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姓家長﹕阿仔與遊行集會

「咦,任建峰,為何不見你帶個仔來的?」過往十多年,我每逢七一都有參與遊行。當我近幾年甚至會在遊行途中為我曾帶領的公民社會團體做街站時,有些途人都會來問我上述的問題。

雖然我個人甚有政見、而且與不少七一遊行人士的訴求亦接近,但我不太想洗腦式地過度左右阿仔的未來政見,所以早已決定不會帶阿仔去七一遊行。

七一,的確是一個我從未帶阿仔出席的遊行。不帶他去的最主要理由,就是七一近年來已變成一個很多不同、甚至有時自相矛盾的議題或意識形態的遊行,個別政治取態和意志有時已大於一些超越日常政治的大是大非、普世價值、倫理人性問題。雖然我個人甚有政見、而且與不少七一遊行人士的訴求亦接近,但我不太想洗腦式地過度左右阿仔的未來政見,所以早已決定不會帶阿仔去七一遊行。若他長大後還有七一遊行這回事而他自己又想去,就由他自己去吧。


再者,純粹又一個較自私的「怕麻煩」角度來說,如果我帶阿仔去,以我對他的了解,他一定會是經過路途中的每一個街站時都問是什麼一回事、和要求知道我對有關團體支持與否及有關理由。如果我訛稱我對所有團體都支持,就是對阿仔說謊言。但如果我對阿仔表明只對部分團體、人士、訴求表示支持,要向一個只有幾歲但又「打爛沙盤問到篤」的小孩解釋為何在這情況下仍參與遊行是很令人懊惱的事。

透過帶阿仔去參與這些遊行集會,我是希望滲一些超越政治的基本人性大是大非在他的心內、希望他將來無論政見如何都會有一夥正直的心。

其實,曾幾何時,我是會帶阿仔去個別遊行集會的,議題牽涉反國教、爭取民主、平反六四。對我來說,這些都均牽涉一些大是大非、超越日常政治的價值觀問題:反國教牽涉自由思想,爭取民主是普世人權與價值的根基,平反六四除了牽涉民主亦是最簡單的「有權有勢人士欺負、殺害他人是錯的」大倫理訴求。透過帶阿仔去參與這些遊行集會,我是希望滲一些超越政治的基本人性大是大非在他的心內、希望他將來無論政見如何都會有一夥正直的心。


但縱使我有這樣的想法,我近年連一些我認為是關乎超越日常政治議題的遊行集會都未有再帶阿仔一同出席了。我在
2014-2017年間曾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討論,曾豎立不少「仇口」。雖然我絕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冤家路窄,如果帶阿仔去遊行集會時遇到姿態上較「勇武」的人士言語上向我「打招呼」,我擔心只會嚇壞阿仔,因而適得其反。

客觀來說,近年帶孩子去遊行集會的危險性比以前增加了。作為負責任的父母,我與不少父母在決定是否帶孩子出席遊行集會前都要三思吧。

另外,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近年的遊行集會少了父母帶孩子一同參與。老實說,除了六四及我因另一些理由不帶阿仔參與的七一,近年的遊行集會比以前多了衝擊事件收場的情況。無論這是基於個別示威者變得更激進甚至有時變得蠻不講理、或是警隊執法手段日趨政治化及挑釁性、或是兩者皆是,客觀來說,近年帶孩子去遊行集會的危險性比以前增加了。作為負責任的父母,我與不少父母在決定是否帶孩子出席遊行集會前都要三思吧。


不過,個人來說,既然我已不再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討論,而六四亦是一個仍是和平、沒衝擊性及牽涉超越日常政治議題的集會,我已與阿仔約定、出年與他一起出席。
201964日,維園見。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任建峰
在香港出生、澳洲長大、回流香港多年的阿仔個爹爹、老婆個老公及香港執業律師,親子、飲食、社會文化、時事、法律評論員,曾被批評者謔稱為「澳洲西人」,卻因自己愛上這外號而據為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