦人希望他真有本領為香港教育掃妖除魔,將一些善於逢迎的偽學者摒諸出謀獻策的諮詢組織之外,也將一些唯唯諾諾,只識做應聲蟲的什麼議會、校長會主席逢君之惡的一群酒囊飯袋掃入垃圾桶。楊局長,你做了五年副局長,這些霸住屎坑唔屙屎的人(原諒小婦人用詞草根,實在諗唔出更貼切的佳句)你一定見得唔少,如果仍沿用這些雞鳴狗盜之徒,有料有心的人不會出山的。王安石講過﹕「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王師奶雖然對局長有期望,也知非一朝一夕可將頑疾清除,你如履薄冰處事之餘,也不能向不合理制度低頭。君子有所為有所不應為,楊局長,前路多艱,珍惜羽毛吖!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