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為了考皇家試,你可以去到幾盡?

前幾天聖誕節和好朋友聚舊,大家也是從事音樂教育的工作,她們告訴我現在報考英國皇家音樂考試(ABRSM)的報名費如何驚人,考第一級已經收$1150 ,第八級要$2530, 去到文憑級的報名費更是三至四千元不等。 

我已經沒有教琴多年,和市場脫節了太久,聽到這些事情,雙眼不禁向上反白,難怪英國皇家考試局把香港成為第一位的客仔,每年的報名人數屢創新高,收入更加是一個非常可觀的數字。

這些對話勾起我當年教琴伴奏的日子,記憶猶新,因為有些家長把皇家音樂考試,當作是一場戰爭,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他們的孩子便是這場戰役的犧牲品。

還記得當年有好幾位家長的孩子要考八級,她們一囗氣便報了三次,對!真是三次,分別報考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三個不同試場。因為家長們要孩子一定要考到合格,而且要取得130分或以上(即優異成績)作為取勝的終極目標,三次成績出來便取最高分的一次。也許你認為錢對這些家長不是問題,只要達到目的,可以一擲千金,誓不甘休。可是,要知道可憐的孩子為了準備三首考試曲目、音階和視唱訓練,苦練了半年,當中有多少學校測驗考試夾雜着,再有生病扭計奉上,以為考完一次已經過了人生的一關,怎料這個戰場是打不完的,氣還未抖順,還有第二和第三個迎著而來。合計這件事(戰事)應該最少要9個月至一年,試問孩子還會有機會學習其他的歌曲嗎?還有機會享受音樂嗎?你也許認為最得益是音樂導師?或者是皇家音樂考試局?

這些問題是值得注意,音樂這樣美好的事情變得可惡可憎,怪不得越來越多孩子説考完八級就以後不再學音樂,有些剛離開考試房便在家長面前把樂器掉進垃圾桶中,我認為這是非常可悲。

那天聚會完畢,回到深水埗參加街坊的聖誕聯歡會,孩子散滿四周,拿着樂器練習,家長們一起邦忙弄食物,非常窩心。

最後少不了分享時刻,我問家長有沒有想過孩子去考英國皇家音樂試,他們互相對望,不好意思説未聽過這些考試,見到孩子們很積極地拉奏樂器,已經心滿意足。另外我又問音樂兒童的孩子現在學樂器有什麼感覺,他們竟然説:「好幸福!」

我涙水差點掉下來,已經說不出話來。我相信,我放棄教琴的工作,來到深水埗幫助一班沒有機會學音樂的孩子們,我才是最大的收益人。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