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布簾後的琴聲

上星期分享了一位媽媽令我學習的寶貴經驗,孩子用了六年達到八級程度,卻等了二年才讓孩子完成八級考試,而且拿到140分的成績。有朋友好奇問為何要等兩年,那兩年我是怎教的?

那兩年是我們最享受的美好時光,不但彈了很多不同的樂曲,我們還一起四手聯彈、一起作曲、學習不同時期的曲風,由巴洛克風格到爵士音樂,好像一個音樂學院的濃縮版。孩子更有機會和同學伴奏,更在學校組成了四重奏,中學最後一年在IB 取得很高分包括音樂科。這是一個令人鼓舞和開心的結局,當中沒有哭駡和怨恨,母子關係親密又融洽,到現在,成為大醫生的兒子,有空時,仍然可以隨手彈奏自己喜愛的歌曲,母親依然默默地坐在沙發上聆聽著,欣賞著。

母親在孩子成長期要擔當照顧者的角色,又要同時扮演孩子的小粉絲,實在須要學習。

曾經在琴行教琴的時候,遇到一位12歲的女孩,聽話乖巧,每次上課均能把學過的歌曲彈得有板有眼,非常喜歡教她,以為她一定來自富裕家庭,但從來沒有見過父母,都是獨來獨往。熟稔後閒聊期間,了解她的父親在她年幼時離世,家境貧困,母親獨力照顧她,靠在家中幫其他婦女做Facial為生。我很好奇,女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仍然安心享受學音樂,母親是如何幫助她?她解釋,每天母親在為其他人做面部美容時,會拉起一塊布,女兒在廳中練琴,當中已有兩個觀眾安靜的聆聽著,母親有時更會細聲啍出女兒所彈的旋律,她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唱巴赫的小步舞曲或孟德爾遜的無言之歌,由於大部分顧客是多年的熟客仔,女兒由開始尶尬的練習變成演奏家般的表演,只不過是發生在一個3百呎不到的公屋裡。

過了一段時間,女孩子流著涙説不能再學琴,因為媽媽所賺的錢要拿來供她讀預科,準備大學。我聽了,毫不猶豫地和她說會免費教她,而且當時我已經開始上門教琴,也可以安排去她家𥚃上課。

就這樣,我沒有在琴行教琴,開始上門教琴的日子。

甫入她家中,非常簡潔和溫暖,看到琴書擺放在書架上井井有條,鋼琴上放了不少孩子的奬項獎杯。母親在迎接我時,雙手緊握我手,表示非常感激,還説要和我做免費美容來代替學費,當然我那時候還未須要做Facial ,宛拒了她。在上課期間,那些顧客真的非常配合,不會大聲交談,當中除了聽到蒸氣聲外,就是我們的琴聲,這些琴聲每天都在葵盛東邨的某座某層樓的角落傳出,不知當年有多少古惑仔聽過蕭邦的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