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無聊思舊債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於去年9月8至14日組團往芬蘭考察教育, 參考這北歐小國何以教育如此成功,尤其是「愉快學習」呢瓣。王師奶很開心議員們不避舟車勞頓,往他山取石,此乃一大功德,善哉善哉!

論海外考察之勤,前任局長吳克儉認咗第二,無人敢認第一。但他考察歸來,總係將所見所聞,有咁密收咁密,從不與香港市民或教育界分享。小婦人見過鬼怕黑,踩着麻繩當飯鏟頭,生怕呢次考察團又成吳克儉2.0,所以去年7月9日寫了一篇〈但願不是去芬蘭旅行〉。

芬蘭考察團歸來 遲遲未見報告

考察團歸來了,遲遲未見報告,小婦人心急,誠恐烏鴉口,好嘅唔靈醜嘅靈,於是去年除夕,又寫了〈幾時會有芬蘭教育考察報告?〉這篇追債文章一出,立刻有反應:先是田北辰議員助理電郵傳來回覆,並附田議員與一名芬蘭兒童合照;接着又收到葉建源議員交明報編輯部轉來的信件,着小婦人少安毋躁,立法會職員正整理中,一月將會公布。時光轉瞬,現已四月下旬,音信全無,葉建源會唔會放王師奶飛機?

王師奶無興趣知道誰是考察團成員,相信全都是立法會議員,你哋有份參加考察,就有責任將所見、所聞、所感,向負責寫報告的立法會職員表達。報告拖咗半年仲未浮上水面,則所有用過公帑坐飛機、食宿,吸過北歐一啖清新空氣的議員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小婦人全沒懷疑議員們有貪小便宜,免費遊埠之念,這是原則問題。

走筆至此,王師奶質疑考察小組的議員中,有幾多個對教育有認識?如果對教育一嚿雲,甚或只憑自己二三十年前讀書時的經歷,全無實戰經驗,則肯定浮光掠影,連皮毛都不能觸及。葉建源算是行內人,田北辰算半個,畢竟他曾涉足教育議會多年,也曾以外行人身分領導語常會,唔多唔少總有得着,他對教育的熱誠值得欣賞,雖然好些決定過於主觀和草率。

芬蘭教育在香港行不通

王師奶雖然雞啄唔斷死追芬蘭考察報告,其實「不寄薄望」,因為芬蘭嗰套在香港根本行不通。要學芬蘭,細節不談,先搞掂下列兩點:一、徹底推倒現有制度;二、徹底改變家長思維。第一點,邊個教育局長咁有guts?除了有沙煲咁大個膽之外,仲要有無比勇氣。𠵱家做官最緊要聽話,游說最高領導推倒現有制度,一定係大腦生蟲。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可以斷言。

第二點仲難,當全港家長都驚仔女輸在起跑線,你叫佢少做功課,唔測驗,16歲前唔考試,家長一定嘈到拆天,日日在教育局長辦公室前拉banner,話唔定仲去特首辦篤你背脊,篤到你執包袱。你叫初中畢業後去讀職業訓練學校?香港家長一定話你呃鬼食豆腐。香港一般印象是讀唔成正規文法中學才去職業學校,何况現在所有職業學校都已轉晒型(撐到最後的是明愛系統的職業學校),由於家長要子女讀文法中學,職業學校好難收生。

唉!算啦,這舊債不追了。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email protected]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1期]