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雞媽媽:許願井的迴響

「香港對很多人而言可能是一個財富與希望之都。但對外傭而言,這座城市就像是一個許願井。對著許願井,外傭們虔誠地投下一枚硬幣,在心中許下美好的願望。並非所有許下的願望都會實現,不是所有美麗的夢想都會成真,也不是每一個帶著美好期待的旅人都能全身而退。」

外傭的聲音 集結成詩文集

這段文字來自詩文集《許願井的迴響》,是HelperChoice第二屆外傭寫作比賽的作品(HelperChoice是聯繫外傭和潛在僱主的線上平台,旨在令外傭在不需負債的情况下找到工作)。作品首次譯成中文詩文集,希望僱主聽到外傭的聲音,而且聽到那些聲音的多樣——有人提到外傭是國家的「當代英雄」,朋友眼中的「超級巨星」;有人除了看到自己是幫傭,還是僱主家孩子的家長、老師、會計師、營養師,大廚和護士等,充滿榮耀感;有人書寫失落了的夢想,把弟妹的大學畢業證書看成最大安慰;有人對年幼女兒感到歉咎,照顧僱主家可愛的女孩時,感覺複雜;有人逃出傷心的婚姻關係後,在矛盾心情中來到香港希望重新出發;有人天天盼望周日的棒球場;有人描述周日的另一個「她」,換上緊身背心和迷你裙,深深吸一口自由空氣。

分享有關外傭的採訪工作時,偶爾遇上這種回應:「我覺得每一個外傭都很偉大,為自己的家庭犧牲很多。」說的朋友充滿善意,但我有時忍不住說穿,這跟某些僱主堅信的「我覺得外傭都很狡猾,不知道她們在打什麼壞主意」都是定型一種,雖然出發點不同。

她們也有自己的故事與夢想

事實是,到此地工作的外傭,向「許願井」投入各種願望,有人為家庭犧牲、有人想逃離某種生活、有人藉着這種方式想多看外面的世界、有人努力實踐個人夢想……每顆硬幣背後都有一個獨立的人,像你像我,無論是不是犧牲自己的母親,都值得平等相待。

關注外傭議題的中文大學人類學學者陳如珍參與編輯詩文集,她的引言說得好﹕「家傭一方面被要求要有完美的職業道德,一方面被認為在香港沒有任何的私人生活,因此可以為工作的家庭全面地犧牲自我。相異於這些刻板印象,我們從本書所收錄的詩文創作中可以看見所謂外傭其實性格和喜好各異,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經歷,也有自己的目標與對未來各自不同的美好願景。透過這些文章,除了能體會外傭的個體差異與多元性,我想讀者也能感受到她們和我們共享的經歷,夢想與煩憂。」

許願井網上連結:https://goo.gl/t4IvbU

蘇美智
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