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隨筆:漾動心湖的開學金句

學年剛開,老師和學生皆以金句自勵,或宣於心底,或書於枱頭,無不展望有個鬥志昂揚的新學年。

文:蒲葦

甲同學說﹕「今年,我的座右銘是《明日》詩,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日日待明日,萬事成蹉跎。我一定要比往年更珍惜時間。」

乙同學說﹕「玩物喪志。我今年一定會減少上網、打機的時間。」

丙同學說﹕「我比較簡單,今年只有一個願望,就是K.O.中文科。」

我說﹕「都很好,看到同學充滿鬥志,為師萬分欣慰。師生同心,其利斷金,願與大家共勉。」

話雖如此,果真只是如此而已。

教書多年,早就看慣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轉瞬間,湖面又恢復了平靜。三兩個星期過去了,鬥志紛紛回歸首飾箱,平白無事,甚至不知道置於何處。

以上之說,若理解為老師責備學生,也非原意。

以文學真善美自勵

新學年要開始了,我一再拿起教育局中文組多年前出版的《綴文創思》,以前線前輩的金句自勵,既宣於心底,亦寫作自勉。

前港大教育學院講師鍾嶺崇博士說:「文學的啟蒙、觸發、深化,往往在有情有趣有美有妙的,既尋常又精微處孕育端倪。生活上的一點趣味,感情上的一絲波動,或者韻律上的節奏,文字上的對偶,都可以觸動情意,引發共鳴。文學欣賞與創作的起步,當作如是觀。」(〈文學肆言〉)

文藝青年兼中學校長潘步釗博士說:「作為老師,我們導引指點,然後悄立一旁,帶着微笑送一道祝福的目光,看他們跨過文學作品中美善的門檻,已經是文學教育的重大成功了。」(〈抉擇的文學,文學的抉擇〉)

小思老師說:「文學作品是人的東西,充滿人的本質,即是感情、意志、思想,由古到今,人情不變,只要緊握這一點,就可通古今。今人之所以能讀通古代作品,只因人的心靈是相通的。」(〈縴夫的準備〉)

何福仁老師說:「放手讓我們的學生自由地寫,愉快地寫吧,也讓老師愉快地改……與其眼於文句,不如把心力放在構思上面,深化學生的思維,開拓學生的眼界。」(〈寫和讀的兩個問題〉)

李孔嘉寶老師說:「也許文學是夕陽科目,但夕陽始終是美麗、迷人,使人眷戀不已的。」(〈行有餘力,則以學文?〉)

我驚為天「書」,一段段來自前輩的動人金句,叫我如沐春風,用文學的真善美作中文老師的開學自白,真有「天將降大任於我」的豪情壯志。

風再起 共勉之

然而,教書多年,早就看慣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轉瞬間,湖面又恢復了平靜。三兩個月過去了,我和學生一樣,漸漸從自勵變成自責。幸好,下一個學年又快將開始了,共勉之。

蒲葦
資深中學中文科科主任、教參書編者、作家。著作包括《我要做中文老師》、《中文科文憑試活用筆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