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孩子,辛苦了!

雖然要圓外子環遊世界的夢想似乎仍很遙遠,復活節假期正好先交出誠意,跟外子一齊到馬來西亞沙巴走一趟,陽光與靚泳池正是他的心頭好。於是,拋開一切去旅遊,當然是先付點「夢想」的利息吧!

亞洲的孩子彷彿特別可憐,周年睡眠的時間不足,已是家常便飯。

在沙巴的酒店附近是一所小學,我們每次到樓下餐廳用餐時,都會看見很多小學生背着大背包,拉着行李喼似的書包下課。外子好奇地問:「是書包還是旅行喼?小學生們個個穿着整整校服,不似去旅遊⋯⋯」我看一看答道:「當然是書包,個個都滿彩色斑斕的公仔式樣⋯⋯接着家長們又擁上前接過書包拉着,怕孩子下課後,還要拉着重重的書包而過累呢!」他又說:「唉!全球的孩子都好慘啊!」

亞洲的孩子彷彿特別可憐,周年睡眠的時間不足,已是家常便飯。好像韓國的學生每天早上6時30分便起床,回到學校先是自修,9時正開始上課,至下午下課,必須往補習。因為韓國人相信只有多「練習」才能有進步。於是補習至晚上9時、10時是必須的。如果你還有精力,仍然可以繼續學習。在補習社呆至11時才回家也可以,接着明天又是一個循環。

家長三番四次追問學校的功課量,還以為他們喜歡填鴨式的教育,原來他們害怕家鄉的學習文化。

我的學校裏有一些南亞裔的學生家長,在替子女報讀時,三番四次追問學校的上課情形,功課又有多少?我還以為他們喜歡填鴨式的教育。但是身為校長的我,不能為博取多收學生而隱瞞辦學宗旨,於是如數家珍的告訴家長,學校以兒童為本,讓孩子多探索、多嘗試;以第一身的學習經驗為本,讓兒童有着愉快的學習經驗⋯⋯原來,家長正是害怕他們家鄉的學習文化,因為當地即使是幼稚園,上學是從早上至下午,沒有茶點時間,也沒有運動課堂,只有讀書、默書、讀書,然後都是默書,因為他們相信玩物喪志,多玩無益!

我卻相信兒童絕對可以從遊戲中學習,而且玩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在西方國家早已有「玩」的碩士學位課程。

現在我和摯愛躺在泳池旁,享受着日光浴之際,希望孩子們也擁有健康的體魄,迎接這麼挑戰的學習世界!

孩子,真是要健康,才能撐得住!

呂麗紅
元岡幼稚園校長,外號「神奇呂俠」,資深幼兒教育家,以全香港最低薪校長,挽救元岡幼稚園。其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