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養貓記 (下)

生命是無價的、是需要小心呵護的。

我和丈夫沒有被嚇怕,還是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努力經營着小貓生命計劃。

一關一關的熬過去,小貓仔似乎能夠活下來。我和丈夫經常說:「壯碩得多了,黑貓子存活率又高了!相對地,即是我們的存活率又低了,哈哈哈!」

毛孩子日漸成長,總要為他打算將來。事實上,我也不知道能否一路把他留在身邊,畢竟我們的工作實在太忙。於是我教他打架,希望日後他可以保護自己。小貓子年紀小,又沒有好好的媽媽教導,跟我打架的時候,常常不會收起尖尖的貓爪,抓得我遍體鱗傷。 痛是一件事、怕被誤會是一件事。在日常的工作裏,常常接待不同的義工、朋友到訪學校,真怕他們以為是家暴。於是我嘗試教他運用貓兒最厲害的武器——貓爪。我穿上長袖衣服,時而把整個手掌收在長袖子裏、時而瞬間把合緊的手掌從長袖子裹伸出,並瞬間狠狠的打開。 小貓子聰明,看着我的動作很有趣,大大的一雙碧綠眼睛,看得目瞪口呆,也看出了當中意思,竟然慢慢學會伸爪縮爪地運用他的秘密武器。

什麼是最好呢?我買最貴的牛奶給小貓子,原來不合適就是不好!已經給他高床軟枕,還有美味的零食,就是最好?是好的,但可能好不過互相緊貼,感受對方體溫的一個依傍、一個擁抱。

有一天,我媽媽來探訪,看見小貓子高床軟枕,不愁吃、不愁喝,偶然還有Temptation(貓兒零食)做賞賜,老媽形容他是全球最幸福貓星人之代表。真的幸福嗎?我反而覺得他可憐!我看到校園附近的野貓家庭,雖然是風餐露宿,但是有着伴兒一起,你依偎着我、我依偎着你;你捲着我、我捲着你⋯⋯貓兒臉上總是笑咪咪的。但是我家的小黑貓,什麼「貓的溫暖」就沒有機會經歷了。 於是我回家就學着貓兒捲着他 、依偎着他,希望盡量給他一點貓需要的溫暖。

我總相信最好的不是自己想出來的,而是那個個體需要的,才是最好。

「生曰父、曰母」,父母把一個生命帶到這個世界,希望給他最好。什麼是最好呢?我買最貴的牛奶給小貓子,原來不合適就是不好!已經給他高床軟枕,還有美味的零食,就是最好?是好的,但可能好不過互相緊貼,感受對方體溫的一個依傍、一個擁抱。父母是養育孩子成人。養育是有溫度的,是好好觀察他的需要,是愛與體諒,是接納與包容,是很多很多⋯⋯教、育源於愛!

現在,我很愛貓,我的愛貓名字叫謝非比。我愛他,因為我感受到他的心跳和體溫!

呂麗紅
元岡幼稚園校長,外號「神奇呂俠」,資深幼兒教育家,以全香港最低薪校長,挽救元岡幼稚園。其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