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時間儲蓄

暑假期間,雖然沒有太多活動和音樂堂,中心的辦公室卻擠滿了人。他們有同事處理恆常事務,還有很多義工來協助基金會的瑣碎事務。

當中有些義工已經連續來了5年,他們有些在中學期間已經開始幫忙,和中心的孩子很熟悉,已經不須要我們額外的時間去介紹,雖然現在已經在外地讀書,暑假回來一定來見見孩子,和他們一起合奏,陪伴他們練習,他們的父母很明白基金會的宗旨和服務,都很放心安排孩子來做義工。

他們不但沒有教導他們,只在一角打手機,大聲說笑……

最近也來了一些陌生的面孔,是幾個中學生,沒有父母陪同,有些奇怪,同事最初也一心以為他們是來幫忙,沒想到還給了我們麻煩。學生在練習樂器時,他們不但沒有教導他們,只在一角打手機,大聲說笑,房間裡由很多音樂聲變成很安靜,原來我們的小朋友也在看這幾個義工的手機,這時,我們看到,立即邀請他們離開,也禮貌地和他們說不需要再來了,感謝他們的時間。

過了兩天,沒想到他們的父母發了個電郵,要求我們填寫子女來中心做義工的證明,說學校要求每位學生有服務社會機構最少20個小時,他們已經把我們的資料給學校,因此我們必須完成這表格,連一句感謝的說話也沒有。

他們的子女受到很好的教育卻沒有好好的教養,他們的父母想必是教育水準高的人,也看不出任何優良的水準。

我們在感到氣憤之餘,也對這些父母感到遺憾,他們的子女受到很好的教育卻沒有好好的教養,他們的父母想必是教育水準高的人,也看不出任何優良的水準。

這些來做義工的孩子全部已經考取樂器8級,也在學校參加合奏團、合唱團,有些更有司機接送,工人服侍左右,可是教養卻有天與地的分別,這個事件也讓我們留意一下教育我們的子女應該從小開始,原來儲蓄不一定是金錢,和子女一起的時間也是一種很好的儲蓄,利息是他們的待人處事,最後的收穫便是他們的將來。

昨天,我親自回答這幾個父母的電郵,歡迎他們陪同子女來中心一起體驗深水埗的音樂課程,完成了20個小時之後,我會親手遞交感謝狀給他們。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