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手背與手掌之間 (下)

編按:作者陪同兒子出席校際音樂比賽,在會場竟然遇上基金會的學生「瑩瑩」。作者立即化身平時的老師角色,和她一起看樂譜,還即場教她一些壓場技巧,完全忘記了自己的兒子也參加了比賽,和她是競爭對手……

我坐在他們中間,心情非常矛盾。本來那些什麼平常心、輸贏不重要、最緊要開心等等的說話完全不見了,只感覺到:「手背係肉,手掌都係肉!」幸好他們本身認識,同年齡,每星期也有一起排練。等等!就是因為他們彼此認識,才會尷尬,知己知彼,到底他們心中怎麼樣?為何他們之間連一句說話也不說?我緊張得也不知所措。

孩子取得驕人成績,是我們最大的推動力。(兒童基金會提供圖片)

瑩瑩的伴奏老師還沒有到,媽媽也不來,心理非常焦急。這次她下了很大的決心參加高級組,向難度挑戰,我應該陪伴她。於是我叫兒子到一旁看譜,和他來了一個眼神,希望他看懂。

比賽開始了,所有參賽者均要坐在前面幾行,我便和其他家長坐在後面,一直望着自己孩子的背影,等待着自己孩子上場。瑩瑩一個人垂頭默想,兒子乾脆雙眼合上養神。這場比賽只有28位參賽者,能夠把整首樂曲完整背完已經是不簡單,還要和鋼琴互相呼應,節拍跌跌盪盪。我一邊聽一邊呼吸困難,心中忐忑不安。我兒子在瑩瑩之前,順利完成任務,我非常滿意,他也展露了笑容。一會兒,瑩瑩上場了,鋼琴引子一開始,她閉起雙眼,慢慢進入樂曲。句子每一個變化也清楚表達,完成最後一個音時,全場拍掌,非常完美。

一支錦旗對於其他孩子可能是房中其中一個擺設,但對於住在深水埗的孩子來說,卻是刻骨銘心。

隨後是最緊張的一刻,宣布結果。 我那時心情已經難以形容,只想快點完結。我看到兒子回頭望我,我立刻給了一個大姆指給他,我看過去瑩瑩那邊,她仍然是垂頭默想,如果她有家人陪伴多好。

冠軍是瑩瑩!我興奮得跳了起來,一個只學了四年的孩子,住在劏房的她,排除萬難,取得第一名,我為她而驕傲,立刻上前幫她拍照,打電話給她媽媽,打電話回中心報喜,一輪工作堆在頭上,忘記了兒子!我看見他站在一角,在等待我過份熱情的減退,我這時才知道原來他被忽略了。立刻上前跟他說對不起!他一面稚氣說:「好肚餓!」我這時才鬆了一口氣。沒想到,他上前和瑩瑩說:「勁喎!」,之後他們便一起走向電梯,有講有笑。

晚上回到家,我立刻表揚兒子的氣度,雖然他學習比瑩瑩多幾年,但她的努力是可以證明一切。一支錦旗對於其他孩子可能是房中其中一個擺設,但對於住在深水埗的孩子來說,卻是刻骨銘心。

龐倩渝
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