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保存期:朱自清的錯

[caption id="attachment_9809" align="aligncenter" width="630"] 朱自清[/caption]

弟弟在學校讀了朱自清的《背影》後,說話的用字,就回到民國初年了。

文:汪培珽   圖:資料圖片

當我叫他去打球運動時,他說「膀子痛」。

當我睡覺扭傷肩膀,他問我是不是「膀子痛」。

當我們逛屈臣氏經過跌打損傷藥的角落,他問我,「那是不是膀子痛的藥?」

是不是「膀子痛」

昨天,我帶他去剪頭髮,我問他,你要剪蔣友柏的三分頭,還是郭富城的三分頭?他說有什麼不一樣?沒有。因為在香港要說郭富城,不然人家不知道你在說誰。

坐下來要剪了,我對第一次見面的理髮師,說了半天,我不知道她聽不聽得懂國語,所以只能碰運氣了。等對方表示理解後,走開了一會兒。我戰戰兢兢地問弟弟﹕「我剛剛說的還可以嗎?」弟弟對於禮節的要求,比父母還嚴格。我說話常常被他糾正。

你就是說話——不漂亮

「不好。」弟弟說。

「哪裏不好?」我問﹕「是前面說的不好,還是後面說的不好?」說話需要學習,現在有人願意教你,當然要虛心請教。

「從頭到尾都不好,你就是說話——不漂亮。」弟弟說。

不漂亮?這說話用詞是誰教你的?

嗯,朱自清也說過他爸爸說話不漂亮,所以我也不用太自卑。

汪培珽
旅港台灣親子博客紅人,著作銷量合共達40萬,育有兩名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