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超級直升機(上)

教書數十年, 什麼類型的家長都總算見識過。別以為最奇形的家長一定是在名校任教時出現,剛巧相反,是在這所平實的村校遇上。

當時學校只得十來人,簡簡單單過着愉快的學校生活。新學期開始,又多了幾位學生,雖然開學第一天總有些新生怕別離哭着上學,但是這所像是被祝福的村校,學生們總是開開心心上學的,即使是新生也很少哭着不上學。

太太已經搶着說這幾天缺課不好意思,是因為她的女兒未準備好,現在睡醒了,女兒又說想返學。

幾天過去,就是有一名新生缺席。當我正想打電話聯絡家長,恰巧這位家長就按門鐘,還帶着女兒過來說要上課。奇怪的是,這位新生妹妹是上午班的學生,怎麼下午來上課呢?而且那鐘數已經過了下午班開課時間⋯⋯我帶着許多疑問上前開門。

小孩子都懷有一顆好奇心,喜歡探索校園的事物。(呂麗紅提供圖片)

我正想問個清楚,豈料那位太太已經搶着說這幾天缺課不好意思,是因為她的女兒未準備好,現在睡醒了,女兒又說想返學,所以特意前來上課。我聽得一頭霧水、滿是疑惑之際,那太太似有難言之隱,不停向我擠眉弄眼。太太說:「是不是穿粉紅色的鞋也可以呢?因為她不想穿那個色的鞋,粉紅色都可以,是嗎?」太太溫柔地指着女兒。

「不能說、不能說這個字,不可以的,我女兒聽到就不高興!」

我聽着她的說話,看着她的奇怪表情,我相信自己雙眼一定睜大放光、嘴變O型⋯⋯原來是想穿粉紅色的鞋上學,我明白了。小孩子離開家庭,初初接觸「社會」,有些小孩可能需要多一點時間調適,我是明白的。於是我禮貌地答道:「粉紅色的鞋也可以,然後慢慢才穿回黑色的⋯⋯」當我說到「黑」這個字的時候,那太太就立刻打斷我的話, 「不能說、不能說這個字,不可以的,我女兒聽到就不高興!」我看看小女孩又不怎麼樣,但太太積極解釋,說平日是女兒一聽到這個顏色(黑),就會大叫大哭,歇斯底里⋯⋯還請我們日後也不可以提及這顏色。我再看看小女孩並沒有異樣情緒,因為她已經開始探索色彩繽紛的校園,和其他孩子一樣好奇 。

黑色、粉紅色慢慢才算,還是先說回上課的規定。在我耐心的解釋後,媽媽明白到應該讓小朋友養成對日期、時間的觀念和守規矩的態度,所以請她還是上午九時前回校上課。接下來的日子,那太太偶爾依時地帶着睡眼惺忪的女兒上學,並且要求學校讓她留下來陪着新適應的女兒,我們也從善如流讓兩母女一起上學。但往後發生的事情,是我遇過最「精彩」的家長事件簿。

 

呂麗紅
元岡幼稚園校長,外號「神奇呂俠」,資深幼兒教育家,以全香港最低薪校長,挽救元岡幼稚園。其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