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 老二的迷思 (下)

編按:作者參加了學生的婚宴,憶起當年教琴的點滴。這位甚富音樂天份卻帶點反叛的學生,以為自己在「面試」老師,然而不知道自己也被老師「面試」。

往後的日子,我們大部分是分享音樂上的理解,大作曲家和他們的小故事。在音樂技巧方面,他很容易做到;耳朵好到不得了,不論什麼歌曲,聽一次就可以彈到差不多一半。我越來越享受和他上課,雖然他思想還是一個小孩,但創意無限,對自己要求也很高。一天,他和我提出要考8級鋼琴,想試試自己的實力(雖然我暗自覺得他可以考文憑級)。我當時沒有太多學生是自己說要考試的,大部分也是出自家長的意願。於是,我邀請他一起選考試歌曲,他兩個月已經背完3首歌,連另外的幾首也想學完。

對這小孩子來說,他的起跑線根本看不見,因為不需要,他由頭到尾都不在這賽事中,何須起跑線?

我知道這孩子如果在音樂上發展,一定前途無量,可是他對音樂是旨在一股熱誠,喜歡挑戰難度,並不想當職業,更加不想教琴。假如一天到晚只是練琴和練琴,這團火可能會慢慢熄滅的。

幸好,他的家人非常支持他,也知道他讀書成績不錯,音樂便成為他的好伴侶已經心滿意足。

期後,他8級的鋼琴考試成績斐然,卻沒有說再要繼續考上去,反而想學作曲。我鼓勵他可以雙向發展,甚至學指揮也好。我最樂意見到學生喜歡音樂,享受音樂。

我的眼淚實在沒辦法留住,這個老二,這個把鴨舌扭向後的輕佻小子,跑到台下,和我來一個擁抱。

我們一起走過的音樂路好幾年,他們一家要移民到加拿大。我總算令3個孩子也完成8級的考試,母親對我有着深深的謝意,把最難搞的老二也教得有成績,我表示我也享受當中。老二臨走前,寫了一張感謝卡,每一字每一句都令我深深感動,我到現在也把它收藏好。

婚禮的最後一個環節,新郎走到鋼琴前演奏一曲送給太太,是自己的作品,場面溫馨。沒想到,他突然在人群之中指向我,說要感謝他以前的鋼琴老師。Spot Light在我頭上,我的眼淚實在沒辦法留住,這個老二,這個把鴨舌扭向後的輕佻小子,跑到台下,和我來一個擁抱,那一刻,他把我的心融化了。

如果家中有3個孩子,中間那位老二可能就是最難搞的,但又最多創意的,容易被人忽略,只好自己創一個新天地,容易被人誤會,只好選擇不作任何解釋。

你也許好奇為何我那麼明白老二的心情,因為,我也是一名老二。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