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教授演講廳:與微塑膠「絕膠」, 談何容易?

近年,微塑膠的污染問題引起了世界各地環保人士的關注,其實這問題自六、七十年代至今一直存在。根據歐洲化學品管理局的定義,微塑膠是指一些長度不多於5毫米的細小塑膠物料,它們包括膠碎片、膠粒和人工合成的纖維等。微塑膠有三大類:

第一類是來自汽車輪胎和各種塑膠垃圾經過風化所衍生出來的微塑膠。由於行車時輪胎和地面不斷磨擦,輪胎表面會被磨走,形成依附在路面上的超細微膠粒,在清洗路面和下雨時它們會被沖進河道和海𥚃去。按科學家推算,這些輪胎微膠粒佔總微塑膠量的首位。單在歐洲,每年由輪胎損耗所產生的微膠粒高達10萬噸。同時,球場上的人造草坡和各種塑膠垃圾在環境中經歷日照和風化的過程也會形成微塑膠,專家估算它們每年在歐洲的釋出量可以高達8萬噸。

第二類是人造纖維( 包括聚酯或尼龍等物料),它們大部分是在清洗衣服及布料過程中脫落,隨著污水排放。英國普利茅斯大學的研究指出,每次用洗衣機洗5公斤衣物便會產生約70萬條膠纖維。它們佔總微塑膠排放量確不少,每年在歐洲排放約2萬噸的塑膠纖維。

等三類是人工製造及被加入產品中的微膠粒。例如:生產商在美容及清潔皮膚的產品中加入微膠粒作「磨沙」,幫助除去死皮及深層清潔之用。另外,生產商會在肥料產品中加入含化學品的膠囊(型態和微膠粒相似),讓儲存在膠囊中的營養物質慢慢釋出,發揮較持久的功能。有不少油漆產品亦含微膠物料,使塗層更厚、亮滑和防霉;例如:車路上面的交通標示亦用上這類含微膠的漆油。這些人造微膠粒只佔總微塑膠排放量較少部分。

微塑膠對生態的影響確不容忽視

微塑膠對水生動物和人類有害嗎?

近年,越來越多環境科學家去硏究微塑膠對水生動物的毒性和評估它們的生態風險。有硏究結果顯示,微塑膠能夠負面地影響生物的消化系統及妨礙營養吸收,會影響牠們的生長、生育和存活率。但是,也有不少科研結果証明微塑膠的毒性和生態風險並不高。為什麼不同實驗室做出來的實驗結果不一致呢?

實驗結果矛盾的原因如下:

1. 大多數實驗室實驗使用較高濃度的微塑膠作測試,濃度比一般實際環境濃度高幾十至幾百倍,在這極差環境條件下,生物當然會顯示出不良反應。若實驗使用實際環境濃度作測試,多會發現微塑膠的毒性只是一般;

2. 不同生物物種會對同樣的微塑膠呈現不同的反應,有些物種會較為敏感,有些卻無反應;

3. 不同塑膠物品含不同的化學添加劑,所以它們的毒性大有不同。例如:來自輪胎的微膠粒會釋出致癌物質(如:亞硝胺和二苯並吡喃等),毒性較一般用作磨沙的膠粒高。

大多數吃入微塑膠的動物(包括人類)均可以透過糞便把它們排出體外,對健康的影響輕微。然而,浮游動物的腸臟非常細小, 未必能把吃下的微塑膠排出,導致消化不良,甚至命危。因此,微塑膠對生態的影響確不容忽視啊!

為了治本,我們應當身體力行從源頭減排

如何減少微塑膠?

為了減少微塑膠,歐盟倡議定立法例去禁止在產品中放入微塑膠,並禁止商店提供及使用一次性的膠餐具,並促使其他國家響應跟從這些政策。為了治本,我們應當身體力行從源頭減排。 我們可以少用汽車以減少輪胎的磨蝕、減少購買及穿着人造纖維衣服、習慣「走塑」或甚至「絕膠」、回收塑膠製品作循環再造、並協助清理海邊和河邊的塑膠垃圾。這樣可以減少製造塑膠垃圾,亦同時防止微塑膠的產生。

延伸閱讀:

  • Hann et al. 2018. Investigating options for reducing releases in the aquatic environment of microplastics emitted by (not intentionally added in) products.  Report for DG Environment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Eunomia Research & Consulting and ICF. https://www.eunomia.co.uk/free-download/?fdpid=6705
  • 波波教授演講廳:和孩子攜手「走塑」做世界公民!URL: https://bit.ly/2nx72y2
  • 糞驗出微塑膠! 如何減少攝入微塑膠? 食魚類海產-謹記去內臟: URL: https://bit.ly/2IOx1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