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輸了現在 也輸了將來

《Happy PaMa教得樂》141期有一篇語重心長的編者話《贏了將來,輸了現在》。一句「子女未能獲派心儀小學的家長,今個星期要開始叩門生涯」,聽得王師奶心酸不已。這個「叩」字,踐踏了千萬家長的尊嚴,暴露了香港教育制度的荒謬。

小婦人是殖民地時代教育制度的產品,政府放在教育的資源遠遠不如今日。一班45人,校舍像火柴盒,窄窄的走廊,兩邊是課室,課室牆壁是單隅磚,對面課室老師授課聲音清晰可聞,哪有像今天標準校舍的美輪美奐,課室單向設計,又冷氣,又小班教學。

那時老師雖然教得辛苦,但苦不過今天;學生學習環境雖然惡劣,但絕對愉快過今天。很多今日在社會有成就的人士,都是在蘋果箱上做功課,在15 watt搖曳暗淡燈光下溫習成才。王師奶經常暗自思量,在物質豐富和學習條件優良的今日,何以學生學得苦,家長要向左叩、向右叩。乞錢不易,乞位更難呀!

編者陳詠詩小姐說出了一個常態﹕「孩子考試即爸媽考試」。「常態」二字可圈可點,誇張點說是「可歌可泣」;更常態的是「孩子做功課,即家長做功課」,王師奶見過好多家長幫兒女做Project,上網蒐資料,動手動腳做模型、繪圖、打字。說實在,一個似模似樣的Project ,三分是兒女,七分是父母的。從好處諗,這是一場親子活動;從壞處想,這是瞞天過海的勾當。陳小姐說考試期間辦事處的爸媽同事輪流請假,原因是替家中「老闆」溫習。

叫「老闆」太謙虛了,王師奶稱之「陪太子讀書」。

陳小姐舉了個好3D的例子﹕朋友A放工回家,就和女兒並肩作戰,連出外吃個早餐都是浪費時間,班上同學平均分是90分,如果拿了80分就要見家長,80分以下就會被學校勸退。千辛萬苦入了名校,要退校梗係唔想喇,王師奶畀定心丸給這個家長,學校不能因成績而要學生退學,是學校靠嚇。一間學校80分都要見家長,成績稍次就要退校,這絕對不是好學校,即使是名校也是浪得虛名。而她的朋友亦是機構高層,工作上指揮千軍萬馬,氣定神閒,一聽見孩子考試得70分就會把孩子罵個沒完沒了。陳小姐問得好﹕「大家都辛苦,到底為乜?」這個家長答得無奈﹕「我都知佢好辛苦,但無辦法,香港沒有愉快學習,我沒有家底,唯有這樣幫她,將來才有自立能力,我知道她將來會明白我的。」

這個家長的想法好有問題,但她一句「香港沒有愉快學習」也說得很蒼涼,值得教育界深思,為什麼香港的家長和學生活得這麼苦?

想幫子女 反趕走其學習信心

說到這裏,王師奶要扮專家教這個家長點教女。如果你家中養過狗,只要你大聲罵過牠三幾次,牠見到你就掉頭走,你永遠無機會訓練牠服從、忠誠、勇敢。你此時此刻不應責罵女兒;幫助她,鼓勵她,讓她知道你和她一起努力,一次跌倒,爬起,再跌,再爬起。你有一個錯得好緊要的想法,說自己沒有家底,只有這樣幫她,你不是幫她,是削弱她的自信,趕走她學習的信心。

編者說得含蓄﹕「贏了將來,輸了現在」。如果現在都輸了,誰說可以贏在將來?如果不改變教導方法,結果是「輸了現在,也輸了將來」。對不起,小婦人言重了。

 

王師奶
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