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音樂鑰匙

上次提到有街坊要照顧非親生但自閉的兒子,她每天被現實折磨,很不快樂。大兒子因為是明顯的自閉個案,已經安排去特殊教育學校上課,可是親生的幼子,等著排政府打救但實在排隊人數太長,沒錢去看私家醫生,時間流逝,很快過了黃金治療期,以後便很難處理。

有聽過自閉孩子就像一個不懂游泳的人一樣,被掉入大海中生活。

如果基金會沒有2-6歲的音樂課程,我真的不知道有那麼多孩子是每天活在不被理解的日子下。有聽過自閉孩子就像一個不懂游泳的人一樣,被掉入大海中生活。對於那些已經確認是自閉的小朋友,我放心他們會得到專業人士和醫生的幫助,可是那些沒有被診斷但又在學校或家中有行為異常的孩子,我常常把他們放在重要的位置,很想用音樂來幫助他們。

我耐心和她說,最好在家裡只說一種語言,就算是鄉下話也不緊要

去年,一個長得很漂亮的4歲小女孩,來到中心學習幼兒音樂班,她沒有任何搗蛋的情況,相反,她像一個木頭人一樣,沒有理會老師、其他小孩,但媽媽和她的相處卻是有互動的,只是沒有聽她說過一句話。細問之下,媽媽的鄉音非常重,普通話也很難聽懂,廣東話也根本講不明,她和我說在家和女兒一時說鄉下話,一時說普通話,甚至有時說廣東話。我耐心和她說,最好在家裡只說一種語言,就算是鄉下話也不緊要,最緊要是可以表達清晰指令和溝通清楚。

經過3個月的課堂,媽媽非常高興和我說,女兒很喜歡唱歌,把我們教的歌曲全部一字一字唱出來,說話開始多了,雖然只是單字,但也非常大的進步。

現在小女孩來上課開始和其他小朋友有一些互動,媽媽說雖然聽不到她說話但聽到她唱歌已經是最大的安慰,我們也為她安排去言語治療師那裡,希望有改善。

這個旁聽生不是一次做到,而是整整兩年,但這個過程是值得

音樂是一條鑰匙,能夠打開生命,雖然過程是艱辛,但是非常值得。(音樂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另一個有過度活躍的男孩,由第一天開始已經為我們帶來很多工作,打架、講粗口、破壞桌椅等等。老師和同事遠遠見到他來,眾人會立即有眼神交流,準備迎接。他很喜歡色士風,老師要他在課室內安靜30分鐘,手中沒有樂器,只可旁聽,如果每星期可以做到,便考慮讓他學色士風。這個旁聽生不是一次做到,而是整整兩年,但這個過程是值得,他開始懂得用耳朵來聽音樂,聽別人說話,聽指令,現在間中也有頑皮的時候,但每次手中拿著色士風,他的微笑是如何的甜美,經過3年的耐心和包容,今天,男孩已經成為我們管樂團成員了,音樂可以改變孩子,也可以改變我們。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