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影子學生」的餘哀

興德學校事件擾攘一段時間,過程有點像連續劇。先是校董、家長、教師會會議途中,有教師冒打爛飯碗之險,公開質疑校長行政失當。校長當場宣布會議是非法集會,揚言報警,隨後又有解僱行動;繼而學校被揭發有「影子學生」,學生全年缺席卻全部獲准升級。

文:王師奶

電視畫面所見,陳章萍校長聲淚俱下自言委屈,又謂自己「無功都有勞」。最後教育局加入新校董,以過半校董人數開除校長。

王師奶頗留心興德事件的演變,觀察所得和一般人的看法可能不同,這根本是一場悲劇。悲劇的主角並非外表強勢但又「梨花帶雨」的校長,也非保皇及反皇的兩派教師,更非狀似路人甲的校監,而是虛無縹緲的「影子學生」。

花開兩枝,先講陳校長自嘆做校長好委屈,又話自己無功都有勞。先講委屈,誰沒委屈?老師們有委屈,明明職責是教書,卻要去街頭派宣傳單張,甚至去到深圳入信箱,當然是委屈。但飯碗大過天,你唔食仔女要食,更委屈都要做,而且教師去派傳單,甚至去派位中心或去更弱勢的學校門口搶「客」的大有人在,委屈非我獨有,委就委,屈就屈喇。

陳校長說她好委屈,王師奶信,呢間學校你揸fit,全班下屬食粥食飯靠晒你,由一間村校搞到26班,少啲手段都唔掂,無啲成果點令外行的「校監」話我有料到?

上面要招呼,下面要鎮壓,勞心勞力,仲有馬騮唔生性公開作反,畀心你食當狗肺,咁仲唔委屈!小婦人有少少明白陳校長的心境,但不同意她說自己「無功都有勞」。

講呢句話的人好多,每次聽到這句話都有啲唔順耳,功和勞是兩回事,你未聽過「勞而無功」這詞語乎!講得俗些是「只見身郁唔見米白」,就算勞到抽筋都係白做,嘥Gas;何况你做的時候有報酬、有薪金,取了報酬而又勞而無功,應受責備而不是求取原諒,講這話的人要三思。

香港學制 引出蠱惑校長

回歸正題,王師奶對「影子學生」的出現感到悲哀,點解興德學校會有「影子學生」存在呢?是制度逼成的。收生不足要減班,要殺校,學校獲得的資助跟開班數目掛鈎,教師人數也跟開班數目息息相關。要保校、要保教師飯碗、甚至保合約教師和校工飯碗,直接間接醞釀「影子學生」的細菌,遇着一個有腦筋而欠操守的校長,「影子學生」就脫繭而出。

王師奶並不同情這些旁門左道的勾當,亦曾經為文呼籲校長和教師要保持讀書人風骨,就算被減班被殺校,都要行得正企得正,死都要死得硬淨啲。興德學校的「影子學生」由校內教師揭發,檢舉不正當的措施值得讚賞,但「影子學生」並非突然從天而降,這檢舉、這揭發,給小婦人「遲來的正義」的感覺,但這「影子學生」是否僅興德學校獨有?

最後,王師奶好希望教育局正視校董的質素,一個不懂教育的校監唔可以領導一間學校,因為他是門外漢,只能任校長橫衝直撞。如果好彩碰到一個有才能、有品德、有專業精神的校長,學校自然可以正常運作;但碰到一隻不羈而又無才無德的野馬,乜嘢事都可能發生,興德2.0、3.0、4.0接踵而來,有幾多個所謂校政專家都唔掂喇!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