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小孩的校長:不想回到少年時(上)

今晚家庭聚會,姨媽姑爹聚首一堂,大吃大喝之後,大家就開始討論學生問題。事關最近有一調查報告,發現每7名小學生就有1名有抑鬱徵狀。 席上各位「冒牌」時事評論員各抒己見,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結論是現在的細路實在是幸福過了龍。放假去遊埠 、平時穿帶名牌、 吃自助餐是家常便飯,生活心想事成,抑鬱是歸咎於他們身在福中不知福。平時沒有什麼挫折,也沒有什麼要追求,所以變得沒有人生目標,動不動就說不開心 ; 接着就是大家互訴當年情——怎樣刻苦上學、辛勤工作,至現在才能生活無憂、豐衣足食 ! 

相信姨媽姑爹們都沒有看清楚調查內容吧!如果長輩們仍只是以這種角度跟家中的細路相處,相信數月後,又會多幾名抑鬱小學雞!

曾在一個幼兒家長講座,我遇過一位母親,抱着她兩歲多的囡囡說:「她正在學西班牙語,是她自己喜歡學的,哈哈!」自己喜歡學?兩歲多的嬰幼兒說自己喜歡學難得一見的西班牙語,真是「遇仙記」一般迷幻!?

又遇過一位爸爸:「細仔今年4歲,他會數數能數到一萬,哈哈!」 我身邊的義工問 :「會數到1萬有什麼用?平常出街都是你付錢的!!!」 另一位義工答:「可能仔仔喜歡自己到韓國shopping!」

我有一位聰明又醒目的學生「問問」,畢業後派到同區一所名校。這所名校因為最先突破每天13樣功課,所以成為區內名校中的名校,受到不少家長的追捧。 問問在開學初到學校探望我們時,依然笑容燦爛。我問她升小一習慣?媽媽搶答:「尚好,只是小學老師要問問重做暑期作業, 很多同學也一樣⋯⋯」重新再做?原來每位學生都要把暑期作業給學校評定程度。我們的習作亦被狠批太膚淺,小學立刻發出新書單,要家長從速購買,下令問問於兩星期內完成交回學校。一個小學新生要適應小一生活、又有要完成似高踭鞋一樣高(厚度)的4本中、英、數、常習作,真擔心學生在限時內完成習作,他們的健康真是像穿上這超高高踭鞋一樣,汲汲可危!幸好問問仍夠聰明醒目,應付有餘。

三年後,問問的弟弟入學。今次見到的問問,似死魚的眼神,媽媽不停囉囉嗦嗦:「問問已經不是以前的問問,又懶惰又不做功課⋯⋯」喋喋不休,說過不停!我把問問拉到另一課室,雙手搭着她相肩,面對面的問:「老老實實的告訴校長,為什麼不做功課?」她看看我又低下頭,欲言又止。我再問:「是不是真的太多功課?我相信你的!」她垂頭喪的「嗯」了一聲,又説: 「 真是太多了,怎樣也做不完,我不想再做!」我跑到媽媽那邊,勸她不要再埋怨女兒,要說的應該是:乖女,我明白妳辛苦,功課多,但是現在的學校都是這樣,媽媽在妳身邊,一起捱過去吧!  

天啊!怎麼上學是捱的呢?從前不是人人渴求上學去嗎?

如果有一天,我遇到拉丁神燈,燈神給我三個願望,我一定不要燈神給我青春,回到少年時⋯⋯咁多功課,怕怕!

呂麗紅
元岡幼稚園校長,外號「神奇呂俠」,資深幼兒教育家,以全香港最低薪校長,挽救元岡幼稚園。其真實故事被改編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